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53章 入神之境解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53章 入神之境解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乔安娜知道自己只要稍作犹豫,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上次托尼在罗马庄园内发病时,莫妮卡为了阻止他,被托尼打得惨不忍睹。而这次托尼发病明显更加严重,所以乔安娜知道自己就在生死的边缘,所以她也调动了全身所有的力量,试图从房间里逃脱。

    当握到门把手的瞬间,乔安娜只觉得后背传来一阵剧痛,托尼竟然眨眼睛就追了上来,同时他张开血盆大口,朝乔安娜的肩膀上狠狠地咬去。

    乔安娜吃痛之下,惨叫一声,浑身开始哆嗦,而托尼似乎也被这一声叫声刺激,突然停下动作,倒退两步,疑惑地自言自语道:“你在做什么?你在伤害乔安娜!”

    乔安娜忍住肩膀的剧痛,拧开了门把手,冲到了房间外。不过,发疯的托尼只是短暂的失神,嘴里不断重复强调:“她不是乔安娜,她是恶魔!”

    当乔安娜试图从外面带上房门的瞬间,托尼的手臂从门缝伸了出来,乔安娜大吃一惊,连忙用力压门,托尼吃痛之下嗷嗷地痛叫起来。

    乔安娜反复用尽全力压门,托尼下意识地将手臂给缩了回去,乔安娜反应极快地将门关上,然后摸了摸外衣,发现手机随身携带着,赶紧给苏韬拨通了电话。&bsp;

    等苏韬匆匆赶到乔安娜所在的酒店,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乔安娜在走廊见到一名酒店工作人员,然后请她安排保安守在了房间的外面。

    乔安娜见到苏韬,突然情绪崩溃,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滚落,哽咽道:“托尼在里面呆了很久,动静非常大。你不是说,他的病情已经有好转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按照道理来说,托尼的病情暂时稳定,后面只需要慢慢调理,完全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的状态,“他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我也不知道!”乔安娜紧紧地握住苏韬的手臂,“请你帮助他吧!”

    尽管质疑苏韬的医术,但乔安娜并没有其他的办法,苏韬依然是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尽管在门外,依然可以听到托尼嗷嗷的叫声。

    苏韬目光落在乔安娜的脖子处,白腻的皮肤上有一个森然的牙印,鲜血止不住地在流,将衣领位置全部染红。

    乔安娜对托尼的感情很真挚,并非演出来的。

    苏韬连忙安慰道:“你放心吧,从门内传来的声音看,托尼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危险。反倒是你,如果脖子那边的伤口不赶紧处理的话,恐怕你很快就会虚脱。伤口已经伤到了大动脉!”

    乔安娜这才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脖子,纤白的手中沾满来血水,面色微变,也是吃了一惊。

    苏韬用手指在乔安娜的伤口上下两处用力挤压,乔安娜只觉得脖子出被狠狠地掐了一下,吃痛地叫出声,苏韬已经做好了止血的工作,从行医箱里取出沉鱼落雁膏,均匀涂抹在乔安娜的伤口处,轻声道:“放心吧,用了我的药,不会留疤!”

    乔安娜只觉得脖颈处清凉一阵,突然内心安稳下来,苏韬给自己带来了安全感。

    苏韬处理好乔安娜的伤口,让堵门的保安让开,然后用房卡打开门,只见托尼在房间里到处乱走,嘴里叽里咕噜地吼出怪异的声音。

    苏韬并没有害怕,倒是被托尼那诡异的姿态给惹得笑出声。

    这种状况还在笑,有点说不过去,但真的忍不住啊!

    托尼左手六右手七,左肩高右肩低,左脚点地右脚踢

    托尼见苏韬在笑,突然就这么颤巍巍地朝苏韬扑了过来,再配合上满脸满嘴的血污,倒有几分丧尸狂奔的样子。

    苏韬目光变得凌厉,等托尼手臂搭住自己肩膀的瞬间,突然抓住他的胳膊,右脚向前抵住他的后脚跟,然后腰部一个急拧,漂亮使出一记背摔,托尼腾空而起,后背着地,口里发出呜呜的痛呼声。

    苏韬迅速地用手指在托尼的胸口天突穴,用力挤压一阵,托尼痛苦地干呕几声,只是片刻功夫,又开始手臂到处乱舞。

    苏韬只能无奈摇头,一记手刀干净利落地落在他的颈部,托尼头一歪,眩晕过去了。

    乔安娜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出来,沉声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苏韬无奈苦笑:“他中了蛊,暂时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哪种蛊,只能这么处理!”

    乔安娜惊讶地望着苏韬,摇头道:“我听不明白!”

    苏韬知道跟一个西方人讲解蛊毒,难度不是一般大。他只能简单说道:“托尼之所以这样,是被人动了手脚。华夏有一种巫术,可以利用毒虫、毒药给人下蛊,托尼现在就是中了这种巫术。”

    乔安娜勉强理解过来,紧张道:“你能治好他吗?”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蛊毒千奇百怪,只有下蛊的人才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解开,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托尼体内的蛊毒很古怪,竟然能带动他人格分裂发作,如此可以分析,是一种能影响人意志力的蛊毒。

    乔安娜望着昏厥过去的托尼,泪如雨下,哽咽道:“一切就拜托你了。如果你能治好托尼,你就是我的恩人。”

    苏韬叹了口气,在乔安娜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酒店内的一个房间,身材佝偻的老太婆,她的面部干瘦,布满皱纹,若是在深更半夜突然从草丛里蹦出来,足以吓死任何胆大的。

    身边蹲着一个少女。

    那少女面容俊俏,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出头,但生得讨喜可人。

    少女咧嘴笑着,用苗语道:“蛊婆婆,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刚才蛊毒发作了。”

    蛊婆婆“嗯”了一声,沉声道:“事情办得不错,先试试那小子的水平,看究竟是否有外界传的那么神乎其神。”

    少女又银铃般笑道:“泰国降头术是蛊术中最低级别,论神鬼莫测,还是看我们苗家巫蛊门的蛊术。虽然只是入门级蛊毒,恐怕那家伙也只能束手无策。”

    蛊婆婆闭上眼睛,冷声道:“巫蛊门有仇必报,他害了你师叔和师兄,就是我们的敌人。不过,我不会让他这么轻松死去,而要让他深陷恐惧,身边的人一个个慢慢死去,同时还得让他经受一百种蛊毒的折磨。”

    巫蛊门人向来形式诡谲,狠辣无情。

    少女笑容此刻突然多了一抹邪气,“师叔那是咎由自取,倒是师兄,我想救他出来。你说那个秦先生,会答应我们的要求,将师兄放出来吗?”

    少女口中所说的师叔,正是当初在汉州盗墓利用鬼面蛛杀人的赵永德,而师兄则是那个用假死和易容术差点越狱成功的巫蛊门弟子。

    这蛊婆婆也是巫蛊门长老级人物,与那赵永德年轻时曾经有过一段情愫,虽说赵永德后期与蛊婆婆分手,但为了曾经的那段情感,蛊婆婆必须走这么一趟。

    蛊婆婆阴鸷一笑,“那位秦先生是个聪明人,和巫蛊门做交易,失约的人会是什么下场,他绝对清楚,何况你师兄罪名并不重,只要他愿意开口,你师兄就能获得自由。”

    少女眉头紧锁,若有所思,“我总觉得秦先生,深不可测,很难看出他的真实想法。”

    蛊婆婆朝青年看了一眼,淡淡道:“你就是心思太多了一点,原本只不过是一场合作,等事成之后,我们就远走高飞,又不和他打交道。”

    少女咧嘴笑道:“您说的是!也不知那个姓苏的,现在治得怎么样了!”

    苏韬让所有人在外面等候,然后将托尼平躺在床上,手指搭在他手腕处,他眉头紧皱,发现难度非常大。

    当初学医的过程中,也曾经遇到过不少蛊毒,所以苏韬还是有这方面的经验。

    蛊毒或许简单,但下蛊的人若是高手,会让难度大大增加。这道理和同样一味药,在不同中医大夫的处方中,达到的效果不一样。

    下蛊之人&bsp;,明显知道托尼的身体状况,所以故意用了一种对神志人格伤害极大的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