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43章 化腐朽为神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43章 化腐朽为神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韬看过国医专家组几名专家对古老的诊断报告,许直的检查设备可能很先进,但国医专家们的诊断结果误差也不会太大。

    对于中医来说,医疗仪器设备对血压、肝脏功能等身体情况的解析,只能起到一个参考作用,所以苏韬还是得亲眼见到古老才能得知他身体的真实情况。

    中风,有外风和内风之分,外风因感受外邪所致;内风属内伤病证,又称脑卒中,多因气血逆乱、脑脉痹阻或血溢于脑所致。

    给古老诊治的人中,有一个是中医专家,他得出的结论是内风之症,主要因为血液瘀滞。

    血瘀的形成多因气滞血行不畅或气虚运血无力,或因暴怒血蕴于上,或因感寒收引凝滞,或因热的阴伤液耗血滞等。

    苏韬和许直一起进入病房内,古老缓缓地睁开眼,旋即又闭上了眼睛,看上去极为虚弱。

    此刻,古老半身不遂,口舌歪斜,面红目赤,属于肝阳暴亢、风火上扰的症状。

    许直让助理们给古老装上了仪器,虽然动作尽量很轻,但古老还是表现出了极其激动的情绪,只是因为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嗯嗯呜呜”的声音。

    苏韬能够理解古老的心情,古老也曾是燕京呼风唤雨的人物,如今躺在床上,被一群人折腾来折腾去,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心,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苏韬皱了皱眉,将其中一名拉扯古老手臂的助理推开,沉声道:“没看到他很反感吗?”

    那助理知道苏韬的身份,面色红白一阵,连忙向许直投向求助的眼神。

    许直冷笑一声,道:“你这么做太幼稚了吧?想用这种方法阻止我给老爷子检查吗?”

    苏韬很认真地说道:“我只是站在病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尽管老爷子现在生病了,但他现在意识依然很清晰,所以我们要尊重他的意愿。”

    许直狠狠地盯了苏韬一眼,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可以尊重他,但怎么知道他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呢?要不,你请他说两句话,或者比划一下。”

    古老现在的身体状况很糟糕,连说话都很难,哪能比划出一个完整的动作呢?

    苏韬叹了口气,冷冷地望着许直,沉声道:“你在中医领域也是专家,应该能看出来古老之所以中风,是因为肝阳暴亢、风火上扰。简而言之,他是因为情绪受到刺激,所以才会突然出现中风的症状。所以我们在治疗的时候,要随时观察他的情绪,不能刺激他。”

    许直不屑地看了苏韬一眼,他自然也能瞧出老爷子的病因。

    苏韬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不过,现在是特殊情况,必须要重新检查一下老爷子的身体状况,然后给出最妥当的康复方案。

    许直采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不仅借鉴了中医的理论基础,而且还从西医上给出科学的支撑,如果不进行检查,下面的程序都没办法进行。

    虽然国医专家组也对古老进行过检查,但那些数据对许直没有实际作用,他需要采集一些特殊的信息,这是他经过多年行医积累的经验,类似于独家秘术,没有对外公开,轻易不示人。

    “你现在不仅是影响我的工作,也在浪费你的时间。”许直冰冷地说道。

    “我们还是出去商议吧,不要影响老爷子休息。”苏韬沉声道。

    许直刚出门,就气愤地与古天河抱怨道,“苏韬在阻挠我治病,还请二爷帮忙协调一下。”

    福叔凑到古天河身边,将刚才病房内的前因后果,简单述说一遍。

    古天河皱了皱眉,面色不悦地与苏韬道:“苏专家,请你过来,是为我父亲治病的,而不是让问题变得复杂。每个人大夫都有自己的治病方法,我知道你不赞同许大夫的治疗方案,但是否能保持沉默?”

    “不能!”苏韬果断地回答,“古老先前发病,经过抢救,虽然已经脱离危险期,但他此刻的状况并不稳定。刚才几名助理帮古老检查的时候,他的情绪波动得很厉害,随时可能出现变化。”

    许直冷笑道:“胡说八道,这些都是你干扰我医治的借口而已。”

    古天河按了按手,让许直不要说话,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苏韬,道:“那你觉得该如何治疗?”

    苏韬严肃地说道:“从古老现在的身体状况来看,服用和注射的都是西医药物,虽然暂时能缓解症状,但无法彻底根治病因。古老之所以中风,是因为肝阳暴亢、风火上扰。我来治疗的话,先针灸肝经,再服用大秦艽汤,便能既治标又治本。”

    许直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苏韬,他对苏韬的实力有了重新认识。

    许直也对中医有很深的研究,在望闻问切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

    苏韬的论断跟自己的观点相差不大。不过,许直必须还是得用西医设备,证明一下自己的观察结果,这样才能显得更加科学。

    许直摇头道:“中医望诊之术,虽然传承千年,但偶尔还是会有误差,必须要经过科学论证,才能准确给古老断诊。二爷,你做个决定吧,如果让我来给古老治疗,那么就得用仪器给古老来一次彻底的全身性检查。不然的话,我就只能离开了。”

    古天河知道许直的意思,表面来看,许直的治疗流程更加严谨,但他对苏韬的话不得不掂量几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许直给老爷子检查的时候,让老爷子的病情恶化,那自己岂不是就得承担全部责任?

    古天河此时有点想掐死许直的冲动,你这不是强行将锅丢给我吗?

    古天河淡淡地扫了一眼许直,道:“许大夫,你不要太激动。之前国医专家组那边来给父亲检查的时候,也用上了很多仪器设备,相信老爷子接受你的检查,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不过,既然苏专家认为,用仪器给老爷子检查,会刺激到他的情绪,那么就请他给老爷子先治,如果不行的话,再按照你的意思来办。”

    许直目光冰冷地扫了苏韬一眼,“那就交给你来治疗吧,不过,千万注意不要出现什么失误,影响了老爷子的身体状况,那可就不好了。”

    苏韬明白许直的话外之音,其实自己先治疗,并非什么好事,如果能让老爷子明显好转,那倒还好,但如果没有任何效果,许直可以找各种理由将责任推到自己的身上。

    苏韬先给古老治病,除非能立即见效,否则都不会影响许直后期再接手,治疗古老。

    何况,中风康复治疗,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过程,许直治疗过不少类似病人,有把握在一个月内,让古老有明显好转。

    但是,在许直看来,即使华佗再生,也不可能出现让古老此刻就能好转,否则,那就属于医学奇迹了。

    如果后面许直和助理们在给老爷子检查身体,造成老爷子情绪太过激动,造成病情恶化,许直就完全可以推脱,这是苏韬前期治疗不当导致的。

    苏韬相当于给许直留下了一个退路。

    所以许直觉得苏韬聪明反被聪明误,显得有些幼稚和愚蠢。

    苏韬知道在别人的眼中,自己在给自己制造难题,但他必须这么做,刚才古老的反应很激动,几乎到了大河决堤的边缘,作为一名大夫,他绝不可能看到病人危险,还考虑到明哲保身,推卸责任,降低自己身上承担的风险。

    苏韬虽然在病房内只是简单看了古老数眼,但对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

    因为古老发病之后,在抢救时,服用的都是上好的西药,所以身体指征还是很稳定,如果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康复过程也不会太过复杂,有机会恢复到中风前八九成的状态。

    但是,苏韬心知肚明,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改变古天洋及古丽在古家的地位,必须要在此刻就得化腐朽为神奇,立竿见影地让古老有明显好转。

    对此,苏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尽力而为。

    许直冷笑一声,朝助理挥了挥手,让他们停下手上的工作,“你需要多长时间?”

    “一个小时!”苏韬预测道。

    “行,我给你一个小时,希望你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许直冷嘲热讽,“不然的话,你刚才可是发誓,要退出国医专家组,相信你绝不会食言吧?”

    苏韬凝眉道:“如果我抹黑了国医大师的名誉,自然没脸继续留在那里。不过,一个小时之内,任何人都不要进屋打扰我,谢谢。”

    苏韬不想跟许直继续罗嗦,提着行医箱走入房内,躺在床上的古老非常敏感,见到苏韬,又开始嗯嗯唔唔起来。

    苏韬走到古老的身边,轻轻地握住他枯瘦的手掌,叹了口气,语气柔和地说道:“老爷子,你不要太紧张,我是古丽请来给您治病的。我叫做苏韬,想必古丽在跟您见面的时候,已经向您介绍过我。”

    古老呜呜了两声,情绪变得稳定了些许。

    苏韬继续安抚他的情绪,“您之所以病得这么重,原因在于您发了很大的一通火,所以您想要康复,现在要让自己的病情稳定下来,不然的话,随时会恶化。我知道您只是暂时不能说话,其实内心敞亮,别人说什么,您都明白……现在您要彻底放松下来,我会让您好起来。”

    古老终于不再发出嗯呜之声,眼角还有一行清泪滚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