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22章 狗贼给我死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22章 狗贼给我死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诗音指着外面的沙发,低声道:“我可以躺这里对付一宿,不会影响你正常休息。”

    苏韬无奈苦笑道:“我这不是收容所,借你钱已经最大的限度了。”

    诗音盯着苏韬说道:“难道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苏韬摇头苦笑道:“如果我讨厌你,我会借给你那么多钱吗?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本性单纯的小女孩,现在感情受挫,所以处理问题有点糊涂。幸亏你是遇见我,如果遇到别人,恐怕会遇到危险。”

    诗音贝齿轻轻地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特别的下贱?主动倒贴?”

    苏韬叹了口气,道:“你这是为了报复你男朋友吗?其实没必要,保护好自己,让自己活得精彩,这才是对他最大的报复。”

    诗音有些失神,自己的小算盘被苏韬看穿,她咬牙道:“没错,我是想让他知道,没有他我一样能过得很好。”

    苏韬摇头叹气道:“不好意思,我没法答应你,我们素不相识,我不喜欢这种快餐式的感情。”

    诗音面色泛红,盯着苏韬,又羞又怒,拉着行李箱就朝外面走。

    再次被苏韬委婉拒绝,让诗音的自尊心遭到双连击。

    诗音也不是随便的女人,只不过现在情绪失控之下,想要暂时放任一下自己,没想到被苏韬连番拒绝,以她的姿容,并不缺少追求者,但在苏韬的面前,她没有一点骄傲,觉得自己有些卑贱。

    等诗音走出房间之后,苏韬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识人无数,知道这女人并非很随便的性格,要求住在沙发上,也只是一时兴起,倒也没有勾引自己的想法,苏韬说得那么严重,是为了和她划清界限。

    苏韬现在欠下的情债太多,轻易不会再乱心,否则,不仅害人,而且害己。

    越智浅香意外怀孕,对苏韬的触动很大,苏韬总觉得有种沉甸甸的压力,从道德角度压制自己,努力让自己做一个不偷心的男人。

    不过,人太优秀了,你朝那儿一站,就特别的招蜂引蝶,很多时候反而觉得是累赘了。

    人是伴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变而成长,苏韬在改变周围的同时,他自己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思考问题更加缜密,处理事情更加稳重,对待感情更加细腻与慎重。

    诗音找到负责住宿的工作人员,因为她的钱包都被男友陈亮给拿走,里面有个人身份资料,所以工作人员也没法给她办理入住手续。

    诗音觉得特别委屈,蹲在地上,抱着头痛哭起来。

    “美女,出什么事了吗?”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身边响起。

    诗音抬起头,朝男人看了一眼,是在酒吧有过一面之缘的张勇。张勇刚从酒吧散场,喝了不少酒,微微有些醉意。

    诗音对张勇没有好感,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锐,会先入为主。她对苏韬很信任,对张勇充满排斥,这是第一印象造成,无法解释,但会一直存在。

    所以当男人迷恋上一个女人,被拒绝一次之后,就要学会及时地收手,你通过死缠烂打让她回心转意的概率很低,你最多只能以备胎的身份存在,当女人没有选择的时候,才会勉强考虑你。

    “不用你管。”诗音抹掉泪水,皱眉与张勇道。

    张勇微微一笑,与工作人员说道:“她这是怎么了?”

    “她想要申请一个房间,但无法提供资料。”工作人员无奈地耸肩道,“我们都是有严格的流程,不能随便给没有身份证明的人办理入住手续,如果你丢失了资料,可以联系旅行社,还请你见谅。”

    诗音如果能联系上旅行社,能这么费劲吗?她的通讯工具被陈亮给扣留了,此刻不想把自己的落魄样子,展示给更多人看。

    张勇心花怒放,不动声色,与诗音说道:“要不,你到我的房间对付一宿吧。”

    “不用,谢谢你的好意。”诗音严词拒绝。

    张勇微微一笑,道:“别这么敏感,我等会去朋友房间对付一宿,你一个人住在我那个房间,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到时候把房间费用给我,相当于我还省了一笔钱。”

    诗音犹豫不决,蹙眉道:“我得考虑一下。”

    张勇拉起行李箱,笑道:“还考虑什么,我带你去我房间,位置很不错,明天早上起床,你还可以看到阳光,我当时可是专门挑选了这个位置。”

    诗音见张勇这么热情,虽然心情不安,但还是跟着张勇来到了舱房,张勇进入舱内,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笑道:“你随意吧,我这就先离开了。”言毕,张勇拿着衣服,哼着小曲,走到外面,敲了敲隔壁的房间。

    “你咋过来了?”同伴疑惑道。

    “一个人睡不习惯,借住一宿。”张勇嘿嘿笑着,将同伴推进了舱房。

    诗音听到张勇的话,忍不住笑出声,这男人好像没那么讨厌,说话蛮幽默,对待人很热情,比起冷冰冰、不近情理的苏韬,显然要好了不止一筹,看来还是不能凭感觉看待人,要相处久了,才知道人的真实性格。

    张勇走到舱房内,压低声音,得意的笑道:“运气实在太好了,你知道我刚才遇到谁了吗?”

    “别跟我打岔。”同伴不依不饶地打着哈欠,“我提醒你,等下你赶紧给我滚蛋,如果你是个女人,我或许还会考虑一下。我可不喜欢抱着个大老爷们睡觉。”

    张勇得意的笑道:“酒吧里遇见的那个女的,现在就在我的舱房,真是运气不错,原本还找不到机会呢,现在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先借你的地方洗个澡,等下过去就办了她。”

    同伴皱眉道:“记得正事要紧,别把事情闹大了。如果那女的不乐意,你强行办了她,那可是会惹出麻烦的。”

    张勇狞笑道:“放心吧,这女人就是砧板上的肉。反正明天就行动,这艘船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将她一直困在舱里,肯定神不知鬼不觉。”

    同伴点了点头,皱眉道:“我也不劝你了,反正也拦不住你。”

    张勇这家伙身手不错,脑子动得也快,处理问题很有手段,心狠手辣,唯一的缺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张勇洗完澡之后,穿着宽大的睡袍,来到隔壁,敲了敲门。

    诗音也刚洗好澡,用浴巾将自己裹好,然后走到门边,低声问道:“谁?”

    张勇咳嗽一声,道:“我把剃须刀落在房间里了,我进来拿一下就离开。”

    诗音皱了皱眉,犹豫半晌,还是打开了舱门,张勇上下打量着诗音,顿时看呆了。

    诗音全身上下就裹了一件浴巾,露出上下两截白嫩的肌肤,浴巾的上端恰恰挡住敏感部位,浴巾的下端抵达膝窝,花白的手臂如同粉软的玉藕,修长笔直的玉腿纤细修长,虽然脸上卸了妆容,少了一分妖冶,多了几分清纯,张勇忍不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张勇顺手将门带上,拉了拉睡袍,露出结实的胸肌,似笑非笑地看着诗音。

    诗音皱眉,连忙往后退,暗叫:“糟了!他露出狐狸尾巴了。”

    张勇健步如飞,快步上前,一把搂住了诗音,动作霸气而直接。

    “不要!”诗音大声惊叫一声,嘴唇便被张勇给封住,鼻子里充满了酒精和烟草的气。

    她的身体渐渐酥软,两只手无力地捶打张勇,继而松弛下去,宛如从河里捞上来的鱼,一开始还有些力气,离开了水之后,活力慢慢失去。

    张勇将诗音推在了床上,诗音只能捂住上下的要害部位,连续地说着不要。

    然而,在张勇看来,这个动作显得特别有诱惑力,这女人肯定是在诱惑自己。

    张勇俯下身,亲吻诗音的每一寸肌肤,从耳垂、脖颈、脸颊、锁骨,随着他嘴唇的移动,诗音心惊肉跳,僵硬的肌肉变得松弛下来,竟有种如在云端的错觉。

    诗音虽然和陈亮谈恋爱多时,但一直都没有突破那一层,这也是为何陈亮背着自己偷吃的原因之一。

    诗音不是基督教徒,但她总觉得最珍贵的东西,要在结婚那一晚交给心爱的人。

    之前对苏韬主动抛出引诱,也是诗音为了报复陈亮,她痛恨陈亮招蜂引蝶,所以决定将珍贵的东西交给一个陌生人。然而,当这一刻真正到来之时,诗音骨子里是反抗的。

    张勇对待女人很有耐心,如同辛苦耕耘了一年的农夫,慢条斯理的收割着庄稼,他的舌头很长,也很灵活。但凡被自己驯服了的女人们都说,被舔过的部位有触电的感觉,就算是修道院贞洁的修女,面对如此灵活、柔软、又磨砂的舌头,也只有沦陷的份儿。

    “住嘴!”诗音只觉得恶心,如同被恶狗用吐沫弄湿了身体一般,只觉得想要赶紧洗澡。

    张勇抬起头,嘿嘿一笑,他最喜爱吃的食物就是木耳,小小的抵抗阻止不了他对美味的执着寻觅。

    诗音刚洗完澡,内裤都没来得及穿上,她只能死命地摁住浴巾,泪水哗哗地顺着眼角滑落。

    正当张勇准备掰开双腿要下舌头的时候,浴室的门被人撞开了。

    苏韬冲了进来,皱眉道:“我后悔了,你跟我回去吧。”

    等看清楚里面发生的一切,苏韬顿时愣住了,朝张勇走过去,将他从诗音的身上踹飞,“狗贼!给我死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