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14章 一场复仇大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14章 一场复仇大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苏韬的建议下,顾隐安排人将樱木千寻的父母及弟弟都接到了这个别墅。樱木千寻的精神状态也因此好了许多,她的家人得樱木千寻是故意装作精神失常,也是感慨不已。

    樱木千寻在家人的劝说下,已经决定指控大仓泉和松田步的罪行。

    ……

    樱木千寻从疗养院被偷偷转移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松田步的耳朵里。

    松田步一直安排人监视着樱木千寻,因为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污点,为了掩盖真相,他当初可以说是绞尽脑汁。虽然最终摆平,但前几天大仓泉给自己打的那个电话,又让他的神经紧绷。

    松田步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走到悬崖边上,因为大竹安寿越狱和樱木千寻被转移,两件事加在一起,有太多巧合,他隐隐觉得有人在暗中利用这件事,试图对自己不利。

    半天下来,松田步寝食难安,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精神也变得有些恍惚,做梦也不踏实,他等待着大仓泉的答复,但大仓泉如同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并没有出现。

    松田步再也忍受不了,给大仓泉拨通电话。

    大仓泉坐在办公桌前等了许久才接通电话,笑道:“松田君,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但我现在也不知道谁转移走了樱木千寻。不过,你没有必要担心,只要让大竹安寿保持沉默,即使樱木千寻重新指控你,也没有太大的价值,毕竟樱木千寻是个精神病人。”

    “她的病是装的!”松田步冷声道,“我早就安排人调查过她,她在医院内从来不吃那些药物。为了防止我们发现,所以故意装病。”

    大仓泉皱了皱眉,低声道:“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何不早做防备呢?”

    松田步暗叹了一口气,无奈道:“我也没想到樱木千寻能逃走,究竟是谁在背后暗中导演这一切?”

    大仓泉听松田步这么一说,也有些警惕,道:“好像一切都是有人暗中导演,是不是你惹上什么仇人了?”

    松田步五味杂陈道:“我的仇人太多,谁知道是哪个混蛋在背后阴我。”他顿了顿,沉声道:“对了,大竹安寿,必须要干掉,我已经安排了经验丰富的杀手,你负责引诱他,然后杀手会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至于他偷走的那些资料,也就不会泄露出去。”

    大仓泉原本另有打算,计划用大竹安寿和松田步里一个交易,但如今事情变得不可控,大仓泉也就赞同松田步杀人灭口的想法。

    “时间定在下午三点左右,大竹安寿比较狡猾,他不会轻易让我们找到他的位置。”大仓泉皱眉说道。

    “放心吧,他虽然是狡猾的狐狸,但我会安排最专业的猎手。”松田步提醒道,“到时候记得保持联络。”

    下午两点五十分,大仓泉接到了大竹安寿的电话,他穿着黑色的皮衣,戴着墨镜,副驾驶位置上摆放着一个手提包,里面装着一百万美金。

    “现在你开车前往风舞町,等到了那边,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大竹安寿打完电话之后,迅速挂断。

    “还真够谨慎的。”大仓泉将目的地发给了松田步。

    松田步将消息转发给了自己聘请的那名杀手。

    半个小时之后,大仓泉抵达风舞町,等了片刻,手机响起,发来一条消息,“离开车子,提着钱箱,沿着那条小路,往垃圾处理厂方向走。”

    大仓泉无奈,提着钱箱下了车,很快找到了垃圾处理厂。

    大竹安寿有发送消息,“将钱箱放在右边的垃圾堆旁边,然后你可以走了。”

    大仓泉见大竹安寿始终不现身,有些着急,主动给大竹安寿拨了个电话,大竹安寿接通电话,沉声道:“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按照我的指示做,就行了。”

    大仓泉沉声道:“这么多钱,放在垃圾堆里,我总觉得不放心。”

    大竹安寿冷笑两声道:“大仓泉,我对你很了解,你是不是还安排了人跟着你,只要等我一出现,就被抓住?我没有那么容易抓。按照我的要求,将箱子放在垃圾堆里,然后你就可以滚了。”

    大仓泉暗骂了一句,不过他还是将箱子丢在了垃圾堆里,然后果断地离开了垃圾场,毕竟这钱是他从松田步那边“诈”来的,即使打了个水漂,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损失,所以一点也不心疼。

    等大仓泉离开之后,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从隐蔽处走了出来,提着那个钱箱子,迅速朝东边快跑。在男孩消失后没多久,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原地,嘴角浮出一丝冷笑,然后紧追男孩而去。

    大仓泉回到轿车上皱起眉头,今天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因为大竹安寿表现得太神秘,让他隐约嗅到了被设计的感觉。他始终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力量暗中推动这一切。

    穿着黑色风衣的杀手跟着男孩在如同迷宫的街道走了十来分钟,突然男孩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前面的拐角处。

    杀手扔掉嘴上的烟蒂,加快步伐追了过去,发现男孩已经消失不见,地上摆放着那个钱箱,他走过去看了一眼,暗骂了一声混蛋,并非之前的那个箱子。

    突然右侧一阵寒气逼来,大竹安寿不知从何处冲了出来,狠狠地一记手刀砸在了杀手的脖子上。

    大竹安寿处理完这个杀手之后,转过两个拐角上了一辆银色的别克商务车。

    商务车内早已坐着几人,除了刚才取钱箱的男孩之外,还有几个魁梧的大汉,其中一人正是闽清帮的杨雄。

    大竹安寿朝抽着香烟的杨雄,道:“箱子打开了吗?”

    杨雄轻松地扔掉了烟蒂,笑道:“打开了,除了一百万美金之外,还有你跟大仓泉索要的,关于那场案件的资料。大仓泉还真是个过河拆桥的主,竟然直接将松田步给卖得干干净净,对于两人如何串通起来,逼迫樱木千寻作伪证的过程描述得很详细。”

    大竹安寿愤怒地冷笑道:“他想撇清自己,哪有那么容易?”

    杨雄叹了口气,在大竹安寿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淡淡道:“你的任务到此为止,这个证据足以让大仓泉身败名裂,让松田步彻底倒霉了。我们会按照原计划,让你离开。这一百万美金,是你应得的。”

    大竹安寿心有不甘地说道:“我想亲手干掉松田步和大仓泉。”

    杨雄摇头道:“千万别逞匹夫之勇,你现在是逃犯,逗留得越久,你就越危险。”

    大竹安寿叹了口气,道:“我该怎么感谢你?”

    杨雄耸了耸肩,道:“不需要感谢,只能说你的运气不错。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顺手将你从监狱里给捞了出来。说得更直白一点,我们其实利用你来对付大仓泉。”

    大竹安寿并没有愤怒,他沉声道:“虽然被你利用,但我一点也不介意,因为你们处理的方法很坦荡。而且,大仓泉是彻头彻尾地混蛋,他该死!”

    杨雄笑了笑,道:“你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我也挺欣赏你。先出国避避风头,等风声去了之后,如果你还想回国,我会帮你安排。”

    大竹安寿认真地看了杨雄许久,沉声道:“你的大恩,我没齿难忘。”

    “小事一桩,送你离开的车,已经来了。”杨雄望了一眼车窗外的白色丰田,微笑着提醒道。

    大竹安寿虽然罪行没有那么严重,但他现在是通缉犯,杨雄从道义上来说,既然帮他越狱,就应该将他送到最安全的地方。

    大竹安寿从车内走出,压低帽檐,然后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等丰田车离开之后,杨雄给顾隐拨通电话,道:“顾老大,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大仓泉将松田步当初强迫樱木千寻的资料全部放到了箱子里,这家伙原本想将责任全部推给松田步,没想到被我们黄雀在后,抓了个现行。”

    顾隐满意地点了点头,轻松笑道:“干得漂亮,这样才不枉我们苦心布了这么大一个局。”

    顾隐挂断电话之后,与苏韬笑着说道:“事情已经搞定,大仓泉现在已经有把柄在我们的手中,西原真名依靠这份资料,可以让大仓泉永远从法律界消失。”

    苏韬好奇道:“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顾隐淡淡一笑,道:“其实老穆早就开始策划了。原本并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帮助孙女士解决闺蜜案。我们知道大仓泉是一个难对付的对手,所以打算逼他无法给高崚和辩护。没想到抽丝剥茧地调查之后发现,大仓泉在这起抢劫"qiang jian"案做了伪证,导致了一场悲剧。于是,我们帮助涉案的人员大竹安寿越狱,然后导演了一场复仇的大戏,骗取大仓泉出卖了松田步,也间接地暴露了自己……”

    苏韬听顾隐慢慢叙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忍不住摇头苦笑,“所以说,坏事还是不能做太多,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人也不能太聪明,大仓泉完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