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13章 她没有精神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13章 她没有精神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韬急着想了解顾隐和穆景辰的计划,所以泡完澡之后的按摩服务,也没有心思享受。

    顾隐和穆景辰知道苏韬的心思,也就没有过多停留,取消了事先预约好的一条龙服务,三人便一起离开温泉,两人打算对苏韬揭开谜底。

    轿车一路疾驰,最终停靠在一个疗养院的门口。

    顾隐压低声音解释道:“等下我们要见的是一个女性,对于揭穿大仓泉的真面目,会有重要价值。”

    苏韬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不出意外,是一个精神病人吧?”

    穆景辰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有些人并非天生就是精神病人,很多时候是因为命运使然。”

    苏韬跟在顾隐和穆景辰身后,继续往里面走,在疗养院的二楼一个房间,见到了一个长相挺清秀的女子。被院方进行隔绝,说明这个女人的病情比较严重,已经达到重度,而且具有一定的攻击性。

    顾隐低声道:“这个女人名叫樱木千寻,曾经是富士财团的一名女员工,后来遭到入室抢劫"qiang jian",精神失常,已经在这个疗养院里居住了三年时间。”

    苏韬皱了皱眉,摇头苦笑道:“果然,这里面有太多黑幕。”

    穆景辰淡淡地扫了一眼苏韬,道:“你看出了什么?”

    苏韬低声叹了口气,道:“我能与她单独聊聊吗?”

    顾隐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时间不能太长,我们虽然买通了这家疗养院的高层,但对方可能在这里也安插了眼线。”

    穆景辰摇头苦笑,好奇道:“你和她言语沟通有障碍,她能明白你的意思吗?”

    苏韬笑着说道:“病人和大夫的沟通,很多时候不需要语言,只需要通过肢体、动作、表情,就可以完成。”

    苏韬不再多言,在顾隐的安排下,很快走进了那个封闭式的房间。

    穆景辰和顾隐站在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但苏韬在里面是看不到外面的,这种设计是方便医护人员可以更好地观察病人,同时避免让病人知道自己被监视,太过紧张。

    苏韬走入房间内,女子顿时紧张起来,她开始焦躁不安地咆哮几声,然后躲在角落里,簌簌发抖,用手不停地撕扯自己的头发,凌乱的发丝挡住了她的脸部,乍一看上去,宛如岛国恐怖片里的白衣女鬼。

    苏韬叹了口气,平静地站在原地,等候了十多秒,然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对方,柔和道:“我是来帮你的。”

    那女子似乎听不见,低声呜咽,没看苏韬一眼。

    苏韬深吸一口气,朝女子慢慢移动过去,还有一两米远的时候,女子突然张牙舞爪地从原地跳起来,朝苏韬扑了过去。

    女子的指甲很长,瞬间抓破了苏韬的手背,苏韬皱了皱眉,忍住剧痛,用手指在女子的胸口戳了一下,女子感觉到身体一麻,往后倒退好几步。不过,她的疯劲只是稍有停滞了一下,又朝苏韬扑了过来。

    苏韬用手挡住女子,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女子突然张口,狠狠地咬住苏韬的手腕。

    苏韬吃痛之下,没有用力推开女子,而是在女子下颌处轻轻地点了一下,女子的嘴巴情不自禁地松开,担心苏韬攻击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这时外面的医护人员发现房间内失控,突然冲了进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将女子摁倒在床上,女子试图挣扎,其中一个男子迅速将注射器针头刺入女子的手臂。

    女子的力量慢慢减弱,很快地失去力气,眼皮慢慢合上。

    苏韬见女子因为额头满是汗水,将头发打湿,心中有些同情,暗叹了一口气,缓缓退出了房间。

    苏韬走出房间,穆景辰连忙走过来,低声关心道:“你没事吧?”

    苏韬摇头笑道:“没事,被抓了一下,咬了一口而已。”

    顾隐叹了口气,道:“难怪要把她单独关在一个房间,竟然这么危险。”

    穆景辰在旁边解释道:“我从疗养院这边了解,她的病情时好时坏,一旦发病严重的时候,必须要隔离处理,不然的话,会攻击任何人。”

    苏韬偷过玻璃墙朝房间里望去,因为注射了镇定药物的缘故,樱木千寻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暴躁,她躺在床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眼角有泪水缓缓流淌。

    苏韬叹了口气,轻轻摇头道:“这女人其实没有病。”

    穆景辰没想到苏韬会这么说,吃惊道:“刚才我们亲眼目睹,这女人那么疯狂,怎么会没病呢?”

    苏韬沉声道:“中医有望诊之术,可以看出人的身体状况。如果樱木千寻有病的话,她的气色不会如常。我刚才进去跟她近距离接触,也是想更进一步确定我的判断。如同我第一眼判断,她没有病,之所以反应激烈,应该是故意伪装出来的。”

    顾隐顺着苏韬的逻辑推理,“也就是说,樱木千寻是为了躲避危险,故意佯作自己得了精神病。”

    穆景辰对苏韬的医术很信任,对他的断诊深信不疑,沉声道:“肯定是害怕被松田步知道真情。”

    苏韬点了点头,轻声道:“如果松田步肯定威胁过樱木千寻。樱木千寻只有装疯,才能够躲过松田步的迫害。”

    顾隐冷声怒道:“这个松田步还真是个卑鄙的家伙,和大仓泉一样,都得遭到报应。”

    “接下来你们的计划是什么?”苏韬好奇道。

    穆景辰微微一笑道:“我们早就有安排,已经放出了一匹饿狼,足以让大仓泉和松田步非常头疼。现在需要将樱木千寻从疗养院转移,樱木千寻也是计划中的关键人物。现在知道她其实是装疯,那就更好办了。对于设计大仓泉,能起到更好的作用。”

    得知樱木千寻是装疯,穆景辰当机立断就采取转移计划,他买通了疗养院的高层,很快办理了出院手续。

    等樱木千寻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顾隐的私人别墅内。

    她惊恐地望着四周,没有铜墙铁壁,墙壁上贴着色彩鲜明的壁纸,误以为自己仍在做梦。

    “她醒了。”越智浅香惊喜地喊道。

    苏韬一直守在旁边,站了起来,与越智浅香道:“告诉她,她从现在开始,不用继续装疯。我们已经将她救了出来,同时会让伤害她的大仓泉和松田步绳之以法。她现在很安全,如果觉得疲倦的话,可以睡一觉。”

    樱木千寻认出了苏韬,手腕处裹着绷带,那是自己昏迷前留下的杰作。等越智浅香翻译完苏韬的话,她眼中流露出迷茫之色,轻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越智浅香道:“我叫做越智浅香,我的丈夫名叫小泉冶平。”

    “哦,你是小泉先生的妻子?”樱木千寻是富士财团总部的员工,对小泉冶平自然不陌生。不过,这也使得她变敏感,“你们想利用我对付松田步吗?对不起,我办不到。”

    越智浅香微微叹了口气,安抚道:“我们并不是要利用你,而是帮助你走出现在的困境。我丈夫小泉冶平刚刚去世,但遗产委托给了大仓泉。然而,大仓泉心怀不轨,所以我们要让大仓泉交出遗产的代理权。我们只是想你指控大仓泉,他曾在办理你案件的过程中,逼你做了伪证。”

    樱木千寻咬牙道:“大仓泉?他是松田步的走狗,是无耻的帮凶。”

    越智浅香见樱木千寻意识清醒,连忙劝说道:“只要你愿意出面指正,当年大仓泉威逼你做伪证,那么他的律师名声就彻底臭了。同时,我们也会帮你翻案,让松田步绳之以法。”

    “不?”樱木千寻迅速摇头,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如果我这么做的话,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其他亲人,都会遭到松田家族的报复。”

    越智浅香心情难以言喻,对樱木千寻充满同情,同时对大仓泉和松田步充满愤怒。

    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伤害,原本就是受害者的樱木千寻,不得不假装自己成了精神病人,这样才能躲避松田步的后续报复。

    越智浅香很认真地说道:“请你坚强起来,也请你相信我们有能力扳倒大仓泉和松田步。”

    樱木千寻内心也在犹豫和纠结,但松田步如同阴霾,纠缠她多年,很难在越智浅香的劝说下,走出心理阴影。

    苏韬虽然不知道越智浅香和樱木千寻具体在说什么,但他还是能猜个大概,将越智浅香喊出了房间。

    “给她一点时间吧。”苏韬耐心地说道,“人无法在朝夕之间就能改变,我们要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安全感是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慢慢培养起来的。”

    两人为了让樱木千寻冷静下来,所以走出房间。

    越智浅香重重地叹了口气,轻声道:“没想到大仓泉如此阴险,竟然将普通人逼成这样。”

    苏韬沉声道:“罪魁祸首是松田步,这两个人一个都逃不掉。其实缓解樱木千寻的压力并不是特别难,只要将她的亲戚接过来,她就会不再那么焦虑了。”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