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01章 不可测的人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01章 不可测的人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泉由美挂断电话之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苏韬那天咖啡店用力踹她的那脚,让她铭心刻骨。

    女人和男人处理的办法不一样,小泉宇野会动用武力,小泉由美则会利用人心。

    她与大仓泉主动接触多久,频繁勾引,昨晚终于让大仓泉尝到甜头,在她看来,只要让大仓泉站在自己这边,父亲的遗产早晚得落到自己手中。

    小泉由美琢磨片刻,给小泉宇野拨通电话,沉声道:“大仓律师已经开始布局,你最近要盯住越智浅香,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

    小泉宇野微微一愣,淡淡笑道:“看来大仓泉终究还是没有掏出你的美人计,不过我要提醒你,大仓泉是一个狡猾的家伙,我害怕他会设计陷阱,毕竟对于法律,我们一窍不通。”

    小泉由美自信地笑道:“你以为你姐是傻瓜吗?我手中自然在会留下证据。”

    “证据?录像吗?”小泉宇野疑惑道。

    小泉由美没有正面回答,手中把玩一个试管瓶,里面盛放着透明的液体,旁边摆放着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一条带白斑的女士短裤,“我这边的事情不会有问题,大仓泉尽管狡猾,但绝对不是你姐的对手。你就放心吧,大仓泉一定会帮我们拿回我们应得的,至于那个越智浅香,我不仅要让她一无所有,还得让她付出背叛小泉家族的代价。”

    小泉宇野皱眉道:“越智浅香,我还是有所了解,并不是那么狠毒的女人,我觉得问题出在那个华夏男人身上”

    小泉由美用力地拍着桌面,打断小泉宇野的对话,沉声道:“住口。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替那个贱女人说话。”

    小泉宇野叹了口气,沉声道:“好吧,是我太心软了。等我们从越智浅香手中夺回遗产,以后都按照你的意思来分配。”

    小泉由美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宇野君,你是小泉家唯一的男人,要支撑整个家族发展的雄心壮志,我从大仓泉那边了解过,父亲的遗产如果全部拿到手,我们的家族完全可以成为岛国顶尖家族。父亲在世时,为人太过低调,我们都没有想到他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遗产还是得交到男人的手中,你必须扛起这个重责。”

    小泉宇野听到姐姐这么说,心中喜不自胜,但语气表现得还是很平和,他谦虚道:“这个时代,很多女性也获得成功。姐,你完全可以带领小泉家族成为最顶尖的家族。”

    小泉由美摇头,轻声道:“你要做好准备,你是小泉家族的族长,是父亲遗产的合法继承人。”

    小泉宇野没有再拒绝,很愉快地挂断电话。

    小泉由美目光盯着手机屏幕,嘴角露出冷笑,自己这个弟弟表面看似精明,但骨子里还是太想当然,竟然相信自己将遗产交给他来管理。

    人要有自知之明,如果小泉宇野足够争气,自己父亲也不会放弃他。

    至于小泉由美觉得自己不被父亲重视,是因为自己是女人的缘故。但是,让小泉由美意外的是,父亲竟然选择越智浅香成为自己遗产的管理者。

    现在小泉宇野对自己还有价值,因为小泉由美想争夺遗产,必须要借助他的合法继承身份。等遗产到手之后,小泉由美只会让小泉宇野成为名义上的继承者,其实不过是自己遥控的傀儡而已。

    大仓泉梳理了一下小泉冶平的遗产情况,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自己作为律师,虽然收入不菲,但想要拥有小泉冶平这么多资产,按照自己的收入情况,这辈子是不可能达到的。

    富士财团虽然在国内处于三四位,但是一个不可估量的庞然大物,小泉冶平持有的那些股份,每天都在增长之中,所以只要愿意抛售,绝对会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至于董事会成员,也有不少人,对小泉冶平的股份蠢蠢欲动。

    大仓泉觉得越智浅香有些愚蠢,为什么要急着出手呢?

    不过,大仓泉不会跟越智浅香分析持有富士集团股票的好处,他得从中捞取好处。

    在遗产交接的过程中,律师是按照比例进行收费,像小泉冶平的遗产体量,就是拿个百分之一,也抵得上律师事务所一年的收入,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何况越智浅香作为遗产管理对象,仿佛一张白纸,自己说什么,她都相信,这就让大仓泉更加起了歹意。

    大仓泉是一个口碑很好的律师,但只要是人都有贪欲,面对小泉冶平的庞大的遗产,大仓泉已经动摇,所以他才会与小泉由美虚以逶迤,故意上钩,中了她的美人计,也算是实施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小泉由美在利用大仓泉,大仓泉何尝不是在利用小泉由美?面对利益,谁都会苦心孤诣的设计。

    助理敲开办公室的门,大仓泉从沉思中走出,淡淡道:“请进。”

    助理轻声汇报:“吴先生来了。”

    吴先生是自己最近的大客户,有一个重要的案件,需要自己处理。如果办成的话,今年律师事务所的业绩将超额完成。

    大仓泉连忙站起身,笑道:“赶紧请他进来。”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黑色呢绒大衣的男子走入房间,因为觉得大仓泉办公室温度比较高,他将大衣脱下,随意地放在沙发上。

    大仓泉态度谦和地用汉语说道:“关于高崚和的案件,我已经做好准备,他将面临十年的刑法。”

    吴先生摇头,不满道:“大仓律师,我是奉命而来,钱不是问题,我希望高崚和不承担相应的刑责,并且愿意给对方足够的赔偿。”

    大仓泉沉声道:“吴先生,我已经了解过死者母亲的情况,女儿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即使给她再多的钱,恐怕也不会让她改变心意。如果我们试图私了,只会给她留下把柄。如果她不依不饶,公开我们私下与她接触的资料,从而继续引导舆论,那会影响法院的判决。”

    吴先生很严肃地说道:“我还是重申自己的意思,不能让他坐牢,一天也不行。至于要多少钱,你随便开价。我跟你实话实说,只要处理好问题,我们愿意支付天价辩护费。”

    大仓泉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尽力而为吧。因为现在舆论趋势并不明朗,有人在暗中支持死者的母亲。”

    吴先生皱眉,不悦道:“哦?是谁?那个女孩不是单亲家庭吗?据我所知,条件非常一般。至于支持者,你不妨告诉我,我会通过关系,给他施加压力。”

    大仓泉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已经了解过情况,最近这段时间死者母亲频繁出入华商会。”

    吴先生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他得到了岛国华商会的支持?”

    大仓泉重重点头道:“在华商会副会长穆景辰的帮助下,死者母亲找了一个不错的律师。虽然那个律师的名气不算响亮,但精通我国的刑法,是个难缠的对手。”

    “穆景辰?在华人圈的知名度很高,没想到他牵扯到这件事。”吴先生冷笑,沉声道,“你准备如何应对?”

    大仓泉眼中神色转冷,道:“我会继续利用舆论,让所有人忘记道德,而站在法律的角度看待问题。至于高崚和,我会尽量帮他寻找减刑的机会。不过,高崚和回到华夏之后,他还将受到本国法律的审判。”

    “等到回到国内,我们会给他一个新身份。如今他在岛国,我的力量无法接触到岛国警方,所以需要你帮他赢下这场审判,至于后续,我会暗中调度。”吴先生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银行卡,“这是追加的预付金,还请你继续努力。”

    言毕,吴先生颔首致意,离开了房间。

    大仓泉将银行卡放到抽屉内,叹了口气,皱眉思索,谁能想到惊动京都的“闺蜜案”,会牵扯到华夏的某位神秘巨富。

    一个女留学生,为了保护自己的闺蜜,却被自己闺蜜的男朋友用刀残忍地捅死,毋庸置疑,女留学生是无辜的,但现在自己所需要的努力是,证明那个杀人者是无罪的。

    律师就是如此,很多时候明知谁是过错方,但为了自己的客户,必须要利用法律和手腕,颠倒是非,变黑为白。

    目前主流舆论,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死者的闺蜜,大家都在追究闺蜜的冷漠,但事实上,这是大仓泉暗中策划使然。至于那个死者的闺蜜,之所以保持缄默,是因为已经被自己花下重金。

    至于这个高崚和,他的身份很神秘,大仓泉也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至于这个吴先生其实也是一名律师,精通岛国法律,是受到高崚和家人的嘱托,前来与自己对接。

    当然,大仓泉并非第一次做这种类似的事情,正因为他长袖善舞,对法律了如指掌,所以才能够接到这种高难度的辩护案件。

    难度越高,收入越多,辩护赢了,名气越响。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