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996章 谋夺父亲遗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96章 谋夺父亲遗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认识那个男人?”小泉由美疑惑地问道。

    小泉宇野点了点头,叹气道:“当初爸爸住在我那里,每天都很开心,恢复的状态很好,后来越智浅香喊来了这个华夏男人作为打手。我万般无奈之下,所以不得不让爸爸跟越智浅香离开。”

    小泉由美讥讽道:“你软禁爸爸的事情,大伙儿心知肚明,少给大伙儿脸上贴金。你当初还不是为了能够分到更多的财产,才会将爸爸隐藏起来?”

    小泉宇野被姐姐揭穿,尴尬地笑了笑,“肥水不流外人田,就算我分得多一点,你们分得少一点,那也不会比全部便宜一个外人要好吧?”

    小泉由美沉默片刻,叹气道:“他身手很好吗?”

    小泉宇野无奈苦笑道:“练过华夏功夫。我调查过他,是一名医生,当初在华夏就是他缓解父亲的病情。”

    “事情可以如此分析,越智浅香在华夏的时候与这个男人狼狈为奸,然后借用给父亲治疗为理由,让父亲在临终之前神志不清,签下了遗嘱。”小泉由美面沉如水地推理道。

    小泉宇野眉头舒展,豁然开朗道:“没错,一定是这样,否则父亲怎么会这么固执,将遗产全部赠给那个什么岐黄慈善,然后交给越智浅香管理呢。这对狗男女,当真是狠毒无情。”

    在小泉由美和小泉宇野漫无目的的推理下,越智浅香和苏韬成为谋夺小泉冶平遗产的奸夫淫妇。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小泉冶平是发现自己的子女不成器,如果将遗产全部留给他们,只会让他们的生活更加堕落、糜烂,甚至会引来杀身之祸。

    当然,小泉姐弟是没法体谅父亲的良苦用心,他们现在对越智浅香恨到骨子里,认为她是害死父亲的仇人,以及谋夺父亲遗产的阴谋家。

    “我们现在冲进去吧,直接揭穿他们的奸情。”小泉由美越想越生气。

    “不行。”小泉宇野顿了顿,尴尬道,“我打不过苏韬,进去只能被羞辱。”

    小泉宇野对上次吃的苦头铭记于心,尤其是吃了那两碗芥末之后,自己现在看到芥末就会本能地呕吐。

    “难道就任由那对狗男女坐在咖啡厅内卿卿我我?”小泉由美皱眉道,“你不是组织了一个社团吗?赶紧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你一个人对付不了,那就多喊一些人过来啊。”

    小泉宇野还在犹豫,长久以来,苏韬已经成为自己的心魔,他无数次从梦中被苏韬那残忍的手段给惊醒。

    “要不,我们今天就算了吧。”小泉宇野压低声音道。

    “你害怕了?”小泉由美激将道,“这可一点都不像我的弟弟。”

    小泉宇野表情阴晴不定,苦笑道:“今天太仓促了,等时机成熟之后,我们再对他们出手吧。毕竟现在也没有证据,两人只是约在咖啡厅而已。”

    小泉由美终于意识到弟弟靠不住,冷笑道:“都那么亲热了,还要什么证据?难道捉奸在床,你才出手吗?”

    小泉宇野总不能明说,自己就算喊来了所有的弟兄,恐怕也不一定能拿得住苏韬。他严肃地说道:“我的想法很明确,今天暂时不用动手,再观察一番。”

    “哼,就你这个胆子和魄力,能要回父亲的遗产吗?”小泉由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下车,朝咖啡厅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小泉宇野知道姐姐的脾气,犹豫许久,没有跟着姐姐的勇气,最终还是窝在车内准备静观其变。

    咖啡厅内。

    越智浅香与服务员点了咖啡和点心。等待的时候,苏韬望着略显清瘦的越智浅香,温柔地问道:“你还好吗?”

    越智浅香鼻子一酸,泪水盈眶,颔首道:“我很好。”

    “假话!”苏韬笑着揭穿道,“这段时间没少哭吧?易怒伤肝、易喜伤心、易忧伤肺、易思伤脾、易恐伤肾。你这段时间忧思过重,脏腑功能受到影响,从气色就能看出来。我给你开几副药,你要好好调理一番。”

    越智浅香嘴角浮出淡笑,“看来是瞒不了你。”

    苏韬轻轻地伸手,握住越智浅香的柔荑,“其实那些药只是起到辅助作用,心病需要心药医,这次我来岛国,也是带你回华夏。然后你就在华夏定居,我会好好照顾你。”

    越智浅香咬唇,轻叹道:“我得考虑一下。”

    苏韬松开手,微微点头,“我尊重你的意见。”

    两人正说话之间,突然身后传来女人的冷笑。

    苏韬顺着声音望过去,是一个年龄在三十一二的女性,自然没有越智浅香这般姿容出色,模样中等,下巴尖削,鼻尖带钩,剪了齐耳的短发,相由心生,一看就不是善茬。

    “由美。”越智浅香转过身,见是小泉冶平的女儿,突然有些慌乱。

    小泉由美伸出手指,朝越智浅香的面门戳了戳,声音尖锐地质问道:“这就是你背着我父亲在外面养的野男人吧?”

    越智浅香连忙解释道:“他是你父亲的大夫,如果不是他的话,冶平根本坚持不了这么久。”

    小泉由美语速极快地怒斥道:“你这个谎话只能骗骗小孩子。我打听过了,你早就跟这个医生勾结在一起,然后图谋我父亲的遗产。我现在极度怀疑,我父亲是被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给害死的。”

    “不要血口喷人。”越智浅香明显没有小泉由美牙齿伶俐,委屈地说道,“你父亲的遗产,是他自己安排。我曾经劝说他,多给你们留点,但他很坚决。不过,请你放心,你父亲的遗产我不会乱用,会投资到一些有潜力的项目上,产生的一些利润,会补贴你们。”

    “可笑。听你的解释,我还要感谢你的好心肠了?”小泉由美愤怒地说道,“你背着我的父亲通奸,理应净身出户,这笔遗产无法交给你来管理。你主动与律师声明,然后将这笔钱交给我来安排。不过,你放心吧,我会考虑给你一点补偿,毕竟跟了我父亲几年,算作青春损失费。”

    苏韬在旁边听着这两个女人唇枪舌战,明显越智浅香处于下风,他皱眉问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越智浅香用汉语解释道:“她是冶平的大女儿,怀疑我们串通起来,害死了小泉冶平,同时图谋他的遗产。我现在不知道如何解释。”

    “不知道解释,就别解释。”苏韬淡淡笑道,“让服务员来赶这个女人离开好了。”

    言毕,他朝服务台方向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小泉由美,比划了个赶她离开的收拾。

    服务员很快明白苏韬的意思,与小泉由美道:“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我们店里正在营业,还请你不要打扰客人用餐。”

    小泉由美不依不饶,讥笑道:“你是做贼心虚了吧?”

    越智浅香咬牙不语,苏韬皱眉道:“她说什么?”

    “她说我们心虚了。”越智浅香局促地说道。毕竟她与苏韬关系费钱,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所以她内心深处有些愧对小泉由美。

    苏韬对越智浅香很了解,这是个不善于跟别人争论的女人,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不是心虚,是先礼后兵。如果你再不出去,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翻译给她听。”

    等越智浅香翻译完毕,小泉由美变本加厉地嘲讽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还有理了?背着我父亲做尽坏事,我会聘请侦探,调查真相。等待你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小泉由美还准备继续用语言辱骂苏韬和越智浅香,突然发现脖子一紧,苏韬不知何时冲到自己的面前,他轻轻一提住了小泉由美的衣领,小泉由美双脚离地,只觉得被勒得呼吸不过来,声音沙哑地惊呼道:“你想干什么?救命啊。”

    苏韬就这么悬空提着小泉由美至咖啡店外,重重地将她摔在地上,然后对着干瘪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沉声冷骂:“泼妇,给我滚。”

    小泉由美被踹得半天没起身,大概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弟弟小泉宇野走到身前,将她掺扶起身,关心道:“你没事吧?”

    小泉由美双目通红,她何尝受到过如此羞辱,怒道:“你要是个男人,现在就出去跟他干一架。”

    小泉宇野无奈苦笑道:“我跟你解释过,我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进去,只会比你更加狼狈。”

    小泉宇野担心苏韬走出来看到自己,连忙拖着姐姐上了mPV,然后让司机开车紧急离开。

    苏韬看到了小泉宇野,他有些意外,小泉宇野竟然灰溜溜地离开,恐怕是被自己之前给揍怕了。

    吃一堑长一智,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傻子,毕竟是少数。

    “我现在没法给你太多时间考虑,小泉冶平的子女已经在跟踪你。你留在岛国的话,会经常被他们骚扰。我不放心你留在这里。”苏韬语气真挚地劝道,“你必须跟我回国,然后永远定居华夏。如果你对父亲不放心的话,也可以说服他跟你一同前往。”

    越智浅香盯着苏韬温暖的眼神,微微点头,轻声道:“我答应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