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984章 宋朝天圣铜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84章 宋朝天圣铜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飞机落地,已经是京都七点左右。

    苏韬拖着行李箱在机场一家咖啡厅找到等待自己的倪静秋,苏韬从汉州出发,倪静秋从燕京出发,约好在机场内回合,倪静秋的航班比苏韬提前三个小时抵达,所以等了苏韬许久。

    苏韬笑着打趣道:“出站之前,你要不要先去卫生间上厕所?”

    “不用?”倪静秋皱眉意外地瞪了一眼苏韬。

    “你在这里喝了几个小时的咖啡,我估计你等下肯定要受不了。”苏韬坏笑着说道,“女人和男人不一样,随便找个地方就能解决。”

    倪静秋没好气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还有,在京都你别随地大小便,被人发现,又得抹黑咱们华夏人的形象了。”

    苏韬满头黑线,哭笑不得,“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怎么能当真呢?”

    倪静秋带着苏韬走出航站楼抵达停车场,很快找到一辆尼桑轿车,顾隐安排司机接待两人,省去了不少麻烦。

    苏韬上车之后,给越智浅香发送了一条信息,“我到京都了。”

    “是吗?你在哪儿,我来找你。”越智浅香很快回复道。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得晚点与你见面。”苏韬解释道。

    几秒钟后,手机振动,越智浅香回复,“等落脚之后,我来找你。”

    苏韬忍不住想起越智浅香的容颜,心中有些暖意。

    因为在和月智浅香发信息的缘故,苏韬难免走神,竟然没有听到倪静秋在旁边说话。

    倪静秋生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喂喂喂,死人,是不是聋了啊?”

    苏韬微微一怔,苦笑道:“不好意思,刚才没听见,请你再说一遍吧。”

    倪静秋轻哼一声道:“本小姐不喜欢重复说话,既然你没听见,那就算了吧。”

    苏韬知道倪静秋是故意报复自己,也不逼问,耸了耸肩道:“那行吧,你憋着,别憋坏了。”

    倪静秋被苏韬气得不行,明明想见到苏韬,但见面之后又被他各种欺负,心想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的。

    两人坐在轿车的后排大眼瞪小眼,氛围一时有点尴尬。终于苏韬轻咳一声,打破僵局道:“好啦,我向你诚挚的道歉,刚才你究竟跟我说了什么,请你再跟我说一遍吧。”

    倪静秋有了台阶,面色好了不少,“也不知道岛国皇室如何知道你的消息,跟你约在明天中午接你去皇宫。”

    苏韬皱了皱眉,无奈叹气道:“估计是皇室成员谁得了什么重病,想请我去看一看。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推了?”

    倪静秋困惑道:“很多人都巴不得跟皇室攀上交情,为什么你避之不及呢?”

    苏韬轻叹一声道:“古语云,伴君如伴虎,虽然岛国皇室风光不再,但毕竟依然地位尊崇,如果我什么地方处理得不恰当,很有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倪静秋耐心地劝说道:“三味堂京都分店正准备正式对外营业,你这个时候如果能得到岛国皇室的帮助,对于打响三味堂的名声极有好处。”

    苏韬却是很清醒,摇头道:“看上去是个很不错的机会,但也有可能是陷阱,我可没那么乐观。”

    “如果你真的不想去,我可以安排人帮你捎话。”倪静秋发现苏韬的思路很缜密,说得有道理。

    苏韬摆了摆手,淡淡道:“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去皇宫走一趟,或许如同你所猜测的,对三味堂开业指不定会有好处。”

    苏韬对皇室有恩,谅他们也不会恩将仇报。

    顾隐站在三味堂门口等候多时,见苏韬和倪静秋走出来,激动地上去给苏韬一个虎抱。

    苏韬和顾隐虽然年龄相差很大,但一见如故,彼此将对方看成忘年交。

    “走,先吃饭。”顾隐大手一挥,带着他们朝附近的酒楼走去,三味堂的员工早已坐在其内,见苏韬过来,纷纷起身欢迎。

    苏韬一眼看见人群中的蔡妍,许久不见,她清瘦了不少,漂亮的大眼睛却是变得更加澈亮,苏韬朝她故意挤了挤眼静,蔡妍嘴角浮出微笑,没好气地撇了撇嘴。

    苏韬很快明白,蔡妍是在吃醋,因为身边俏立着一名佳人倪静秋。

    苏韬清了清嗓音,这种场合自己作为老板,必须要说几句,他微笑道:“每个人千里迢迢从国内来到异国他乡闯荡,都是怀揣着征服异国的梦想。你们是三味堂通往国际的第一批人,我谓之开荒者,你们每一位都将是三味堂最宝贵的财富。三味堂未来将在全球各地开设成百上千的国际店,你们都是国际店的干部储备。

    除了梦想之外,在经济上,我也要给你们吃一颗定心丸。我在此承诺,三味堂将铭记你们做出的贡献,只要在这里干满三年,你将可以获得京都分店的股份。当然,如果你觉得不适合在这里工作,随时可以回到国内,三味堂国内任何一家分店也会热情地欢迎你们。”

    苏韬的话音刚落,众人纷纷开始鼓掌,苏韬看到站在蔡妍旁边的肖菁菁,她面带微笑,信心十足,情绪比在国内的时候好了很多,应该已经走出王国锋去世的阴影。

    随后,接风宴开始,服务员开始将充满特色的华夏美食端上桌,苏韬也坐在主位上,与顾隐边吃边聊。

    “老穆,原本是说好要欢迎你,不过突然商会出了点急事,他忙着处理去了。”顾隐无奈地苦笑道。

    “哦?很麻烦吗?”苏韬意外道。

    顾隐皱眉道:“这几天京都一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一名留学生收留自己的闺蜜,却因为闺蜜的前男友过来闹事,不幸被杀死。现在这名留学生的父母来到京都,试图见到她女儿的闺蜜,同时要求警方宣判前男友死刑。”

    苏韬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此事,现在进度如何了?”

    顾隐摇头道:“闺蜜拒不露面,同时按照岛国的法律,杀人者没法判定为死刑。现在那对父母正在各方呼吁。穆景辰同情他们一家人的遭遇,所以帮他们疏通关系。”

    苏韬摇头苦笑道:“案件如果证据足够,杀人者会被遣送回国,到时候按照华夏的法律,杀人者也将面临死刑。这对父母是担心岛国不将杀人者遣送回国吧?”

    顾隐点了点头,笑道:“你分析得没错,其中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

    苏韬叹了口气道:“只能说人心不可测,自古情杀案不少,但牵涉到别人的却是很少。”

    顾隐道:“这也是为何能引起社会轰动的原因吧。”

    苏韬无奈叹气道:“其实社会不应该过度宣扬此事。”

    “为什么?”顾隐笑着问道。

    “闺蜜感情是最真挚的感情之一,如果大肆宣传之后,以后肯定会影响不少人的价值观。”苏韬摇头苦笑道。

    顾隐笑着说道:“没想到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苏韬笑着反问道:“你难道不是吗?”

    从顾隐的语气和态度来看,对待这个舆论事件的态度,两人观点是一致的,彼此多了点惺惺相惜之情。

    饭局结束之后,苏韬跟着顾隐单独来到他的办公室,顾隐从书橱后面指着一个样式古朴,高度约莫在一米八左右的盒子,笑道:“这是我前不久在大阪一个神社看到的东西,年份已经很久远,你帮我看看吧?”

    苏韬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铜人,小心谨慎地看了看,惊讶道:“针灸铜人?”

    顾隐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因为你的缘故,所以才会对中医有兴趣。从锻造工艺来看,这应该是宋朝的物品,我仔细查了资料,很有可能是宋朝针王惟一所制造。”

    苏韬一向视金钱如粪土,但作为一名中医,看到针灸铜人,还是忍不住心潮澎湃。

    北宋天圣五年,宋仁宗诏命翰林医官王惟一所制造,共铸两具,惜因战乱均已遗失。据说岛国博物馆所藏铜人,即宋针灸铜人,尚有争议。

    苏韬仔细观察铜人,一言不发,顾隐站在旁边也保持沉默,其实他内心也很紧张。

    顾隐是一个古董收藏爱好者,但收藏的全部都是华夏的艺术品,这么多年来高价购买不少国宝,其实他内心有自己的理想,就是将曾经丢失的那些华夏国宝,全部找到,这算是炎黄子孙对民族文化的一份交代。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苏韬缓缓抬起头,沉声道:“没错,这绝对是王惟一所铸造的两个针灸铜人之一,在行业内叫做宋朝天圣铜人。”

    顾隐皱眉道:“为何你这么确定?”

    苏韬指着针灸铜人位于腰部的一个腧穴,道:“在医书典籍上曾经提到过,针灸铜人共有两个,有一个是有残损的。明末的时候,当时存放针灸铜人的突然遭遇盗贼,虽然没有丢掉针灸铜人,但在这个过程中,磕坏了一个部位,后来进行修补过,虽然当时的修补工匠技术高超,但依然留下了一些小瑕疵。”

    这个故事藏在御医经中,苏韬一直以为是传闻,可能是略有杜撰的小故事,与真正的针灸铜人加以印证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