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977章 搬起石头砸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77章 搬起石头砸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茅元水一边处理工作,一边与王轩交流,虽然论行政级别王轩比自己低半级,但王轩的家庭背景比自己深厚多了,茅元水不敢轻易怠慢。

    桌上的座机响起,茅元水走过去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号码是纪检组的内部号,道:“陈部长,有什么事吩咐我吗?”

    他第一反应是,跟覃媚媚代表岐黄慈善行贿有关。

    数额达到三百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你过来一趟吧,我要跟你当面聊聊。”负责部委纪检工作的副部长陈道财淡淡道。

    “你在这边喝杯茶,稍等片刻。”茅元水不敢怠慢,冲着坐在沙发上的王轩笑道,“我得去纪检组那边一趟,不出意外,那三百万行贿的事情,党委已经作出决定了。”

    王轩轻松笑道:“你赶紧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等茅元水离开之后,王轩打开手机,放出音乐,闭上眼睛,心情放松下来。

    王轩是一个有仇必报之人,因为宝邮县大火案的失败,他被父亲痛骂一顿,同时在部里的职务分工,也被调整到了二线,如今他在商务部就成了个摆设,内心自然不舒服。

    利用岐黄慈善贿赂茅元水一事,王轩可以阴苏韬一记,稍解心头之恨。

    茅元水来到陈道财的办公室,见陈道财来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轻声道:“陈部长,我来了。”

    陈道财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元水同志,请坐。”

    茅元水坐定之后,笑道:“是不是为了岐黄慈善的行贿一事找我?”

    陈道财微微颔首,道:“你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很有觉悟,拒绝金钱的诱惑,维护了党员的正面形象,表现得很不错。”

    “谢谢陈部长的夸奖,这是我应该做的。”茅元水笑了笑,突然正色道,“不知对岐黄慈善,纪委准备如何处理?在我来看,这个机构打着慈善的幌子,行不法之事,肯定有许多见不得人的地方,我们要对他进行彻查,如果存在黑暗的地方,应当给予取缔。”

    岐黄慈善属于慈善组织,由民政部负责管理,因此茅元水有能力动用资源,让岐黄慈善直接从这个世界消失。

    举报岐黄慈善行贿只不过是一个引子,茅元水最终目的是要让岐黄慈善这个民营机构直接消失。

    陈道财眉头微微一皱,摆了摆手,摇头笑道:“处理问题要讲究分情况看待,岐黄慈善给你行贿三百万,此举固然不妥,但也是有原因的。”

    茅元水听到陈道财这么说,内心突然咯噔一下,他立即反应过来,陈道财不是要宣判岐黄慈善死刑,而是替岐黄慈善进行辩解。

    茅元水有点迷糊,他对陈道财很了解,这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强势领导,分管纪检工作依赖,民政系统不少人因为违纪折戟沉沙,所以茅元水觉得将此事交给陈道财来处理,岐黄慈善绝对陷入有死无生的困境。

    “陈部长,您的意思是,不追究岐黄慈善的行贿之举?”茅元水小心翼翼地问道。

    陈道财点了点头,淡淡道:“刚才我的老领导赵委员给我打来电话,对岐黄慈善一事打了招呼。岐黄慈善之所以拿到三百万元贿赂你,是因为咱们部委没有给他们提供合理的生存环境。他们行贿是错误的,但也是有原因的。为什么北十字星集团拿到了部委的红头文件,岐黄慈善却拿不到?这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

    茅元水心下一沉,他显然没想到岐黄慈善竟然能搬出赵委员这么一座有实力的靠山,顿时意识到自己这次计划失败了。

    赵委员在纪检系统有足够的影响力,如果他打招呼的话,这案子肯定到此为止。

    茅元水连忙解释道:“因为北十字星集团符合部委扶持的条件,而岐黄慈善刚成立一年,我们对这个机构还不够了解,还得继续考察。”

    陈道财摆了摆手,道:“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自己身上,有时候办事情太拖拉,让一些企业很迷茫和困惑,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他们认为必须要用钱才能打通关系,所以才会铤而走险。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行贿,大多数是被逼行贿。岐黄慈善这个机构,我了解过,是国内慈善机构的一缕清风。行贿一事,暂时告一段落,你要尽快帮他们解决问题。”

    茅元水讪讪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陈道财点了点头,淡淡道:“那笔钱我也会安排人返还给岐黄慈善,如何?”

    茅元水瞪大眼睛,惊讶道:“按照道理,行贿的赃款都是要被没收的。”

    陈道财叹了口气,道:“这些不是赃款,而是善心人的捐助。退给岐黄慈善,能够帮助更多需要的人。怎么,你有意见?”

    茅元水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是无语至极,没想到自己原本准备阴岐黄慈善一手,最终结果变成,自己被陈道财批评了一顿,而且善款还得原封不动地退还给岐黄慈善 。

    更重要的是,按照陈道财的指示,茅元水要尽快帮岐黄慈善搞定那份红头文件。

    茅元水连忙笑道:“我没有意见,只不过觉得岐黄慈善行贿,这样处理,岂不是太纵容他们了?”

    陈道财皱了皱眉,用手指点了点桌面,沉声道:“你的思想很危险,还没有理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岐黄慈善为什么要行贿,是因为我们部委某些干部,办事没原则,效率不够,所以他们万般无奈之下,才会违规。另外,关于北十字星集团的问题,我也会安排人进行调查。”

    天底下,没有人愿意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口袋里的钱硬塞给别人。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屈服于潜规则,另一方面也是得到了对方的暗示。

    陈道财的言外之意,岐黄慈善之所以拿那么一大笔钱来贿赂茅元水,完全是被他误导的缘故。

    如果茅元水明确表示,可以帮岐黄慈善很快拿到和北十字星集团一模一样的红头文件,可以公平竞争,那么他们又如何会行贿呢?

    茅元水心下一凉,苦笑道:“此事和北十字星集团没关系吧?”

    “不,关系很大。”陈道财冷声道,“根据岐黄慈善的反馈,他们之前联系的不少项目,都被北十字星集团利用我们颁发的红头文件捷足先登。北十字星集团如何能得到岐黄慈善的核心商业机密?一种可能是他们内部泄露,另一种可能是从部委这边泄露出去的,因为岐黄慈善筹建社会福利院的项目,在部委是有备案的。”

    茅元水摇头严肃地说道:“即使岐黄慈善的商业机密真泄露出去,那肯定是他们内部出现问题。我们部委的工作人员都有很高的警惕性,不会出现泄露机密的问题。”

    陈道财淡淡地扫了一眼茅元水,“是吗?仔细查查才知道。”

    茅元水背脊出现一层汗,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之所以检举岐黄慈善行贿,不仅是因为王轩跟自己打招呼,还因为北十字星集团跟自己的关系匪浅。

    北十字星集团主推养老连锁模式,是茅元水重点推进的一个项目,他与北十字星集团的几个核心领导见过多次面,因此内心偏向让北十字星集团全面进入华夏市场,如果取得成功,自己也将获得足够的政绩。

    如今按照陈道财的意思,竟然还准备调查北十字星集团,茅元水顿时觉得有点心慌。

    与北十字星集团关系密切,一来二去,偶尔会象征性地收点东西,那也是人之常情,虽然钱物不多,但肯定上万,严格按照法规条例,贪污受贿超过五千,就得被追究刑责。

    茅元水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茅元水回到办公室,王轩立即站起来,微笑道:“事情如何?”

    茅元水摇头苦笑道:“实在没想到,岐黄慈善那边竟然能请动赵委员。”

    王轩剑眉紧锁,之前在陕州的时候,苏韬也是请动赵委员,引起陕州官场风云突变。

    他沉声道:“岐黄慈善是在行贿?难道赵委员也要包庇?”

    茅元水无奈地摆了摆手,叹气道:“问题没那么简单。这件事不能深究。”

    王轩有些着急地说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放弃呢?”

    茅元水沉声道:“按照陈部长的意思,他准备调查北十字星集团是否和部委官员存在勾连。如果不大事化小,恐怕要牵扯出一批人。北十字星集团的来历不小。”

    言毕,茅元水凑到王轩耳边,说了几个与北十字星集团有关的投资人。

    王轩面色微变,吃惊道:“没想到北十字星集团的底子这么硬。”

    茅元水点了点头,道:“其实不用咱们出手。岐黄慈善既然是北十字星集团的竞争对手,北十字星集团绝对不会放任岐黄慈善坐大,咱们冷眼旁观就好了。”

    王轩扫了茅元水一眼,他知道茅元水选择退缩。

    以茅元水的地位和实力,明哲保身是最正确的选择。

    王轩下意识地捏紧自己的拳头,针对苏韬的阴谋再次泡汤,这让他有种无力之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