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939章 我想和你合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39章 我想和你合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何思明与徐港聊了很久,最终叹气,无奈道:“朵儿,让你为难了啊!她太任性,我会好好教育她。”、

    何朵的脾气,何思明很清楚,外表看似柔弱,一旦倔起来,谁都拦不住。

    徐港以为何思明回头会骂何朵一顿,连忙笑着劝道:“其实朵朵的思路很正确,从国情来看,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的确也应该进行改制,只不过阻碍太多,首先,曹书记就不会同意!”

    何思明知道徐港的意思,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是陕州省的核心医院之一,如果将之出售给一家民营企业,会引起太多的变数。

    之前,省委曾经有人提起过,对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进行改制的议题,但被曹广佑直接否决,从省委书记的角度,曹广佑是一个保守派,这也是为何许多改革政策在陕州省执行比较艰难的原因。

    改革还是保守,都是站在各自的立场考虑问题,倒不能说曹广佑的执政思路,有什么原则性错误。

    不过,中央这几年对曹广佑的执政思路有些失望,所以给他配备了一个年富力强、有开拓进取精神的省长骆川。

    骆川曾在国家发改委工作过多年,能力非常强,给陕州省的发展制定了整套的规划,但因为曹广佑的保守和强势,骆川也只能暂时韬光养晦。

    何思明是骆省长的心腹,因此也只能隐忍不发,不过他内心还是希望陕州的脚步,更加坚定和迅速一点。

    现在国家倡导一带一路,陕州作为西进的重要战略要地,如果不把脚步迈得更快一点,如何能起到标杆作用?

    何思明沉吟许久,叹气道:“朵儿,我会与她好好说,让她不要继续找你。至于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挂断徐港的电话之后,何思明在办公室内来回走了好几圈,最终给女儿打了个电话,“听说你这几天总往卫生厅跑?累不累?”

    何朵微笑道:“看来是徐叔叔向你告状了啊!”

    何思明无奈苦笑道:“他没有告状,只是告诉我一些你的情况。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收购的事情,影响面太广,他也没法决定,你啊,还是不要继续骚扰他了。”

    何朵语气有些生气地说道:“爸,我那怎么能算是骚扰呢,我这是在工作!”

    何思明没好气当地笑出声,“还工作呢!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何思明的女儿,省卫生厅副厅长的办公室,你能随意进出吗?”

    何朵沉默片刻,低声道:“其实我也知道徐叔叔帮不了忙!”

    何思明微微一怔,意外道:“你是故意想逼我过问这件事?”

    何朵清脆地笑出声,“也没你想得那么复杂,我只是希望你能和我的老板见一面!”

    何思明轻哼一声,不悦道:“我也想见见这个臭小子呢,竟然敢利用我的女儿。”

    何朵知道何思明是真生气,连忙道:“爸,真不是他利用我,我是心甘情愿的!”

    何思明有些郁闷,无奈叹了口气,“就安排在今晚吧!那小子是不受伤了吗?我亲自去他现在住的地方,瞅瞅他。”

    何朵见父亲这么说,知道他不会为难苏韬,终于放心,开玩笑道:“他现在可是咱们西京市的英雄,每天都会有人自发地探望他呢!作为省政府的领导,你不觉得要给他颁发一个荣誉市民类似的称号吗?”

    何思明知道苏韬当天火灾救人的事情,这也是何思明对苏韬印象有所改变的原因之一。

    何思明叹了口气,道:“唉,这小子看把你给迷成什么样了!”

    何朵有些慌乱,嘀咕道:“我才没有呢!我得把消息告诉老板,约在晚上八点,记得要准时赴约哦!”

    何思明听着手机里面的忙音,忍不住哑然失笑,自己这女儿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过省委干部,但正因为如此,何思明对何朵格外的疼爱,因为只有家人才能如此,不会在乎你的官位权力,只在乎那份血缘亲情。

    小雨未消,七点五十八分,陕州省委常务,省政府常务副省长何思明低调地来到一家很不起眼的小旅馆,他身边没有太多同行之人,司机和秘书都在楼下候着,何思明来到房间门口,发现门敞开着,轻轻地叩响门,很快露出何朵那张俊俏的脸蛋,笑道:“爸,你来了啊!”

    何思明暗叹,自己女儿真是长得越来越精致漂亮了!

    何思明朝何朵点了点头,走到病房内,空气中充满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没有丝毫不适,一个年轻人趴在病床上,他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气色还算不错,“何省长,还请您见谅,我后背的伤没痊愈,只能跟你这样说话了!”

    何思明淡淡道:“你见义勇为的事情,我听说了,能够理解!”言毕,他与何朵吩咐道:“我和小苏单独聊聊!”

    何朵见苏韬给自己使了眼色,将刚泡好的茶递给何思明,暗叹了一声,然后去隔壁柳若晨的房间等待。

    何思明抿了口茶水,沉声道:“你为什么要见我?”

    苏韬道:“因为我想和你合作!”

    “合作?”何思明对苏韬的答案很意外,“你不觉得自己的口气太大了吗?”

    和陕州官场四号人物谈合作,先要秤秤自己的斤两才行!

    苏韬自信地笑了笑,“合作是以互相得利为前提,如果能通过合力去做一件事情,达到双方都能想要得到的结果,这就有了合作的意义。”

    “怎么个合作法?”何思明对苏韬有了新的认识,这小子没那么艰难,拥有异于同龄人的成熟和稳重。

    不是请求帮助,而是合作,这将自己和他放在同一个层次。

    当然,何思明也认可苏韬有这个实力,毕竟他是中保委的专家,还是萧副总理等高层领导的保健医生。

    苏韬现在在陕州整出这么多事,代表了萧副总理的意图。

    苏韬见何思明有所意动,缓缓道:“现在陕州省的政局对于骆省长很不利,但如果通过一次合作,能改变这个情况,何省长愿不愿意试试呢?”

    何思明眸光一亮,苏韬一语中的,戳中了自己的心思,还真是个厉害的小子!

    省委书记曹广佑在陕州省很强势不假,但如今萧副总理将目光落在陕州省,为何不利用这个奇迹,与曹广佑来一次政治博弈呢?

    何思明心情隐动,决定与骆川省长好好聊聊此事。

    ……

    何思明和苏韬在房间内单独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何朵因此觉得很意外,因为父亲的性格向来直接,随便跟人交流谈话,很少会超过半小时,能跟苏韬聊那么多,显然他们找到了共同话题。

    终于何朵听到隔壁房门传来响声,她赶紧走到门口,何思明表情淡然地扫了何朵一眼,道:“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家了!”

    何朵点了点头,心中好奇,不知道父亲和苏韬究竟聊得怎么样!

    等坐在轿车内,何朵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爸,你和我老板聊了什么?”

    何思明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再过几天,你就知道结果了!”

    见父亲讳莫如深的模样,何朵知道已经和苏韬有了什么计划,心中稍微轻松不少。

    苏韬望着天花板,嘴角浮出意思狡猾的笑容,在收购发达纺织集团职工医院的过程中,李安博没少给自己使绊子,自己现在拉拢何思明入伙,一方面是为了收购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为了对李安博进行复仇。

    尽管杜腾龙被逮捕调查,但运筹帷幄的李安博依然活蹦乱跳,苏韬自然不能让他那么轻松脱身!

    在床上趴了半个小时,苏韬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他行动竟然与常人无异,走进卫生间,背对着镜子,用手按了按背部的一处结痂处,自言自语道:“比想象中恢复得还要快,看来明天不能让何朵或者柳若晨给自己继续上药了。”

    其实那场大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但苏韬在故意在后背留下一大块烧伤,当然,他是个大夫,知道烧伤到什么程度,看上去特别森然恐怖,但治疗起来,却又没那么复杂。

    与解决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的群体事件一样,苏韬再次使用了苦肉计,这一次他对自己下手,此事除了自己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苏韬看似信任很多人,但其实他在很多时候,只相信自己。

    并非身边的人不可靠,而是父亲从小教育他的时候,灌输了这个理念。

    有些观点,尽管知道并非完全正确,但一旦深入骨髓,就很难改变。

    柳若晨精通医术,或许对自己背部的伤势感到过怀疑,但她恐怕也不会想到,苏韬竟然会对自己这么心狠。

    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可以拿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引人入彀!

    苏韬跟剥鸡蛋一样,将背部结痂处给捏碎,很快露出一大片粉色的皮肤,他从行医箱里取出一个药包,丢入浴缸之中,很快水被染成了绿色,还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刺鼻气味。

    苏韬深吸一口气,躺入浴缸之中,闭上眼睛,感受着药物钻入新生的肌肤之中,一阵热气袭来,他躺在浴缸里,慢慢入眠!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