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938章 你是在试炼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38章 你是在试炼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雨下了一夜,北风微寒,上红叶庵那条路,铺满了红色的枫叶,庙宇沐浴在朦胧的细雨之中,显得格外的出尘。

    静非师太接到戚家豪的通知,早已在后院的厢房准备好茶水和零食,十点半左右,一辆银色的别克商务车停在门口,从车内走出数人,其中一人是戚家豪,另外一人是个中年男人。

    戚家豪主动介绍道:“这位是静非师太,这位是袁卫平先生!”

    袁卫平作为此次国企医院改制专项小组的组长,来到陕州之后,当然要拜访一下,在国企医院改制推进过程中做出杰出贡献的戚家豪。

    袁卫平和戚家豪是多年的朋友,当年曾经一起在卫生部公事,几十年宦海和商海沉浮,早就了不同的两个人。

    等落座之后,戚家豪举杯敬茶,笑道:“当年我们年轻那会,特别的馋酒,也不管是不是好酒,只要闻到酒香,必须得酩酊大醉。现在年纪大了,身体不行,没有特别的事情,都不会喝酒,反而用茶来取代,仔细想想,真是感慨万千啊。”

    袁卫平左右环顾,道:“老戚,你确实改变不少,竟然把我请到这么一个世外桃源见面,跟当年意气风发的你,可是大不一样啊!”

    戚家豪摆了摆手,苦笑道:“说实话,我现在觉得特别累,就想找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清清静静地过完剩下的人生,那这辈子就算圆满了。”

    袁卫平将茶杯重重地放下,摇头道:“老戚,当初让你担任医疗改制的排头兵,你可是下了军令状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现在就像退缩?”

    戚家豪自嘲地笑了笑道:“国务院不是安排了新的人来接替我的工作了吗?”

    袁卫平挑眉道:“这就是你多番阻挠他的原因?”

    戚家豪轻轻吐了口气,反问道:“我像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吗?”

    袁卫平微微一愣,虽然与戚家豪已经有一两年没见面,但袁卫平对戚家豪的性格很了解,之所以他能源源不断得到国家的支持,因为戚家豪的性格坚毅,有集体意识和大局观。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袁卫平其实是政府精挑细选,安排“下海”的红顶商人。

    像这类有官方支持的商人,在全国有很多,均作出了不错的成绩,关键在于政府为了达到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目的,而炮制了一批投身商海的典型人物。

    回顾这么多年,戚家豪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袁卫平狐疑地凝视着老友,疑惑道:“你是在试炼他?”

    戚家豪颔首道:“不仅是试炼,还是规劝啊!国企医院改制是医疗改革的重要一部分,我推动这么多年,也只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苏韬是一个新手,如果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心理准备,还是知难而退比较好。”

    “他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解决了两家职工医院收购,难道还不够出色吗?”袁卫平轻声问道。

    戚家豪微笑道:“他的确比我想象中更加优秀。不过,既然他接下赌约,必须要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我才能心甘情愿地将国企医院改制的事情,全权交给他。”

    袁卫平大致明白戚家豪的心思,松了口气,“还真是个固执的家伙!”

    戚家豪自嘲地笑道:“是啊,人越老越是固执!我真心希望苏韬能够完成赌约,让我输得心服口服。然后,我就可以孑然一身,将已经完成以及未完成的全部交给他,然后做一个轻松的闲人。”

    袁卫平啧啧唏嘘道:“你的变化太大了!”

    想当年,戚家豪何其壮志满怀,如今多了沧桑,棱角消磨。老辣圆滑有余,血气方刚早已燃尽。

    戚家豪却是微笑道:“人要识时务,懂得激流勇退。我们都老了,要把机会留给年轻人,总是占着这些关键位置,但对国家却没有任何贡献,还不如靠边站。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年轻人有想法和闯劲,国家的未来要交到他们手中。”

    袁卫平轻松道:“我会把你的想法转告萧副总理!”

    戚家豪摆了摆手,惭愧地说道:“希望萧副总理对我不要太失望!”

    不忘初心!

    戚家豪正是这类人,尽管他已经是一个超强医疗集团的董事长,但始终不忘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政府给出要求,戚家豪毫不犹豫地就选择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这精神和情怀让人感动不已。

    袁卫平和戚家豪会形成一个默契,在苏韬的赌约未完成之前,不会将戚家豪的真实想法告诉苏韬。

    戚家豪将自己设置成苏韬的障碍,这是为了验证苏韬是否具备实力,从他手中拿到医疗卫生系统改革的执行权,只是这交接仪式显得太过针锋相对了一些。

    戚家豪拿了一块甜糕放入口中咀嚼,轻声道:“苏韬的对手真心不少!不仅秦经宇安排人与我私下接触过,那李安博也安排人插手此事。苏韬表现得不错,不过最后一家国企医院改制,难度不是一般大。煤炭建设集团职工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我们曾经与他们院方领导接触过多次,连报价的机会都没给我们,苏韬想要像之前那两家那样收购最后一家,可能性微乎其微。”

    袁卫平皱眉道:“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的难点究竟在哪里?”

    戚家豪耐心地分析道:“第一家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它本身已经腐烂到骨子里,所以从医院的角度来看,还是希望进行改革,有所改变,所以苏韬抓住了这个心理,从职工医院内部的**落手,最终达到目的;第二家发达纺织集团职工医院是集团高层管理有高价出售医院变现的想法,苏韬也抓到了这个关键点。但第三家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无论是医院,还是集团,甚至省政府,都不希望改变现状,因为这家医院现在的运营状况良好,没有迫切改革的需求,所以苏韬想要完成这家医院的收购,难如登天啊!”

    袁卫平冷声道:“国企医院改制是国策,也是势在必行的趋势,谁也不能螳臂挡车,阻挡时代的洪流。”

    戚家豪在袁卫平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老袁,别喊口号,怪累的,没啥用!”

    袁卫平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精神胜利法,有时候很有用的!”

    ……

    何朵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到省卫生厅绕一圈,副厅长徐港知道何朵的背景身份,不得不好好招待。徐港之前曾和何思明共事多年,后来何思明官运亨通,到省政府担任副省长之后,将徐港调入省卫生厅,因此何思明对徐港有提携之恩。

    “徐叔叔,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的事情,还请您多帮忙!我每天都来打扰你,主要是时间很紧急,必须在十天之内完成签约。”何朵虽然单纯,但和徐港交流的时候,并不怯生。这与她的家庭环境有关,何思明是副部级高官,何朵经常可以遇见部级干部,徐港不过是个副厅级干部,所以她能很平和地相处。若换成柳若晨来与徐港谈事,就没法做到这么自然了!

    徐港面对何朵没有丝毫的厌烦,他从小看着何朵长大,对这个小姑娘颇有爱护之心。徐港面带微笑,规劝道:“朵朵啊,昨天我已经和你说明利害关系了。这家医院的资历很深,是咱们省的明星医院,现在运营状况稳定,如果突然进行改制,影响不好。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件事没法帮你。”

    何朵问道:“国企医院改制,这是国策,难道拒不执行?”

    徐港耐心地解释道:“像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这种类型,不能轻易碰,稍有不慎,导致失误,会影响全省卫生系统布局,谁也承担不了责任。”

    何朵步步紧逼道:“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虽然运营状况良好,但依然有诸多国企医院的共性问题。难道就坐视不理?”

    徐港无奈耸肩,苦笑道:“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言毕,秘书过来敲门,汇报道:“徐厅,要开会了!”

    何朵也就只能起身告辞离开,她虽然性格坚毅,但跑了好几天,与自己父亲关系不错的徐港,依然表示爱莫能助,内心总有些挫败感。

    等何朵离开之后,秘书走了进来,低声笑道:“何省长千金还真够坚持,连续来了好几天。”

    刚才秘书说开会,是找个借口,让徐港脱身而已。

    徐港淡淡地扫了一眼秘书,“何朵是个好女孩,换做其他人,早就放弃了。你去准备下午开会用的材料吧!”

    秘书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这徐港虽然被何朵纠缠很多天,但内心没有丝毫厌烦之心,自己算是猜错了上司的心态。

    徐港想了想,还是给何思明拨通电话,何朵想要收购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显然不是自己这个层次能办到的,必须要到何思明这个级别,才有可能促成。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