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888章 吃荤的小白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88章 吃荤的小白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韬将倪静秋抱到床上,掀开被子,帮她盖好,床垫很软很舒服,苏韬站在床边望着倪静秋,笑道:“看来是真心累了。”

    倪静秋翻了个身,将被子裹得很紧,背过身笑道:“谢谢你送我上床啊?”

    苏韬皱了皱眉,望着她流畅平滑的背影,无语道:“你太过分,原来没睡,是在利用我啊。”

    倪静秋笑出声,转过身,笑靥如花,“是啊,刚才突然有点懒,就琢磨着有人把我直接抱上床就好了。略施小计,某人果然服务得很周全。”

    苏韬恨得牙痒痒,没好气道:“我不服!”

    “那你能怎么样?”倪静秋挑眉娇笑。

    “当然有办法啊!”苏韬轻哼一声,突然弯下腰,直接将裹在被子里的倪静秋一把抗在肩上,然后大步流星地来到客厅,将她重重摔在沙发上。

    反正倪静秋身上裹着被子,摔重了也没什么事儿。

    倪静秋哎哟叫了一声,半晌才回过神,好不容易将被子扒拉开,幽怨地探出俏脸,嗔怒道:“有你这么做事儿的吧?我好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你竟然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苏韬得意地哈哈大笑,“谁让你骗我,让你从哪儿来,再到哪儿去,算作报复咯。”

    倪静秋被苏韬的小聪明彻底打倒,哭笑不得道:“你不觉得累吗?将我搬进去又搬进来,这不是重复劳动吗?浪费的是你的力气。”

    苏韬耸了耸肩,歪头笑道:“无所谓啊,我年轻,精力旺盛,来个七八次绝对没问题,要不要你继续试试?”

    “呸!又开始不正经了。”倪静秋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叹了口气,自忖耍贱好像不是苏韬的对手,准备从被子里爬出来。

    “我是动真格的!”苏韬淡淡一笑,再次来到倪静秋的身边,将她再次连着被子扛了起来。

    倪静秋又好气又好笑,腾出了双手,在苏韬的肩膀上轻轻拍打,求饶道:“好了,我信你了,赶紧把我放下来。”

    苏韬咧嘴一笑,“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再次扛着倪静秋朝卧室走去。

    倪静秋自然没有那么顺从,在苏韬的肩膀上又敲又打,苏韬歪歪倒倒地走进卧室,失去重心,两人一下子摔在床上,倪静秋压在苏韬的身上,两人四目相对,原本都准备大笑一场,但瞬间笑意全无,气氛瞬间安静下来。

    “你在看什么呢?”苏韬声音很轻地问道。

    “我在看你眼中的我自己。”倪静秋淡淡地说道。

    “瞳孔那么小,能看得清楚自己吗?”苏韬故意眯起眼睛,抖了抖眉毛,笑道。

    “有人说,从对方眼睛里看到的自己,是最真实的自己。”倪静秋笑道,“我就是心血来潮,想印证一下。”

    “还说我是幼稚鬼,你怎么信这些无稽之谈?”苏韬歪嘴嘲讽道。

    倪静秋轻哼一声道:“没意思,一点都不浪漫。”

    苏韬笑道:“我在你身上压个一百多斤的东西,你气都喘不过来,还谈什么浪漫?”

    “谁一百多斤了!”倪静秋咬碎银牙,“我才九十六斤!”

    苏韬噗嗤一笑,忍俊不已,道:“四舍五入,约等于一百斤。”

    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他,“什么都可以四舍五入,就是体重不能这么办。好女不过百!”

    苏韬知道倪静秋故意在开玩笑,见她准备起身,连忙用力搂了搂,道:“再抱一下吧!”

    倪静秋微微一怔,蹙眉道:“你想做什么?我们可是朋友,你不会想占我便宜吧?”

    苏韬咧嘴笑道:“你老实交代,有没有想过追我啊?”

    倪静秋愕然半晌,才反应过来,无语道:“我追你?做梦吧?哪有女人追男人的。”

    “嗯,那我换个说法,如果我决定现在追你,你会不会答应我呢?”苏韬不紧不慢地说道,两人距离隔得很近,苏韬可以看见倪静秋脸上细小的表情变化。

    “不是说好,咱们要做一辈子的男闺蜜和女基友吗?你怎么出尔反尔了?”倪静秋蹙眉质问道。

    “之前是之前,没听说男人是善变的吗?我现在后悔了。”苏韬看上去无精打采地答道。

    “我只听说过女人善变。”倪静秋咧嘴笑出声,露出满口雪白的贝齿,盈盈道,“松开我吧,别说傻话了,你去客房休息吧。”

    苏韬摇头,轻声道:“赶紧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睡不着,你也别想睡着。”

    倪静秋被苏韬的无赖样弄得哭笑不得,用力地挣脱,跳下床,“你一个人失眠吧,我可不想陪着你。主卧就让给你,我去客房。”

    苏韬见倪静秋准备离去,翻身坐起,阴恻恻地威胁道:“隔壁屋里躺着一只小白兔,你这只大灰狼就不会东歪心思?”

    倪静秋哼了一声,压低声音道:“小白兔太瘦了,全是骨头,塞牙缝都不够,所以大灰狼没啥兴趣。”

    苏韬感觉被羞辱到,抹着下巴道:“原来你是只吃素的狼,不过小白兔是吃荤的。等睡熟了,小白兔吃了大灰狼,你觉得是不是挺有意思?”

    倪静秋蹙眉等着苏韬,道:“刚才在客厅里,一口一个好基友一辈子,怎么进了房间,就变样子了。你别闹了,要不然我可生气了哦。”

    苏韬叹了口气,拉了拉被子,将脸给蒙住,低声道:“好吧,咱们谁也别理谁,都睡觉吧。”

    倪静秋没想到苏韬这么就败下阵来,咬着嘴唇,头也不回地去客房睡了。

    苏韬闭着眼睛,没完没了地数羊,总觉得心脏仿佛被蚊子叮了一口,有些痒疼,你想要去挠,但那个疙瘩在胸腔里,只觉得憋得难受,然后走到厨房找了一杯凉水,喝了好几口。

    他目光最终落在客房的门上,自言自语地怒斥,禽兽,真是禽兽,连最好的基友也能想到这么龌龊的事情,你怎么能真那么干,想都不能想,否则死了,无言去见华佗祖师。

    很快,脑海中闪过另外一个声音,“人原来就是动物的一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千言万语也说不清楚,她肯定对你有好感,不让留你过夜做什么?男闺蜜?那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而且,机会难得,你真打算将她这么好的女人拱手让给其他人。你能保证,那些人不是禽兽?到时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苏韬走到阳台,望着夜色中皎洁的月光,自言自语地说道,也有道理!

    正在外面徘徊,楼下传来嘈闹声,一个女人尖声在骂男人,苏韬注意倾听,半晌听明白,大概是女人发现男人出轨的证据,所以正在大吵大闹。男人在旁边小声的求饶,担心周围邻居发现,都出来看笑话。

    突然女人痛苦地喊了一声,就没有动静,男人在旁边大声喊道,“你怎么了,没事吧,别吓唬我!”

    倪静秋本来就没睡着,听到外面的动静,披了一件衣服走出来,问道:“怎么了?”

    苏韬苦笑道:“下面小两口在吵架,后来好像动手,女人没气儿了。”

    倪静秋没好气道:“愣着做什么,不过去看看吗?”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苏韬摇头,苦笑道。

    “那也得管,出人命,那就不妙了。”倪静秋自顾自地出了门,苏韬也只能叹气紧随其后。

    楼下已经围了一群人,正在看热闹,苏韬个子高,见女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连忙分开人群,道:“我是个医生,让我进去瞧瞧。”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口子,苏韬走进去看了一眼,女人额头上有一个口子,鲜血直流,他翻了翻她的眼白,叹气道:“皮外伤,因为情绪激动,晕过去了。”

    旁边的群众都在指责男人,骂他没良心,竟然动手打女人。

    男人憋着嘴不说话,苏韬替男人辩解道:“这是擦伤,不出意外,是女人自己摔倒的,跟她丈夫没什么关系。”

    男人微微一怔,再次望向苏韬的时候,眼神就不一样,刚才自己在逃,老婆在追,老婆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跌倒在地,磕到了边缘的石砖,头破血流,自己可什么都没做啊。

    苏韬刚才下楼顺手带了行医箱,并没有先处理她额头上的伤口,而是先在她的手臂上扎了几针,然后再清理伤口,涂抹上药膏和胶布。

    女人悠悠醒来,见丈夫在旁边,顿时又是气急,想要破口大骂。

    苏韬连忙提醒道:“你别动气,幸好是遇见我,不然的话,你肚子里的小孩难保。”

    女人半晌才反应过来,低声道:“什么,你说我怀孕了?”

    苏韬很认真地说道:“已经有一个月,你也太不注意了。这个时候胎儿是最不稳定的,刚才已经动了胎气,再过个半小时处理,绝对要出事。”

    女人一脸惊讶地望着苏韬,她知道自己的生理期推迟一个多月,因为自己以前的生理期也一直不正常,就没有在意,没想到如今竟然是怀孕了。

    丈夫在外偷吃,也是跟两人结婚多年没能有小孩相关,所以女人很担心,如果丈夫在外面找了个能给自己生孩子的女人,一脚将自己踹了。

    “我真的怀孕了吗?”女人惊讶地追问道。

    “没错,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医院检查一下。”苏韬耐心地说道,喜脉都会看错,那自己可就是庸医了。

    倪静秋在旁边连忙补充道:“他是三味堂的苏韬,很有名气的中医大夫,说你怀了,绝对不会错。”

    “啊,你就是苏神医啊!”女人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她这几年一直在调理身体,听说中医有效,就到处找偏方,在三味堂也看过很多次,吃了一段时间的中药,对苏韬有所耳闻。

    丈夫得知老婆怀孕,深深地叹了口气,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自责道:“我不是个东西,老婆,我发誓以后再不做混账事,咱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女人没有搭理丈夫,因为苏神医说,让自己要息怒,注意保胎。

    其实,她看在腹中孩子的份上,选择了原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