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271章 擒服蓝眼恶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271章 擒服蓝眼恶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人顺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了一段,远远地就看见天空中传来浓烟,刘建伟皱了皱眉,冷声道:“这群人竟然在山林里生活!”

    冬天枯木干叶比较多,一不小心,火势凶猛,就会形成大火。

    又往前追了十几米,三人潜伏在密集的林中,看到了几人围着火堆,用削尖的树枝靠着野味食用,虽然隔着十几米远,但还是能嗅到一股血腥味,不远处的石头上挂着两具刚剥下来的的兽皮,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青鹿。

    “是一群老外。”刘建伟拧着眉头,“有两个雇佣兵,不能再往前了,再靠近的话,就会被他们发现了。”

    尽管在烧烤,但有两人依然保持高度的警惕,从他们的眼神和举止,刘建伟对他们的实力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

    苏韬目光落在带着其中一个老外的脸上,暗忖这家伙怎么有点眼熟,虽然在华夏人眼中,所有的老外都差不多,但他对汉斯有过研究,所以印象比较深,不过,他还是不敢确认,毕竟在巴蜀山林中,遇见汉斯,这实在有点太巧合了。

    青羊的肉香味在空中飘散,即使隔得很远,还是能够闻到香味,汉斯在肉上洒了一把粗盐和黑胡椒,烤出来的肉油滴入火堆发出兹兹的灼烧声。汉斯割了青羊的腿,递给了向导苗玉根。苗玉根满脸赔笑,接在手中,咬了一口,发现烫伤了嘴,倒抽凉气,落在众人的眼中,无疑很滑稽,引来嘲笑。

    野生青养的肉香气四溢,但经过简单的碳烤,再加上粗盐和黑胡椒等简单的作料,味道其实并不是特别好,苗玉根勉强吃了两口,见汉斯看着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大口啃着还没有完全熟的羊腿,血腥味钻入腹腔,又见汉斯等人吃着半生不熟的青羊肉,心中暗自嘀咕,果然是一群野蛮的老外,还滴着鲜血的半生肉,也能吃得如此高兴。

    “这群人是来打猎的!”刘建伟低声问道,“怎么办?”

    苏韬想了想,叹气道:“先不管他们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虽然对汉斯带有敌意,但明显不是冲突的时候,自己这边虽然有武力超群的刘建伟,但对方有高手,而且还有猎枪。你武功再高,面对热兵*器,也得举手投降。

    苏韬三人正准备撤离,对面起了争执,苗玉根突然被汉斯一脚踹到在地,整个人的脸被踩在脚下。

    原来苗玉根实在难以忍受羊腿的血腥味,所以丢下来,汉斯就笑着打趣道:“玉根,连这半熟的肉都吃不下去,如何满足你的老婆。”

    苗玉根心里原本就有情绪,被汉斯这么一刺激,不悦道:“我又不是野人,这生肉还是留给你们吃吧。”

    汉斯听见苗玉根指桑骂槐,说自己是野人,伸腿就是一脚,踹到了苗玉根,苗玉根想要反抗,哪里是人高马大的汉斯对手,刚起身就被汉斯给踹到,然后用那牛皮鞋,用力地踢着苗玉根的面部,用德语骂着粗话。

    苗玉根也是没想到汉斯完全就是个翻脸不认人的恶魔,刚才还给自己递了烤羊腿,转眼就能对自己拳打脚踢。

    汉斯发泄着心中的情绪,不一会儿就把苗玉根踢得没有反抗之力,他弯下腰一手提着苗玉根的喉咙,苗玉根满面全是血,嘴里汩汩地冒着血泡,几乎只剩下一口气。

    汉斯冷笑道:“你这个劣等人竟然敢嘲讽我?”

    汉斯是个纳粹狂人,在他的心中,只有德意志民族,才是世界上最高等的精英人群。在他看来,苗玉根不过是劣等人,因此只有乖乖听话,不具有反抗的资格。至于他给苗玉根羊腿肉,只不过是施舍而已。

    苗玉根虽然低声下气,但在十里八乡也算是个人物,他并没有受过这等屈辱,如今也是忘记了敬畏,朝汉斯脸上吐了一口血水,咧嘴道:“一群龟孙子,我艹你吗!”

    汉斯没想到苗玉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反抗,怒火中烧,他将苗玉根朝地上用力一摔,用脚狠狠地踢了他脑部两下。

    旁边的雇佣兵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干扰,津津有味地吃着青羊肉,顺便欣赏着老板惨无人道的血腥表演。在他们的世界中,人命与金钱挂钩,像苗玉根的命,差不多只值几万欧元而已。

    汉斯再次揪起了苗玉根,他已经被自己打晕,解开腰间的水壶,然后朝他的脸上倒了凉水,将他激醒。

    “这里是深山老林,如果我们杀了你的话,你觉得会不会有人知道?”汉斯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他很喜欢杀人的感觉,上次解决了那个汉州的小刑警之后,有许久没有享受过那种美妙的滋味了。

    苗玉根突然有种惊恐的感觉,他意识到这个汉斯并不是说着玩的,他真打算杀了自己,汉斯是个不折不扣的蓝眼恶魔。

    汉斯从高靴中拔出了一把匕首,在他的脸上刮了两下,笑道:“放心吧,你死了之后,这个山林我会买下来,然后你就安安静静地躺在这里吧。至于那些华夏人,恐怕也不会关心你的死活。而且,他们也不会怀疑到我的身上吧?”

    “对不起,汉斯先生,求你饶过我吧,刚才是我不识好歹!”苗玉根感觉双腿发软,一股热流从小腹涌了出来。人在最恐惧的时候,会出现尿失禁,苗玉根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尽管他在整个白潭县是个有名的狠人,也动手伤过人,但杀人对他而言,是一个底线。

    汉斯嗅到了尿骚*味,冷笑道:“刚才不是嘴硬吗?终究还是个劣等人而已。现在已经晚了,我已经下定主意,杀了你!”

    正在汉斯将匕首准备刺入苗玉根的胸膛,身后两个雇佣兵突然站了起来,本能地握住了手边的猎枪,这让汉斯很意外。

    这是深山老林,应该没有人会出现,因此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中,杀微不足道的劣等人,然后再用钱摆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在汉斯的眼中,华夏人根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甚至躺在地上濒临灭绝的青羊,价值还比苗玉根更大一些。不过,前提是汉斯要处理得神不知鬼不觉,如果有人目睹了自己杀人的整个过程,那对于他的形象有损害,他是康博制药的总裁,不能被人知道事实上是个嗜好杀人的恶魔。

    汉斯丢下了苗玉根,目光落在不远处。

    一个身材强壮的华夏男人,冲了过来,雇佣兵们扣响了手中的猎枪,十五米范围内12号霰弹的杀伤半径是三十厘米,如果打在人身上会出现一个血窟窿。雇佣兵虽然更了解那些更加出色的专业枪械,但对霰弹猎枪的构造也很熟悉。

    “嘭”的一声枪响,冲过来的那个男人,闷哼了一声,萎顿余地。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托着猎枪,往前走了过去,表现出了足够的职业。

    大约还有三米左右的距离,一人站在原地掩护,另一人朝地上的男人凑了过去。

    突然,那一动不动的身体突然弹了起来,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在空中翻滚,前面那个试探的雇佣兵,感觉脖子上一麻,就眩晕过去。

    嘭嘭,又是一声枪响。双*管猎*枪需要加子弹,一枪适合近距离攻击,一枪适合远距离攻击。

    刘建伟轻巧地躲过,趁着雇佣兵给枪膛上子弹的瞬间,欺身上前,扣住了他的脖子。这个雇佣兵的近身格斗术,比前面的那个要厉害一些,他试图挣扎,想去掰开刘建伟的腕关节,只是刘建伟太过强横,一记膝击,将雇佣兵顶得七荤八素,随后又是一记手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雇佣兵也被解决了。

    汉斯微微一怔,没想到在深山之中,竟然遇到这样厉害的高手,他手里托着猎枪,往后警惕地退了两步,“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刘建伟提起一个晕过去的雇佣兵,挡在身前,猎枪虽然杀伤力大,但穿透力一般,所以用一个人当护盾,能确保自己的安全。

    刘建伟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苗玉根,道:“看某人要行凶,所以正义感膨胀,想管一管闲事。”

    汉斯冷声笑道:“有些事还是不要管的好,小心把自己的命给丢了。”

    刘建伟往汉斯靠近了好几米,突然汉斯感觉手腕一软,猎枪失去控制,丢在了地上。刘建伟抛掉了手里的雇佣兵,冲到汉斯的身前,用力一拳,将汉斯打飞,重重地撞在了树干上。

    苏韬从后面走了出来,试了试苗玉根的脉,无奈叹气道:“他头部遭受重击,出现了骨折和内出血,得赶紧医治。”

    肖菁菁目光落在苏韬的身上,心中暗自钦佩,躺在地上的重伤者,明显和那群人是一伙,只是出现口角,才导致被打,很有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苏韬真做到了只有病人,没有好人和坏人之分,见他身受重伤,立即进行医治。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苗玉根悠悠醒转,他很意外,自己并没有被汉斯给杀死,身边还有几个陌生人,至于汉斯和他的雇佣兵,双手双脚被绑,躺在地上,嘴里塞着杂草,口里发出呜呜声。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