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219章 吸血鬼牛老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219章 吸血鬼牛老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新书第一天,请诸位投出宝贵的保底月票吧,感谢流水无垠2016和你忠实的粉两位书友的豪赏!)

    “你叫什么名字啊?”牛老七平躺着,端量这个新人技师,长相属于那种甜美的类型,不像那些老技师喜欢涂脂抹粉,有种清水出芙蓉的脱俗,他望着她细细、浅淡的柳叶眉毛,问道。 ()

    “先生,我叫祁雪。”十六号低声回答,开始准备工作。

    牛老七发现十六号的声音很动听,有黄鹂出谷的妙感,问道:“多大了?”

    “十九!”祁雪弱不可闻地答道。

    牛老七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么年轻,就出来工作,挺不容易的。”

    祁雪发现牛老七长相虽然有点粗莽,但谈吐倒还挺温和,所以就放下心来,准备给牛老七进行按摩。

    牛老七闭上了眼睛,享受祁雪那双轻灵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抚摸,有种被清风吹拂的感觉,虽然有些动作会因为不够熟练,所以让他觉得有点突兀,但正因为这种生疏的感觉,会让他有种新鲜劲。

    选择一个生疏的按摩技师,跟选择没有什么性经验的女人上床,有异曲同工之妙。

    牛老七调整了个姿势,将后背露在上方,任由祁雪绵软轻盈的脚掌在自己背部踩踏,只觉得心头的那团火,开始慢慢旺盛。终于,当祁雪蹲下身体,准备用手指按摩牛老七背部的穴位和肌肉的时候,牛老七用力地挺了一下胯部,祁雪惊呼一声,失去重心,然后就被牛老七给压在了身下。

    “先生,你这是做什么?”祁雪眼中露出惶恐之色。

    “男上女下,你觉得是能做什么?”牛老七眼中露出痴迷,祁雪虽然身段不是特别丰腴的那种,整个人显得清瘦,尤其是锁骨很明显,横凸在眼前,让人着迷无比。

    他顺着祁雪的脖颈往下,可以看到因为刚才按摩用力,所以渗出了汗水,于是俯下身子,用舌尖去*舔了一口,满意地笑了起来,这就是自己喜欢味道。

    “松开我,不然我要叫人了。”祁雪感觉小腹位置有股热气蔓延,突然意识到有危险。她高三辍学出来打工,被老乡介绍到了澡堂,其实早就有所准备,有一天会被当成提供情色服务的小姐被客人欺负,“我只提供按摩服务。”

    “别给我装清纯!”牛老七眼中闪过一丝冷酷,“陪牛爷一宿,够你一年的工资了。”

    祁雪想要挣扎,就被牛老七扣住了喉咙,牛老七是药王谷的弟子,对人的穴位很了解,喉咙被按住,想要呼吸都难,何况叫喊?

    一种窒息感袭来,祁雪发现自己的外衫被牛老七给撕开,他狠狠地埋头,并不是吻,而是咬住了她锁骨下方和胸部中间的那块平坦的肌肤,用力地一拉,一道锋利血口子给扯了出来。祁雪虽然疼痛无比,但因为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力地扭动着身体。

    望着祁雪因为恐惧与疼痛,额头上冒出青筋,牛老七用舌头舔着嘴里的血腥味,露出疯狂后的满足,低声道:“太爽了,就是这个味道。”

    言毕,牛老七俯下身子,去吸吮从那个口子里身处的血,如同西方传说里经常出现的吸血鬼一样,享受着那鲜血的美妙滋味。

    祁雪被惊呆了,她显然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恐怖的客人,完全就是个变态。

    牛老七很快就不满足,又咬向另一次,如法炮制去吞食血液,他沉浸在这种美妙的状态里,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他整个人腾云驾雾,比瘾君子吸食毒品,还要销魂。

    牛老七一边"yun xi",一边去拉祁雪的裤子,让小牛老七在鲜血的味道中冲刺,会让自己很快抵达快乐的巅峰。

    祁雪已经丧失了反击之力,松紧工作裤,被拉开,露出半截平坦的小腹,以及粉色的内裤,她眼中汩汩流出泪水,委屈、失望、无辜、悲伤,各种情绪纷纷涌上心头。

    “啊……”

    就在这种极致美妙的状态中,牛老七突然感觉到头部遭受到剧烈的撞击,整个人从祁雪的身上横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几秒钟之后,祁雪回过神来,环抱着胸口,往后退了好几步,蜷缩在角落里,脸上露出惊容,望着眼前的三个男人。

    “又是牛老七这个变态看中的目标。”夏禹充满同情地望了祁雪一眼。

    如同白矾调查苏韬,苏韬也安排夏禹调查白矾。他的同门师弟牛老七,无疑是白矾的左膀右臂。白矾狡猾如狐,但这牛老七相对而言更容易下手。夏禹查明了牛老七的嗜好,专门喜欢蹂躏残虐按摩女技师。

    刘建伟见祁雪簌簌发抖,将外套解开,抛在了祁雪的身上,挡住了她外泄的春光。

    “走吧,速度要快,不能让他们反应过来。”苏韬粗粗扫了祁雪一眼,催促刘建伟加快速度。

    刘建伟点了点头,走到储物柜前,问祁雪,“他的东西都在里面?”

    祁雪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刘建伟直接铁拳击中了铁制的储物箱,储物箱只是一层铁皮,根本经不起这股巨力,被暴力地打开。

    刘建伟拽出衣物,在钱包里找到了一串钥匙,沉声道,“找到了!”

    夏禹将祁雪抗在肩膀上,苏韬和刘建伟跟在夏禹的身后,两人往外走了过去。

    外面有人目睹这个场景,均被吓了一跳,哪有人敢惹事。

    牛老七在白矾身边安排了不少保镖,但在自己身边却没有安排人,所以一路畅通无阻,没有人上前拦阻。等四人离开之后,有人偷偷地报警了。

    夏禹对合城的道路非常熟悉,黑色的轿车保持八十码的平均车速在街道高速地穿行,很快转入一条偏僻的乡道,牛老七悠悠地醒转过来,等看清楚旁边的刘建伟,知道自己着了道儿。

    “吗的,放开老子!”牛老七挣扎着,夏禹捆绑得很紧,越挣扎,绳子捆缚得越紧。

    “三味堂是吩咐人去砸的吧?”刘建伟冷声审问。

    “这是合城,你不想死,就赶紧放了我。”牛老七暴怒道,从来只有他绑票别人的,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别人给绑了。

    “赵剑是你唆使人打的吧?”刘建伟追问道。

    “等老子的援兵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牛老七嘴巴不是一般的贱。

    刘建伟伸手就是一拳,砸在他的下巴上,牛老七只觉得嘴巴一麻,口里腥甜,牙齿也不知道被打崩了几颗。

    “给我老实点!”刘建伟火气十足地命令道。

    现在不老实也不行,嘴巴直接被打坏了,想说句完整的话也不行,牛老七嘴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冒着血泡,整张脸因为剧痛变得畸形。

    夏禹嘿嘿一笑,控制后窗的键钮,车窗发出丝丝的声音,全部落下来,“刚泡过澡的,肯定头脑发晕,让他喝点风,清醒清醒。”

    刘建伟冷笑一声,揪住牛老七的头发,将他整个脸塞出了车窗,又是风,又是雪,直接往他喉咙里灌,原本牛老七还能含糊不清地骂骂咧咧几句,几分钟之后,他舌头木了,喉咙也哑了,整张脸被大雪盖了一层,如同冰冻人一般。

    然后,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牛老七的小命已经去了半条。

    牛老七那张脸,肌肉夸张的凝固,再加上还有血,看上去有点像末日世界的丧尸,不过人生命力没那么脆弱,苏韬在他胸口几个穴位按了几下,牛老七喉咙咕噜一声,吐了一口热血,就醒转过来。

    “你对这里应该很熟悉,我们要找个人,你帮我们指路。”夏禹踩着牛老七的脸,淡淡道。

    “找你妈啊?这是什么鬼地方?”牛老七也是不容易,好不容易认清自己所处的环境,还是嘴巴不饶人地骂道。

    夏禹蹲下身体,那嘴巴已经被砸烂了,没兴趣继续抽,缓缓起身,与苏韬道:“地方肯定没错了,牛老七每周都会来这里,如果不是在这里的话,牛老七不会是这个反应,徐天德肯定被他们藏在这里。”

    牛老七这次闭紧了嘴巴,目光愤怒之余,还有些许惶恐。

    苏韬踢了牛老七一脚,将他踢晕过去,道:“让他带我们进去,那不太现实。还是我们自己进去慢慢找吧。”

    ……

    坐在空旷的豪宅里,会显得有点冷清,白矾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院中的雪景,目光流露出一丝陶醉。他很满意现在的情况,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在走,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

    白矾从小就开始学习中医,在他看来,中医只是一种谋生的工具。他不惜代价的学好医术,只是免于徐天德的责罚,其实他更满意自己跟徐天德学会了阴谋诡计,这是他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工具。

    当徐天德被自己成功地设计陷害之后,白矾觉得世界再也没有人能阻拦自己的壮志雄心。

    白矾的计划不仅仅是连锁壮大药王堂,他想要更多的财富,更多人的尊重,如此才能洗清童年时期在徐天德学习中医的阴影。

    徐天德为了让白矾记住每种药性,专门挑选这种严酷的天气,让他品尝药物。有时候会遇到一种毒性很强的草药,他服用之后就会神志不清,然后几乎"chi luo"着身体,在天寒地冻或者高温暑气中,独自承受那种非人的折磨。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白矾接通电话之后,露出吃惊之色,他声音低沉地命令:“找到他们!一定要找到他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