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0176章 一种致命诱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176章 一种致命诱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电影院的员工开始清场,苏韬和薇拉只能离开位置,出了电影院,薇拉突然开口笑道:“我有点饿了,想吃东西。 ”

    苏韬环顾四周,指着不远处的中式餐饮连锁店妙味斋,道:“我请你吃汤包吧。”

    汉州的蟹黄汤包很有名气,制作原料十分讲究,馅为蟹黄和蟹肉,汤为原味鸡汤,皮薄如纸,吹弹即破,内含丰富的汤汁,味道带有浓烈的蟹油浓香,入口酥软嫩滑。吃法也很讲究,取吸管一根,吸完鲜美汤汁之后,然后将薄皮蘸醋食之,也可用牙齿将薄皮咬下缺口,然后吸干汤汁食用。

    除了蟹黄汤包之外,苏韬还点了两碗米粥及锅贴,然后琢磨薇拉使用筷子可能不大熟练,又自助地从消毒柜内取了塑料汤匙。薇拉倒也随和,吃得津津有味,苏韬笑着说道:“很多老外,都吃不惯中餐。”

    薇拉用纸巾擦拭了一下红润的嘴唇,道:“那是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排斥华夏文化,华夏人在餐饮上下的功夫,比起其他国家更加精深,有句话就可以证明,民以食为天!”

    苏韬吃了一个锅贴,虽然面皮煎炸得有点硬,但馅料入口香甜,道:“还有句话,叫作食色性也。人对美妙食物的追求,与追求男女之欢一样迫切,属于刚性需要。”

    薇拉白了苏韬一眼,琢磨半晌,笑道:“很难想象,华夏的老祖宗也能说出这么人性的话?”

    苏韬微微一愣,没好气道:“这话我听得有点不明白,你给我仔细解释一下。”

    薇拉目光在苏韬脸上一扫而过,嘴角露出好看的酒窝,道:“在咱们这些老外的眼里,华夏人都十分古板教条,尤其是在两性之事上,都特别的保守。我听过一个笑话,华夏夫妻在结婚当晚,不知道如何处理夫妻之事,还得父母站在一旁边进行指导。”

    苏韬愕然无语,他也在网上见过类似的段子或者照片,其实那些都是有人刻意炒作起来的,不知不觉传到了国外之后,就变成了有鼻子有眼的真事儿。苏韬想了想,暗忖怎么会跟薇拉探讨这么高深的问题,从华夏的文化,谈到了两性之间的私事,叹了口气,道:“你看到的那些关于华夏的消息,都带有不实的成分,就跟国外的新闻到了华夏,也会被进行包装改造。”

    薇拉点了点头,笑道:“我能明白,刚才只是故意刺激你的。嗯,这里的早餐真的不错,以后我要经常来吃。”

    见薇拉巧妙地转换了话题,苏韬心中暗叹了口气,尽管薇拉是一个华夏通,但她内心深处还是对华夏带有一些偏见,苏韬对之倒也不排斥,只是觉得要慢慢改变薇拉的价值观,突然他心中开始澎湃起来,这是一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但若是成功了,那也将获得一点成功感,要将华夏通改造成华夏迷,这个想法挺有意思。

    其实薇拉现在对华夏五千年的文化已经很崇拜,尤其是苏韬用自己的医术治好了薇拉的臆病,这让薇拉对充满神秘的中医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于对苏韬,也是莫名的信任。对于一个奥蒙德家族的女继承人,从小就被教育,不要轻易地相信一个人,薇拉并不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早已忘记了这个家训。

    两人边吃边聊,苏韬也通过薇拉之口,了解了一下俄罗斯如今的真实情况。在大家的印象中,自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老百姓就生存在水生火热之中,其实这个印象是国内媒体制造出来的假象。俄罗斯目前依然是唯一一个敢于超级强国美利坚直接叫板的大国,凭借强大的军工实力,依然保持较高的生活水平。

    俄罗斯的物价水平很高,在莫斯科冬天的西红柿可以卖到两百多卢布每公斤,折合人民币三十多元一斤,青辣椒论个卖,一个青椒需要十卢,主要是因为俄罗斯轻工业不发达,食物原材料和生活用品都靠进口。但是俄罗斯的其他方面,是国内人无法想象的。比如俄罗斯的汽车很便宜,一万美元就可以买到西欧或者美利坚的进口原装车,至于养车也很简单,维护费用全部折算在汽油里,即使如此,油费依然不高。

    “有兴趣去俄罗斯看看吗?”薇拉的眼神,太"chi luo"和直接,摆明着就是在诱惑自己。

    苏韬淡淡笑了笑,道:“有机会肯定要去俄罗斯看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毕竟我也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水土,才能养育出你这么妩媚动人的大美女。”

    “噗!”薇拉忍不住笑出声,“俄罗斯如今美女过剩,主要是因为没几个靠谱的男人愿意承担家庭责任,你如果去转一圈,指不定能带回一个媳妇。”

    薇拉说得倒也是实情,如今西方各国处于经济危机,无论结婚还是生子,都成了一种奢侈品,年轻人讲求丁克的越来越多,政府还出*台了政策,鼓励年轻人生孩子。这与国内男多女少,僧多粥少的情况截然相反,在国外成熟稳重可靠的男人极其畅销。之前在互联网上就流传过一个宝岛男子,在丹麦抱得如花似玉的女子而归的消息,羡煞了国内一帮男子。

    苏韬一本正经地问道:“我像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薇拉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有句话说得好,一般不随便,随便不一般?”

    苏韬愕然无语,薇拉说话这是一套一套的,不能将她当成普通的老外来看待,毕竟她体内有四分之一华夏血统。

    两人聊得热火朝天,薇拉从未想到自己会如此放松地异国他乡,与一个男子能聊得如此轻松写意。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薇拉从皮包里取出,看了一眼,皱了皱眉,用俄语问道:“阿齐姆,你如何知道我的电话的?”

    阿齐姆坐在宽大精致的沙发上,笑道:“是你的贴身女管家莎娃告诉我的,我正在你住处等你回来。我是你的未婚夫,难道没权力知道你的号码吗?”

    薇拉深深地叹了口气,不悦地质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阿齐姆左右四顾打量着周围的装饰,目光落在悬挂在墙壁上的一副薇拉的写真画像上,手指敲打着沙发的皮面,道:“不要太激动,我只是想跟你多多亲近而已。对了,那个开车的男士,就是那个破坏我俩感情的原因吧?我想跟他见一面,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

    阿齐姆的言辞很绅士,给人一种很温润潇洒的感觉。女人都喜欢这样的男人,风度翩翩,给人童话般的幻想。

    薇拉轻叹了一声,问道:“阿齐姆,我再次跟你说郑重声明,咱俩之间只可能是一场因为利益才在一起的虚假婚姻,如果你再对我不断纠缠,那么我或者考虑取消咱俩的订婚!”

    言毕,薇拉直接挂断了阿齐姆的电话。阿齐姆目光中闪过一丝遗憾之色,暗忖薇拉嘴上厉害,但她心里肯定能搞清楚状况,奥蒙德家族虽然看上去资产庞大,但事实上因为产业链条铺得太多,所以随时可能面临大厦将倾的危机。薇拉的父亲看中了自己家族掌控的一块油田,准备一起开发,又不想投入太多的资金,才会来了一手嫁女儿联姻的鬼把戏,以此来吸引其他投资商加入。

    薇拉此前短暂的回国,就是为了取消之前的订婚,但并没有获得成功,遭到奥蒙德家族很多人的反对。阿齐姆很精明,他看得很明白,内心有自己的一本帐,既然奥蒙德家族给了自己一个机会,自然要好好把握,如果成功拿下了薇拉,那岂不是可以间接地掌控奥蒙德家族的资产?

    阿齐姆从十三岁开始,就成为俄罗斯高层圈内风月场上翩翩公子,他自忖能够掌握女人的心思,有诸多能让女人心甘情愿臣服自己的的技巧。薇拉如今对自己很排斥,只不过是还不够了解自己而已,等相处久了之后,自然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浪漫及迷人。

    另外,从诸多资料来看,自己现在的竞争者,名叫苏韬的华夏男人,尽管很出色,但毕竟地位与薇拉有差距。奥蒙德现任的族长,薇拉的父亲,是绝不可能允许这样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出现,所以阿齐姆分析之后,觉得自己没有失败的可能。

    自信,是一个优秀男士具备的必要条件。阿齐姆是一个自信的男人,这不仅仅建立在自己优秀的基础上,他还做了很多功课,都是为了在追求薇拉的过程中,能够确保不会有任何的失误。

    莎拉波娃很关注阿齐姆的心情,不时地过来与阿齐姆说上几句话,还给他送上了一瓶伏特加及酒杯、冰块。

    在莎拉波娃的心中,阿齐姆虽然不是小姐最佳的丈夫人选,但至少要比苏韬那个华夏男人要可靠许多。别利亚科夫家族拥有多年的家族历史和传承,虽然这几年名声不显,但传闻这个家族在中欧建有一个藏有大量稀有宝藏的私人庄园,不张扬,保持低调,是这些大家族经历各种政权跌宕,却依然存在的原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