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1105章 夜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05章 夜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静的掉根针都能听的见。

    夏建两眼圆睁,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除了安静以外,别无声息。他这两天一直在暗中观察,准备着随时逃离这里。

    朱惠已有两天没有露面了,他这次确定这个女人是下山了,应该三五天是回来不了的。吃完晚饭时,小兰却赖着不走,她说要陪夏建睡觉。

    夏建明白她的意思,她就是想利用陪睡来监视他。夏建并不傻,他委婉的拒绝了小兰,不过他还承诺小兰,等他体力恢复时,他一定要让小兰好好的陪着他睡上几晚。女人有时候挺傻,小兰认为夏建这样说,是看得上她,这就是虚荣在做崇。

    夏建正是利用小兰的这个弱点,让她疏忽防范。夏建轻轻的下了床,朝墙角处的一个柜子边摸了过去。他昨天晚上已经看过了,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原来全放在这个木柜里。朱惠真的以为他就是中了毒的一个废人。所以他的这些东西并没有拿开,朱惠可能认为放着夏建也用不到。

    木柜没有上锁,夏建轻轻的拉了开来。他先摸出了装着六支钢镖的腰带,动作熟练的扣在了腰上。然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还有一包。他摸索着把包里的皮夹子拿了出来,包就放在了柜子里。

    带好这些有用的东西后,夏建便朝门口摸了过去。门开了,外面依然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忽然一道亮光从天空中划过,夏建灵机一动,他一个箭步刚跨出,天空中便传来了轰隆隆的惊雷声。

    借助雷声的掩护,他几步便跨进了院子东边的厕所。这里他每天要来最少两次,所以这个院子对于他来说,这地方他是最熟悉的了。

    夏建上厕所时,早就看好了逃跑的路径。这厕所的墙上面,可能是为了散发臭气,留了一个装有木条的方格小窗户。夏建看过了,钻过去一个人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上面的这些木条是最容易摧毁掉的。

    夏建为了这事,权衡了好久,因为他心里清楚,大门口朱惠肯定设了暗岗,他一出去等于是自投罗网。如果动手的话,他的体力虽然恢复了七八成,可体内的一口真气他是无法提起来的。

    提不起来气,那他凭什么取胜?所以他想到了这里。外面鸣闪电,狂风大作。凭夏建自己的经验,这种情况一般不会有多少雨下,因为这风刮的也太大了。

    他摸出了一支钢镖,对着木窗上的木条,用力的划了过去。这些木条风吹日晒,基本也不怎么坚固,再加上这钢镖的锋利,夏建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上面的障碍全被清除。

    第一步成功,夏建不敢耽误,他忙摸过的墙角处的一截木墩,放在了窗户下面。这是他白天看好的。有了垫脚的,夏建才有点吃力的爬了上去。这事要是放在以前,他只用双手一抓,身子一发力,人便到了墙外。

    可是现在的他,既使脚下垫了东西,他也爬得有点吃力。当下咚的一声坐在墙外时,几声炸雷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

    坐在墙角下的夏建喘了口气,便赶紧的站了起来,朝后山的树林里钻了进去。这时雷声也停了,乌云散去,一轮皎洁的月亮挂在了天空。

    夏建借着从树缝里射进来的光亮,拼着命朝前爬去。他的身后隐约的传来了人声,还有一闪一闪的手电光。夏建心里暗暗一笑,他知道肯定是小兰和小月发现他不在了,便开始招集人开始搜寻。

    越是这样,夏建越不敢停留,他拼着命一直往树林的最深处钻。荆棘划得他双手发痛,他也顾了这么多了。

    他左右手各执一把钢镖,不停的在眼前乱划着。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虽然恢复了体力,但这体力透支的很快,他觉得自己没怎么发力,他是大汗淋漓,步子开始发虚。看来朱惠给他下的毒力不小,已经深深的伤害到了自己的身体。

    记得上一次被绑进了山里,李娜也给他下了毒,这些女人看来就只会玩这些。夏建心里暗骂着,便屁股一扭靠着一棵大树坐了下去。

    他实在是累到了极点,这一坐下去,竟然睡着了。感觉这些天好像从来没有睡过觉似的。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深乎乎的地方,夏建借着微弱的亮光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了一个山洞里,感觉他身上还盖了被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又被抓了回来不成,夏建不由得大惊,他猛的翻身而起。忽然一个洪亮略显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坐着别乱动,你中了毒,需要静养”

    随着声音,一个穿着像电影里猎户一样的老人走了过来。这老人满脸的胡子,头发感觉都白了似的。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看年纪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

    “我这是在哪里?是不是在做梦?”夏建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老人哈哈一笑说:“做什么梦?这是我们挖药时住的山洞。今天早上发现你晕倒在了树林中,我就把你给背了回来”

    夏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又晕倒了。还好自己被这位老人救了,只要不落入朱惠哪伙人的手里,他逃出去还是希望挺大的。

    “谢谢老爷爷!”夏建说着一激动,便跪在了床上。

    老人哈哈一笑说:“用不着行这么大的礼,赶紧躺下,我来给你号号脉?“

    “爷爷还会号脉?“夏建有点惊喜的问道。

    老人身后的女孩抢着说道:“我爷爷是我们龙家堡有名的老中医,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你能遇到我们,算你命大,要不再躺一会儿,肯定会被野狼叼走”

    “露露!又开始胡吹了?快去山洞口看看,哪些人走了没有?”老人说着,冲夏建呵呵一笑,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对。

    夏建一听,有点紧张的问道:“她们追到这儿来了?”

    “嗯!有五六个人,一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们把你刚背进山洞,她们就追了上来。可惜这洞口在半山腰里,非常的隐蔽,没有来过的人,是万万找不到的”老人说着,两指已号在了夏建的脉搏上。

    夏建只好闭嘴,让老人给他号脉。夏建的眼睛这才适应了洞里的光线,这里面什么都有。

    看来除了睡觉用的东西以外,连吃饭的东西也是一应俱全。老人紧闭着双眼,好一会儿的时间才睁了开来,他叹了一口气说:“你中了两种毒,一种是迷幻型的毒,就是让人一闻就失去知觉的这种,而另一种就是我们这地方上的消骨散”

    “还有救吗?”夏建翻身而起,着急的问道。

    夏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小伙子身体挺棒,还会内功。只不过你用气排毒,并没有把体内的毒气所排出来,而是逼在了身体的某个角落,所以你一激烈运动,这毒就爆发了出来,一下子让昏了过去”

    “哎!爷爷,她们给我闻的是一种很香的东西,当时是浑身无力。可是现在身体好像还能运动?”夏建有点不解的问道。

    老人微微一笑说:“我看到你时,就给你服了我们自制的解药,否则你这会儿肯定是动不了”夏建一听,原来如此。

    就在这时,露露走了进来,她摇了摇头说:“还没走,她们就像是无头的苍蝇,到处乱窜,看样子不把他找出来,是不会罢休的。要不我去把她们给赶走?”露露说着,真的去拿挂在洞壁上的猎枪。

    “胡闹!你难道没有看到?她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有枪,人家的哪枪比你这厉害多了。一旦交火,你还能活着回来?“老人生气的说道。

    夏建一听,心里不由得一颤,他轻声说道:“爷爷,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如果会的话,你还是让我出去吧!“

    “胡说!我既然救你,肯定会让你活着离开这儿。只要我们不出去,她们就算是找上一辈子也许找不到这儿,除非她们把这山给炸了“老人说着站了起来。

    露露看了一眼夏建问道:“你和她们有多大的仇?她们竟然这样对付你。这消骨散是我们这儿的禁药,一旦发现谁使用,众人会打死他的“

    “也没什么仇,只是为了商业利益,所以她们就这样对付我,或许我说的你不懂”夏建微微一笑说道。

    露露白了一眼夏建说道:“你是不是看我穿成这样就以为我什么世面也没有见过?还好意思说我不懂,说不定我知道的你还不知道呢?”

    “这丫头一点也不谦虚,你也不就是一个医学院毕业不到三年,当医生不到两年的实习生吗?我在这儿当学徒,你最好是别当着别人的面胡乱吹牛”老人哈哈大笑着说道。

    露露一听,气得直跺脚:“爷爷!你怎么当着外人的面老是说这样的事情,让我多没有面子”露露的样子,可爱极了。把坐在床上的夏建都逗笑了。

    “哎!别顾着笑,说说你的情况,如果是坏人,就尽快滚蛋,别在这儿妨碍我们采药,如果是好人,我们还可以帮帮你。不过你记住,别想着耍花招,本姑娘跆拳道九段,而且这又筒猎枪一打一个准”露露非常霸道的说道。

    老人摇着头说道:“你这吹牛皮的习惯不改改这辈子恐怕嫁不出去?都二十七岁的人了,还不考虑考虑”

    “爷爷!你怎么当着生人的面说这个呀!我不理你了”露露生气的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