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1102章 解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02章 解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到了破冰的时候了。

    小月和小兰吵架归吵架,但对夏建的照顾还是无微不至。该给他吃就给他吃,该给他喝就给他喝。这一天就在吵吵闹闹中过去了。

    夜深了,夏建躺在床上运气已有几个时辰了,他在等待一个机会。等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时。夏建才轻轻的起了床,慢慢的朝窗户处走去。他每走一步,都要屏住呼吸听听窗户的动静。

    他终于靠在了窗户上,短短几步的路,他今晚走得就特别的吃力。一是他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二来是他走的特别特别的小心。

    两扇窗户紧闭着,夏建的眼睛贴了上去,他透过窗户的缝隙朝外看去。夜色如墨,黑的深手不见五指,他感觉什么也看不到。

    忽然吱的一声,虽然响声很轻微,但夏建听得还是十分的清楚,这是开门的声音。好像是从西边哪间房传过来的,这房间里不是朱惠在睡吗?夏建的心狂跳了起来。看来这小兰和小月中确实有人在说假话。

    轻轻的,有人走动的声音,由远而近,渐渐的朝这边走来。夏建明白了,这是有人在监视他。一想到这里,夏建赶紧的摸到了床上,然后轻轻的躺了下去,假装着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那脚步声走到了窗户边处便停了下来。

    夏建一边假装着打呼噜,一边侧耳在听。过了一会儿,哪脚步声便远去了,大概十分钟过后,夏建又听到从大门外传来了零乱的脚声,渐渐的消失在了各个房间里。

    一切都明白了,朱惠给他挖了一个大坑,故意让小月和小兰给她传递假消息,引他上钩。如果今晚他一旦动身,只有一出在门,肯定中了朱惠早就设好的埋伏。这样一来,朱惠肯定会对他采取新的措施。

    想到这里,夏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只不过他让他高兴的是,朱惠这样试探他肯定是别有用意。要么她真的会离开这儿一段时间,另外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夏建到底是真中毒还是假中毒。

    想明白了这些,夏建心里便有了主意,于是他便开始真的睡觉。由于折腾到了大半夜,所以夏建这一躺下去,一直睡到了天大亮。直到小月来喊他起床时,他才揉着眼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这瞌睡怎么越睡越多”

    “我怎么知道?你的瞌睡与我有什么关系?”小月生气的说道,看来她还在因为昨天的事情在生气。

    她越是这样,夏建心里就越是高兴,他呵呵一笑说:“小月,等一会儿吃完早餐,你就给我按按,我看看你和小兰谁的手法会好一点”

    小月一边扶着夏建,一边回头瞪了夏建一眼。夏建呵呵一笑说:“怎么?还不行啊?要不你也陪我睡上一觉?”夏建说着,便放声大笑了起来。

    “臭流氓!滚一边去”小月大骂着,忽然推了一下夏建。夏建顺势往地上一倒,紧接着便大喊了起来。

    就在这时,只听房门吱的一声,有人跑了出来:“怎么回事小月?让你扶个人你也扶不好?”是朱惠的声音。倒在地上的夏建一听朱惠来了,便叫的更响了。

    “朱总!他对我耍流氓”小月不服气的强辩着。

    夏建一听,大声吼道:“朱惠!你还是人吗?你把老子折腾成这个样子了,还派个小女孩来羞辱,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兰这时也跑了出来,她和朱惠一起把夏建从地上扶了起来。小兰替夏建拍打干净了身上的土尘。而小月则鼓着嘴,站在一边发着小姑娘的脾气。

    “不像话,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这样子还能耍流氓?”朱惠怒斥着小月。

    小月粉脸一红说道:“他要我陪他睡觉,他这不是耍流氓是干什么?”小姑娘说着,有点害羞的把头低了下去。

    小兰呵呵一笑说:“又没有真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会装”小兰说着,冲夏建偷偷的抛了个媚眼。

    “好了!一件小事也干不好。小兰扶夏总快去上厕所,你的工作等一会儿我重新安排”朱惠一脸怒气的以小月说道。小月心里虽然不服气,便朱惠已发话了,她不能不听。

    上完厕所回来的夏建,心里有点小高兴,这小月一走,只留小兰一个人他或许会好对付一点。吃过简单的早餐,夏建正躺在床上思量着接下来该怎么做时,朱惠快步走了进来。

    “夏总!听说你这两天恢复的不错,还能在床上折腾了是吧!”朱惠说着,便一扭身坐在了夏建的身边。

    夏建其实已听白了她的意思,但他故意假装听不懂,于是呵呵一笑问道:“折腾什么?”

    “折腾女人啊还能折腾什么?昨天你不是和小兰就在这床上瞎搞吗?”朱惠说着,有点放荡的笑了起来。

    夏建哈哈一笑说:“小月说的吧!这女人长得倒是标致,怎么这么的傻。小兰只不过给我推拿了一下,要不我会成僵尸的。至于能不能折腾你还不知道吗?”夏建这是反打正着。

    “死相!我知道什么?说的好像是我睡了你似的”朱惠说着,便手在夏建身下摸了一把。这个女人确实是够放肆的。如果被小月看出来了,那她的眼球不掉出来才怪。

    夏建脸色一正说:“朱惠!你想干什么就直说,别在耗着了。这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钱吗?你开个价,我让人给你送来不就得了”

    “哈哈哈哈!夏总啊!你这是揣着明白假装糊涂,我要的不是钱,而是整个的创业集团,我要让它从富川市消失,这就是我的最终目的”朱惠猛的站了起来,她不由得大声狂笑了起来,样子有点恐怖。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创业集团只有一个,而夏建会有很多个。你这样把我软禁起来时间长了,集团会有新的领导出来,你说管用吗?”

    “哼!创业集团离开你夏建,一时半会儿是转不动的,如果我们制造一些麻烦出来,我就不信创业集团在没有你的情况下还能撑的住。比如平都市的农业投资,除了你夏建,我觉得没有人能够玩的转”朱惠冷哼一声说道。

    响尾蛇终于露出了尾巴,她的野心原来如此之大。夏建嘴上虽然在说,但心里还是无比的担忧,他不知道这朱惠会对创业集团下什么样的毒手。

    两个人说着说着便吵了起来,夏建是故意想把朱惠激怒。没想到这个女十分的狡猾,她一发现夏建的意图后,立马住嘴。

    她呵呵一笑说:“你就每天给我躺着吧!如果一个人睡着寂寞,让小兰过来陪你睡也行。不过我提醒你一下,你越是想在女人身上发力,你越会没有力气,因为这毒会随着你的运动量,会慢慢扩散”

    夏建看着朱惠得意的样子,不由得破口骂道:“滚蛋!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夏建一边大骂,一边假装气接不上来的样子。

    一看夏建这个样子,朱惠笑便大笑着走了。一个下午,他再也没有看到朱惠的人影,也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吃晚饭时,夏建故意找茬说这伙食太差,他吃不下去,要小兰找朱惠过来。小兰被逼急了,这才压低声音说:“夏先生!你就别难为我了。朱总下山了,好像要好几天才回来”

    “她给你说的?”夏建追问了一句。

    小兰听了一下外边,小声的给夏建说道:“我今天中午睡觉时,朱总来找小月,说她要下山,门外边的十多个岗哨,她大部分要带走,只留两个下来,一个白班,一个夜班,不过让小月晚上多来看看你”

    夏建一听,心中不由大喜,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又是朱惠给他挖坑。因为她给小月安排工作,完全可以把小月叫到一边去,为什么要当着小兰的面说呢?

    “哼!她们说事从来都不让我知道,可惜这次我并没有睡着,让我全知道了。一个破院,原来还有人站岗,我就每天要做那么多的饭”小兰压低声音,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夏建没有接小兰的话茬,而是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们朱总不在,那我就先凑合着吃上一顿,等她来了,你必须立马告诉她”

    小兰服侍夏建吃完饭便走了。夏建陷入了沉思,这个小兰和小月到底谁是卧底呢?他想了又想,觉得小月肯是百分之百的在监视着他,至于小兰吗他还真是不好说。

    夏建翻动了一下身子,轻轻的活动了一下筋骨。他忽然觉得,这个小兰是故意在他的面前装疯卖傻。朱惠肯定是不会把这样的人安排在他的身边的,刚才的这条消息,又是在试探。看来昨晚上没有成功,今晚还要再来一次。

    夏建终于想通了,看来小兰和小月都是朱惠故意安排在他身边的两只眼睛。她们之间的一切原来都是在迷惑他,他差点就上了当。

    夏建不禁的摇了摇头,他真佩服这个小兰的演技,他还真以为她就是一个在外面瞎混的女人,还好自己没有过多的向她打问什么。

    既然这样,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去考虑今晚动身的事。他得好好的睡上一觉,养足精神,等待明天晚上。一想到这里,夏建心里无比的兴奋。

    这一夜,他睡的很香。不过他也醒得很早,他要排毒,为今晚的潜逃做好准备。运气两个多时辰下来,夏建只觉得浑身轻松,活动自如,就是提不起那股真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