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1100章 计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00章 计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bp;≈bp;≈bp;≈bp;晨曦微露。

    ≈bp;≈bp;≈bp;≈bp;夏建盘膝打坐,他已经坐了两个时辰了。额头上他都感到有汗渗出,看来排毒的效果已达到了,他得再次装睡了。

    ≈bp;≈bp;≈bp;≈bp;就在夏建躺下去没多久时,房门吱的一声被推了开来,凭走路的声音夏建判断出,走进来的人应该是小月。

    ≈bp;≈bp;≈bp;≈bp;果不其然,等他睁开眼睛一看,就见小月满脸含笑的站在床边。她轻声问道:“夏先生醒了!是不是该上厕所了?”其实这是每个早上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夏建点了点头。

    ≈bp;≈bp;≈bp;≈bp;小月把夏建扶了起来,两个人慢慢的走出了房门。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夏建不由得多吸了两口。他这才发现,靠墙角处的一枝月季开得正颜。夏建乘早上好多人还没有起床的这个空隙,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四周。

    ≈bp;≈bp;≈bp;≈bp;发现这个院子的每个房间里应该都住了人,而且还不少。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院子的大门口还设了暗岗。

    ≈bp;≈bp;≈bp;≈bp;上完厕所回来,由于走动了两步,身子有了活动,夏建暗中使了一下劲,发现他的体力恢复了最少有七成。他不由得大喜,随之他又担心这个可恶的女人,会不会在暗中又对他下毒。

    ≈bp;≈bp;≈bp;≈bp;就在他正想着这个问题时,朱惠推开门走了进来。她坐到了床边上,然后微微一笑说:“夏总!到这里来已有一段时间了,你就不想问问我,我什么时候放你走吗?”

    ≈bp;≈bp;≈bp;≈bp;“哼!你要放,不用我问。难道我现在问了你,你现在就会放我走吗?”夏建冷哼一声,带着极大的情绪反问了一句。

    ≈bp;≈bp;≈bp;≈bp;朱惠呵呵一笑说:“看来夏总是躺着有点烦了,只可惜的是我的事情办得有点不太顺利。所以我一时还真不能放你走”

    ≈bp;≈bp;≈bp;≈bp;“不放也没有关系,你总不能每天让我在这床上挺尸吧!照这样下去,我都会发臭”夏建火了,他大声的咆哮道。

    ≈bp;≈bp;≈bp;≈bp;朱惠一听,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道:“不会吧!我每天让小兰和小月给你擦洗身子一遍,怎么会臭呢?难道她们俩没有做?”

    ≈bp;≈bp;≈bp;≈bp;“好了!≈bp;这样有意思吗?你就不能让我在院子里活动一下?难道怕我会飞走?”夏建的声音有点大,他是应采取措施了,否则这样躺下去,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从这儿走出去。

    ≈bp;≈bp;≈bp;≈bp;朱惠想了一下说:“好吧!从今天开始,我让她们俩扶着你可以在这小院内走动一下,不过你得给我听好了,别耍什么花样,否则你永远别想着从这儿走出去”

    ≈bp;≈bp;≈bp;≈bp;朱惠说完,有点生气的朝外就走,夏建忽然喊道:“等等!我有话问你”

    ≈bp;≈bp;≈bp;≈bp;朱惠停止了脚步,慢慢的退了回来,她脸上的怒云一挥即去,她强装笑颜问道:“你想问什么?请问”

    ≈bp;≈bp;≈bp;≈bp;“这样有意思吗?”夏建冷声问道。

    ≈bp;≈bp;≈bp;≈bp;朱惠一听,哈哈大笑道:“有啊!怎么没有,我感到太有意思了”

    ≈bp;≈bp;≈bp;≈bp;“你说的不错,咱们之间只是商业上的竞争,不存在个人恩怨,你这样做是在伤害我,在折磨我,你难道没有觉得,我现在是越来越恨你了吗?”夏建怒不可遏。

    ≈bp;≈bp;≈bp;≈bp;朱惠呵呵一笑说:“谁叫你这么能干,我不下这样的暗手不行,都是叫你给逼的。再说了你也从来都没喜欢过我,何来恨与不恨,多恨一点也无所谓。不过你给我记住,你从这儿走出去的一天,就是创业集团完蛋的一天”

    ≈bp;≈bp;≈bp;≈bp;朱惠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走了。看样子她气到了极点,其实这就是夏建的目的,他想逼着这个女人说出真心话。看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朱惠早就盯上他了。

    ≈bp;≈bp;≈bp;≈bp;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就不知道外面乱成啥样了?夏建不由得替王琳和郭美丽担起了心。他越想越觉得可怕,如果创业集团真完了的话,那他可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bp;≈bp;≈bp;≈bp;就在夏建正为此事苦思冥想时,小月和小兰两人一起走了进来。小兰冲夏建微微一笑说:“朱总安排,从今天开始,让我们俩可以扶着你在院子里散步了”

    ≈bp;≈bp;≈bp;≈bp;夏建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小兰和小月两个人,一边一面,把夏建扶了起来。其实夏建稍一用力,自己就可以坐起来了,但是他不能这样做。

    ≈bp;≈bp;≈bp;≈bp;被两个女人架着,对于此时的夏建来说,并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煎熬。小院内空气新鲜,小鸟鸣叫,真正一幅鸟语花香的画面。

    ≈bp;≈bp;≈bp;≈bp;夏建的眼睛像一架扫描仪一样,从院子的房间,以及大门口齐齐的扫了过去,每一处细节他都深藏在了脑海之中。他要等待合适的时间从这里跑出去,难道就凭她朱惠还想把他一辈子控制在这儿不成。

    ≈bp;≈bp;≈bp;≈bp;院子中间有桌石桌,旁边有几个石凳,但小兰怕夏建坐着没有靠背,便从房间里搬出了一把藤椅,让夏建躺在了上面。

    ≈bp;≈bp;≈bp;≈bp;夏建也不客气,像个老太爷似的往上面一躺,便闭起了眼睛。小月忍不住笑着问道:“夏先生!您白天睡,晚上睡的,不会还没有睡醒吧!”

    ≈bp;≈bp;≈bp;≈bp;夏建这哪里是在睡觉,他是眯着眼睛,在观察每个房间的动静。奇怪的是,今天早晨他发现每个房间里都住了人,可现在好像都不在了。

    ≈bp;≈bp;≈bp;≈bp;小兰见夏建没有回答小月的问题,她冲小月说道:“就你问题多,人家夏总爱怎么睡就怎么睡,你还管他睡觉?”

    ≈bp;≈bp;≈bp;≈bp;“切!你才管他睡觉呢!”两个女说着说着便斗起了嘴来。

    ≈bp;≈bp;≈bp;≈bp;夏建伸出手指,嘘了一声说:“别吵了!小心打扰别人睡觉”

    ≈bp;≈bp;≈bp;≈bp;“睡个鬼!她们早都下山去了”小月小声说道。就这么一句话,让夏建知道了自己原来在山上,而且这个院子里今天好像没有人?夏建的小心脏狂跳了起来,现在可是个好时间,如果乘这个机会往外跑,小兰和小月应该奈何不了他。

    ≈bp;≈bp;≈bp;≈bp;夏建闭着眼睛,心里思量着这事。但他转念一想,这两个女人如果是朱惠的心腹,是她安排过来,专门设计对付他的话,那小月刚才的一句话明显就是个陷阱,他可不能往下跳啊!这出逃的机会对于他来说,只有一次,弄砸了那就真完蛋了。

    ≈bp;≈bp;≈bp;≈bp;“唉!咱们三个人呆在一起,好像不说点话不对,你们俩说说,都有男朋友了没有?”夏建忽然睁开了眼睛,哈哈笑着问道。

    ≈bp;≈bp;≈bp;≈bp;其实像小兰这样熟的透的女人,应该问她嫁人了才对,只不过夏建是故意无话找话,他得换个方式和这些人打交道,否则每天拉着个脸,他也套不出来多少有用的信息。

    ≈bp;≈bp;≈bp;≈bp;“也!还男朋友,她可能老公都有了吧!”又是小月,她人小但嘴巴快,立马开始攻击起了小兰,这就是女人之间的一点小心眼。夏建在和她们俩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早发现了两个人之间的一点小隔阂,所以他今天便利用了起来。

    ≈bp;≈bp;≈bp;≈bp;小兰白了一眼小月说:“小屁孩知道个什么?人家夏先生是在问你有没有男朋友,有你就说有,没有就说没有,费这么多话干吗?真是啰嗦“

    ≈bp;≈bp;≈bp;≈bp;“那你就没有呢?“小月还真是小孩子,揪着小兰还不放了。这就是夏建想要的结果,如果这两人一斗起来,他就可以利用其中的一人了。

    ≈bp;≈bp;≈bp;≈bp;小兰呵呵一笑说:“真是没救了,我有,我不但有男朋友而且还有老公,这下行了吧!“小兰说着,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

    ≈bp;≈bp;≈bp;≈bp;小月则是嘴巴一翘说:“难怪每天晚上翻天覆去的睡不着,原来是想老公了啊!“小月说着,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bp;≈bp;≈bp;≈bp;小兰冷哼一声说:“女人想老公可笑吗?“小兰说这话时,眼睛故意看了夏建一眼,夏建笑了起笑,没有吭声。

    ≈bp;≈bp;≈bp;≈bp;小月忽然问夏建道:“夏先生,我觉得你好奇怪哦!怎么会问我们这样的问题,你是想干啥?“小月问这话时,两只眼睛在夏建的脸上直溜溜的打转。

    ≈bp;≈bp;≈bp;≈bp;“我是想问一下,如果你们两位中,哪一个还没有男朋友的话,我正好闲着,晚上一个人也睡不着,不如咱们先处着“夏建说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bp;≈bp;≈bp;≈bp;小月脸色一红,白了一眼夏建道:“夏先生你真坏,还想着让我们陪你“小月说到这里,俗言又止,她自知失言,便跑回了屋内,逗得夏建大笑不止。

    ≈bp;≈bp;≈bp;≈bp;小兰摇了摇头,冲夏建妩媚一笑问道:“夏先生长得这么帅,身边的女人肯定不少吧!“小兰问这话时,眼神里带着点淡淡的杀伤力。这就是成熟少妇的魅力,像小兰这样的小屁孩身上还真没有。

    ≈bp;≈bp;≈bp;≈bp;“帅谈到上,不过长得还算周正,女人身边不少,用恰当的词语来形容的话,女对于我来说就像是香烟,各有各的味道,燃尽了也就完了“夏建说得非常抽象。

    ≈bp;≈bp;≈bp;≈bp;小兰呵呵一笑说:“夏先生果然是风流人物,还以为朱问跟我们开玩笑。她说让我们每个小心一点,如果不注意你会把我们给睡了“小兰说这话时,非常的淡定,这就是过来女人的一种成稳表现。

    ≈bp;≈bp;≈bp;≈bp;“是吗?她这是想让你们别太亲近我,不过可以理解。哎!你能不能给我找盒香烟过来,一支也行。刚才一说到烟,我还想抽上一支“夏建说着,便转变了话题。

    ≈bp;≈bp;≈bp;≈bp;小兰随口说道:“我们这儿全是女人,都不吸烟。不过朱总是有,但她人不在这儿,要不晚上我找她给你要?“

    ≈bp;≈bp;≈bp;≈bp;“我口袋里有钱,你让小月去给我买上一盒呗!“夏建说着终于亮出了他的招数。

    ≈bp;≈bp;≈bp;≈bp;只听小月推开房门说道:“这荒山野岭的你让我去哪儿给你买,还是忍忍吧!等过两天朱总回来了再说“夏建一听就纳闷了,这两个女人说的话怎么不一样?

    ≈bp;≈bp;≈bp;≈bp;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