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1010章 自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10章 自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成熟女人一旦发起骚来,可能会扫倒一大片。

    仇美兰呵呵一笑说:“那要看谁了,如果是王老板来了的话,我这酒量嗖嗖的往上窜,如果是他们这群土豹子的话,我是滴酒不沾的“仇美兰说着,还搬了个凳子,挤着坐在了王有财身边。

    陈贵满脸通红,说话也开始磕巴。这是在他家,他得强撑着喝,要是在别人家,他可能早都睡大觉了。这家伙一看自己的老婆坐在了王有财的身边,一改往日的风格,他哈哈笑道:“美兰啊!老公的酒量不行,这群兄弟就凭你了“

    “这就对了老公,看我的“仇美兰说着,便开始给每一个人倒酒。其实大家都喝多了,如果再接着往下喝的话,肯定会有人喝着爬下。

    王有财在这些人中,酒量也算不错,但到了这个时候,也开始晕晕乎乎。不过仇美兰来了,她顿时精神了不少。他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喝!是爷们大家一起走一个“仇美兰大喊着提起了酒杯。陈贵要耍赖,结果被仇美兰训斥了一顿。大家一看这仇美兰还来真的,赶紧的端起了酒杯。

    王有财哈哈一笑说:“美兰在咱们西坪村也算是最漂亮的女人了,所以她得酒我必须喝“王有财说着违心的话,率先喝完了杯子里的酒。众人一看,只能跟着往下喝了。

    有了王有财的这句话,这女人就像是打了鸡精似的,她又赶紧给大家满上了酒,逼着每一个又喝了一杯。先不要说其他人,陈贵则是头一歪,趴在了桌子上再不动弹了。

    王龙摇摆着身子说要出去上厕所,结果一出去就没有了人影。这样一来,除了王有财和仇美兰,村里来的另外两个人也开始摇摇晃晃,坐都坐不稳的感觉。

    “看看他们的怂样,一个个的。每天叫嚣着要喝酒,这老娘一上来,认怂的认怂,跑的跑,就剩下王老板一个真男人了,来!我陪你喝“仇美兰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把凳子往王有财身边挪了挪,两个的身子便挨在了一起。

    王有财呵呵一看,用手在仇美兰穿着打义裤的大腿上轻轻拍了一下说:“美兰可真是好酒量,照这样喝下去,我也就不行了“

    “嗨!什么话,男人到了什么时候,也不能说自己不行了,一定要说我行。来继续喝!“仇美兰说着,又把酒杯举了起来。

    另外两人一看仇美兰这么猛,干脆起身便跑。仇美兰呵呵一笑,也没有去追。看来她的意思是和王有财两个人喝。王有财虽然喝的有点多,但他什么都清楚,他就想看看,这个女人接下来想给耍什么样的花招。

    桌了另一边的陈贵,竟然还打起了呼噜,好就一个睡的香。王有财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清醒了一点儿,他便压低声音,悄悄的对仇美兰说:“不敢喝了,再喝下去我怕犯错误“王有财这是投石问路。

    仇美兰压低了声音白了他一眼说:“你已经犯了,就别再装正经了“原来王有财的一只手一直在仇美兰的大腿上摸来摸去。

    经仇美兰这么一说,王有财心里便有了底,他手上的动作就更加的大了。

    仇美兰忍不住*了一声说:“把他先丢到炕后面去,咱们俩接着喝,一定要喝个痛快,别像他们一样,半路就不行了“

    王有财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他一看表,发现都快十二点钟了,再这样喝下去也不是个事,再说陈贵老娘的房里灯都灭了,看来老人家撑不住,提前睡了。

    但他一看这个仇美兰又这么骚,弄得他心里痒的,可他不能这么做,陈贵毕竟以前跟着他混过,他总不能当着他的面和他老婆做哪事吧!

    王有财正在思考着这事时,仇美兰从他身后轻轻的推了他一把说:“快点啊!别傻站着了“王有财忽然感到,自己怎么像西门庆,这也太可耻了。可他内心的心魔他始终控制不了。就见他猛的一个转身,一把抱住了仇美兰,把她推到了炕边上。

    女人喘着粗气,轻声说道:“你别猴急,把他先弄好了,要不他醒来怎么办?“

    王有财才不听她的,两只手在仇美兰的身上一阵乱摸乱捏,弄得女人浑自上下软得像根面条似的,可就在这个时候,王有财却猛的一把推开了陈美兰,摇了摇头,两步跨进了夜色之中。

    紧接着院子里便传来了他摔倒的声音,他还真是喝了不少。仇美兰面色潮红,她喘着粗气,狠狠的骂了一句:“狗.日的混蛋“

    王有财摇摆着身子摸回家里时,老爸王德贵一人看着电视,他妈陈月琴已倒在一边呼呼大睡,这也难怪,都夜里十二点钟了。

    “听说你去陈贵家喝酒了?是不是好了伤痕忘了痛,她们两口子是什么人你心里要清楚,别再弄个没脸见人“王德贵阴沉着脸,冷声说道。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没事,我们一起五六个人。再说了,西坪村我再没有朋友,这个陈贵虽然有点忘恩负义,但还是可以用,他毕竟和夏家哪伙人不是同一条心“

    由于喝多了,王有财说完这句话时,费了好大的气力。王德贵一看,生气的朝他挥了挥手说:“快去睡吧!明天给我起早点,上山神庙去烧香“

    “哎呀!这庙都没有了,还烧什么香“王有财嘴里嘀咕着,便回了西房。

    王有财一进门,屋内的电灯便吧嗒一声开了,就见徐丽红只穿着一身性感的内衣坐在被子里,她一脸不高兴的说:“每天都是这个样子,不能喝就少喝一点“

    王有财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子,把房门从里面插好了,这才爬上了炕,他哪饿狼扑小鸡一般,把徐丽红扑倒在了他们身体下,这才喘着粗气说道:“小娘们这两天没有招呼你,你就心里不爽了是吧!“

    “行了行了,一身的酒气,还是别扫人兴了“徐丽红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她的一双手已开始替王有财脱他身上的衣服。

    在陈贵家里,被陈贵老婆挑逗起来的那点**,此刻迅速便燃了起来,王有财一把关掉了屋内的灯,整个身子便猛的压了下去。

    徐丽红传来了一声似哭似笑的*声,屋内顿时响起了男女二层奏。让这个大年初一的夜晚,多了生活的气息。

    第二天,天刚亮。夏建就被赵推了起来:“快醒醒,今天可不敢睡懒觉,你也早去早回“

    夏建翻身而起,两下子便穿好了衣服,拉开房门便走了出来。他从赵红家的大门里出来时,没有看到任何的人,看来他起的还算早。

    可回到家里时,夏泽成已在每个屋子里上好了香,他正准备放炮,一看到夏建回来了,他便阴沉着个脸上说:“放炮!完了去山神庙上香“

    夏建本想说,庙都没了,但一看老爸的脸色,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压了回去。然后他抱了个大礼炮出来,点燃了,便去洗脸。听着这震耳欲聋的炸开声,让夏建的心里多了一丝丝的自豪感。这么大的响声,西坪村的所有人肯定都能听到,大家肯定又在说,这是老夏家的礼炮,声音可真大。

    夏建怀着一份兴奋的心情,拿上老爸给他准备好的香蜡烛表,大踏步的朝山神庙走去。冬天的早晨依仍很冷,虽说没有一丝的风,但这种冷,能冷到人的骨头里去。夏建不由得小跑了起来。

    一路上,上来下去的人很多,她们都非常客气的跟夏建打着招呼,还有几个中年人,他们嘲笑夏建,说他堂堂集团的总经理,还这么的迷信。

    夏建只是笑笑,并没有做太多的解释,因为这种事,谁也能说的清楚,反正是求一个心安理得。

    财神庙内,香火旺盛,可山神庙前就不成样子了。残垣断壁,看着就凄凉多了。夏建过去时,远远的跪着一个人,他双手合什,嘴里不知默念什么。夏建走近了一看,原来是王有财,他不禁摇了摇头。

    他悄悄的走到了王有财身后,猛的在王有财的肩膀上拍了一把,毫无准备的王有财被惊得大叫了一声,当他看清楚是夏建时,脸上的颜色就变了。

    “怎么?你这是怕山神爷来找你报复,所以过来求求情?”夏建回头看了一眼四周,见没有人过来,他这才小声的说道。

    王有财长出了一口气说:“你就是个丧门星,我做这么多的坏事,都和你有关系,要不是你时不时的刺激着我,我也不至于犯这样没脑子的错”

    “既样你知道自己错了,那就得补偿。开年建山神庙,我个人准备出资五万元,你呢?这事想好了没有”夏建一边烧着香,一边轻声问道。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如果你真能出五万,我出的数绝对不少于你”

    “那非常好啊!回去动员一下你大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厂之长,如果他能再出点血,还不如把这里的几座应庙都重新建造一下,这样做的话,还能留芳千世“夏建烧完了最后一张表纸,呵呵一笑说道。

    王有财回头看着夏建说:“我们家的人没有你这样的思想境界,留芳千世的事,还是留你一个人去做吧!“王有财说完,起身而去。

    夏建呵呵一笑,便磕了个头也站了起来,他一想起刚才的这一幕,心里就不由得想笑。西村坪如果把此人收拾稳妥了,村里就不会再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夏建下小山坡时,太阳已经爬了出来,它红红的半边脸挂在远处的山头上,光芒四射,看着给人有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