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1005章 除夕夜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05章 除夕夜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除夕夜,是国人最幸福的一个晚上。

    孙月娟看了一眼赵红,轻声问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赵红叹了一口气,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给孙月娟细说了一遍。

    “你这老东西,都是你的乌鸦嘴,大过年的说什么着火之类的,你看看,这火一着起来,咱儿子就先吃亏了不”孙月娟瞪了一眼夏泽成,冷声说道。

    夏泽成呵呵一笑说:“这火要着,谁也挡不住,我如果有这么灵验,还会呆在西坪村吗?早成了国家重点保护人物了”

    “好了!你们也别吵了,这酒也没有喝好。给我把柜子里衣服拿来,咱们接着喝”夏建掀开被子,把头露了出来说道。

    赵红一看夏建没事,便慌忙走了过去,打开了壁柜,把夏建的衣服从里到外找全了一套,递到了他的手上。

    孙月娟看了一眼夏建脱在地上的衣服,有点可惜的说道:“好好的一身衣服,全被烧成了洞,真是太可惜了“

    “你这老婆子,两件衣服能值多少钱?只要孩子没事,这就是大幸“夏泽成说着,把夏建丢在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抱着丢到了外边。

    穿好衣服的夏建看了一眼表说:“十点多了,是该放几个礼花了“他虽说已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童心未泯,说干就干。他一口气放了三个大礼花,让西坪村的上空一时间响声连连,银花满天。

    大概十一点多的时候,夏三虎和陈二牛也来了,他们和村民们一起把山神庙的火灭完之后,又守了一阵,见没事了这才跑了回来。

    来了对方,几个人又开始喝了起来。孙月娟也跟着喝了几杯,老人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她真的没有想到,儿子会有这么大的出息。想当年他可是从村里逃跑出去的,现在归来,不但让家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把西坪村人也给带上了。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尤其是今天晚上,如果大家觉得闹心,我就不说了“一向老实的夏三虎,忽然的着酒杯说道。

    夏建看了他一眼说:“有事就说呗!什么该说不该说的,我们年轻不记这个“夏建说着,又打开了一瓶白酒。其实桌子底下,已放了两个空瓶。

    “我刚才无意中听人说,这山神庙着火之前,王老歪上去了好一会儿时间,他一走没多久,这火就烧了起来“夏三虎吃这话时,压低了声音。

    陈二牛一听,摇了摇头说:“别疑神疑鬼的,今晚上风大,而且烧香的人那么多,有可能是香炉烧着了后,把墙边的哪些锦旗之类的给引燃了“

    “你忘了,我们俩烧香时,王老歪就已经烧过了,他为什么又要去?“夏三虎追问了这么一句,陈二牛顿时无话可说了。

    夏建把举起来的酒杯又放了回去,他轻声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这场大火又是人为?“

    “我看像,香炉是铁的,根本烧不着。除非有人故意点着墙上挂的锦旗“夏三虎小声说道。

    “这个王老歪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这么傻?如果报案的话,这可是纵火罪,他得进去度过剩下的几年“陈二牛冷笑着说道。

    孙朋娟一听,忙微笑着说:“孩子!当饶人处该饶人,既然这事已经出了,你们心里有底就是了。能让他知道这事的严重性,这就是目的。真要把他放进去了,他这么一年纪了,都是一个村里人,我们心里也不好受啊!“

    “王八蛋!看来我得去趟老王家“夏建喝了一口酒,压低了声音说道。

    赵红坐在她的身边,所以听了个一清二楚,她小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又是王有财所为?这个混蛋看来不收拾一下他,还真把我们几个当成了泥人“赵红说着,立马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哎!这样不好,大过年的你说你报啥警?这传出去的话多丢人。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咱们西坪村人的家事,我们自己处理就行了,保必要惊动警察。再说了这事王德贵应该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的话,肯定会气死的“夏泽成拦住了赵红。

    赵红看着夏建,在等他的决定。夏建想了想说:“先不要报警,我去老王家走一趟,先敲打一下,看看他们的反应再说“

    ”去可以,但不能打架,也不吵驾,这大过年的别让人笑话。三虎和二牛陪着他,别让他再胡来。你说过个年也不安稳,烧就烧了呗!西坪村人现在有的是钱,盖个山神庙还不是小事一桩“孙月娟一听夏建要去王德贵家,她赶叮嘱着夏建。

    夏建穿好了衣服,看了一眼陈二牛和夏三虎说:“你们可以回去了,该守守先人了,要不你们家里人对我有意见。这王有财家,我一个去去就行,我只要是敲边鼓,让他们知道,大家都不是傻子“

    夏建说完,便转身就走。陈二牛和夏三虎慌忙跟了上来。此时的西坪村,礼花炮仗震耳欲聋,响彻着整个上空。

    走到村委会大门口时,夏建便和陈二牛、夏三虎两人分了开来,他一个人朝王有财家走去。

    此时的王有财家里,大炕上放了一张小方桌,桌边旁坐了王德贵和陈月琴,还有王有财和徐丽红。王有发早早就睡了,他说自己瞌睡。看得出他对这个过年挺不感兴。

    这桌子边还多了一个,那就是王老歪。这家伙两手抓着一根大骨头,不停的啃着,不知是这肉没有煮熟,还是他老人家的牙齿不行了。

    王德贵满脸通红,看来他喝了不少。陈月琴也脸色绯红,已坐在哪儿开始打起了瞌睡。只有王有财和徐丽红两人精神很好,她们不停的在劝着王老歪多吃肉多喝酒。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脚步声,夏建从门外走了进来。夏建的忽然出现,让大炕的几个人顿时变成了呆鸡。

    只有徐丽红呵呵一笑说:“哟!来客人了,快请坐!“她说着,慌忙往大炕里让了让。

    王老歪一看到夏建,手里的骨头就再也啃不动了,他定定的看着夏建,一副非常可怜的样子。

    “夏建来了,快请坐“王德贵反应了过来,呵呵一笑说道。

    正在打瞌睡的陈月琴,猛的坐直了身子,他也慌里慌张的把大屁股往炕里挪了挪。夏建没有吭声,屁股一扭便坐了下来。

    王有财一看夏建大年夜到访,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正所谓贼人害心虚。他一改往日对夏建的态度,大声的对徐丽红说道:”快!快去给夏总找个杯子,咱们好好的喝上几杯“

    “不用了,我已喝的差不多了,过来到你家看看。老歪叔不在自己家里守先人,跑这儿来吃肉了?不会是你儿子连肉也不给你吃吧!”夏建说着,呵呵的笑了起来。

    王老歪把手里的骨头往桌子上一放,有点尴尬的笑道:“我这就回去,你们慢慢喝”王老歪说着,跳下炕就想跑。

    “慢着!老歪叔,我有话要问你”夏建喊住了就要跑的王老歪。这老人家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不由得偷偷看了夏建一眼。

    王德贵见状,忙笑着问道:“怎么了夏建?老歪又惹什么事了?”

    “山神庙着火了,你们家应该不会不知道吧?”夏建冷冷的问道。

    王德贵一听,好像感觉到了点什么,他忙笑着说:“听说了,不过等我们知道时,这火已被灭了。烧了就烧了吧!反正在村外,也对村子造成不了什么大的影响,等过完年大家再凑点钱,建座新的就是了”

    “嗯!当时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村里的几位老人可不这样认为,他们说庙里的哪副挂像,快有百年的历史了,烧掉了就无法还原了”夏建的声音不高,但很用力,屋内的几个人都能听得见。

    王德贵一听,点了点头说:“对啊!这副挂像还真是快有百年的历史了,如果真被烧掉的话,这事情可就麻烦了”王德贵摇着头,非常感慨的说道。

    王有财一听,有点着急了,他忙站了起来,走到夏建身边,拉着夏建的胳膊说:“快上炕,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聊”

    王有财的反常举动,让王德贵不由得眉头一皱,他顿时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他呵呵笑着对陈月琴说道:“快把夏建拉到炕上来,咱们多年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了”他这话说的好亲近,他们之间根本就从来没有在一起喝过酒。

    陈月琴也是一愣,这父子今天的表现让她摸不到头脑。为什么会对夏建如此的热情,她也感觉到了这事并不简单。

    于是陈月琴跳下了炕,一把抱住了夏建的腿,把他抱上了炕。夏建也是被震惊到了,一来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陈月琴会这样做,这二来他也没有想到,年过六十岁的陈月琴竟有这么大的力气。

    人家一下子变得如些热情,让他有点措手不及。这已经被弄到了炕上,如果再下去的话,还真不好意思。

    “好吧!既然碰上了,我也就喝上两杯”夏建说着,便脱掉了鞋子,盘腿坐在了大炕上。

    徐丽红忙给夏建倒了一杯白酒。夏建举起酒杯,朗声说道:“祝大年春节快乐!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王老歪站在地上,走也不是,坐也不是,他还真是尴尬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