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983章 酒后失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83章 酒后失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温馨的包间里,弥漫着一股酒香。

    朱惠摇晃着身子又了起来,看样子又想坐过来。夏建一看急了,他忙端起酒杯说:“朱总!喝完这杯,咱们就散了,有事改天再说”

    夏建说着,一举酒杯,不等朱惠说话,便一饮而尽。两个人两瓶白酒,确实有点过量,这杯酒一下肚,夏建只觉得肚子里一热,一股热气压也压不住的直往上窜。

    “夏总!不要急着走,喝杯水醒醒酒再走不迟,我这里还有两句话要说”朱惠满脸绯红,说话舌头都开始打结。

    夏建点了一下头,找了两个水杯,把水壶里的水刚倒进杯子。只觉得一阵眩晕,而且身体燥热难耐。这是怎么了?夏建勉强把水杯里的水倒进嘴里,人便瘫坐在了椅子上。

    朱惠在他的眼前晃动着,一会横,一会儿竖的。他闻到了女人身上的香味,还感到了女人身体的柔软。

    一个声音在体内挣扎着,“夏建!朱惠危险,你不能上她的床”可是他只觉得浑身无力,而且难耐。吸气,吐气,夏建想起了内功心法。他心里默念着,便开始发功,可是人有这种状态下,一切都是徒劳。

    忽然,夏建的脑子里跳出了一个人,席珍!应该找席珍,她是自己的助理。夏建的内心在强烈的挣扎着,他下意识的摸到了手机,然后的事他便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恶心,让夏建猛的睁开了眼睛。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但自己总算有了意识。

    “夏总!你是不是想吐?那你吐吧!我给你端盆子“一个女人好听的声音在夏建的耳边响起。这声音不是朱惠的,好像是席珍,对!是席珍的声音。

    夏建哇的一声,便翻身而起,胃里一股难以压制的东西便从嘴里喷了出去。不过夏建觉得,他没有吐在地上,而是吐进了盆子里。

    吐了个翻江倒海,吐到最后,他觉得全是酸水,紧接着便是苦苦的东西。夏建一直紧着眼睛,不是他不敢看,而是难受的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你躺着别动,先擦擦脸,然后我给你水喝“席珍温柔的说道。这次夏建听了个真真切切,是席珍的声音没错。他就是搞不懂,自己这是在哪儿?席珍又是怎么来的呢?

    夏建难受的一句话也不想说,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次会醉的这么厉害。他心里在暗暗发誓,这辈子他绝对再不喝酒了,这可能比喝毒药还要难受。

    一条热毛巾在他的脸上轻轻的试擦着,夏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条雪白的大腿。

    夏建心里一惊,怎么会这样,难道他把人家席珍给睡了?不对啊!他和朱惠在喝酒,要睡也只能是睡了朱惠啊!夏建彻底蒙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喝完酒都干了些什么。

    “来!把这杯水喝了,喝完还有可能吐,你要做好准备“席珍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夏建默默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被抱了起来,夏建感觉到自己已躺在了女人柔软的怀里。

    他不知道那杯水是怎么下的肚,他只知道此时的他真躺在了温柔乡里。好闻的香水味,还有颈下柔软的身体。夏建贪婪的把头挨着柔滑的身体,往紧里靠了靠。

    就这样,他再次舒服的睡了过去。等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头枕在女人雪白的大腿上,这次夏建完全清醒了过来,他猛的坐了起来。

    就见席珍斜躺在床上,短裙下两条雪白的大腿泛着诱人的光芒。原来自己是躺在席珍的大腿上?夏建脑子快速的转动着,可就是想不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席珍微闭着双眼,胸前的两团柔软,随着她的呼吸,非常有规律的一上一下。再往下看,她的裙摆虽然稍稍有点被掀起来,但系得还算整齐,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事。

    就在这时,席珍忽然醒了,她忙坐了起来,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说:“你醒了夏总!这会儿好受了一点没有?吐了一晚上“

    经席珍这么一说,夏建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贴身的线裤,而且他的哪地方,非常夸张的隆起很高。夏建顿时觉得尴尬了起来。

    “你再躺会儿吧!我已给王总打过电话里,她说上午就不要来公司了”席珍说着,便转身去了洗手间。她感觉很自然的,丝毫不显得别扭。这可能是大家在一起相处久了的原故吧!

    夏建一听,忙问道:“这哪里啊!什么时候了?”

    “这是酒店啊!现在已经上午十点多了”席珍在洗手间大声的喊道。

    我的个天!现在都上午十点多了,这自己也太能睡了吧!看来昨晚上折腾的不轻。夏建穿成这样,他也不好意思面对席珍,于是又钻回了被子里。酒店内开着暖气,特别的舒服。

    夏建慢慢的回忆着昨晚上的情况,可是他无论怎么想,也和席珍联系不到一起啊!他记得自己喝完杯子里的开水后,便什么也记不起来。

    这时席珍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夏建说:“是不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看你喝了多少酒”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好像和朱惠在一起喝酒,你怎么来了?”夏建有点不解的问道。

    席珍呵呵一笑说:“是你自己打电话叫的我啊!可你又说不清楚,多亏了人家酒店的服务员。还好我离这儿不远,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如果再晚一点的话,你还真和哪个女人上床了”

    “我给你打电话?这事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夏建想破了头,也想不起这事。

    席珍微笑着往床沿一坐说:“昨晚上我和两个姐妹正在外面吃饭,忽然一看是你打来的电话,可电话通了不说话,我非常的害怕,就一直拼命的喊。结果是一个服务接的电话,他小声的说,你喝醉了,是一个女人让他把你送到酒店的房间里去”

    “噢!我明白了,是我喝多了,朱惠让服务员送的。不过她也喝的不少,她还能让人送我上房间在?”夏建不禁呵呵笑着问道。

    席珍白了一眼夏建说:“她是另有企图,我赶到房间里时,她已换上了睡衣,只差一步人们就滚到一起了,是不是我坏了你的好事”席珍说着,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哎呀!怎么会这样呢!”夏建不禁摇了摇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席珍看了一眼夏建说:“我估计她在你的酒里下了药,但是这酒你喝的又太多了,所以醉成了一滩泥,否则昨晚上你不把他给睡了,也会把我给”席珍说到这里,欲言又止,一脸的羞态。

    夏建一听,心里不由得一颤,他轻声问道:“我真对你动手了?“

    “哼!你浑身滚烫,明显是被人下了什么药,但醉得不省人事,还能对我动啥手脚”席珍说着,偷偷的看了夏建一眼。

    夏建冲他微微一笑说:”不好意思,这事从来也没有发生过。我不知道醉了怎么会给你打电话,你看这事闹的“

    “行了吧!我也没有怪你,再说了你醉成这个样子,第一时间能想起给我打电话,说明你把我们这个助理是放在心上的”席珍说这话时,声音压得很低。夏建不是傻瓜,当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屋内的气氛显得有点尴尬,你说一个大男人,让个大美女陪了一晚上,而且两人还没有发生什事,你说这话说出去的话,还能有谁相信。

    一想到这里,夏建不由得一惊,他忙问道:“我醉酒的事,你是怎么给王总说的?不会是说你昨晚上陪了我一个晚上吧!”

    “我才没有那么傻,羊肉没有吃上,这骚气味我可不想落。我给王总打电话说,你昨晚上喝了一个晚上的酒,天亮时打电话让我过去,我一看你醉了,就留在酒店照顾你,所以不能来上班”席珍说着便了起来。

    夏建呵呵一笑说:“这还差不多,你是不是想走?”

    “我走什么走,都快十一点钟了。你想吃点什么,我下楼去买”席珍说着,便走到镜子前整了一下衣服。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玉米面糊糊吧!完了再来两个花卷或者饼子这类,反正是不要带油的,一想起来就想吐”

    “你要的这东西可不好买,我下楼去看看”席珍说完,提上小包走了。看着她的背影,夏建心里还真有点暗暗的冲动,这女人是越来越漂亮,比刚到集团时,可有风韵多了。

    席珍一走,他又躺了下去,便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直到席珍的开门声把他给惊了醒来。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席珍的身后还跟着王琳。

    “怎么回事?和谁喝酒喝的这么疯?都喝了一个晚上”王琳说着走了过来,她两眼如炬的把夏建仔细打量了一遍。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哎!别提了,反正是丢人”他打着马虎眼,人便跳下了床。慌忙跑了洗手间在。

    席珍追了过来问道:“夏总!是不是又想吐啊?你再这样吐下去,肯定会出问题的,要不咱们老医院”

    “没事!我已经好了,等我洗完脸咱们就吃饭”夏建胡乱说着,便开始洗涮。还好挂在卫生间的衣服已经全干了。

    等他出来时,两个女人把买回的饭菜已摆在了茶几上,还是有女人好,夏建不由得有点感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