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875章 再传功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75章 再传功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女人是非常感性的,有时候并不需要你给予太多。

    顾玥看到夏建发给她的这条信息,顿时来了精神,她回道:“我也很想你,要不我来看你怎么样?“

    夏建一看忙回道 “我这边出了点小事情,我要躲避上一段时间,如果时间上允许的话,我会来看你宝贝!“

    “啊!该不会又是逃亡吧!“顾玥发信息问道。

    夏建回道:“呵呵!这会不是逃亡是逃避。你就等着我吧!“

    “哼!肯定又是和哪个女人出了事,你这人太风流。到处留情,哪个老女人到现在还在问你,你看你弄得好事。还有我哪个同学,时不时也会打电话时随便问上你两句,我就不知道你到底是哪儿好“顾玥的这条信息写得很长。

    夏建想了一会便回道“心好呗!“

    两个人就这样说着情话,时间不知不觉得也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一点多了。夏建忙给顾玥发了一条信息说“我要动身了“

    “我把你住过的房子收拾好,等着你的回来“顾玥立马回了一条这样的信息。这让夏建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哪间他曾经熟悉的房子,他一住就是好几个月,在哪里面有着他和顾玥难以忘怀的美好故事。

    寂静的夜晚,一声开锁声打断了夏建的回忆,他忙关好电脑起身。这时,安保队长已轻轻的走了进来,他小声的说:“快走吧夏总!这伙人这会儿好像刚离开,再晚点可能还会来“

    夏建没有吭声,拉开抽屉拿出了郭美丽早给他准备好的帽子和一副口罩,戴好了便快步下了楼。

    此时的东林大厦下面,非常的安静。周围没有了人流和车流,这广场也显得特别大。夏建形单影孤的去了马路对面的停车场。

    他找到自己的车,打开车门便钻了进去,一刻也不停留的驾着车子离开了停车场。一上路夏建这才觉得甩开了哪帮人。

    此时的马路上非常的空荡,偶有一辆出租车从身边经过。夏建没有心情去看这些,他把车子开的飞快,几分钟的样子,便驶离了城区。

    从返光镜中看着甩到身后的平都市,夏建心里默默的说道“再见吧!我还会回来的“

    跑过了一道平川,紧接着又是上山,慢慢的,平地越来越少,眼前便是黑乌乌的大山。夏建不由得放慢了车速,他开着车子,顺着弯路一直朝上开了过去。

    在翻过这座大山时,他看到了几辆停在车边的大车,可能是司机师傅太累了,正利用这个空当休息一下。

    当东边发亮时,夏建感觉自己可能早都出了平都市境内。这时一股困意也袭上了心头,他把车子开到一片开阔地后这才停了下来。

    往后背上一靠,人便睡着了。在睡梦中,他感觉自己一直被人在追。

    等他醒来时,天已大亮,而且远处好像还有河水的哗哗声。夏建停车的这地方,已到了分叉口,左边的这条路是国道,右道的这条村路好像并不好走,但沿着这条路开过去,应该能开到哪条大河边。

    只要能找到哪条大河,夏建就能记起哪条上山的路。主意一定,夏建便启动车子,朝右边一拐,寻着河水声而去。

    开了大约两三公里的样子,眼前景色猛变,没有了庄稼地,全是一座座的大山,还好这条路没着河道一直通了下去。

    忽然夏建眼前一亮,哪不是那次他落难后,从火车回家的小站台吗?看起来一切如旧,站台上依然显得很冷清。

    夏建放慢了车速,找了一会儿,便找了块荒地把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打开后备箱,找出背包,把郭美丽买给他师父的几件礼品装了进去,然后锁上车门,待步而行。

    他记得清楚,从这个小站台朝前走一两里地,看到一条小路再下去,然后便要过河。运气好可能还有便桥,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这过河他可要自己想办法了。

    凭着模糊的记忆,夏建沿着铁道边上的小道一直走了下去,大概走出两里地的样子,眼前出再现了哪条他记忆中的小路。顺着小路一直斜着向下,便走到了大河边上。

    这个季节的河水并不是很大,夏建跟着别人走出来的脚印,很快就找到了一座很简易的人造桥。夏建试了一下,觉得还算安全,便快步上去通过。

    辩认了一下方向,夏建长出了一口气,便钻入了丛林中。小路依然还在,路边的野草好像比以前更加的茂盛了。

    树林里除了鸟叫,便没有任何的声音。夏建放过了脚步,沿着山路拼命的往上攀爬。当汗水打湿了他的衣服时,他觉得眼前一亮。原来自己已走出了林子,展现在眼前的便是几座庙宇。

    看不出烟火的旺盛,但小路及各个院落收拾的异常干净。忽然一阵诵经声响起,夏建侧耳一听,这是师父彩衣道长的声音。

    夏建快步走了过去,就见大殿内一位鹤发童颜的老道长跪在莲台上,双眼紧闭,手中的铃铛和木鱼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这不正是自己的师父彩衣道长吗?夏建本想立即给他打个招呼,又怕耽误了他的诵经,所以干脆把身上背的东西往旁边一放,然后往地上一跪,等着师父诵完经再说。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就在夏建跪得脚腿发麻时,彩衣道长的朗经这才结束,他一回头便看到夏建跪在他的身后,老人家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他哆嗦着嘴唇说道:“我知道有人来了,没想到会是你“

    夏建忙朝彩衣道长磕了一个头,彩衣道长见状赶紧扶起了夏建,他笑着说:“使不得,使不得,真没有想到,能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啊!“

    “师父可好,看气色不错“夏建抓着彩衣道长的手,有点动情的说道。

    彩衣道长把夏建从头到脚细看了一遍说:“好!很好!看来成熟了不少。走!到我屋间里去聊“

    师徒二人这才朝走进了彩衣道长的卧定,夏建把背包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彩衣道长笑道:“你太有心了,师父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夏建微微一笑,便把这几年遭遇从头到尾给彩衣道长细说了一遍。彩衣道长看了看夏建说:“你小子命犯桃花,身边的女人看来不少,你成也女人,败也女人,所以和女人相处时,还是要留意三分“

    夏建点了点头,他没有再说话,不过彩衣道长说的确实非常符合他现在的情况。师徒二人这么久了没有见面,自然有着很多的话要说。

    以至于他们连午饭都没有吃。最后夏建笑着对彩衣道长说道:“这里烟火也不旺,师父不如下山跟我进城,享上几年清福如何“

    “下山去你处看看倒是可以,但享清福一事了就免了,师徒命里注定,必须归根与此。我看你身体有点虚弱,不如我再教一套吸纳吐气,专用于强身御体“

    夏建一听,当然是高兴了,他本想再行大礼,但被彩衣道长扶住说:”不必客气,这套功法用时较长,你得用心去学“

    夏建点了点头,便盘膝而坐,跟着彩衣道长学了起来。等这套功法学完时,已到了下午四点多钟。

    ”孩子,天色不早了,你赶快下山吧!既然车子放在半路,难免有不安全的因素。我如果身体不错,会在明年开春时分来平都市一趟,咱们师徒再慢慢叙说“彩衣道长说着,做了送客的手势。

    夏建知道师父的脾气,也没有多言,而是掏出了五千块钱,往桌上一放说:”这里香火不旺,师父有空下山时多采购点必需品“

    夏建说完,便一扭头,狂奔而去。他不敢回头看,因为彩衣道长已这把年纪了,能不能见到还是两回事。

    下山还是比较容易的,一来身上无一物,二来又是下山路,所以夏建几乎没有费多大力所人已过了河。不过回到车子边时,他还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因为他肚子空了。

    好不容易到了停车的地方,夏建赶紧打开车门,找出一堆食品,把肚子安稳下来再说。郭美丽不亏是心细女人,所买的食品都是一些夏建最喜欢吃的东西。

    一阵狼吞咽,等夏建吃完正准备上车走时,他一回头却吓了一跳。他的身后不远处,不知个什么时候来了七八个年轻人,他们赤着胳膊,两眼直瞪着夏建。

    夏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不等他说话,这几个年轻人中,站在最中间的是一个胖子,他冷声冷气的说道:”老板!这车是谁让你停在这儿的?“

    ”怎么了?这儿是荒地,没种庄稼,我停这儿有什么不对吗?“夏建有点不解的反问道。

    胖子一听,眼睛一竖吼道:”你说什么?荒地也是我家的荒地,你想停就停啊!这地被你的车轧过,还能翻得起来吗?“

    夏建这才明白了过来,感"qing ren"家是来找麻烦的。他笑了笑说:”噢!这样说来的话,我是错了,那你们说怎么办?痛快一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