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868章 爱情的力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68章 爱情的力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王聪把朱贵打他的事悄悄的告诉了发小三虎,但用蜂王浆给他疗伤的事,他并没有说,这是他心里的一个秘密,说出去肯定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的。三虎一听,非要报案不可,最后在王聪的极力劝阻下,这事也就结束了

    钱的作用有时候确实也不小,还未进冬,一条从县城连接蜂场再到大王村的公路就已经通车了,在乡政府的大力推广下,王聪的蜂蜜是销售一空,而且卖的都是好价钱,最让人欣慰的是在李乡长的牵头下,成立了青山县养蜂协会,而且这协会的会长也是由王聪来担任,这技术顾问,也非他莫属。

    这年元旦,本是城里人过的节日,可大王村却热闹翻了天,第一件好事就是大王村成为了青山县养蜂试验基地,由王聪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第二件好事就是当了十多年村主任的朱万山下台了,新选的村主任正好是三虎他爹。

    农村人疯起来也很狂,大家自主组织,自发凑钱,在大王村的戏楼院办了几十桌酒席,能来的村民可以说是都来了,这场面在大王村可是史无先例。席间王聪的风头胜过了新上任的村主任,因为村民们从他身上看到了幸福生活的希望。

    酒过三巡,大家喝的是东倒西歪,三虎他爹扶着已有七分醉意的王聪,悄悄的说:“孩子,你真牛,将来我们大王村人富不富裕都要看你了,不过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千万别无啊!”

    这防啥啊!蜂场都有工人二十四小时值班,就哪几十箱的种蜂,不是全放在自家院子里吗?有点醉了的王聪,摇了摇头,根本没把三虎他爹的话放在心上,端着酒杯,到处找人拼酒,这么多年以来,他觉得自己今晚总算找到了做人的尊严。

    一场大醉,王聪醒来时,太阳已晒到了屁股上,他慌忙起床,洗把脸后,就直奔院子里的蜂箱而来,这是他自从养蜂后养成的习惯。奇怪,这个时候,蜜蜂该飞出飞进忙碌起来了,蜂门口怎么没有一只蜜蜂进出。

    王聪忽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快步看完了院子里所有的蜂箱,全是一个样,这蜜蜂都到哪儿去了?他哆嗦着双手,打开了一个蜂箱,蜂箱里的一幕,差点让他昏了过去,就见整箱的蜜蜂,全掉在箱地,而且一动也不动。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聪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可是他留的蜂种,等春暖花开后送给村民做养殖的,如果全……

    王聪不敢往下再想,他颤抖着身子,打开了院子里的全部蜂箱,八十多箱,无一箱幸免,“全部死了,蜜蜂全部死了!”王聪不由得朝天大吼道。

    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王聪昏了过去。

    这可是要了他的命啊!

    这么大的事,全村人很快就都知道了,王聪家的院子里,人来人往,个个摇头叹息,他们不仅担心王聪的身体,更为担心的应该是这些死去的种蜂,这可是他们明年致富的希望。

    死神再一次从王聪的身边滑过,大约半个多小时,就在村民们正张罗着把他往医院送时,王聪竟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不过他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孩子,醒了就好,只要你身体没问题,我们全村人明年养蜂的事照旧进行,这事我已经电话报告给了李乡长,他指示派出所,这事一定是人为,必须查个水落石出,至于种蜂,他会向中国养蜂协会求助,应该不会耽误大伙儿养蜂的事”坐在王聪身边的三虎他爹,用手抚摸着王聪的额头,语气坚定的说道。

    人为?王聪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听道这两个字,不顾众人的阻拦,赤着脚跑到了屋门外,屋檐下,吊挂着一箱蜜蜂,这箱蜜蜂正是当年他从王轶花家的养蜂场搬回来的,院子里的这几十箱全是它的子孙后代。

    这箱蜜蜂王聪把它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为了不让人或其他动物轻易接触到它,王聪便把它挂在了屋檐下,想要碰到它,就必须踩梯子上去。

    王聪看着屋檐下挂着的蜂箱里进进出出的蜜蜂,他恍然大悟,看来这院子里死掉的哪些蜜蜂,确实是人为,就因这箱挂的太高,杀它的人一时够不着,才幸免逃过一劫。如果这箱也死光了,王聪打算自己也不想活了,这可是他对王轶花唯一的念想。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案件很快告破,当天,全村人就在戏楼院狂欢时,朱贵悄悄的潜进了王聪家的院子。蜂箱下盛着糖水的碗里,他一个不少的倒进了少许的乐果,这可是剧毒农药,杀死一头牛也不在话下,更何况一只小小的蜜蜂。这一幕恰好被回家取酒的三虎他娘看到,坏事做到这份上,也该朱贵完蛋。

    政府搭台,村民喝戏,大王村全体村民在王聪的带领下,养蜂事业可以说是蒸蒸日上,几年下来,养蜂基地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了好几倍,而且蜂产品也远销省外,由于养蜂环境及养蜂工艺的优势,大王村所产的蜂四宝还吸引了不少国际友人。

    昔日的大王村已有了很大的变化,王聪也搬进了新房,可美好生活中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哪就是他心里一直放不下的王轶花。多少人都劝过他放弃算了,七八年都没有了任何联系,人家说不定小孩都满地跑了,可王聪一直坚信,王轶花一定会回来的,就为了这份恋情,王聪不知错过了多少追求他的好姑娘。

    这天,王聪正坐在走廊上整理养蜂资料时,他家的不锈钢大门忽然被推了开来,紧接着一个亮丽的身影一晃,就站在了院子中间。

    “你是?”王聪看着眼前的美女有点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美女狠狠的瞪了一眼王聪“死样!有钱了?有了身份就不认识姐了?”

    王聪的心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手里的资料也随之撒了一地,这不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王轶花吗?虽然眼前的她比以前胖了点,但她说话的语气,这辈子已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里。

    王聪飞身而起,扑在了王轶花身上,紧紧的抱着她,两行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这一刻他等了太久,太久……

    有"qing ren"终成眷属,谁说不是呢?

    原来王轶花被王坏水带到yl后,以死相逼女儿,如果王轶花和王聪联系,他就死,好几次还差点真死掉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陈亚妮也做不出逼死父亲的事,在叔叔一家人的相劝下,王轶花只好把对王聪的思念深藏在了心里。

    这几年,她也过的不容易,为了拒婚,王坏水不知打过她多少次,可王轶花死活就是不屈。后来,王坏水因在蜂蜜中参假,被人举报,在工商部门调查时,被金钱冲昏头脑的王坏水竟然动手打执法人员,这一打,就把自己打了进去。

    接受过思想教育的他忽然性情大变,来对看望自己的女儿说:“花!你回老家去吧!如果哪个穷光蛋还没结婚,你就嫁给他吧,要不这辈子,我就把你真害了”

    听完老爸的话,王轶花嚎嚎大哭,她挥泪离别了yl,第二天就坐车直奔老家。

    王轶花的忽然归来,不但让王聪欣喜若狂,就连整个大王村也热闹了一阵。村主任亲自指挥,全村人要给王聪和王轶花举办一场大王村盛况空前的婚礼。

    万事俱备,就差一拜。王聪和王轶婚礼的这天,全村人几乎全都来了,就连李乡长,还有青山县委派的代表,加上养蜂协会的蜂友,这人多的都站在了院子外面,大王村热闹的像过年一样。

    当指婚人致完词,让王聪给王轶花戴结婚戒指时,全场掌声雷动,多么不容易的一对,经过多年的磨练后,终于修成了正果。

    可就在这时,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王聪,忽然身子一歪,竟然倒了下去。

    救护车刺耳的警笛声,冲散了热闹的人群,大家一脸的茫然,这到底又出什么事了?

    三天以后,一个让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消息传了回来,王聪得了重病,经省人民医院确诊,是胃癌晚期。

    天啊!这怎么可能,多么好的孩子,为什么会得这种病?不是说好人有好报吗?大王村一时陷入了沉寂,有些老人急得都哭天喊地。

    因王聪胃里的肿瘤太大,省人民医院不敢开刀,劝王聪回家静养,说白了就是等时间。王轶花知道了这个结果,近乎疯了,她拿着王聪的检查报告,跑遍了省城的大小医院,找专家,找教授,可如此重的病情,没有一个人敢答应给王聪做手术。

    就在大家正准备给王聪办出院手续时,一个令人稍微惊喜的消息传了出来,军医大有一个肿瘤专家要来省医院讲课,这可是唯一的一丝希望,本已放弃治疗的王聪,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他果断的对王轶花说:“我暂时不出院了,你扶我去找这位教授”

    军医大来的这位王教授已经六十多岁了,他两鬓斑白,久经沧桑的脸上,搭着一幅厚实的眼镜片,他一边看着王聪的检查资料,一边打量着王聪,毫不客气的说:“小伙子,你这病已到了晚期,不做手术,你最多维持两三个月,做手术吗?像你这么严重的病,走下手术床的概率也不到百分之五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