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788章 正面交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88章 正面交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午的阳光已失去了夏日的毒辣,夏建坐在陈小兰舒适的房间里,两人说着开心的话题。

    让夏建没有想到的是陈小兰竟然还是个难得的大学生,只因为家里穷,大学毕业后关系没有跑到位,所以她的工作一直没有被安排,一气之下她便去了南方,结果交友不甚,认识了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结婚没多久,她们便分道扬镳,人家只是玩玩,可她却是投入了真正的感情,所她伤了个体无完肤。带着婆家给她的一笔钱,她回了老家,她发誓这辈子再不踏入感情一步。

    听着陈小兰的叙说,夏建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听故事一样。这样的事情他只在电视里看过,没想到自己的身边还真有这样的故事。

    在夏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服下,陈小兰答应夏建,会参加水井村果业基地的管理工作。这是夏建没有想到的收获,他知道,强龙难压地头蛇,有些事情必须要本地人参于管理,否则外来的和尚还真念不了经。

    就在夏建和陈小兰聊得最开心时,忽然大门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夏总在吗?你快出来,有急事找你”

    夏建一听,慌忙站了起来,和陈小兰一前一后来到了大门口,就见村长陈海平满头大汗的正站在他的大奔前喘着粗气。

    “你这是怎么了?”夏建有点吃惊的问道。

    陈海平长出了一口气说:“出大事了,刘岭村的刘贵领着一帮村民围堵了修路机械,把欧阳镇长还差点打了一顿,你们的工作人员好像和刘岭村人有身体上的冲突,你快去看看吧!”

    “你还找的挺厉害吗?”陈小兰眉头一挑,对陈海平说道。

    陈海平呵呵一笑说:“要不是看见这部车子,我怎么能知道夏总能在你家里?”

    “好了!闲话就不说了,我去看看情况再说”夏建说着,便打开了车门,动作迅速的跳上了车子。

    他刚把车子掉了个头,就见陈小兰追了过来说:“我和你一起去”不等夏建说话,她自己拉开车门便钻了进来。陈海平犹豫了一下,拉开后排的车门也坐了上来。

    夏建没有说话,一脚油门,大奔在新修的水泥路上扬起了细细的一层灰尘。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此时正是午后,也是农民人干活累了的休息时间。

    因为新修的路上根本不让行车,所这路便成了夏建说的专道。没几分钟的时间,车子已到了张堡村。夏建把大奔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好,这才快速的和陈小兰还有陈海平她们俩朝出事的地点赶了过去。

    两辆挖掘机前,围了不少的村民,而这边修路的工人还有张家堡子村的人站成了一排,大家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而另一边可能就是刘峻村人,他们来的要不多,但个个精悍,明显是挑选出来跑上来闹事的。

    这两伙人就这样对峙着,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夏总刚走过去,东沟村的村长覃海龙两步赶了过来,他气鼓鼓的说:“太不像话了,这路还没有修到她们刘岭村,她们就跑上来闹事,还真以为这座山就是她们刘岭村的”

    “覃村长,她们人呢?”夏建轻问道。

    覃村长看了一眼夏建身后的陈海平说:“去村委会了,这帮混蛋还不让我们进去”

    “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清楚一点”夏建追问了一句。

    覃海龙把夏建往旁边一拉说:“这个刘贵带了十多个打手,把欧阳镇长,还有你们的郭经理和席助理弄到了张堡村的村委会,说是要谈判。其他人根本不让进去,你说这是什么事?”

    “没事!你带我过去”夏建冷声说道。

    覃海龙带着夏建来到了一个小院子前,说是村委会,其实也就是两间土坯瓦房,不过这总比水井村在家里办公的要强一点。

    大门口左右站了四个年轻小伙子,他们背着手,就像电影里的保镖一样,样子非常的神气。周围围了一些老人和小孩,她们纷纷朝这里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

    夏建阔步走了过去,哪几个人立马一伸手说:“闲人不许进去,你不和道吗?”

    夏建心里本来就窝着一团火,再加上这些人对他这个样子,怒火不由得就窜了出来,他右手一挥一推,扑通几声,四个小伙有两个便爬在了地上。

    剩下的两个刚要往上扑,夏建一扬手指,大声喝斥道:“滚!”哪两小伙子竟然被夏建这一声给唬住了,站在哪儿不敢再动。

    夏建两步便跨到了乡委会办公室的门口,立马有几个人扑了上来,正准备挡住夏建,怒火攻心的夏建不由得左右手同时击出。

    这些平时在村里耀武扬威惯了小家伙,根本不是夏建的对手,扑通几声,全被放倒在了办公室的门口,有一个被夏建一脚踢着窜进了办公室内,爬在地上半天了起不来。

    围坐在一张方桌前的几个人,被夏建的威猛惊吓到了,有一个六七岁的老头,他哆嗦的着手指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打我的人?”

    夏建认识这人,他就是刘岭村的刘贵,让次叫人来碰瓷,结果失败告终,他们虽然没有正面接触,但这老头长什么样子,他还是记得的。

    “欧阳镇长!为什么要停工?”夏建根本不去理刘贵,而是故意找欧阳红的茬。欧阳红自然明白夏建的意思。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忙给夏建搬了张凳子过来,笑着说:“是夏总吧!我是张堡村的村长何三娃,今天这事弄得太不好意思了”

    “我们在你们村的地盘上修路,别的村跑来闹事,你怎么不带村民把他们赶出去?”夏建故意这样说着,便坐了下来。

    这时爬在地上的哪小伙才爬了起来,他咧着嘴巴,不停的*着,样子极为恐怖。夏建看了一眼门口的哪几个人,大声的对席珍说道:“把他们给我赶到院子外边去,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让人站什么岗,简直就是胡闹”

    席珍一听夏建这么说,立马站了起来,操起墙角的一根木棍走了过去。

    刘贵这下着急了,他没有想到夏建会这么的厉害,他带的哪些个人,在这山上可没人敢招惹他们。

    “你们都出去吧!别站在这儿了”刘贵借坡下驴,忙朝门口喊道。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夏建非常的厉害,他的手下虽说是个女的,看样子也不弱弱,干脆走为上策。

    这些个人一走,看热闹的村民们立马围了上来。何三娃看了一眼夏建,便走到门口喊了两声,大家一哄而散。

    “对不起夏总,都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影响了工程进度”欧阳红微微一笑,对夏建说道,她这戏是演给刘贵看的。

    夏建冷冷的说道:“别说没用的,修路是为村民们着想,也是得到市政府同意的。你如果下不了手的话,我就工程队的人干,几个村民还想阻止我们修路?”

    “别别别!和为贵吗?这刘岭村的刘叔不是坐在这儿了吗?大家一起谈谈,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何三娃打着哈哈说道。

    夏建看了一眼刘贵,冷声问道:“欧阳镇长,这老人是刘岭村的村长吗?”夏建这是故意这样问的,他知道刘岭村的村长根本就不是他。他这么大年纪了应该在家里养老才对,不知道跑出来干什么?

    “噢!不是,他是…”欧阳红还没有说完,就被夏建打断了:“既然不是村长,又是一个老人,那他来干什么?叫村长来”

    刘贵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他本想扬扬自己的威风,没想到带来的手下三两下就被人放倒在了地上,而且这个夏建对他根看都不看上一眼,这让他十分的没有面子。

    “ 不是夏总,这位是刘岭村德高望重的刘贵刘叔,他说的话基本上能代表刘岭村人,所以有些事我们可以根他谈”欧阳红故意陪着笑脸说道。

    刘贵看了一眼夏建说:“早都听说了,西坪村出了个能人,没想到这么年轻,年轻是资本,要不能随便浪费。如果现在就透支了的话,你将来怎么办?”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酒喝凉水。我这人注重眼前,根本不管自己的将来,只要能为大多数人做点好事,自己的得失不算什么“夏建声音冰冷的说道。

    刘贵呵呵一笑说:“我们还是谈谈这修路的事吧!“

    “修路的事,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现在不是还在张堡村境内吗?等再往前修修,就停下来,让工程师修改一下图纸,从半坡村驾道桥直通河道的公路,这刘岭村既然不同意,水也别进村,路也撇开“夏建大声的对郭美丽说道。

    郭美丽假装记录着,一边答应着。这刘贵的脸上还真挂不住了。就听何三娃说:“刘叔,对不住了,让你的人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几个村的人如果都动起手来,你们村人可要吃大亏了,再说了,人家夏总也不想开发你们村了“

    “晚了!你们这样大兴土木,从水井村的山顶上修路引水,已破坏掉了我们刘家人的龙脉,如果还要往前修的话,会伤到龙脊,这事我们刘岭村人可不能答应“刘贵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何三娃看了一眼夏建,笑着说道:“龙脉?在哪儿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