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786章 两兄弟开始挖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86章 两兄弟开始挖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茶是泄火的菊花茶,可这人都不是省事的人。..

    武伍喝了一口王有财递给他的茶水,微微一笑说:“王老板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防说出来,兄弟我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效劳的上的地方’

    王有财长了一口气,便把自己老爸如何与夏泽成打架的事细说了一遍。武伍一听,立马拍着胸脯说:“王老板,这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好了,兄弟把这事给你办漂亮了就是“

    “好!不过这个夏建可不是一般的人,一来他是创业集团的总经理,二来这小子的身手非常了得。能放倒他最好, 不行就立马跑人,千万不能落到警察手里。还有,万一被抓住了,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王有财压低了声音说道。

    武伍呵呵一笑说:“王老板!跟你混了这么久,道上这点规矩还是懂得“

    “哎!高伟和吕猴子没有再来找事吧!”王有财又问了一句。

    武伍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们这帮人的声势现在很大,一般人不敢来招惹咱们。平都市我看是立住脚了。当然,王老板的社会关系可不是一般的硬,聪明人都会躲着咱们走”

    “你可给我听好了,千万不能说出我是谁,明白不?如果走漏了风声,我王有财的为人你是清楚的,不只是打你一顿的事。还有你的手下,每个人都要管好自己的嘴,这事你得定个规矩“王有财说这话时,脸色非常的严肃。

    武伍点了点头说:“王老板!现在有人找我们替他们护场子,还有找我们去追债什么的,你看这样的业务接不接?“

    “接!只要有钱赚,这些业务全接下来,不过你得培训一下这方面的人才,凡事都要有窍门,不能光凭着打。下来你适当的扩充一下自己的队伍,多带几个人出来,这样你就轻松了。一般事情让他们去干就可以了“王有财野心勃勃的说道。

    武伍一听可高兴了,这样一来自己不是也成了领导了吗!这家伙呵呵笑道:“王老板放心,我很快会把这事办妥“

    王有财打了个呵欠,一脸的困意。武伍见状,笑着说:“要不把陈娜给你喊过来,这女人这些天老打问你“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回山里去,不行我把田娃带出来,你们俩配合着行动,这个夏建还真是不好对付“王有财说着,故意看了武伍一眼。

    武伍立马站了起来说:“王老板放心,这事我能办好,就不烦劳田队长了,让他把山里哪摊子事弄清楚就行了“

    其实王有财是故意激将武伍,既然他都这样说了,这个狡猾的家伙这才打了手机说:“偷拍的,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到东林大厦先蹲两天,摸摸底,见一下真人,记住后再行动,明白没?”

    “很清楚,这人我一眼就记住了,王老板真是了不起,这手机也能拍照,啥时也给我弄一个啥”武伍一看王有财的手机这么先进,不由得有点羡慕。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这是大板给送的,等下次他来平都市了,我给你要一部就是”武伍一听王有财这么大方,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就是他王有财的为人,当着夏建的面,他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会搞偷偷摸摸的事,可一转身他就变了卦。

    不过让他搞不清楚的是,昨天晚上偷袭夏建的又是何人呢?

    夏泽成还真出了院,夏建打电话给黑娃,让他把大奔开了过来,哪辆宝马车让席珍开着,送郭美丽去东沟村。

    王德贵乘病房内没人,偷偷的下了床,他走了几步,发现已没什么大碍。头上虽然流了很多的血,但是皮外伤,应该没什么防碍。

    忽然陈月琴从外面打水回来,她刚一推门进来,王德贵便两步跨到了床前,身子一倒又睡了下去。

    “哎呀!是我啊!你就别装了。人家夏泽成都出院了”陈月琴呵呵笑着,把手里的暖水瓶放了床头柜里。

    王德贵一听,如打了鸡血一般,他猛的坐了起来问道:“你没有看花眼吧!这个夏泽成他会这么轻易出院?”

    “没看错,接他的车子刚刚离开了医院”随着洪亮的声音,从门里走进来两个警察。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雷雨,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助手小王。

    王德贵一看到警察来了,不由得头皮一紧,他有点吃惊的问道:“你们来这儿干什么?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们俩”

    “你好!我是平阳镇新来的派出所所长雷雨,过来调查一下西坪村打架事件”雷雨说着同,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小王。小王赶紧打开了笔和一个小本子。

    王德贵见状,故意*了一声说:”哎哟喂!我头痛,你还是先问问别人好了“说着便躺了下去,一副不愿配合的样子。

    “你是王德贵吧!你们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正因为你受了伤,所以我们把你安排在了最后。今天过来,我们只是想证家几件事情而已,麻烦你配合一下“雷雨一脸严肃的说道。

    王德贵干咳了两声说:“有啥好证明的,我明明是受害者,你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我被夏泽成打成了重伤,差一点就见了阎王爷,这就是事实,你们既然是警察,就得管好这件事。他夏泽成除了赔付我的医药费,他另外还得赔我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还有其他人员的陪护费“

    “这个你说了不算,现在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是“雷雨冷声说道。他来之前,去过西坪村,好多人都说这个王德贵很难缠,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躺在病床上的王德贵两眼一瞪说:“有什么好问的,无非就是谁先骂谁?谁先动手打谁?我来说,是他夏泽成先动手打的我,也是他夏泽成先骂的我,就这些。记好了请离开,我要休息了“

    “你好像说的一点都不符合事实“雷雨忍不住说了一句。

    王德贵呵呵一笑说:“是吗?不符合事实,你说事实是什么?“

    “经村民和夏泽成的口供证实,是你先挑起冲突,然后先动手打的人,这就是事实“雷雨声音洪亮的说道。

    “你们调查案情,不能只听一面之词“王有道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陈月琴见状,不由得大喜,她笑着问道:“儿子!你不是上班吗?你们市政府的工作那么忙,就不要来回跑了嘛!“陈月琴这是故意说给雷雨听的。

    雷雨没有和王有道有过任何正面的交集,但他还是认识他,出于礼貌,他硬着头皮说道:“王市长好!“

    “你是平阳镇派出所的所长?“王有道问了这么一句,不过他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昨天晚上就有人给他打电话,说是夏建来市公安局报警,他们没有接,而是推到了平阳镇,所以他一猜便准。

    雷雨点了一下头说:“是的王市长,是平阳镇派出所所长雷雨“

    “很好!这件事本来我们也要报案的,既然有人报了,我们就不报了。你也知道,他是我的父亲,被人打成这样,我这个做儿子的心里非常的难受,但是你也知道,我又是公职人员,又不好参于这事,但公平总该要的吧!“

    “那肯定要的“雷雨只好顺着说了一句,毕竟人家是市长,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可不敢太过放肆。

    王有道把病房门关严实了,这才小声的对雷雨说:“雷所长,你现在不要把我当成什么市长了,咱们俩好好的谈一谈“

    “好的,王市长请说“雷雨微微一笑说道。

    王有道长出了一口气说:“你可能调到平阳镇不久,不知道西坪村的具体情况,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西坪村以王夏两姓人居多,所以长期以来就形成了两大家族。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就是这个道理“

    雷雨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些事他去西坪村之前就了解清楚了,既然人家王有道这么的有耐心,他不防再听上一遍。

    就听王有道继续说道:“我爸一直是西坪村的村长,一干就是十多年,他们老夏家人可以说是妒忌羡慕恨。慢慢的就形成了积怨,在前天两个老人的言谈之时就爆发了,按道理,这都属于正常现象,可这个夏泽成他下死手,看把我爸打成什么样子了?“

    王有道说着说着,情绪不由得高涨了起来。

    雷雨呵呵一笑说:“王市长,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从调查的结果来看,这挑事之人就是你爸,而且他还拿拐杖先打的人,这都有好几个旁证“

    “行了,看来我说了半天,你也没有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实话给你说吧!哪天在场的几个老人,都是他们老夏家人,你说自家人能说自家人的不是吗?“王有道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雷雨故意接过小王手里的记录本看了看说:“不是王市长,这八个老人里,只有一个是姓夏的,基中四个姓王,两个姓陈,一个姓张。但他们的口供都是一样的,没有不同的”

    雷雨故意装聋卖傻,这让王有道十分的不高兴,他冷泠的说了一句:“你们基级的办案水平还是有限,不行就移交市公安局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