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755章 村口碰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55章 村口碰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下午三点钟的太阳,毒辣辣的炙烤着大地。 .一辆红色的奔驰小轿车扬起一路灰尘奔跑在通往水井村的山路上。

    夏建不由得看了一眼正在开着车的姚俊丽,这女人看起来漂漂亮亮,一副斯文清高的样子,可开起车来,比他可猛了不少。

    山路很陡,而且还时不时的冒出个坑或者土包什么的,可姚俊丽依然不减速,把车子开的很快。

    眼看着就要到刘岭村了,夏建不由得想起了哪天晚上的事,他心有余悸的对姚俊丽说道:“你还是开慢点吧!这里可是村口,万一有个什么事可就扯不清了“

    “这么热的天,老乡们可能正在睡觉纳凉,谁还会跑出来晒太阳“姚俊丽的话音未落,忽然从一棵大树后面猛的窜出了一个人影。

    “小心!“夏建不由得大喊了一声。姚俊丽还是反应挺快,猛的一个急刹车,只听奔驰车痛苦的嘶叫了一声,一阵灰尘扬起,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还好,她们俩个人都系了安全带,否则这脑袋非撞破不开。夏建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就见奔驰车前面,躺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人衣着破烂,一脸的胡子,形像极其邋遢。

    这时姚俊丽也从车子上跳了下来。她声喝问道:“怎么样老乡,撞着了没有?“这时,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冒出来了十多个刘岭村的村民。有人手里还拿着木棒和铁锹之类的工具,这些人如果不出来,夏建还真以为是姚俊丽把人给撞了。但是这些人的忽然出现,让他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管怎么样,这人在她们的车了前面躺着,看看还是应该的,万一被撞上了,她们也得承担责任不是。

    夏建两步赶了过去,他弯下腰一看,这人离车子还有一点儿的距离,应该是没有被撞着,因为他刚才扑过的脚印就说明了一切。

    夏建为了弄清楚事实,他又轻轻的拉起了这人的裤子,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这人的两腿完好,没有任何的伤痕。

    “老人家,没事就起来吧!是不是有点被吓着了。你说你这大热天的不在家里纳凉,跑到大路上干什么?”夏建说着,伸手便去扶这人。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别动!撞了人还想毁了现场不行”随着声音,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跟了五六个二十多岁的少年,个个看起来牛气冲天。

    说来也奇怪,躺在地上一直未动的中年男子,一听到这个老人的声音,忽然大叫了起来:“痛啊!我的腿断了,你们要陪我钱”

    “刘二瓜,你忍着点,我们刘岭村人都在这里,今天这事她们不给个说法,我刘贵是不会让她们离开刘岭村的”这人一报号,夏建才知道他叫刘贵。

    这人一说话,刚才冒出来的这些人也跟着叫嚣了起来,夏建看明白了,这是*裸的找事情。姚俊丽看了一眼夏建,她也不是傻瓜,立马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家安静一下,这车是我开的,要说撞人吗?还真没有撞到,如果你们不相信,那我立马送他到医院进行检查,如果真有问题,花多少钱我都认了”姚俊丽大声的说道。

    刘贵摸了一下白花花的胡子,干咳了两声说道:“送到医院可就由不了我们了,一个好人被你们搞成残废也很难说”

    躺在地上的刘二瓜一听,两腿乱蹬着喊道:“我不去医院,我怕开刀,我还想再活上几年”夏建和姚俊丽相视一笑,这哪里像受过伤的人,刚才还说腿被撞断,简直就是扯蛋,看来这个刘岭村人是想讹她们不可。

    村里围上来看热闹的人是越来越多,姚俊丽给夏建使了个眼神,她忽然掏出了手机,在上面一阵乱按后说道:“喂!王助理,你赶快到银行提三十万元送到平阳镇的刘岭村来,我想撞死个人”

    姚俊丽挂上电话,示意夏建上了车,她刚把车子打着火,就见刚才还躺在地上的刘二瓜忽然爬了起来,没命似的跑了。

    姚俊丽一脚油门,奔驰呜的一声吼叫,围观的村民们迅速朝路两边躲开,唯恐姚俊丽要撞死的人是她们。

    夏建回头望去,灰尘中站着一眼茫然的刘贵,他不知道这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为什么要演上这么一场戏。

    等他们赶到水井村的打麦场里时,郭美丽她们的工作即将完成。欧阳红和赵红俩人一看见夏建便迎了上来。

    “不是说好了的在西坪村村委会等我们吗?”赵红轻声问道。

    夏建微微一笑说:“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们,上来看看”

    “告诉你一件好消息,明天水利局的人就来这里勘探引水的事,交通管理局也派了人一起过来,所以一个星期动工已成了可能”欧阳红笑关对夏建说道。

    这时陈村长跑了过来说:”夏总啊!大家忙了这么多天了,今天完工的又早,你们就在我们村吃个便饭再走,要不大家的心里过意不去“

    “吃饭的事不急,以后有的是机会,我问你一件事,刘岭村的刘贵是什么人?“夏建把陈村长拉到一边,轻声的问道。

    陈村长呵呵一笑说:“这个老家伙仗着有个侄子在省上做事,在村里也算是个横着走的人。就在昨天,还托人给我带话,说不要给你们租地。怎么着,你见过他了?“

    不等夏建说话,姚俊丽气愤的便把刚才遇到的事情给大家细说了一遍。尤其她说到刘二瓜撒腿逃跑时,水井村的几个年轻人便大笑了起来。

    陈村长摇了摇头说:“做孽啊!这个刘二瓜他就是一个五保户,孤苦伶仃的很可怜,而且脑子也有点问题。这个刘贵真是为富不仁,万一真被撞到了,那可不是钱的问题,首先人要吃亏“

    村里的几个老人也跟着骂起了刘贵,看来这个人并不受大家的欢迎。

    夏建想了想对欧阳红说:“我们几个去一下陈村长家里,临时开个紧急会议“欧阳红点了点头,立马通知了大家。

    在陈村长家里,夏建看了一眼大家说:“有些事情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们来这儿租地种苹果,一来可以给这里的村民们创收,这二来可以改善这里村民的生活环境,可是有些人并不想我们这样做“

    “这个老家伙真是私心太重,他们家沾了侄子的光,生活的不错,可整个刘岭村人生活的并不好,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确实是个脱贫的好机会,他这样做,我们水井村人也不愿意“陈村长有的点生气的说道。

    欧阳红看了一眼夏建说:“他们已经是第二次了,还好姚总的开车水平好,否则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我们这些天的付出可就白费了“

    “有这么严重吗?小小一个刘岭村,它还想坏了大家的事?“姚俊丽有点不服气的说道。

    夏建是农村长大的,他清楚这里面的厉害性,于是他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刚开始在这里动工,千万不能和当地村民引起冲突,石头大了我们可以绕着走,把这个刘岭村的开发放在最后,或者不开发也行,反正这地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欧阳红忽然站了起来,她说:“我们真的能绕开刘峻村,从水井村横着过去,不是就到了东沟村吗?陈村长想想,看能不能立即修出一条便道来“

    “没问题,从这边大二十亩的地里横着开过去,挖倒一个地埂,不就到了我们东沟村的村道上吗?哪路虽然小了点,一辆车单排走什么问题也没有“随着一个哄亮的声音,从门口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欧阳红呵呵一笑说:“覃村长的耳朵还真长,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听了个大概,都是这个老不死的出来做怪,他今天还还带了几个人跑到我们东沟要煸风点火。被我爸给轰走了。自己村里的事都整不明白,还跑来当我们村的家,还真以为他是这一带的牛皮人”覃村长说着,便呵呵的笑了起来。

    陈村长忙对夏建说:“夏总,这是东沟村的村长,叫覃海龙,我叫海平,我们俩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这是夏总,真正的当家人”陈村长给对方做着介绍。

    覃村长忙伸出了宽大的手掌说道:“幸会啊夏总!真是年轻有为,听说你是西坪村人,可真给我们老农民长脸啊!”

    “覃村长说笑了,不过这个项目不错,应该能帮着大家致富。我们首先租地,可这地还是要人管理,所以村民们在拿着租金的同时,还可以做我们果业公司的员工”夏建说着,便伸出手和覃村长握了一下。

    覃村长笑了笑说:“我是有野心的,先给你们租地种植,条件成熟了,我们自己也种,这岂不是给后辈子孙也找了一条吃饭的活路。再说了,你们为了这事还给我们要引水修路,这样的好事我们都不拥护的话,这脑子还真给叫驴踢了“

    覃村长的一番说辞,把大家都给逗乐了。陈村长看了一眼表说:“别扯没用的了,我们还是动员两个村子的人,立马修条通往你们村里的路,今晚就从你们东沟村走,让刘贵这家伙干着急去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