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725章 惊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25章 惊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建和王琳一到办公室,龙珠和席珍就跑了进来,两人一脸的紧张神色。

    “你们都别紧张,在事情还没有定论之前,这都不是事。席珍记录一下,让人力资源部清查这次所走人员,立马补缺。所有新招人员,最后一关都由王总来把关。龙珠先放下手头工作,立马和来公司人员面谈,详细记录每一家公司的具体情况”夏建一边说,一边开始拨电话。

    电话是打给方芳的,电话一通,他立马说:“请迅速到肖总家里”他一说完,不等对方说话,他已经把电话挂了。

    龙珠想说点什么,但一看夏建这个样子,便转身走了。

    席珍看了一夏建一眼,轻声问道:“夏总!要不要召开全公司高管会议,把这情况通报一下,否则人心惶惶,不好开民工作”

    “好吧!明天九点召开全公司高管会议,任何人不得缺席”夏建想了一下说道,他认为这个时候开个会还是挺有必要的。

    等席珍一走,夏建又给金一梅打了个电话,请她到肖总家里,说有要事商谈。挂上电话后,夏建这才对王琳说:“我们先去见见肖总再说”

    公司里的哪些职员一看夏建来了,大家这才有所放心。

    高强度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夏建觉得会累极了。王琳早都看出来了,一下楼就把车钥匙从夏建手里拿了过去。

    黑娃办事也是雷厉风行,他已经从每个地方开始调集保安。夏建和王琳出来时,他正在对保安训话。

    老肖家里,一切安静。夏建和王琳进屋时,老肖正在看着报纸,丁姨已在厨房里准备午饭。

    “肖总说你们可能一会儿就来了,所以我提前开始准备午饭了,是不是还有人要来”丁姨把身子探了出来,满脸笑容的说道。

    夏建想了一下说:“一会儿可能还要来两个人,你也准备上吧!如果人家不吃就算了”丁姨应了一声,便去忙了。

    看到老肖如此的淡定,难道他不知道集团所发生的事,如果说他不知道,那他怎么又知道夏建和王琳会回来?夏建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王琳笑着和老肖打了个招呼,便坐了下来。她始终也是保持着一脸的从容。夏建这才觉得只有自己绷的很紧。

    “事情已经出了,咱们共同面对,当然所有责任都由我来承担,可是我老了,无力回天,所以还是要麻烦你们从中处理,最好是保全集团,万一不行,把下面的子公司抛售后再还银行贷款,当然不能欠任何一家公司的钱“老肖放下了手里的报纸,非常镇定的说道。

    果然他已经都知道了,不过他能这么淡定,还是让夏建吃惊不小。因为是肖晓伙同财务卷款跑了,应该这数额是不会小的。

    夏建一直想不通肖晓为什么要这样做,所以他什么话也没说,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老肖看了一眼夏建说:“别费神了,肖晓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到现都没有想清楚,所以你也不用去想了,因为想了也是白想,她能这么做,这说明她早有准备。卷走的钱十有**是追不回来了,就算是能追回来,你说还能剩多少?“

    “对!我也是急昏头了,当务之急应该是财务清算,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夏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老肖叹了一口气说:“我已经让安得民进行清算了,大概的数字下午应该能过来”夏建这才想起这个安得民来,此人临近五十岁的样子,办事胆不谨慎,金一梅在的时候,他一直是计财部的经理,看来这回是被老肖委以重任了。

    说话间,方芳穿着一身警服走了进来,这女孩穿上这套衣服,简真是美呆了。夏建看得都有点发呆,还是一旁的王琳捣了一下他说:“小心眼珠子掉下来了”

    “不好意思,上班时间从单位跑出来的,请别见怪”方芳说着,和老肖打了个招呼,就挤着坐在了夏建的身边。

    王琳知趣的又往里面挪了挪身子。老肖则是呵呵一笑说:“方芳看来天生就是做警察的料,这身衣服一穿,既洒脱又漂亮,简直就是英姿飒爽”

    老肖所说的话,其实就夏建心里的话,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就在几个人正在说笑时,金一梅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老肖忙示意她坐了下来。聪明的方芳便站了起来,开始张罗着给众人倒茶。王琳不由得朝夏建吐了一下舌头说:“我也是被这事弄傻了,连茶也忘了倒“

    “我也是刚知道这事的,大概情况不太清楚,夏总的电话一打过来,我就赶紧赶过来了,可是路上又碰到堵车,真是急坏人了“金一梅一脸慌张的说道。

    老肖呵呵一笑说:“都是我对不住你们,集团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把你们走掉的人又叫了过来,你说这事“老肖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金一梅呵呵一笑说:“肖总!你这样说真是见外了,夏总在这个关头能想到我,我心里真的很高兴,最起码说他心里还没有忘记我,说明我金一梅还有用处“

    “好!感谢各位能在创业集团危难之时挺身而出,我还是哪句话,创业集团它不属于我一个人,而是属于大家。只可惜我的意愿还没有执行下去,就被这个混账的肖晓给破坏掉了。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说了“老肖说到这里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看来他把所有的不快,全压在了心底。方芳忙把她沏好的茶水端了过去。老肖喝了一口接着说道:“我现在口头任命夏建为创业集团总经理,王琳为副总,金小姐还得回来,继续把财务这一块给撑起来,明天我就正式发文下去“

    金小梅看了夏建一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好吧肖总,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再推辞就不好意思了,我现在就回去,把手头上的几家公司给推掉,这样就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创业集团这边来“

    “方芳是不是给我们带什么信息过来了?“老肖微微一笑问道。

    方芳点了点头说道:“你住院时,我受夏建临时委托,对这里进行的检查,就在哪天晚上,我发现你有几个比较隐密的地方,可能被人动过“

    “是的,法人章被偷走了“老肖说这话时,眉头拧成了一团。看来他是被气极了。

    夏建一听,心里想,完了,这法人章一偷走,创业集团能动的资金还能留下来吗?这个肖晓简直是在找死。

    方芳摇了摇头说:“这事可能也怪我,我是过了两天才给夏总说的,他说要回平都市去,我觉得问题应该不是很大,没想到这肖晓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让你帮我们查一下肖晓出行记录,你查了没有?“夏建有点着急的问道。

    方芳点了一下头说:“我是动用私人关系查的,当然是违规行为。就在前天晚上吧!肖晓坐飞机离开了富川市,去了西亚的一个小国家“

    “什么?肖晓她出国了?”夏建惊讶的叫了起来。

    方芳呵呵一笑说:“还有比这更离奇的,肖晓的所有证件上,都没有用肖晓两个字,而是梅桐,还有她的居住地也不是富川市,而是西部边境地区的一个小镇”

    “你说什么?这个镇是不是叫梅南斯”老肖吃惊的坐直了身子,他的身子也跟着开始发抖。

    刚走进客厅的丁阿姨见状,忙走到老肖的身后,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慢慢的老肖才趋于平静。

    “冤孽啊!这个地方就是肖晓的出生地,想当年她的父亲是我手下的一个兵,由于往境外贩买违禁品被边防战士抓获,是我把他送上军事法庭的。后来他被执行了,我心里过意不去,就收养了肖晓,哪年她才三岁”老肖说到这里时,已是老泪纵横。

    王琳递上去了纸巾,老肖擦了擦说:“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来往过,就在肖晓十六岁那年,我偷偷的给她的母亲寄过一次钱,从这次以后,再没有任何的联系,难道是肖晓找回老家去了?”

    “肖总!如果顺着你这条线往下捋的话,还真是这个可能。假如肖晓找到了家里人,家里人说当年送她父母上法庭的是你,这些人一时理解不了,把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到你的身上,肖晓如果也是这样认为的话,那卷款跑掉就不难解释了“方芳不亏是干这一行的,分析的还是头头是道。

    夏建牙一咬说:“报案吧!这事关系重大,而出现的这人身份又不是肖晓的,问题有点复杂“

    “我赞同夏总的意思,你对肖晓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还能对你做出这样的事,天理难容,暂不管这事是不是她做的先不说,我们还是让警察来还原事实真相“王琳语气非常坚决的说道。

    金一梅叹了口气说:“肖总不能和软了,虽说她是你的女儿,可她有没有想过你这个父亲?所以这案得马上报“

    “嗨!我早都报了,只不过这事影响巨大,不宜公开破案,所以大家千万不能把这事说出去,目前统一的口径就是肖晓出国学习“老肖说完这句话时,又把眼睛闭了起来,看得出他已是心力憔悴。

    夏建一看表说:“好了,这事就这样,不必再议,吃饭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