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705章 你走得了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05章 你走得了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有财一听,故意笑得很夸张:“原来你还是个高中生啊!不错,我哪里就需要像你这么有文化的人,不过你家陈贵的话你可要说好了,别让我出力不讨好”

    “行了吧你就,他就是个笨蛋,只知道上班挣哪点死钱,他也不看看,现在西坪村人过的都是什么样的生活。一个个的冰箱洗衣机全进了家,真是羡慕死人了”陈贵的老婆说着,不住的直摇头。

    两个人就在巷子口眉来目去的说笑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陈月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她一看自己的和儿子跟人家陈贵的老婆勾勾搭搭,心里的怒火就冒了出来,她冷声说道:“不回家去在这里干什么?真是个"sao huo"”

    陈月琴这是搂草打兔子,教训自己儿子时,把陈贵老婆了给骂了。这要是别人,陈贵老婆也不是好惹事的货色,可她一看是陈月琴,这人她还是有点忌惮,所以一扭身,摆着水蛇腰走了。

    一回到家里,陈月琴操起扫帚就打:“你这个死不要脸的,那样的女人你也敢粘惹,别说她是了陈贵的老婆,就算不是,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妈!你胡说什么?我粘惹她什么了,只不过就是说了两句话而已,看你大惊小怪的。快去弄饭吧!我爸呢?”王有财一把夺下陈月琴手里的扫帚,忽然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炕上问道。

    陈月琴长出了一口气说:“他呀!每天呆在家里没事干,老跟我吵架。这不我让他上西河川东山脚下,看咱们家的哪块地去了”

    “哎呀!你可真贪啊!不是说好了哪地我们不种了吗?那么远,还看了个啥?”王有财有点不屑的说道。别说现在了,就算是以前他身上没钱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着从地里干点啥,更何况他现在有的是钱。

    就在母子俩正扯着闲篇时,王德贵背着手走了进来,他热的满头大汗,但一看到王有财,他还是不忘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不好好上班,老往家里跑干什呢?“

    “你这老死头,孩子回来看看咱们俩也不行啊!“陈月琴说骂着,忙给王德贵倒了一盆水。还是老年夫妻知道各自的死活,别看王有财一副孝敬的样子,可这细微的动作,他根本就想不到。

    王德贵洗了把脸,然后往大炕上一躺说:“咱家那块地我觉得挺不错,在地里栽些果树,总比荒芜着好吧!“

    “哎哎!爸,你和妈没事就闲着,一天出去随便走走,没有钱你们只管说,儿子现在不缺钱花。可是你们要栽树这事我绝对不同意,你看看你们自己都多大年龄了。如果你们执意要栽,我可不管,别到时候说干不动噢!“王有财有点着急的拦头说道。

    这家伙好像生怕王德贵把树给栽上了,这干农活的事,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喜欢过。陈月琴瞪了一眼王有财说:“去去去!谁指望过你了,该干吗干吗去,别老是跑回来烦人了“

    “人家不是还没有吃饭吗?等一吃完饭,你留都留不住“王有财说着,便坐在了腾椅上。

    陈月琴假装生气的打了他一下说:“想吃老娘的饭,你就得听老娘的话,去厨房里洗几根黄瓜,一会咱们吃凉面“

    陈月琴把王有财打发到了厨房里,便悄悄的对王德贵述说了她刚才看到了情况。王德贵一听就不高兴了,这陈贵可是他王有财的跟班,俩人可以说是以兄弟相称,和朋友的老婆勾勾搭搭,是不是太不像话了。

    正想发作的王德贵被陈月琴按奈了下来,她小声的说道:“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你就别再吭声了“王德贵气得躺在了炕上再没有说话。

    午饭很快就做好了,一家三口人正吃的劲时,有好长时间没有登门的陈贵忽然来了,这让陈月琴心里隐隐感到有点不快。

    陈贵一进门,便笑呵呵的问王德贵好,然后又扯近乎的叫了陈月琴一声“姑“其实陈月琴的娘家还真是和陈贵家一起搅过马勺,可不知那是哪一辈子的事了。

    “哟!陈贵啊!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家里来了?“陈月琴哈哈大笑着,便站了起来,招呼陈贵坐下。

    陈贵偷偷的看了一眼王有财,但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王德贵已看出了端倪,他干咳了一下问道:“陈贵说过饭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叫你姑给你弄点“

    “不用了老村长,我过来是找你说点事,这种还得您老人家出面“陈贵说着,又看了一眼王有财。

    王有财大口大口的说着饭,好像陈贵说什么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你说吧!是什么事?我能帮你解决的,绝无二话,不管怎么说,你曾经还跟着我跑过不少的路“王德贵借此情况,忙告诉陈贵,你曾经还是我的跟班。他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这个目的。

    陈贵微微一笑说:“我今天一下班回到家里,我老婆说有财给他找了份坐办公室的工作,打闹非去不可,我就是想过来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我那老婆,家里的一点狗屁烂事都搞不清楚,她去坐什么办公室?“

    “哎!你还别胡说,你老婆不是说他上了个高二吗?这也算是个高中生了,怎么到我哪里去工作你不放心?“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有财这才放下了手里的碗,有点不屑的对陈贵说道。

    王德贵一听就来火:“行了行了,你开的什么破矿厂,什么人都要啊?我们是自家人就不说两家话,陈贵她老婆懒得家务都不想做,还能到山里矿厂去上班,就她哪点文化,还好意思说是上过高中的“

    王德贵的话音未落,陈月琴便把话接了过来,她笑着对陈贵说:“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你老婆一走,家里的小孩就没人带了。有财只不过是随口开了个玩笑,你回去告诉你老婆,绝对没有这样的事,让她还是安心在家里带小孩吧!“

    “那就谢谢老村长和大姑了,还是你们理解我陈贵的苦衷,这女人虽说很懒,但她真要是走了的话,家里还真不行。我妈每天还要上地,我上班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小孩“陈贵说着,便站起了身子。

    等陈贵一走,王德贵不由得大怒,他大吼一声问道:“你个兔崽子到底想干什么?陈贵可是你多年的兄弟,现在碰到一个这样不争气的老婆,你不帮帮他也就算了,竟然还跟着瞎起哄,是不是怕她们散不了你心里不好受?“

    “没有的事,我就是看他家生活的较为紧张,想帮帮陈贵才叫他老婆去我哪儿上班的。是你们想的太多了吧!“王有财不以为然的说道。

    王德贵一看儿子这副德性,火气就更加的大了,他大声怒吼道:“你用谁也不能用他老婆,否则你就等着后悔去吧!”

    王有财应了一声,便问着笑王德贵:“

    爸!我二哥他现在是平都市的市长,我想在平都市和别人联手做做小生意,应该对于他来说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王德贵看了儿子一眼说:“只要你按章办事,不违法不乱纪,那对于他来影响不大,怕的就是你出个什么事,这说不好说了。你想做什么生意?说出来让我参谋一下”

    王有财一听有点慌了,她忙说:“没有,我们正在研究之中,具体做什么事,我们目前真没有想好”

    “你小子就别再多心了,好好干你这份工作就不错了。以免你老板知道,炒你鱿鱼,到时候西瓜没捡到芝麻也丢了“陈月琴数落着儿子,还抬手打了他一下。

    王有财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我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办,你们就不要操这份闲心了“

    二老见儿子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们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三个人闲扯了几句,王有财一看表发现两点多钟了,便说自己要走了。

    陈月琴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做事还算谨慎,她一直把王有财送到了村口,这才回了家。

    在路上,王有财一直想着陈贵老婆说的哪些话,他顿时觉得,他的父母说的或许正确,他就不应该和这种女人有所来往,弄不好还真会惹上一身的骚。

    他来到张王村村口时,田娃看来早都等在哪儿了,等他一上车,王有财便加大的油门,让他这辆破吉普在村道上狂奔了起来。

    就这样,他们没费多少时间,已到了平都市。王有财是有心之人,他喜欢女人,自然也对女人能够付出。他拿出几百块钱,给刘英从内到外买了套衣服,虽说刘英呆在山里,几乎一年也出不来几趟,但女人毕竟个个爱美。

    完了他又买了好多零食,这玩意儿女人喜欢,男人同样也喜欢。他最近发现,管理这些老爷们,不一定要用强硬手段,有时候用点怀柔的手段,效果也是不错的。

    等这些东西都置办好时,已到了下午五点多钟。王有财看着一车子的东西,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咱们走了“

    “哈哈哈哈!你走得了吗?“随着一阵大笑,从车子后面,忽然冒出了几个彪形大汉。王有财一愣,这几个人他好像一个都不认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满嘴大胡了的家伙。这人走近王有财后,呵呵一笑说:“听说王老板财大气粗,是不是给兄弟们意思一下?“

    “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们,你想让我怎么意思?“有田娃在身边,王有财的胆子大了不少。他知道,这是一伙又想敲诈他的人,对于这样的人,他心里清楚,只要开了头,那他的麻烦可就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