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628章 生死一线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628章 生死一线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六月份的天气,越来越热。这两天,赵红就像是疯了一般领着村委的几个干部,顶着火热的大太阳忙碌在西川河的河道里。

    王有道受不了这个苦,找了个借口回了工厂,就连西坪村也躲着不回来了。陈月琴从村里逛了一圈回来,唉声叹气的对王德贵说:“人家都在忙着清理河道,唯独没有你家宝贝儿子,照样下去,他这个副村长也是干到头了“

    王德贵一听,抬起头看了看万里碧空,刚要说话。王有发提着两个大西瓜走了进来,他笑着说:“别看了老爸,这么好的天气,哪里会有雨下“

    “人家都在清理河道,你为什么不去呢?“王德贵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王有发把手里的大西瓜往堂屋里一放,用手扇着凉说:“这都旱了两个多月了,别说什么暴雨了,就连小雨也没有下过。赵红就是个傻货,自己想干出点成绩,拉着别人受罪“

    “哎!你还真不合适当这个村长“王有发摇着头,无可奈何的说道。

    王有发呵呵一笑说:“爸!现在是发展经济的年代,如果有好的点子,把村民们带上了一条致富之路的话,这才是真本事。你说每天清理一下河道,修补一下村路,这有用吗?面子工程一”

    “你瞎说,村里的工作事无大小,贴切村民的事情,都是大事,做为村干部,必须要为村民的基本生活而考虑。我们西坪村地处两山之间,中间又是一条小河,河道不清理干净,一但下雨受阻,别说你发展什么了?这个村子在不在也很难说”王德贵说完,背着手回了上屋。

    这时陈月琴已把王有发买来的西瓜切开了,拿了一块递给了王德贵,王德贵犹豫了一下,本想说我不吃,但这天实在是太热了,他一看这西瓜就有点忍不住了,于是便接了过来,狠狠的咬了一口。他心里想,不吃白不吃。

    于是一家三口便坐在了屋子里吃起了西瓜。

    就在这么热的天气里,赵红带着村上的几个干部,还有挑选出来的几个村民们,正在西川河的河道里,挥汗如雨,清理着最后一段河道。

    这个王有发,两个月以来,每天带人下河道,可工作只做了个表面,河道里的垃圾,杂草确实清理干净了,但沉积下来的淤泥,还有一些挡在河道中间的大石头,都是原封未动。一说起这事,赵红都是一肚子的火。

    “大家加把劲,应该再有一个小时,这河道就全部通了”赵红擦着汗水,满脸通红的大声说道。

    这时张王村的新任村长冯贵走了过来,他四十多岁,在张王村很有势力,这次换届,硬是把原来的李村长给搞了下去。

    “哎呀赵村长!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是不是有力气没地方出,把个河道也清理的跟人的脸似的,是不是没有这个必要”冯贵背着手,冲赵红喊道。

    原来这西川河的下游便是这张王村,赵红她们已清理到了张王村的村口,难怪这冯贵站出来说话,因为这样一比较,他这个村长感觉又落后了一步。

    “看你说的,什么叫有必要没必要的。镇里不是通知了吗?这两天不是有大暴雨吗?”赵红反问道。

    冯贵呵呵一笑说:“有个屁,连毛毛雨也没有,还大暴雨。再说了,预报的时间已过去了两天了,我就不相信今天最后一天会把暴雨下到我们这儿来”

    陈二牛哈哈一笑说:“冯村长,世事难料,你抬头看一下你身后,刚才不是万里无云吗?怎么就有黑云起来了呢?”

    陈二牛一说,大家停下了手里的活,都朝冯贵身后的山头望去。确实有一团乌黑的云冒了出来,而且是越来越大,感觉移动的速度挺快。

    “乌鸦嘴!”冯贵吃惊的骂了一声,慌忙背着手走了。

    一向不爱说话的夏三虎,这时冷冷的说了一句:“晚了”

    有时候还真邪乎,就见这团乌云迅速的散开,而且是越来越快,转眼间的功夫,把遮住了大半个天空。

    赵红见状,大声喊道:“大家都快点干,必须抢在下雨之前,把剩下的这点活干完”陈二牛和夏三虎也跟着督促起大伙儿来了。就在这关键时刻,夏泽成带着村里一些老年人,手里拿着工具赶了过来,这人一多,剩下的一截河道,很快就清理申通了。

    等大家刚一上岸,就发现天空中已有了零星雨点。赵红忙喊道:“大家都赶快回家,做好家里的雨水防范工作,村干部到村委会待命”

    当大伙儿刚跑进村里,天空中已开始劈里啪啦的下起了大雨滴。一道长龙似的闪电划破天空,紧接着一声惊雷震耳欲聋。

    村委会的大喇叭这时响了起来,就听赵红喊道:“各位村民们请注意,请大家做好暴雨的防范工作,千万不要让小孩在外面瞎跑。有危房和危墙的都要远离”

    睡的正香的王有发被这一声惊雷吓了醒来,他一轱辘坐了起来,看了一眼黑黑的天空,慌忙跳下了大炕,穿上了鞋子就准备往外跑。

    “你去哪儿?”站在堂屋里的王德贵,脸比这天空还要黑。

    王有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去村委会看看,不知她们回来了没有?”

    “你不是说没有雨吗?这会儿跑去领赏啊!人家让你带人清量河道,你没干好也就算了,这次所有村干部都下了河道,唯独缺你,现在这河道清理完了,你又一下冒了出来,你说叫人家怎么说你“王德贵一点都不给王有发留情面,他大声的喝斥道。

    王有发抓着头皮,一脸尴尬的说:“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我不是亡羊补牢吗?“

    “你就别出去丢人现脸了,还是在家里安稳呆着,事后你就说厂里有事没脱开身“陈月琴的话音刚落下。天空中又是一声惊雷。顿时白天变成了黑夜,让人感到非常的可怕。

    忽然,瓢泼大雨就像是从天空中倒了下来。院子里的积水瞬间漫上了台阶。看着院子里的积水,王有发这才怕了,他胆怯的问道:“爸!咱西坪村的河道能经受的住这么大的雨吗?“

    “少下一会儿问题不大,就怕这时间一长,问题就来了“王德贵说完这句话,不由得长长出了一口气。原来的河道比较宽,在他当村长的时候,为了多利用,便把一小半河道开垦成了地,看来这老先人留这么宽的河道并不是没有道理。

    这么大的雨,让西坪村一度进入了紧急状态。赵红立马打电话告诉了欧阳红西坪村的情况。然后进行了精细的分工。

    夏三虎带领这次新上任的三个村干部负责农业合作社的安全。陈二牛带领村民开展全村的巡查。赵红坐镇办公室,全方位的指挥调度。

    如此在灾面前,西坪人还是十分的团结,大家冒着大雨立马行动。四五点钟的天黑得仍然像傍晚。一眼看过去,能看到了便是如注的雨水。

    赵红站在玻璃窗前,心里十分的可怕,她就不相信这哪来这么多的雨。她感觉老天爷好像是专门征对西坪村似的。

    前几次西坪村受灾时,有夏建有她的身边,她自然心里就坦然了不少,可这次要让她独挑大梁,不知老天爷给不给她这个面子。如此大的雨,再过半个小时不停的话,西川河的水位肯定会上升到村子里来,那可怎么办?

    这时,和陈二牛一起出去巡察村子情况的小李子跑了进来,他混身是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不好了村长,河水已漫上咱村子了”

    赵红一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