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617章 突出围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617章 突出围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建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只不过目前的情况对他不利,他还只能暂时委屈一下自己。不过话又说回来,能让龙哥请到他家里吃饭的人还真不多。

    从屋里出来,龙哥故意摔开了步子,走的十分的威武,守大院子里的陈三和哪个肥子,惊讶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大家都把眼睛给我睁大了,这位夏浩兄弟从今天起就成了我蒋大龙的朋友,如果谁不给他面子,就等于是和我过不去,那到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龙哥扯高了嗓门吼道。

    陈三和哪些个守在院子里的兄弟们,在声的喝答道:“不敢!龙哥的朋友就我们的朋友”几十号人异口同声,场面有点壮观。

    夏建在平都市见过高伟和吕猴子混社会的,也在富川市见过赵龙龙,但他们和这蒋大龙的管理比起来,差了还不是一小截。

    陈三陪着笑脸问道:“龙哥!你这腿真好了?”

    “这能有假吗?”龙哥说着,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人见老大这么客气,也跟着乐呵了起来。

    陈三对夏建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夏建心里虽然蔑视这人,但他面子上还是装做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毕竟这种人还是少得罪为妙。

    “好了!陈三给老四打个电话,让他给我在家里安排一桌饭,你们其他人就在这里玩,记住饭管饱,酒管够,但不能乱来”龙哥说了一声,然后给夏建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哪些马仔,立马给夏建让开了一条道。夏建便昂首走了过去,这真是天壤之别,进来的时候,他几乎是被绑架起来的,可出去是却成了座是宾。看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要不是王慧敏给他银针过*,还有彩衣道长传给他哪些药术,他是很难渡过眼前这一关的。

    看来这两样东西,不但可以救别人的性命,关键的时候也可以救他的性命,这真是命中这福。夏建心里暗下决心,他一定要回去好好感谢这两个人不可。

    车子停在了龙哥的二层小洋房门前,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跑了过来,打开了车门,然后冲龙哥微微一笑说:“龙哥,一切都准备好了。既然有客人来,要不要上酒啊?”

    龙哥跳下车子,哈哈一笑说:“酒一定要上,而且要拿最后的酒,我都憋了十几年了,今天得好好的过过隐了”

    “龙哥!你不是腿上有伤,不能喝酒吗?”年轻人小声的说道。

    龙哥哈哈一笑说:“谁说我腿上有伤,你好好的看看”龙哥说着,拉着夏建朝小洋楼内走去。

    年轻人一看龙哥走起路来不瘸了,他不由得朝屋内喊道:“太太!龙哥的腿完全好了“

    餐厅的大桌上,已摆好了丰盛大的饭菜。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正忙碌着,她一看到龙哥这走路的姿势,不由得惊叫道:“你这腿好了?“

    “好了,都是这小兄弟的功能,今天咱们夫妻可要好好的招待一下他“龙哥大笑着说道。随后他又给夏建做好介绍,夏建才知道这女人原来是龙哥的老婆。能看的出,这女人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个厉害的主。

    “翠姐!把我哪瓶藏酒拿出来,我要和夏浩兄弟好好的喝上两杯“龙哥说着,打量了一脸桌上菜。

    翠姐忙轻声问道:“能不能喝啊?“他虽然是在问龙哥,眼睛却在看着夏建,很明显她这是在征求夏建的意思。

    夏建微微一笑说:“可以,他这腿是由气滞留所致,引起了气血不畅,如果从一发生时就能每天喝上一两杯酒,说不定早就通了“

    “啊!你看看,都是些什么破医生,说什么我腿就不能喝酒,还说越喝越严重,简直就是狗屁吗?害得我这么多年戒酒“龙哥一听,不由得爆起了粗口。

    翠姐白了他一眼说:“看来还是这位小兄弟医术高明,救了你这条腿,我还以为,你这辈子就只能这个样了“

    “说不上什么高明不高明的,纯属误打误撞,也是龙哥的罪受够了”夏建说话十分的谦虚。翠姐不由得多看了夏建两眼。

    她忽然压低了声音问龙哥:“这么好的大夫,是谁介绍给你的”

    龙哥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什么大夫,人家是公司的副总”龙哥说着,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给翠姐细说了一遍。

    翠姐一听,惊讶的直摇头,她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还真是个文武全才的人物啊!一点都看不出来。确实倒像个公司白领”

    这两夫妻一高兴起来,全找好听的说给夏建听,想着自己一大早都没有去公司,而且现在都快中午了,怎么手机也没有响?夏建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着急,他忙找了个借口说:“龙哥,拿支笔和纸过来,我给你开副中药,再好好调理一下,就完全好了,要不一会怕忘了”

    “哎!好好好!”翠姐一听,忙小步跑回了书房。

    夏建借此机会,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这手机不知什么时候已关机了,可能是刚才和龙哥动手时给弄的。夏建忙一边开机,一边对龙哥说:“我打个电话”

    “好!你打吧!”龙哥说着,也快步走出了餐厅。

    夏建没有去理会,而是等手机一打开,立即给顾玥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一通,就听顾玥在电话里着急的问道:“夏浩!你在哪儿啊?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没有,我挺好的,我在朋友这儿吃个便饭“夏建胡乱撒着谎。

    电话里的顾玥厉声说道:“你就胡说吧!把车子停在大马路上人就不见了,警察已联系我们了,我让小婷拿另外一把钥匙把车子刚开回来,你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真没事,万一有事我还能给你打电话吗?是不是?我给你说一声,我下午大概就能上班了,你放心好了“夏建说完,便把电话给挂了。

    这时翠姐和龙哥一起走了进来,翠姐手里拿着笔和纸,而龙哥怀里抱着的却是一瓶上好的白酒,一看哪包装,就知道已有些年份了。

    夏建招呼龙哥坐了下来,伸手给他号了号脉,然后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便拿起笔,沙沙沙的一气呵成,然后交给了翠姐说:“抓三付,每付熬三遍。药渣放宽水熬汤每晚洗脚,记住酒每日少饮一小杯”

    翠姐用笔一一记了下来,立马吩咐人就去抓药。然后亲手打开酒瓶,给她们三个人都倒上了酒。夏建的眼光不错,一进门就看出了这翠姐可不是一般人,果不其然,在喝酒的过程中他算是有所领教。

    酒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三杯酒下肚,夏建的话也慢慢的多了起来,他不再拘束,尽量的显露着本性。

    “哎!我说夏兄弟,像你这样的人,知书又达理,且既能文又能武的,怎么就招惹上顾长龙这么难缠的主了呢?”翠姐是豪爽之人,三杯酒下肚就把问题挑明了说。

    龙哥只是看了他这个老婆一眼,没有再说话。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这怎么说呢?正所谓各谋其主吧!”

    “噢!能不能说的详细一点?”翠姐蛮感兴趣的问道。其实不然,她这是想为自己的老公解局。他们收了人家徐一鸣的钱,现在夏建又是龙哥的恩人,哪头轻,哪头重,她得弄清楚了才能定结论。

    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区别,龙哥一高兴就可以口出大话,女人却要好好掂量一下,她一是不想失去这笔钱,二又不想得罪夏建,她的算盘其实是这样打的。

    “我现在在顾长龙的女儿顾玥的手下做事,可能目前所开发的一个大项目,让顾长龙这边有点满意了而已,而事主导我正是我,说白了,我也就成了他们顾氏家族内斗的牺牲品,其实走了我一个,照样还有人来,商业竞争吗?就是如此残酷”夏建说着,喝了美美的一口酒。

    龙哥看了一眼夏建,拍了拍胸脯说:“放心好了兄弟,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我想他顾长龙多少还是给我一点面子的”

    翠姐看了一眼建,想了想说:“这事我感觉有点糊涂,你既然是为他顾长龙的女儿做事,他就不应该把你赶走。我觉得顾长龙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

    “咳!这些商人,在利益面前是六亲不认的”龙哥好像深有感触的说道。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没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夏建说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样子看起来有点落寂。

    翠姐是何等聪明之人,她微微一笑说:“龙哥啊!这事你得亲自和顾长龙沟通一下,先不要说什么事,而是投石问路,看他到底是什么路数,咱们再做定夺,或许有些事情不像咱们想象的一样”

    “是不是,那还等什么,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随便问上两句,一问就知道了“龙哥可能也是喝的有点多了,话一说完,翠姐劝都劝不住,他已拨通了顾长龙的电话。

    “顾总啊!好久不见啦,你可好啦!茶叶很好喝的,啊!什么呀!我没有喝醉“龙哥拿着电话,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

    翠姐抢过他手里的电话,和顾长龙聊了几句,她一挂上电话,便对龙哥说:“这事龙哥不知道,应该是昨天来的哪个小子自作主张“

    “好哇!如果真是这样,这事不就好办了。要不是顾长龙的的面子,哪人我昨天就赶出去了。好了兄弟,咱们接着喝“龙哥大笑着,又给夏建倒上了酒。

    听到这里,夏建不由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事总算有了个了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