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614章 疤脸龙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614章 疤脸龙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东湖公园开发项目进展的十分顺利,因为前期的广告策划做的好,所以很快便招来了国内一些知名设计公司的竞标。

    而且连GZ最有名的几家建筑公司都派专人过来接洽,因为大家看到了这块地的价值之所在。经过审核评,当然也有一点人为因素,林长生老爸的巨龙建筑公司顺利入驻,当然前提条件是必须交付一千万的保证金。

    有了这一千万的资金,领创公司的资金链不会断,而且还是越转越多,等第二家,第三家接着都进来时,领创已不是原来的领创了。

    在这忙碌的一个多月里,顾玥每次回家都没有看到他老爸顾长龙,父女之间连个电话也没有通过。顾长龙认为女人这是在羞辱他,放着自己便利的条件不用,却找别人融资,让外要挣这个钱。随着领创日益的名声暴起,顾长龙更加的恨他这个女儿了。

    顾长龙越是不理顾玥,顾玥越是憎恨老爸,天底下哪有父亲不帮女儿的。算是不报算了,而且还给她使坏,她是不会原谅他的。干脆到了后来,山哪栋别墅也不回了,她只陪着妈妈。

    这样一来,可把徐一鸣这小子给高兴坏了,他除了在顾长龙哪里煸风点火以外,便开始准备对夏建下手。

    领创公司他安排的卧底,会不间断的把夏建的一切活动反映给他,经过详细的分析,他认为夏建这人并不简单,可以说领创能在短期兴起,跟这个人有着很大的关系。要想顾玥完蛋,那要先使领创爬下。

    看来自己这回不下黑手,这家伙是不会轻易离开广州的。陈三这家伙靠不住,他只知道钱。徐一鸣一想到此人,心里无的反感,看来这件事,他必须要亲自去会会哪个所谓的龙哥了。

    一个小院,老式的两层小洋楼。院内的墙角处开满了花花草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在给花浇水。

    他好像左腿有点问题,走起路来时有点一拉一拉的。当老人转过脸来时这才发现,他的胡子已经白了,不怒而威的脸,好像还一条深深的刀痕,看着极为恐怖。他是这一带有名的龙哥,陈三只不过是他身边的一个小卒。

    这时,一个年材魁梧,但步伐轻盈的年轻人快步走到龙哥身后,他压低了声音说:“有人通过关系,说要见你“

    “是谁啊?“龙哥放下了手里的水壶,一脸不痛快的问道。

    年轻人忙说:“云贸集团的副总徐一鸣。他可是云贸集团董事长顾长龙的得力干将,他说不定来找你是带着顾长龙的意思过来的“

    “哼!云贸集团是有个有钱的主,有钱很任性啊!我说不想见,他们还能把我怎样?再说了,好多事让下面的人搞定可以了,为什么非要弄到我这儿来?”龙哥对这个徐一鸣看来并不感冒。

    年轻人压低了声音说:“人家给你备了厚礼,而且已经站在门了”

    “哈哈哈哈!龙哥这不必了吧!我都已来了,你总该不会说你不见我吧!”徐一鸣手里提着个袋子,大笑着走了进来。

    年轻人见状,脸色立马变了。只见龙哥带着刀疤的脸抽动了两下,他冷声问道:“是谁让你进来的?你也太猖狂了吧!”

    徐一鸣微微一笑说:“我找龙哥是送钱来的,别无他意”

    “滚!”龙哥大喝一声。脚在地一挑,刚浇完水的水壶便迎着徐一鸣的脑袋飞了过去,速度之快,可以说一闪即逝。

    这可把徐一鸣给吓坏了,还好年轻人反映快,他慌忙把脖子一缩,水壶便擦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砸在他身后的墙,发出了咣当的巨响。徐一鸣手里提的袋子也吓的掉在了地,露出了几包茶叶。

    这时从屋内走出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这女人看去也有五十多岁了,但风姿犹存,给人一种非常得体大方的模样。

    “哟!这一大清早的你又发什么疯啊!看这把年轻人给吓的”这女人说着,便把掉在了地的袋子捡了起来,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

    这女人便是龙哥的老婆,人称翠姐,早年间也是一个混社会的主,这些年她已退出江湖,在家里专门相夫教子。说来也怪,这龙哥谁都不怕,唯独怕他这个老婆。

    见龙哥微微一笑迎了来说:“你不在屋内呆着,跑出来干啥?”

    “这么大的动静,你说我该不该出来?”翠姐冷声问道。

    龙哥慌忙一低点,陪着笑脸说:“都是刚才这小子不长眼,惹我生气了,所以才惊动了你,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翠姐拿起桌的茶叶看了看说:“哟!这茶叶还真不错,看来人家都知道你好这一口。问问吧!年轻人来都来了,赶出去也没什么意思了”翠姐说完,便扭着身子回屋去了。

    龙哥冷声对哪年轻人说道:“把他给你带到书房”

    一间还算宽敞的房间内,到处摆放着珍异石,还有山水字画,看的徐一鸣眼睛都有点直了。他老爸也算是GZ商界的知名人士,他的书房里也好像没有这么多好东西。

    “说事,你来找我干什么“龙哥坐在书桌后面的大转椅,冷声的问道。

    徐一鸣忙收回慌乱的心思,陪着小心说:“我们云贸集团在商业碰到了个对手,想请龙哥帮忙,让此人离工GZ,至于钱不是问题“

    “顾长龙我认识他,这事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既然是他的意思为什么他自己不来,派你这样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来“龙哥的眼里全是蔑视。

    徐一鸣微微一笑说:“这种事龙董不便出面,所以让我来了,还请龙哥见谅“

    龙哥想了一会问道:“是哪个巨头让你们顾董为难了?“

    “也不是什么巨头,此人刚来GZ不久,但管理方面本事特强,他的出现,打乱了我们云贸集团的商业秩序,所以要他必须离开GZ,如果他不听劝告,龙哥可以对他采取一些手段“徐一鸣这次是下了血本,对于钱他已经不在乎多少了

    龙哥脸色一变吼道:“至于怎么做,我你清楚,你最好是少在这里给我指手划脚“

    领教到了龙哥的厉害,徐一鸣则老实多了,他坐在哪里一言不发,等着龙哥的发话。这小子也是涉事不深,蛮以为自己有钱很了不起,没想到他提钱人家看来买不买他的账还是两回事。

    龙哥把哪个年轻人叫到身边,低声耳语了两句,年经人快步去了。过了大约十多分钟的样子,年轻人在龙哥的耳边说了几句。

    见龙哥冲徐一鸣大声说道:“这人刚来GZ,他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所以我的原则是不在伤害他的情况下让他离开这儿是,但这人身手不错,不一定能听我的,所以我得要亲自出马“

    ”那最好不过了“徐一鸣忙笑着说道。

    龙哥用手指在桌敲打了一会儿说:“你给我六万元可以了“

    徐一鸣一听,心里想,这老家伙原来陈三他们更黑。一开口是六万,不是赶个人离开这里吗?能用得到这么多钱,真以为我家是开印钞厂的。

    “怎么?你是不是嫌钱太多?那请便,送客“龙哥说着,人已经站了起来,正准备朝外走去。

    徐一鸣一看急了,他忙说:“龙哥!这钱不多,我是在想我身带的现金可能不够“徐一鸣别看他人小,但思绪反应挺快。

    龙哥停止了脚步,看了徐一鸣一眼说:“不急,等事办完后,再把钱给我送过来是,记着,不要现金,最好是给我办张卡送过来。还有,你今天从这里出去以后,记着别再来了,联系阿彪可以了“

    徐一鸣点了点头,慌忙走出了龙哥家的小院,这种地方他真的不想再来了。

    夏建这段时间忙了个昏头转向,每天晚回去时都已一点多了,所以前两天菊姐给他打电话过来说她要过来,可被夏建一口给回绝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他晚几点钟回去,还能不能回去也是个未知数,所以他不想让别人白跑一趟。

    看了一下下班时间,夏建觉得他今天应该可以早点回去,于是赶紧收拾了一下,便背小包下了楼,开哪辆大奔回了家。

    在路的时候他给菊姐打了电话,说自己今晚回家的早,如果她方便的话让过来。刚开始时,夏建能听的出来,菊姐的口气明显很生硬,但当她听说夏建让她过来时,这女人便高兴了,问清楚了地方,便主动把电话给挂了。

    回到家里,夏建把屋内好好的收拾了一下,便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睡衣,这才坐到了电脑边,打开了电脑,浏览了一会儿的新闻。

    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夏建慌忙跑了过去,打开了房门,门外面站着的正是菊姐。今晚的她打扮的十分漂亮,一身迷你桔红色短裙把她丰硕的身子勾勒的曲线毕露。

    夏建一把把菊姐拉了进来,顺手关了房门,两个人不知怎么搞的,已经抱到了一起。粗重的喘息声加杂着女人销魂的**声。让夏建有几种近疯狂的感觉。

    原本身不多的几件衣服,像雪花般似的飞了下来。两个人搂抱着滚在了地毯,屋内顿时春光一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