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590章 劝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90章 劝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刘小英不知是刚才被蛇吓着了,这口气还没有缓过来,还是有意屈从,她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被王有财按倒在了面板。一阵碗盆被推到一边的碰撞声过后,紧接着便传来了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王德贵头戴一顶草帽,手里拄着一个木棍,他走的大汗淋漓,不停的喘着粗气。他已走了快五个小时了,按照王宝明给他提供的图纸的描述,应该翻过眼前的这座大山到了。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汗水已打湿了王德贵的衣服,他敞开衣襟,让山风温柔的吹拂着,混身的疲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忽然,王德贵的眼前一亮,他看到了山脚下的两排小木屋,这里应该是王宝明图纸所画的矿工宿舍。一想到马要见到这个混蛋了,王德贵一刻都忍受不了,他慌忙系好扣子,甩开大步,朝山后走去。

    刚和刘小英分开的王有财,一边擦着脸的汗水,一边朝刘小英嬉笑道:“还真没看出来,你也挺会玩的,累死我了”

    “滚一边去,你再说!”满脸含羞的刘小英把手里的一颗土豆摔了过来,打在了王有财的屁股,女人忍不住捂着嘴又狂笑了起来。

    王有财哈哈一笑,一把又从身后抱住了刘小英,他呵呵一笑说:“你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后天我要去趟市里,到时候你也一起去,给自己买几件好衣服”王有财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抽出几张数了数,塞到了刘小英的手里。

    在这时候,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沙沙的脚步声,王有财慌忙放开了抱着刘小英的手,几步跨到了门后,他以为又是哪个矿工偷懒跑了回来,正想扯开嗓子骂两句时。眼前站着的人,让他大吃了一惊。

    见王德贵一把扯下了头的草帽,喘着粗气喝斥道:“你这个混蛋还没有死啊!”天底下哪有父亲这样骂自己的孩子,王德贵确实被这个不听话的家伙给气坏了。

    王有财万万没有想到王德贵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且他们这么多天了没见面,见面还是这样一种方式。

    “是叔来了?哪快请屋里坐”刘小英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忙替王有财打着圆场,她毕竟是女人,而且很会察言观色。

    面对旁人,王德贵有再大的火也好给人家发,他只好长出了一口气,跟着刘小英进了王有财的房间。

    看了一眼屋内的简陋,王德贵把心的怒火慢慢压了回去。看来王有财在这里并没有享什么福,相反的他在受罪。儿子能吃这样的苦,说明他以前成熟多了。

    刘小英从厨房里端来了一碗开水,递到王德贵手,她才退了出去。王有财感激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他陪着小心问道:“爸!这么远的路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我老王家的脸都快被你丢完了”王德贵说着,火气又冒了来。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爸!你是不是听别人瞎说了什么?”

    “不给人家工钱,你还打人,这是瞎说吗?”王德贵不由得扯开了嗓子吼道。

    王有财一听,慌忙朝外面看了看说:“爸!你肯定是听宝明叔瞎说的,我怎么不会给他们工钱呢?只不过现在手头紧,等过一段时间,有钱了,一分也少不了他们的”

    王德贵一看王有财这个样子,他不由得破口骂道:“畜生,你还想抵赖?等着吧!等着公安来抓你时,你老实了”

    王有财一听到公安两个字,还是不由得一紧张,他急切的问道:“他们是不是报案了?”

    “你这样做,他们能不报案吗?私自进山开矿,还不给工人工钱,你说你说这样的做法,是不是犯法?等着吧!你这次进去了,别想着家里人再捞你出来”王德贵说着,有点力不从心的低下了头。

    王有财这下紧张了,他摇着头说:“哎呀!这群混蛋,不几千块钱的事吗?这一报案,我这里可全完了,这该怎么办?”

    看着王有财急得如同热锅的蚂蚁,王德贵有点于心不忍的说了一句:“你欠人家的工钱,我替你先垫付了。他们看到我的面子,没有再去报案”

    “哪可太好了老爸!你是不知道,我们这矿场的审批手续马要下来了,这一下来,不但要从这里往山外修一条公路,而且还要机械化开采。到哪时谁也告我,我也不怕了”王有财一听人家不报案了,他的精神马回来了。

    看着王有财的这德性,王德贵把冲来的火气又压了回去,他长出了一口气,用非常和蔼的口气说:“儿子!咱不能做亏人的事。到你这里来打工的,都是一些老实本份的庄家人,他们挣钱可是为了养家”

    “你说稍微生活的好一点的人,谁还往你这儿跑?马儿跑的快,全凭草料喂!你不给人家钱,谁给你出力干活。日子久了,你这坏名誉一但传了出去,请问你的矿工从哪里来?难道你自己下矿去干活?“王德贵的话,句句戳在王有财的心。

    这个放荡不羁的家伙,终于服软的蹲在了地,他双手抓着头皮,脑子不停的在转动着,王德贵所说的话,一句一句在他的大脑里过滤着。

    “还有,开矿可是高危工作,你得规范作业,这一点我一个老农都知道,你做为这里的老板,难道不懂这个理吗?一但触犯法律,或者出个人命啥的,算你挣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弄不好还得进去“王德贵挑最严重的话语来说给儿子听。

    他知道,他这个儿子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给他一些厉害的话话,他肯定是死了心的胡干,哪岂不是自找死路。

    蹲在地的王有财,想了好一会儿,他才站了起来:“爸!我听你的,后天我去银行,提些钱出来,把矿工的工资给发了。我保证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欠矿工一分钱“

    “孩子,爸老了,我的话你可以不听,但我告诉你,在外面做事,必须学会做事。你王有财算得了什么,如果惹火了人家,这深山老林的,把你给杀了,也没人知道“王德贵把狠话全说了出来。

    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的王有财,一边点头,一边对王德贵保证道:“爸!你别说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没发钱走掉的人,我会打问着拖人带回去“

    看着儿子有了一定的认识,王德贵心里自然高兴,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孩子,你自己创业我们当然举手支持,可是你干这一行,我是放心不了,要不我跟我回去,西坪村的情况现在是越来越好,机会还真不少,你大哥现在是副村长“

    “爸!我已经长大了,你不用再为我操心了。我身后的这位老板,非常的有实力,你想想,能在这深山里取得开矿权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你一想知了。等这里形成规模了,我可以自由行动了”王有财说着,脸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王德贵长出了一口气说:“你这可以自由行动是啥意思?”

    “嗨,是我不用长期住在山里,这里会有别人的管理,我不管怎么说,也是个二老板吗?大老板说了,等到了年底,这里一切绪的话,他会在平都市给我买套楼房,并且还要在平都市设立公司”王有财一谈到这些,满脸的高兴。

    在他们父子俩说话间,刘小英已端着一碗煮好的面条走了进来,她笑着说:“叔!你快吃吧!走了这么远的路应该饿坏了。再说了,一会儿工人下班了,他们可抢得厉害”

    王德贵呵呵一笑说:“哪不客气,还别说我真的饿了”

    王德贵一边吃,一边看着走出门的刘小英对王有财说:“你请的这个做饭的,为人不错,挺机灵的”

    王有财“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其实他心里早都骂开了,这个骚娘们,要不是老子的钱起作用的话,她才没有这么的勤快。

    王德贵一连吃了两大碗,这才擦了擦嘴说:“马十二点钟了,你们这儿的工人可能要下班了,我不在这儿给你添乱了,记住,你说的话得立马对现,否则真出了问题,你后悔可来不了”

    “别啊爸!你在这儿住一晚,明天早再走也不迟啊,要不来回走这么多的路会累坏身子的”王有财一听王德贵要走,他极力的挽留道。说老实话,年轻人走一趟都累的要死,这王德贵不管怎么说,也是了年纪的人。

    王德贵摇了摇头,人已经站了起来,他忽然又说道:“要不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先给你二哥打个招呼,让他给你在平都市找份工作?”

    “爸!你别逗了,现在的人谁还托人找工作。再说了,平都市能找到啥好工作?你还是别再为我的事操心了”王有财说的非常坚决。

    王德贵深情的看了一眼王有财,抓起床边的草帽往头一扣,转身走。

    他刚走到院子里,听王有财喊道:“爸!西屋有一只马,你骑着出去,到了白水镇,找到刘贵林旅店,然后把马给他,说是我的,他会替我照看”

    王德贵一听,这还不错,他本来拼着老命往回走,有匹马骑着,哪可舒服多了。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推开了西屋的一间房子,从里面牵出来了一匹长相还不错的枣红大马。这时王有财已拿来了马鞍。

    “爸!这匹马很乖,山时你可以让他跑快点,大概四个多小时,你能到白水镇”王有财说着,把王德贵扶了马背。

    “走了!驾!”王德贵熟练的拍打了一下马背,枣红大马驮着他便跑了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