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588章 犬子王有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88章 犬子王有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春天很浓的气息,弥漫着整个西坪村。

    老树换新芽,连窝在家里不怎么爱出来晒太阳的一些老人们,也陆续走了出来,他们坐在西坪村委会的大门下,便开始了各自的娱乐活动。

    夏泽成很早打开了小卖部的大门,把门前打扫了一遍,还在面洒了点清水。自从夏建出事以后,他很少和村里的这些老人们坐在一起玩,他一天到晚其实也挣不了几个钱,其实老人心里有着自己的小秘密。

    “他夏叔,买包大袋的洗衣粉”陈二牛他娘一进门朝夏泽成喊道。

    夏泽成收过了钱,便把一包洗衣粉放在了柜台。陈二牛外往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问道:“夏建现在有消息了吗?这个混蛋的二牛我问他他竟然说不知道”

    “还真不知道“夏泽成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其实有关夏建的一些事情,王琳都会通知给赵红,再由赵红转告给她们夫妻俩,不过夏建最近还真没有什么消息来过。

    陈二牛她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抱着洗衣粉走了。

    在这时,王德贵背着手,哼着小曲从村子哪边走了过来,他身后还跟了一只撒着欢的小狗,据他自己说,这只狗可是德国警犬的种,由他当市长的二儿子,给狗起了个英名,叫什么哈德。

    这小东西别看现在还很小,却非常凶狠,一见生人拼命的追着叫,非常像王德贵家的哪只门神。村里的几只大黑狗一看见这外国货,都会躲着走。

    “老村长!你这又是去溜狗啊?“有个姓王的老人给王德贵打关招呼。

    王德贵停止脚步,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些无事可做,每天晒太阳的老人们一眼说:“在家里也闲不住,出来溜溜哈德“

    张二哈哈一笑说:“老村长,你家的哈德长相不错,要不给我家的大花配一下,说不定还能生下一窝西结合的洋狗”张二的话逗得大家一阵哄笑。

    王德贵脸色一变说:“你胡什么呢?你家的哪狗还想让哈德配?你还是找只土狗去配得了”王德贵摇着头,带着哈德朝村了外边走去。

    “张二啊!你这家伙真是不识相,还想留个洋种,这下好了吧!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有个老人嘲笑张二道。

    张二朝着村口“呸”了一声说:“有什么了不起,不一只狗吗? 这还成了人仗狗势了”张二的话逗得大家一阵大笑。

    王德贵带着哈德,慢慢的在村路走着,现在的他对生活已失去了信心。地被村里全部征用了,家里人也都闲了下来,以前他虽说不地干活,但有时候还是会去地里看看,可现在倒好,他家的十多亩好地,现在全成了村里蔬菜大棚。

    有时候看着村里人下班的忙碌情景,他还真有点羡慕,可他一个老村长,又怎么好意思在村里人面前表露。

    王德贵一想到这里,心里有块结,这如果是当年的他,不管是合作社也好,还是村委会也好,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哈德在草丛疯狂的乱跑着,这小家伙一幅无忧无虑的样子,看得王德贵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在路边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他掏出旱烟袋,装了一斗烟叶,打着火便吧哒吧哒的吸了起来。随着一口浓浓的烟叶味,王德贵不由得又想起了他不争气的三儿子王有财,这家伙出去也有些日子了,可一个电话也没有往家里打,八成是混的不行。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个样子,当父亲的心里还是十分清楚的。

    哈德忽然从草丛赶出来了一只兔子,这家伙一边追一边叫,看得王德贵不禁摇了摇头。这时,王有发带着几个清理河道的村民走了过来。

    王有发一看到王德贵,便擦了一下脸的汗水,他抱怨着说道:“这么好的天气,会下个屁的暴雨,知道瞎折腾人”

    “既然人家让你负责这一块,你千万不能粗心大意,当年的教训可是惨痛的,你要知道,如果在你负责此事期间,出个什么事情,你不但这个村长别想当了,恐怕还会因此事不力而从牢”王德贵故意夸大了事实,他知道,他这个儿子不给点害怕,他是不会心的。

    王有发冷哼了一声,带着村民们下了河道,好像他干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王德贵似的。看着王有发远去的背影,王德贵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个儿子,也是成不了什么大器。要不是人家为了往这边发展工厂,连那么丑的秦水凤恐怕也不会跟着他。

    太阳越升越高,晒在人身有点毒辣辣的感觉。王德贵站了起来,朝远处的哈德吆喝了两声,正准备带着他回家时。

    忽然他看到迎面走过来四五个背着被子的年男人,其的一个他有点认识,好像是西川河游村子的王宝明。

    这些人走到王德贵身边时,哪个王宝明停了一下脚步,他有好像有点怨恨的看了一眼王德贵,然后把头一低往前走。

    “哎!你是宝明吧!怎么不认识我了?”王德贵大声的喊道。

    哪些人一听王德贵这么说,立马停止了脚步,其一个较年轻的小伙子,大声说道:“你是王德贵?你儿子很有出息吗?都学会欺榨老乡了”

    “我儿子?你们是华凤电器厂的吗?”王德贵有点惊讶的问道。

    哪个叫王宝明的年人看了一眼王德贵,他长出了一口气说:“老村长,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王德贵一脸的茫然问道:“你们到底说什么?”

    王宝明把王德贵拉到一边,他小声的说:“你儿子王有财和人合伙在东陵山挖矿,我们是他从县城骗过去的。干了三个多月,不但走的时候不给钱,还打了我们好几个工人,他这样做是会遭报应的”

    “你说王有财在东陵山开矿?这事没有弄错吧?”王德贵还是有点不大相信的问道。

    王宝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老村长,咱们两个村子挨的这么近,你说我会认错人吗?再说了,你当村长的时候,我长去你家,别的人我有可能认错,可王有财我是不会认错的,你得好好管管他了”

    王德贵听到这个消息,如同五雷轰顶,这个畜生这么多天和家里没有联系,他和家里人以为他去了南方,没想到他跑到深山里去挖矿了,还竟然干出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

    王德贵有点歉意的对这些人说道:“实在是对不住各位了,犬子不孝,他造成的错,我这个当父亲的,替他来还”

    “哼!说的好听,你难道还会为你儿子还我们的工钱不可?”哪个年轻人冷哼了一声说道。

    王德贵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你们的工钱我来替他还,不过你们得答应我,这王有财的事你们可不能再在外面乱说,当没发生过一样,你们看怎么样?”

    “嗨!只要能拿到工钱,我们没事说他干什么?你们说是不是”王宝明忙问他们一起的哪几个人。大家当然是异口同声的表示同意了。

    王德贵不亏是当过十多年村长的人,他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然后微微一笑说:“你们几个人把自己的账全给宝明,让宝明跟我到我家里去拿,拿到后让他带给你们是。这下你们总该放心了吧!”

    众人一听当然是眉开眼笑了,几个人一碰头,便把各自的工钱报了出来。一旁的王德贵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已经听出来了,这几个人的工钱加起来还不到一万,正好家里还有这个闲钱。

    王宝明把自己的行礼捎给了同村的几个人,便跟着王德贵到了他家。一踏进大门,王德贵便大声的对陈月琴说:“来客人了,赶快做饭”

    陈月琴放下了手里活,抬头一看是王宝明,她感觉这人有点面熟,于是她呵呵一笑说:“你们先喝点水,我这去做”

    “大嫂子,不用忙了,我一会走”王宝明客气的说道。

    王德贵把陈月琴拉到一边,小声的说:“快把家里的哪一万元拿出来,有急用“陈月琴本想问一句是什么急用?可他一看王德贵着急的脸色,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到了房,王德贵找出纸和笔,然后对王宝明说:“宝明啊!你把你们干过活的地名给我写下来,最好是画个图啥的“王德贵深知山里的路径,可不像大城市,到处还有路标。

    王宝明想了一下,便拿起笔,迅速的画了张草图出来,交给了王德贵,王德贵眯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有些地方还问了问王宝明,等弄清楚了,这才把这张纸收了起来,装进了衣的口袋。

    在这个时候,陈月琴不知从什么地方拿了一万元出来,她看了一眼王德贵,有点不舍的把钱往王德贵手里一塞说:“家里点钱了“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和宝明谈点事“王德贵不想让自己的婆知道此事,一来是怕她火,这二来是怕女人的嘴巴不严实,这万一说出去了,他老王家的面子可丢大发了。这是什么行为,简直是个黑包工头,弄不好还会坐牢的。

    等老婆不大情愿的走了,王德贵这才对王宝明说:“我大概算了一下,你们四个人一共八千二百三十元,我给你八千三百块行了,你也不用找了,赶快回去把工钱发给大家,不过这事真不能往外说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