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549章 夜半敲门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49章 夜半敲门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正在擦玻璃的何华一看到夏建便放下了手里的活,笑呵呵的迎了上来:“你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这儿来了?”

    “随便走走,也是不知不知觉”夏建说着看了这女人一眼,他发现这段时间没来这儿,何华好像变得既黑又瘦。

    何华微微一笑说:“别看了,过春节时生了一场病,现在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我们里边坐吧!我有好茶泡给你喝“

    “噢!哪感情好,景大夫不在吗?“夏建不禁问了这么一句,他发现,他每次到这儿时,哪个景大夫看他的眼神极其的不友好,好像他会把何华一眼皮夹走似的。

    何华淡淡一笑说:“回南方老家去了,可能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何华说着,把夏建让到了屋内。

    屋内的烤箱上摆着煮茶的器具,何华动作非常熟悉的给夏建煮了一罐她所说的好茶。两个人于是国喝茶边聊起了天。

    “哎!我发现你和景大夫是假夫妻吧?“夏建忽然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何华一听,脸色微微一变说:“胡说,都睡一个屋内了,还能是假的“

    “嗨!你们只是睡在一个屋内了,就算是睡到一张床上,假的还是假的“夏建开着玩笑,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他心里搞不清楚,他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何华摇了摇头说:“镇上人都说你这人非常的厉害,不但身手好而且脑子更是了不起,没想到是你还好偷看人家睡觉“

    “哈哈!说中了吧!你们还真不是夫妻。根本就不般配,哪个景大夫就是一个古董,而你身上不但充满着时代的气息,而且有一种让人看上一眼就能记住的气质“夏建大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何华一听可高兴了,这是任合一个女人最想听的话,何华也不例外。烤箱上的茶水沸腾着,夏建和何华聊得特别的高兴,好像她们之间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奇怪的是,就在她们两聊天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来看病,就连买药的人也没有进来一个。愉快的时光过得总是十分的快,一转眼已到了晚上六点多钟,天色已开始暗了下来。

    何华笑着对夏建说:“没想到咱们俩还能聊到一起去,不如晚上我烧几个小菜,我们俩小饮几口如何?“

    “好啊!这些天可把人给忙坏了,咱们就喝上两杯,你烧菜我去弄两瓶酒过来“夏建说着便站了起来,正准备朝外走。

    何华一把拦住了夏建说:“你也太小看人了吧!这好酒没有,一般酒还是可以找出来两瓶的“见何华这么说,夏建只好又坐了回去。

    这南方人烧菜,自然和北方人有点不一样,不但菜烧的种类多,而且都比较精。这自然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夏建一个人无事可做,出于好奇怪,他打开了放中药的匣子,可外面明明写着药名,但里面什么也没有,一连四五个,个个都是空的,夏建不由得感到奇怪。

    四菜一汤,对于两个人来说已经很丰盛了。两瓶白酒也摆在了桌上,何华笑着说:“菜管饱,酒管够,如果两瓶不够的话,我到后面再去拿”

    “哈哈哈哈!你真以为我是酒桶吗?夏建大笑着,打开了桌上的白瓶,给他和何华各倒了一大杯。何华也不推辞,竟然双手接了过去。

    两个人一碰,便各自喝了一大口。这南方人不是说不喝白酒吗?这何华怎么喝的如此爽快, 这让夏建多少长了点见识。

    白酒下肚,话自然就更加的多了,夏建忽然问了一句:“你们这里应该是中西医接合吧?摆了这么多的药架,里面都有药吗?“

    “当然有了,每个格子里都是满的“何华顺口说道,她虽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她却撒了个弥天大谎。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夏建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一瓶白酒很快就见了底,夏建对于何华的酒量感到十分的吃惊。她们这是平喝,可何华的脸色毫无反应,就连说话也是和平常一样。

    当第二瓶白酒快喝到一半时,夏建说起话来,舌头开始打卷,他知道再喝下去,他必醉无疑,所以他强打着精神说道:“何姐!这菜也吃饱了,酒也喝好了,我该回去了,否则回去晚了进不了门“

    何华风情万种的冲夏建微微一笑说:“晚了就不用回去了,我们这里难道还没有你睡觉的地方?”

    “我们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恐怕影响不好吧!”夏建呵呵笑着说道。

    何华一听夏建这么说,她不由得大笑了起来,等笑完了,这才接着说:“我们是孤男寡女,哪你难道和贾老板就不是孤男寡女了吗?”

    这句话问的好,把夏建问得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了。何华见状,压低了声音说:“来喝酒吧!喝完了再说,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别把自己装得如此清纯”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夏建再矫情也就没意思了,两个又重新喝了起来。当第二瓶白酒喝的一点不剩时,何华虽说有点醉意,但她还是说话清楚,只是站起来时,身子开始变得有点摇晃。

    夏建可就没这么厉害了,他整个人已迷迷糊糊,脑子里乱成了一团,嘴里也含糊不清的乱喊着别人的名字。

    百姓超市里,贾丽娜看着墙上的摆钟,心里如猫在抓,现在都已经快十二点钟了,夏建怎么还没有回来?晚饭时她去赵武一哪儿找过,可赵武一说夏建根本就没有去过他哪儿。这个女人,不管要去哪儿,总得留个话吧!

    贾丽娜虽然放下了卷匣门,但她不敢睡觉,怕自己万一睡着了,这家伙回来敲门她听不到怎么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里已把夏建装了进去。她不傻,她心里非常的清楚夏建在她这儿呆的时间有限,可以说是说走就走。

    可这个男人,彻底俘虏了她的心,没有夏建在她身边,她会感到不安,就连吃饭也感不到香,甚至连觉都睡不着。

    此时的五营镇已是万赖俱寂,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连平时最爱闲叫的野狗,好像也进入了梦乡。

    口干舌燥,加上一阵阵的恶心,让夏建不由得睁开了眼睛,他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并不宽大的木床上。一股幽香从身后传了过来,借着床头上的灯光,夏建看清一条雪白的玉臂搂抱着他。

    这一发现,让夏建大吃了一惊,他忽然想起,这里应该是百姓诊所,他不是和何华正在喝酒吗?怎么会到了床上?睡到他身后的人难道是何华?

    夏建猛的一下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已被脱得只剩下了一条内裤,难道?夏建一想到这里,心里感到了不安。

    “睡下吧!我也是女人,不是老虎“睡在一起的何华,用她哪销魂的声音说着,一把把夏建按着睡了下去,紧接着她哪柔软的身子便压了过来。

    夏建是七情六欲俱全的汉子,他岂能忍受得了,再加上酒精的余力,他都快要爆炸了。可偏偏就在这时,一阵急剧的狗叫声,加杂着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在这样的夜里听着十分的清楚。

    咚咚咚咚!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爬在夏建身上的何华忽然坐了起来,她有点紧张的开始穿衣。

    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何华!是我,把门开一下“这声音略显苍老,夏建一子就听了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哪个何华所谓的老公景大夫。

    夏建有点慌乱了,不管人间是不是真夫妻,他也不能现在睡在何华的床上。一想到这里,他也翻身而起,赶忙寻找自己的衣服。

    已回过神来的何华,脸色惊慌失措的对夏建小声的说:“你赶快起来躲到柜子后面去吧!等我把他支开了,你再出来“

    何华对夏建说完,便朝外面喊了一句:“别敲了!我就这来“外面的敲门声果然停了下来。

    夏建刚穿好衣服,何华便给他找来了鞋子,迅速穿好后,在何华的指引下,夏建搬开两箱放西药的纸箱,躲到了一个木柜子后面,这里看起来非常的安全。

    等夏建藏好了,何华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随着脚步声,感觉是何华和景大夫走了进来。

    “你在干吗呢?开个门要用这么长的时间吗?“景大夫有点不悦的问道。

    “你说我在干吗?偷男人呗!“何华十分不悦的回答道。这把躲在柜子后面的夏建吓了一跳,这景大夫正为此事不高兴,这女人怎么会偏往这上面引,她这岂不是惹火烧身吗?

    “呵呵!还真有点像,这床上乱七八糟的,也再说了就算是穿衣服,也用不了这么多的时间,确实让我有点怀疑“景大夫变缓了口气,呵呵笑着说道。

    “少来这套,有事说事,没事回你房间里去吧!跟哪个男人睡,这可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何华忽然冷声说道。果然她们之间有问题?躲在柜子后面的夏建心里不由得一惊。

    就听景大夫说道:“你可别忘了,警察到现在还在抓你“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