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534章 抓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34章 抓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着伤口上连线都没有拆掉的刀伤,董逸轩心里多少有点怕怕了,他小声的问道:“你刚受的伤?”

    “一个星期前吧!有四个家伙借着晚上,拿着匕首抢钱,结果被我给打跑了,没想到我也受了伤”夏建非常淡定的说道。

    董逸轩听道这里,有点激动的问道:“你能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吗?我真的很想听听”

    夏建微微一笑说:“我的故事很多,如果你想听,我可以全部说给你说,但是你得先放开我,这样做好像有点不太礼貌”“

    “ 不行,我得绑着你,至于放不放你,要看我的心情“董逸轩一听夏建这样说,神经马上绷了起来,感觉有点怕怕了样子。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便把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从头到尾的给董逸轩细说了一遍。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讲故事的同时,从侧面教训着这个桀骜不驯的富家子弟。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直到了夜里十二点多,董逸轩房间的门才打了开来。坐在沙发人打瞌睡的董轩轩和她母亲,慌忙站了起来。

    “没事了,他一个人正在反思,我得走了“夏建说着,转身朝门外走去。

    董建林划着轮椅,迅速的挡在了夏建的面前,他非常诚恳的说:“夏浩,这么晚了,你就不要走了,我们家住处很多“

    “不要了董叔,一周后我再来,这段时间别放松锻炼就是“说这话时,夏建人已出了客厅的大门。

    等董轩轩追上来时,夏建已打开了大门。就在他刚要出门时,董轩轩喊道:“等一下我好吗?我开车送送你“

    “不用了吧!我打个车过去就是,你也该休息了“夏建嘴里说着,脚下并没有停下来。

    董轩轩一直追到了马路边,冷声说道:“你跑这么快干什么?不会是偷了我家的什么东西吧!“警察就是警察,连开玩笑,也开的是与贼有关的玩笑。

    “回去吧!我什么也没偷,就怕偷了你的心“夏建说着,转身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偷了我的心?站在路边上回味这句话的董轩轩忽然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她不由得脸上一热,还别说,这夏建虽然和她是第一次见面,但一下子走了,她还是多少有点失落。

    腊月二十二日的年集上,人山人海,整个镇的人几乎都上了街。农民人忙了一年,就等着过个好年,大人采购年货,小孩跟着凑热闹,顺便给自己买上几盒鞭炮。

    丽娜商铺忽然打出了年终大甩卖的广告牌,这煽情的话语,还有广告牌上的俊男倩女,吸引了不少的过路人。

    贾丽娜一大早就把所有的存货都搬了出来,摆在了商铺的门口。夏建站在台阶上,手里拿了个小喇叭,做怪似的在哪里喊叫着。

    当第一群人开始在这里选货时,第二群人马上跟了上来。卖东西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很快的,丽娜商铺的门前已是人满为患。

    夏建和贾丽娜收钱都有点收不过来了。

    站在远处的宋三平嘴里叼着根烟,他一脸不解的看着丽娜商铺这边的甩卖,这女人到底是想干什么?他琢磨了好久就是琢磨不透。

    “宋镇长,这女人她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是不开商铺了,跟哪小子私奔吧!“赵十三走了过来,嬉笑着问道。

    宋三平眉头一皱,有点不高兴的说:“我怎么知道?“

    “嘿!你可装的真像,哪天晚上我看你从人家商铺里跑了出来,应该是觉得睡过了吧!她的事你还能说不知道“赵十三一脸的不相信。

    宋三平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冷声说道:“睡个屁,都是这个该死的混小子坏了我的好事“宋三平说着,气得一脚把路边的一个石子踢得滚了好远。

    “哈哈哈哈!既然这小子不识相,哪咱们就让他像这小石子一样滚蛋“赵十三不由得大笑道。

    正在收钱的夏建,忽然发现人群中有几个人不老实,故意挤来挤去,有过经验的他立马明白,这几个人是小偷,他们这是为自己创造有利条件。

    自家门口,岂能有小偷胡作非为。这些农民人的钱可来之不易,全都是血汗钱,一年的希望总不能让这些家伙白白的拿走吧!

    一想到这里,夏建便走了过去,挤到这些人的身边。可能是人太多了的原故,夏建的过去,这几个人浑然不知,还在哪里东挤一下西撞一下的,不过他们的手还真没有闲着,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要摸上一下。

    夏建站在哪里观察了一下,总共四个人,其中两个身高马大,专门负责制造混乱,另外两个身材有点瘦小,看来是专门负责偷。

    就在夏建正观察这些人时,忽然有人在他的背上撞了一下,紧接着一只手便伸进了他的口袋,这里可全是他刚收的款项,少说也有一千多块。这手的动作虽轻,但夏建对这只口袋早就上了心,所以他立马就发觉了。

    夏建一把扣了上去,狠狠的一扭,只听:“哎哟!“一声尖叫。

    原本乱哄哄的场面,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回过头来看着夏建,就连刚才能哪几个人也停下了手,一眼紧张的看着这边。

    一个四十多岁,个子矮小,但精神气十足的男子的手被夏建紧攥着。夏建不断的在手上用力,这男子便如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

    “嗨!你这是干吗啊?“哪几个人冲夏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大声的叫嚣着。

    夏建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群说:“这家伙是个小偷,刚才偷我钱是被我抓到了,你们也检查一下自己的钱包“

    经夏建这么一说,大家便一阵慌乱,忽然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大声叫了起来:“我的钱不见了,是不是这个挨千刀的偷的?“

    老头说着,便脱掉鞋子,正准备往上扑。就见哪四个人中,有一个个子较大的男子一步跨了过来,看样子他也就三十多岁,不过此人的脸上有一个疤痕,看起来有点凶。

    “放开他,他是我四哥,你们哪只眼睛看到他偷你们的钱了“疤痕脸冷冷的说道。

    夏建冷哼一声说:“我两只眼睛都看到“

    “哪我挖掉你的两只眼睛你还能看得到吗?“疤痕脸压低了声音,凶狠的威胁夏建道。

    夏建呵呵一笑说:“要不试试“夏建说话的同时,手上一用劲,便把哪四哥的手扭在了后背上,痛得哪四哥直叫唤。

    哪四个人顿时围了上来,把夏建围在了中间。这几个家伙个个凶相,手都插在裤兜里,可能都藏了凶器。

    被偷掉钱的老人哭的撕心裂肺,有几个胆大的老乡便大声喊道:“先把这家伙扭到派出所再说“

    ”哎哎哎!又怎么了,你们这儿事情可真不少啊!“赵十三和宋三平忽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他感觉极不耐烦,好像是这里的人打扰到了他似的。

    “赵哥,我们哥几个在这儿看看,没想到这小子诬陷人,他竟然说我四哥偷他的钱,你说这可笑不可笑,一个破穷镇,加起来也没有几个钱“疤痕脸一幅趾高气扬的样子。

    赵十三看了一眼夏建,陪着笑脸说道:“夏兄弟,是不是误会了,这些人我都认识,他们不会偷钱的,人家个个有钱,这些老农身上能带多少钱,你说是不是?“

    夏建一听就来火,口口声声说老农身上没钱,可偏偏还要把狗爪子往老农身上摸,他本身就是农民,最听不惯这些家伙说话的口气。

    “哪你告诉我,我是疯了还是咋的,这满大街的人我不去抓别人,偏偏要抓他,还有这位老乡的钱去了哪儿,你经你解释一下“夏建一字一语的问赵十三道。

    “对啊!这位小老板的说对“人群中有人喊了这么一句。

    赵十三脸色微微一变说:“你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别冤枉好人就行了,至于这位四哥我们宋镇长也认识,他认识的人总不该是个小偷吧!“赵十三说着,转身朝站在他身后的宋三平眨巴了一下眼睛。

    宋三平有点难为的干咳了一声,他这一声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可能只有他自己清楚。

    “宋镇长难道就不能认识小偷,简直就是满嘴胡言,还是报警好了,要不派出所的干警闲着没事干”有人大喊了一声,

    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别看这些人都是农村人,一但认起真来,谁也没有办法。大家开始朝这边挤了过来。

    疤痕脸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指着夏建吼道:“快放手,否则我捅死你!”他身后的另外三人,也亮出了匕首和他们身后的老乡对峙了起来。

    情况十分的危急,稍有不甚,都有可能会发生流血事件。宋三平这才慌了,他朝夏建大声喊道:“你先把他放了,这事由派出所来管”

    夏建正在犹豫着,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放手。就在这时,人群中冲出一个短发女子,她手里举着一把短枪,厉声喝斥道:“都不许动,把匕首放在地上,双手抱在脑后”

    忽然的变故,让疤痕脸大吃了一惊,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哪女子抬起一脚,刚好踢在他的手腕上,只听当啷一声,疤痕脸手的上匕首已掉在了地上。

    一把明亮的手铐随机铐了上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