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506章 钻进被窝里的女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06章 钻进被窝里的女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样的夜晚,忽然跑进来这样一个女人,让夏建一时觉得有点束手无策起来。

    女人把她的大衣外套丢在了椅子上,然后走了过去,把房门的插销挂了起来。这才笑着说:“帅哥!傻站着干什么?床上暖和“

    夏建这才现,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虽然上身披着外套,下面几乎全暴露了出来。是人就有点自尊,夏建也不例外,他慌忙跳到了床上,把被子裹在了身体上。

    这女人就像是到了自己家里,根本不用夏建招呼,她自己往床边上一坐,开始脱起了她肉色的丝袜来。

    “你这是干什么?“夏建这才大声的喝问道。

    女人微微一笑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还能干什么?天气冷,两个睡一起暖和“女人说着,已把一条腿上的丝袜脱了下来,露出了她雪白的美腿。

    夏建一看这女人根本就不怕,他有点慌了,慌忙抓过床头的衣服迅的穿了起来。屋内的情景有点滑稽,女人在往光里脱,而男人却在一边穿。

    这女人脱衣服的动作很快,三两下就脱了个精光,然后自己掀起被子钻了进去。她冲站在地上的夏建妩媚的一笑说:“上来吧!你就别假正经了,我看到你都有反应了“

    夏建一听,下意识的双手往下一捂,没想到这女人却哈哈大笑了起来。有点被捉弄了的夏建,心中慢慢的产生了一团怒火,他冷声说道:“好吧!你既然要睡这儿,哪我就走“夏建说完,拎起自己的小包,然后拿了房卡走出了门外。

    奇怪的是这女人并没有理他。怒气冲冲的夏建下了楼,冲着前台吼道:“把房给我退了,或者再换一间“

    正在和服务员聊天的老板娘诧异的看了一眼夏建,她笑着问道:“你这是怎么了?现在才十一点多怎么就退房?“

    “你们这是什么宾馆?我的房间怎么会有一个女人跑了进来“夏建有点不客气的大声吼叫道。

    老板娘脸色微微一变说:“你这人是怎么说话的,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你能不能带我上去看看?“

    夏建点了一下头,转身便朝楼上走去,老板娘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房内的一切让他大吃了一惊,原本床上不是只睡了一个女人吗?现在地上怎么又多出了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夏建还以为走错了房子,他正想回头时,就见床上的女人裹着被子冲他吼道:“就是他欺负了我“

    夏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这两个男人已挡住了他的去路。跟在夏建身后的老板娘大声喊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你是谁啊?滚出去!这里没有你的事“其中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大声的怒吼道。

    老板娘把胸脯一挺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我是这里的老板“

    “好!我正想要找老板,既然你自己找上门来了正好。你这是什么破宾馆,这家伙欺负了我老婆,我要跟他拼命“小胡子一把推开了老板娘,就往上扑。

    夏建不是哪种遇事就畏缩的男人,他一步挡在了老板娘面前,大声喝斥道:“你们胡说,我哪里欺负她了?她这是栽赃陷害”

    “你小子一看就不是个好鸟,我老婆光着身子躺在你的床上,你竟然还敢抵赖”小胡子用手指戳着夏建的胸部,一字一眼的说道,他这是在挑衅。夏建强压着心中的火气,他知道,这种事一时半会儿肯定是说不清楚。

    老板娘轻轻的拉了一把夏建,小声的问道:“你到底有没有上人家老婆?如果真上了,哪就承认吧!男子汉敢作敢当,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没有啊!他一上床我就下楼了”夏建有点委屈的强辨着。

    小胡子掀开被子,拿出一个小小的女人内裤,在夏建面前一晃吼道:“你他妈的内裤都撕烂了你还想抵赖”

    这家伙乘夏建不防备,忽然抬脚踩来。这要是一般人,肯定会被他踩个仰巴叉,可夏建他就踩不到了,只见夏建身子微微一侧,小胡子这一脚可就落空了,差点把他还弄了个趔趄。

    “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干什么?还动上手来了。既然你们各说各有理,哪我立马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事”老板娘说着,便朝床头柜上的电话走去。

    夏建心里想,正好,反正我又没做,警察来了我也不怕。忽然他想起自己是不能见警察的,这警察一来肯定要看身份证,而且还要登记,这样一弄,哪他岂不是什么都暴光了吗?

    “等等!先不要报警了”夏建大声的拦阻道。

    老板娘看了一眼夏建,嘴角微微一翘说:“不报警可以,但你们不能大吵大闹,要尽快把这事给处理了,否则被其他人听道,影响我做生意”

    夏建应了一声,转身对小胡子说:“你们这是敲诈勒索,今晚我也不想跟你们计较,开个价吧!”

    “你小子还挺识相的吗?想耍横,老子会揍扁你”小胡子说着,冷不防又给夏建来了一拳,他这是偷袭,想讨回刚才一脚踏空的面子。

    夏建岂是他这么好打的,只见夏建身子纹丝不动,只是右手腕一翻,一招金丝缠腕,已把小胡子的手反着扭了过来。夏建手上不断用力,小胡子根本就动弹不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

    他哪同伙见状,慌忙上前,陪着笑脸说:“好了好了!玩玩就行了,大家还是谈正事”夏建心里想,玩玩,老子要不是有人命案在身,今晚还真想玩玩。

    老板娘呵呵一笑说:“好了,和为贵嘛!”

    夏建放开了手,小胡子咧着嘴巴退了回去,顿时老实了不少。老板娘打着呵呵说:“你们这事啊!还真不好说,不过差不多就可以了,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吗?”

    “拿两千块出来,否则我报案的话,你弄不好还得坐牢”小胡子脖了一扬说道。这家伙看来是找到夏建的软肋了。

    两千块可不是猪拱出来的,夏建冷冷一笑说:“好啊!我先把你打残了再给你两千块,你真以为老子是傻瓜,逼急了你们一个也跑不掉”夏建咬牙切齿的说道。

    坐在床上的女人,看了夏建一眼,有点胆怯的低下了头,毕竟贼人心虚。

    “哎呀!你这人心也太黑了吧!两千块太多了,一千块吧!可以的话,你们就成交,如果不行,哪就报警吧!”老板娘从中协调着说道,感觉她好像还在帮夏建。

    小胡子想了一下说:“好吧!既然老板娘都出面了,哪就一千块”

    “不行,五百块,多一分我也不给,要报警就报,反正老子没做这事,根本就不用怕”夏建忽然改变了主意,他语气非常坚决的说道。这人善被人欺,驴善被人骑。看来他不来点横的,这家伙抓住他的软肋是不会放手的。

    小胡子一听,立马跳了起来,大声吼道:“不行!我要报警,五百块钱你以为是在玩鸡啊!”夏建没有吭声,心里想,这女人和鸡还没什么差别。

    小胡子虽然嘴上吵的厉害,但他始终没往电话哪儿走,这一幕夏建看在了眼里,他为自己刚才出手大感到有点后悔,原来她们也怕报警。

    “五百就五百哪!大半夜的在这里吵吵闹闹,不怕丢人”床上坐的女人忽然大叫了起来。夏建心里想,这到底是谁在丢人,真是贼喊捉贼,这个世界真是太让人看不懂了。

    夏建掏出五百块钱丢在了桌上,小胡子一把拿了过去,招呼了一下他哪同伙,拉起床上的女人一起走了。夏建这才现,这女人什么时候已把衣服全穿好了。

    老板娘冲夏建微微一笑说:“晚上睡觉把门关好,就算有人来敲门,你也别去理,她难道还会把门拆了不成?”

    是啊!都怪自己太粗心,别人一敲门他就开,如果他真不开门,她们就算有再大的阴谋,也在他的身上实现不了。

    关好了房门,夏建躺在床上一点儿的睡意都没有。刚才这么一折腾,时间都到了午夜一点钟。他回想着这两天所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这才离开富川市多久啊!这破事就一件接着一件,看来外面还真不好混。

    一想到今晚的事,夏建心里就觉得窝囊,这女人的边他沾都没有沾上,就被人家敲走了五百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真把她给睡了。

    夏建越想越气,越气越睡不着,他干脆坐了起来,开始从头分析今晚的这事,这一梳理问题就来了,夏建这才现,老板娘其实跟这几个人是一伙的,只不过她伪装的有点深而已。她明明知道夏建没有身份证,还要报警,再说了,这些人为什么能找到他?

    这越分析,这问题就越清晰。从整个事件来看,这其实就是老板娘在暗中操作,而且她一边在挑拨,一边又在安抚,撑握着整个事态展的局势。

    妈了个巴子,老子这口气可咽不下去,就算是今晚不睡觉了。夏建就是这种牛脾气,眼睛里揉不下一粒沙子。

    穿好衣服,背好了包,夏建把房卡往口袋里一装,便悄悄的下了楼。前台的女服务员正爬在桌子上睡着大觉。宾馆的大门已经关了起来,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倒头睡在椅子上。

    这老板娘去了哪儿呢?不会是又去害人了吧!忽然传来了轻微的说话声。夏建仔细一听,现这声音从前台处传来。

    夏建一惊,轻轻的绕过前台,这才现,前台的后面原来还有一间暗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