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504章 惊天内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04章 惊天内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几步可以跨过去的一点路,可在这种情况下,夏建却用了不少的时间。他不敢鲁莽,就怕是一点点的声音,他也敢弄出来。

    终于接近了门口,夏建顺着透出亮灯的门缝,把眼睛贴了上去,他差点惊讶的叫出了声。就见堂屋的椅子上,坐的人正是雄集,难怪他的这声音夏建觉得如此熟悉。他大半夜跑到这儿来干吗?

    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年纪较轻的小伙子,此人夏建也是有点熟悉,可他一时就是想不起来了。

    “哼!这小子年纪轻轻,确实手段不俗。创业集团在他的手里,没用几年的时间,就成了富川市的龙头企业,可惜他和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既然他见过你,哪就只能把他干掉。没想到天助我等,他现在可能已离开富川市了,这辈子恐怕再也回不去了“雄集冷笑一声说道。

    夏建听到这里,不由得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雄集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看来这称兄道弟全是假的。

    “雄哥,娜姐走时让我把货交给你,我总算是没有辜负她的心愿,要不是这中间横着个夏建,这事我早办完了“坐在另一边的年轻人说着,把一个包包放在了雄集的面前。

    雄集呵呵一笑说:“小兄弟,以后你就跟着我干,有我吃的肉,绝对也有你们喝的汤。不过干我们这一行,得心狠手辣,让你去解决夏建,你只是开着车跟了他几天而已,弄了个车祸还差点把你们自己栽进去了“

    夏建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原来谋杀他的人都坐在这儿,他恨不得扑进去,把这两个家伙就地解决了,可现在的他不能,他必须得忍。

    “雄哥,这家伙不但身手好,而且脑子特机灵,上次要不是他跑了,娜姐也不至于铤而走险被抓,不过我们总算高枕无忧了“这年轻人说着,又坐了回去。

    夏建听到过里,脑子忽然灵光一现,他想起来了,这家伙原来就是李娜的马仔,他被关山洞里时,还真见过他几次。难道就因为他们见过面,就要灭了他的口?这也太狠的吧!

    雄集打开了包,掏出一把小刀,从包里拿出一小袋白色的东西,用刀尖拈了一点,然后用放在了舌头上,就像是品酒一样,好一会儿才说:“好货,李娜总算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

    夏建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被惊呆了,原来这包里装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毒品。这么一大包,不知又要祸害多少人“

    “雄老板,为了这事,我这些天可没怎么做生意”胖姐走到了雄集身边,轻声说道。

    雄集没有说话,从身边的小包里抽出两叠钞票,一叠给了哪年轻人,一叠给了胖姐,他轻声说道:“龙山镇可是个好地方,这条线一但恢复,小旅店就是我们的接头点,胖姐可要听从指挥,别再为了小钱而坏了我们的大事”

    雄集说这话时,眼睛里露出了凶相。吓胖姐一哆嗦,她陪着笑说道:“今天都是我糊涂,不过这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听到这里,夏建慌忙转身,轻轻的赶紧往回走。他刚一上楼梯,便看到堂屋的门一开,雄集走到前面,而哪个年轻人提着包紧跟在他的身后。

    随着一阵脚步声,夏建听到了雄集他们出了大门的声音。夏建两步赶到房间里,从里面锁好了房门,然后轻轻的把窗帘掀起了一个角。

    这窗户正好对着正街,他努力的辨认了一会儿,才发现一辆轿车没有开灯,悄悄的开走了,看来这个雄集是个老手,做这事非常的小心。

    夏建躺在床上,把雄集和毒枭老是联系不到一起来,这么好的人,而且有着那么大的产业,他怎么会干这个呢?夏建忽然想起了老肖给他说过的一句话,让他注意雄集这个人,不能深交,看来这人并不是什么善类。

    在胡思乱想中,夏建就这样睡了过去。没想到,这一睡过去,他竟然到了中午,在一阵敲门声中,他才醒了过来。

    “哎!该起床了,这都到了中午了“胖女人在门外大声喊叫着。

    夏建慌忙跳下床,拉开了房门,他故意打着呵欠说:“这里真是好地方,实在是太安静了,如果不是你来敲门,我可能会睡到晚上去“

    “安静吗?你昨晚没有听到啥声音?“胖女人说着,两眼紧盯着夏建的脸,生怕他会说谎似的。其实夏建他就要说谎。

    “没有啊!前天晚上打了一晚上的牌,昨天一上床就睡着了,你说有啥声音“夏建说的一本正经,没有一点儿的装做。

    胖女人慌忙一笑说:“狗叫声啊!不过很远,不用心听,根本就听不到。这都中午了,你还要不要住,不住的话就退房,把账结一下”

    夏建心里想,这地方他还真不能再呆,万一哪个年轻人或者雄集再回来怎么办?哪他岂不是逃出虎口又进了狼口吗?

    “不住了,我这就给你钱”夏建说着,掏出了五十元一张的钞票递给了胖女人。

    胖女人接过钞票,也是打了个呵欠说:“走的时候把门关上就行”说完她竟然扭着屁股先走了,她有可能也是没有睡好,这会儿急着回去,可能是去补觉。

    出了小旅店,夏建又去老头哪儿吃了碗面。不知是什么原因,饭馆里依然没有人,夏建在付钱时笑着问道:“老人家,这里有没有去南边的车,如果你能给我联系上一个,把我捎过去的话,我给你一百钱”

    “南边?路边上就有停下来加水的货车,你可以自己去联系,没必要掏这冤枉钱,我看你也是老实人,挣钱不容易”老头微微一笑说道。

    夏建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看来这外面还是有好人。

    让夏建非常高兴的是,他很快联系到了一辆去紫阳的大货车,不过人家开口就跟他要两百块,因为这地方可要跑上个八九个小时,听说要五六百公里路。为了尽快远离富川市,他也不管多少钱了。

    这个社会,有了钱就好办事,反正是各取所得。司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胖子,非常的健谈,车子一启动,他便跟夏建扯起了闲篇。

    等一上了高速,他才闭上了嘴,专心致志的开起了他的车来。

    夏建忽然看到了放在挡风玻璃处的报纸,上面的时间好像是今天的新报。

    他慌忙拿了过来,打开一看,正是富川市一家不太有名的小报,就见面鲜红的大标题写着“阎正林七旬老母为儿讨公道,大富豪冯天富出资全程相助”

    只看到这么一句,夏建仿佛明白了点什么,看来这还真是一场人为的阴谋,他和阎正林说不定都是人家的棋子。可现在的问题是,他根本就不能露面,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从车窗外穿过的崇山峻岭,夏建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他不知她们现在的样子,警察应该早都去过他家里了,父母一听到这样的事,肯定又被吓坏了。

    车子忽然下了高速,上了国道。夏建有点不太明白的问道:“大哥,这跑的好好的干么要下来呢?”

    “哎!还不是为了节约几个钱,这高速是好跑,但这费用也太高了”男子说着,忽然一个急刹,把夏建差点儿从坐椅上掀了起来。

    等夏建坐好时,他才发现车头前面已站了七八个年轻小伙子,每人手里还拿着半截木棒,一幅要打架的样子。

    “妈了个巴子,老子这是走了狗屎运,想省几个钱看来也难”胖司机嘴里骂着,把车窗摇了下来。

    一个头发长及到肩头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一扬手里木棒吼道:“死胖子,你他妈的上次撞死了我奶奶家的一只狗,就想一跑了之,还不快给我滚下来”

    “怎么?你把人家的狗撞死了?“夏建有点吃惊的问道。

    胖司机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他们这是来敲诈,想搞老子的钱“

    “敲诈?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有这样的事,哪赶快报警啊!“夏建有点着急的说道。

    胖司机瞪了一眼夏建,有点不耐烦的吼道:“这穷乡僻壤的报什么警,等警察赶来时,黄花菜都凉了。再说了,这些人一年四季在这条路上晃,警察他不会一直跟着你“

    外面的长头发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他用木棒敲打着车头吼道:“你给老子快点下来,再耽误一会儿麻烦可就大了,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肥司机长叹一声,从口袋里翻出夏建给他的两百块钱递了出去,小声的说:“行了吧兄弟,最近没生意,根本就没挣到钱。这点钱你们拿着先买瓶水喝“

    长毛一把夺过胖子手里的钞票,冷冷的说:“你是把我们当成了叫花子,两百块钱吃顿饭也不够,你还是赔我奶奶的狗吧!它可是一只德国牧羊犬,市场价可不低“

    “哎呀小哥!你就行行好,就算是我下来了,身上也就这么点钱,更何况你所说的什么牧羊犬它长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啊!“胖子哭丧着个脸说道。

    长毛用木棒指了一下夏建对胖子说:“让他再凑一点,最少也得五百块,咱兄弟七八人等了一上午总得吃个饭吧!“

    “人家是搭顺车的,他怎么会出钱。有本事你自己要吧!“这个死胖子倒会说话,他竟然把夏建给拎了出来。

    长毛冷哼一声,木棒直接伸了过来,在夏建的面前一晃说:“拿点钱出吧!否则你们就别想从这儿过去“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