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450章 押回村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450章 押回村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几圈下来,桌上的钱又多了起来,可这次大家跑的都有点快,夏建一直紧盯的是哪个刚才赢了钱的家伙。这把牌他没有发牌,应该做不了手脚,所以手里牌的大小,还真要取决于运气。

    很快,桌上就剩三个人了,一个是哪个坐在陈小菊身边的中年人,而另一个则是刚才赢了钱的哪家伙,其次便是夏建。

    夏建今晚来这儿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参赌,他是想抓住王有财,没想到事情却发生了变化,他得先撑下去,否则万一王有财揭穿他,哪后果他还真无法预料。

    很快轮到夏建发话,整张桌子上的人都看着他。既然哪家伙刚才是凭手段赢的钱,那我最好是把这些钱给赢回来,赌上气的夏建一口便是五千。

    这下就连哪个财大气粗的中年男子也不由得多看了夏建两眼。他也跟了五千,可让夏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该哪矮个子男人发话时,他却丢掉了手里的牌。他的举动让大家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这一路跟了下来,少说也往桌上丢了个几千块,可到了关键时刻,他却跑掉了。

    这人一走,夏建也就没什么心情往下再斗了,他拿出五千往桌上一推说:“开牌“

    中年男人,呵呵一笑,把手里的牌出过来,三条六,大家哗然一片,看来这局牌大家的都不怎么大,所以各位才有这样的表情。

    王有财看了一眼夏建,有点忍不住的翻开了夏建面前的三张牌“哇!三条八啊!“陈小菊失声的叫了起来。

    方芳站了起来,迅速的替夏建把桌上的钱全收了过来。

    张美花两眼盯着夏建,仿佛他是天外来客似的。夏建从方芳的手里抽出两张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抛说:“老板娘,给大家每人来一瓶饮料,剩下的为台面钱”

    “好来!”正在发愣的张美花慌忙收起了桌上的钱,转身便去拿饮料。

    坐在陈小菊身边的中年人,忽然站了起来,他瞪了陈小菊一眼,生气的说:“回去,你这臭手,就是坐一个晚上又赢不了钱”

    “张总!咱们再玩会儿,说不定刚才出去的钱,一把就赢回来了”陈小菊说着,伸手去拉哪人。哪人一摔手,绕开陈小菊走了。

    陈小菊看了一眼王有财,连忙坐后面追了上去,她一边跑一边喊:“张总!你等等我啊!有话好好说嘛!”

    张美花忙冲王有财说:“快去把他劝回来啊!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王有财一愣起身便走,夏建大笑道:“这个张老板真是的,这点钱都输不起,我劝他回来”说完了跟着王有财出了地下室,方芳自然也会跟上来。

    等到了小区门口,王有财发现夏建跟了上来时,他才意识到可能不是那么一回事。他刚想抬脚开溜,夏建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冷声说:”老实点,我等你一个晚上,是不会让你跑的“

    “把他交给我吧!“方芳说着,一把抓起了王有财的手,顺势往身后,王有财便老实的跟着方芳往前走。

    此时已到了午夜时分,路上的行人十分的稀少,根本没人关注她们三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到了停车的地方,方芳打开车门,冷声对王有财说道:“上去,别耍任何的花招,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王有财犹豫了一下,便钻进了车内,夏建在他的身后跟了进来。车子刚一启动,王有财便开始发飚,他大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想把我往哪儿带?我可告诉你们,你们这样做可是违法的“

    夏建看了一眼这个可恶的家伙,抬起手就是一拳,这一拳正好打在王有财的下巴上,他尖叫一声,立马闭上了嘴。夏建和这人斗了多年,知道他的短板,给他根本就无道理可讲,唯有这拳头最好使。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西坪村村委会的门口,此时的西坪村,一片的安静,就连狗这个时候也睡的挺香。

    村委会的大门半开着,三楼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看来大家都在等着她们。王有财一下车,便往黑暗处溜,夏建早都防着他的这一招了,抬起腿就是一脚,只听王有财尖叫一声,扑通一声爬在了墙上。

    王有财这一声便惊动了楼上的所有人,陈二牛和夏三虎一阵风似的跑了下来,他们俩不用夏建发话,就押犯人一样,一面一个,夹着王有财直接上了三楼办公室。

    当夏建走进办公室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有点吃惊,就见王德贵和陈月琴两人坐在沙发上,她们也是一脸的倦意,看来也是一夜未曾合眼。

    “怎么让她们也来了?“夏建有点不解的问了一声赵红。

    赵红看了一眼低着头的王有财,冷声说道:“这个滚刀肉我们拿他什么办法也没有,还是交给他的父母,让她们管教比我们更合适“

    夏建一听,赵红说的确实挺有道理,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出。看来在村里工作,也讲究个经验啥的。

    王德贵站了起来,他站到夏建面前,长出了一口气说:“夏村长,犬子不孝,给大家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我在这里对各位表示感谢“

    王德贵在村里要感谢的人还真没有几个,他今天应该是破了天荒。

    俗话说,举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王德贵这么大的年纪了,再有不是,夏建也不好给他脸色,于是微微一笑说:“王有财在外面干的好事想必你们也知道了?“

    “赵村长刚才给我们说了,这事让你们多费心了“王德贵陪着笑脸说道。

    夏建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事我们也没有必要过问,只要报案就可以,可大家一致认为这乡里乡亲的都是一个村子的人,万一进去了想出来恐怕就难了“

    “你们这样考虑就对了,千万不能报案,要不他这辈子真就毁了。至于他所犯的事,我会严加管教的“王德贵一脸诚恳的说道。

    站在墙角的王有财虽然低着头,但他的脸上没一丝的悔改之意。夏建不由得冷声说道:“王有财,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多管闲事?“

    “这本来就是周瑜打黄盖,一家愿打一家愿挨的事,再说了平都市警方都不管的事,你们却要强出头”王有财有点委屈的说道,他好像认为,这事对于他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正给夏建说好话的王德贵一听儿子这么说话,一时气得爆跳如雷,提起身边的椅子就砸,还好被夏三虎拦腰抱住,否则这一椅子下去,非把他打残不可。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还好意思在这儿说这样的话。难怪这些天我走在村里,老是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原来是你在外面干了这样的好事”王德贵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骂道。

    坐着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月琴,这时站了起来,走到王有财面前,只听“啪”的一声,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王有财被打蒙了,半晌了才说:“妈!连你也打我?”

    “你这个混蛋,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你还不知悔改。你想过没有,这些被拉过去输了钱的人,万一有一天想明白了,他们结伴来咱们家里讨债,你说我和你爸还要不要活?”陈月琴扯着嗓子吼道。

    王有财摸着被打痛了脸,这时才低下了头,这家伙可能一时只想着赚钱,还真没有想这后面的事,现今老娘提醒,心里才感到了不安。他是可以一辈子不回西坪村,可他的父母呢?

    “王有财,你别抱任何的侥幸心理,你们干的这事,如果只要有人向警察报案,你们一个也跑不掉。你知道吗?前天我在平阳镇吃饭,就有人说你的大名,而且还是与这赌博有关,你想想,这夜路走多了,遇鬼是迟早的事”夏建耐着性子说道。

    王德贵喘了口气,微笑着对夏建说:“村长,这犬子我就带走了,这事我从心底里感谢各位,来日方长,是想做人还是想做鬼,就看他自己的认识了”

    “好吧!你把他领回去好好教育一下。你说你们家,给市长当秘书的有,开工厂的也有,忽然又冒出来个赌徒,这传出去了,对其他人也会有影响的”赵红这时站了起来,说了这么两句,话不多,但让王德贵听着,心里极其的不舒服。

    就这样,王德贵夫妇像押犯人一样,把王有财押着回家了。

    透过玻璃窗,夏建看到东边已开始泛白,这才知道天已经快亮了,一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他无不叹息的摇了摇头。

    这时方芳走了上来,她打着呵欠问夏建:“夏总,我看王有财回家去了,那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一下了?”

    “你先回吧!我跟她们聊点事,反正这个时候回去也睡不着”夏建说着,不由得也打了个呵欠。

    走到门口的方芳忽然又折了回来,她把口袋里杂乱的一叠钞票掏了出来,往夏建面前的桌子上一放说:“这是你昨晚赢的,全给你”

    “啊!夏总这么厉害,一晚上能赢这么多,怪不得王有财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陈二牛惊讶的说道。

    夏建呵呵一笑说:“中途出了点变故,否则这些钱有可能还会被赢回去”

    陈二牛和夏建从小玩到大,他说归说,手也不闲着,开始替夏建数起钞票来,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数清了,好向众人宣布夏建的战绩。

    数着数着,他忽然停了下来,拿起钞票对着灯光一照,吃惊的说道:“假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