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380章 白眼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80章 白眼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蔡丽,你让我太失望了,当年的你去了哪儿?难道你这辈子就要这样过下去吗?就算你不为别人着想,也不想想你的女儿吗?”夏建大声的冲蔡丽怒吼了两声,这可是他每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脾气。

    蔡丽终于扯开嗓子哭了起来,她边哭边说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这个坏良心的高伟竟然威胁我的父母,你说我不管能行吗?”蔡丽哭的伤心欲绝,知道现在,夏建这才明白了过来,蔡丽原来一直这么软弱,是被高伟抓住了她的死穴。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好了!你不要怕,我们今晚就对此事做个了断,从今往后,你要挺起脊梁骨做人“

    蔡丽看着夏建,不住的点头。

    就在这时,两辆面包车停在了路边,车门一拉开,从上跳下来二十多个衣着怪异的年轻男子,他们每人手里都提着一根木棒。

    “夏建!你走吧!我的事你还是不要管了”蔡丽见状,又改主意了,她说着,把夏建一直往后推。

    夏建朝幕容思思招了一下手,幕容思思立马走了过来,把蔡丽拖走了。

    高伟最后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的身后跟着吕猴子,他还真的是去搬兵了。高伟一步步的逼近夏建,奸笑着说:“夏总!有种啊!竟然没跑,等着我来收拾你是吧!”

    “哼!我为什么要跑,不过我想问问你,你究竟怎么样才能放过蔡丽,她可是你女儿的妈,俗话说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夏建刚说到这里。

    高伟便喝斥道:“少给我来这一套,我不信佛,也不信主,更不相信因果报应,所以你说这些对于我没有任何的用,这个贱人你叫她过来,让她当着你的面今晚说清楚我和她的关系,否则你也别想走着回去”

    “你癞蛤蟆打喷嚏口气倒不小,你和蔡丽已经离婚,还能有什么关系?你每个月指望着让她挣钱养活你,真不害臊,你就不怕你这些弟兄们小看你”夏建的声音提的很高,而且句句戳在高伟的痛处。

    “我怎么做还用得着你来教训,老子今晚不把你打残废了,我就从这里爬着出去”高伟一把夺过一个马仔手里的木棒,满脸杀气的朝夏建一步步逼近。

    吕猴子见状,一步跨在高伟的面前,哈哈大笑道:“伟哥,今晚你就不动手了,交给弟兄们好了,你要边上看着”

    夏建朝身后看了一眼,幕容思思和蔡丽早没了人影,他不由得放心了不少。此时的河东老街,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既使偶尔有经过的,她们一看是群殴,跑都来不及,更别说有人过来看热闹或者管闲事了。

    吕猴子呵呵笑着,一挥手,哪些个人全围了上来,这么多人,更何况他们每个人的手里还拿着家当,夏建说不怕还真是假的。

    “兄弟们,下手重点,别打死就行”吕猴子故意叫嚣着,他这是说给夏建听。

    好汉不吃眼前亏,得想个办法才对,幕容思思并不傻,说不定这会儿已去给他叫人了。夏建一想到这里,便大声喊道:“慢!我还有事找高伟要谈”

    “有屁就放,别她妈的磨磨蹭蹭,怕挨打就早点说“高伟一幅得意的样子。

    夏建呵呵一笑说:“高老板,动手之前我想跟你谈件事,否则等会儿你爬下了就不好说了”夏建找着话题,他这是故意在拖严时间。

    高伟哈哈一笑说:“你小子还真的有点狂妄,今晚能不能回去还是个未知数,就开始在这里说大话了,有什么臭屁就快点放吧!别耽误兄弟们的时间“

    “好!请问黑王村的哪个小厂房,明天上午是否能拆迁完成?“夏建把话题转移到了这件事情上来了,他知道,一旦谈起这件事,可不是一句半句能说的清的。

    高伟一听,两眼露着凶光吼道:“你他妈的不说,这件事我还差点忘了,要让我拆迁,没问题,拿二十万,这厂房全给你了“

    “哈哈哈哈!你该不会是被钱想疯了吧!你凭什么让我拿二十万给你,难道就是因为你手里拿着一张已做废的合约不成?我告诉你,明天上午你自己不拆,哪我就帮你拆,到时别怪我把你的东西损坏就行“夏建故意剌激着高伟。

    高伟一听,果然暴跳如雷,他大声吼道:“你敢!如果你真要这么做,老子就和你拼命”

    “哼!别觉得你的命很值钱,我根本不会和你动手,到时候会有执法部门找你谈”夏建冷了一声说道。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下时,两辆迪士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七八个人,并且向夏建迅速靠拢,领头的正是方芳。

    高伟见状,冷笑一声说:“你他妈的原来是在拖严时间搬救兵,兄弟们快给我上“

    夏建哈哈大笑道:“你能找人帮忙,我就怎么不行“

    两伙人迅速的打在了一起,别看高伟带的人多,可没几下,就已经溃不成军了,哪里是这些经过专业训练过的安保人员的对手。

    二十多个人,瞬间跑的跑,倒的倒,到了最后,只剩下了高伟和吕猴子两个人。夏建走了过去,吕猴子想在高伟面前讨点好,忽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夏建二话不说,抬起来就是一脚,这一脚正好踢在吕猴子的肚子上,只听嘭的一声,整个人已被踢着飞了出去,啪的一声爬在了地上,半天了没有起来。

    这个时候的高伟,也开始有点怕了,他结巴着说道:“夏建!你这是欺人太甚,凭着自己财大气粗,就来欺负人是吧!“

    “高伟!你听清楚了,我只是一个打工者,凭的就是一股正气,今天晚上我把话给你放在这儿,从今往后,别找蔡丽及她家人的任何麻烦,如果我知道一次,我就打你一次。还有,明天早上竟快把你的小厂房给拆了,否则拆晚了,你还得补交租金“夏建冷冷的对高伟说道。

    高伟有点不服气的吼道:“我交什么租金?“

    “你租期五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你共交了几个月的租金,你自己好好的算算,到时候别再说我欺负你“夏建说完,便转身走了,留下了高伟站在哪里傻傻的发呆。

    回到公寓,已到了夜里十二点多,夏建洗了个澡,便拿出经脉图开始研究了一番,这才上床睡觉。

    晨曦中的西坪村,已恢复了往日的气象。天刚刚亮,早起的人们便开始烧火做饭,一时间炊烟袅袅,鸡鸣狗叫,热闹极了。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西坪村村口,从车上走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德贵的三儿子王有财。他穿了件花格子衬衫,白色的西裤,黑色皮鞋擦得油光逞亮,尤其是哪幅黑色的蛤蟆眼镜一戴,像个香港佬。

    这家伙离开西坪村已有一段的时间了,他这次回来,可带了大包小包,一派荣归故里的架势。就在他正看着放在地上的几个包不知所措时,刚打开院门的王老歪老远就看见了他,王老歪边跑边喊道:“有财回了?“

    “是的老歪叔,来帮我拿拿“王有财客气的大声喊道。

    王老歪一听,可高兴了,他立马跑了过来,提起最大的两个包,快步朝王德贵家的大院跑去,一进大门,他便朝上房喊道:“有财回来了!“

    刚从上房出来的陈月琴,冷眼看了一眼王老歪,极其不高兴的说道:“大清早的喊什么喊?来就来了呗!难道还要我出去欢迎他不成“

    王老歪碰了一鼻子的灰,有点不好意思的把两个大包放在了台阶上,呵呵笑了两声,便转身走了。

    刚从大门里进来的王有财,一看陈月琴这样不待见他,他也没有吭声,而是直接进了上房,在经过陈月琴身边色,只听陈月琴冷冷的骂道:“白眼狼!“

    上房内,王德贵正坐在大炕上抽着他的大旱烟,这是他每天早上必须要做的事。王有财一进屋,慌忙从包里拿出一条一百多块的香烟往炕头上一放说:“爸!别抽你哪个了,伤身体,这个高级过滤,对身体好“

    “没关系!你哪太高级,我抽不起“王德贵有点赌气的说道。

    王有财呵呵一笑说:“你就尽管抽吧!这烟儿子全包了“王有财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放在了王德贵的面前。

    王德贵不由得吃了一惊,他看了一眼王有财,冷声问道:“怎么?抢银行了?“

    “看老爸说的,儿子是那样的人吗?我自己挣的,最近做了几笔生意,挣了不少,这点是孝敬您的,后面还有,你就先收起来吧!“王有财说着把钞票往王德贵的身边推了推。

    站在门外偷听的陈月琴忽然跑了进来,她看了一眼王德贵面前的钞票,冲王德贵吼道:“ 还不收起来?这个白眼狼花的咱家的钱还少?“

    “妈!我是你儿子,什么白眼狼,这多难听“王有财压低了声音说道。

    陈月琴狠狠的瞪了王有财一眼,冷哼一声说:“谁是你妈?你认错人了吧白眼狼,台阶上哪两包东西是不是送给别人的,老歪提错门了?“

    “妈!包里是我给你和爸买的衣服,还有些好吃的,您就别在这里剌激我了,赶快做你的早饭去吧!“王有财说着,推着陈月琴往门外走。

    陈月琴不由得微微一笑说:“兔崽子!算你有良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