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378章 小试医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78章 小试医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事,你晚上带我去,大家坐会儿就行”夏建小声的说道。

    白如玉想了一下说:“哪我们说好,你什么东西也不能带,李市长的脾气我知道,空手去他可能还会很高兴,但是带东西去的话,有可能我们连门都进不去”

    夏建点了点头说:“好的,几点去,我们约好时间,我现在没有手机,不好联系,你把时间和地方说好了,我在哪儿等你就是”

    “哼!真小气,手机丢了就不会再买一个,堂堂创业集团的总经理,竟然连部手机也不带,说出去不怕人笑话”白如玉冷哼了一声,说着话便站了起来。

    夏建呵呵一笑说:“手机已经买好了,在富川市放着,这次回去就带上”

    “晚上八点整,你在东林园门口等我就是,我们去早点,李市长他爸身体有病,晚上休息的早”白如玉说着,给夏建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白如玉一走,幕容思思才回来了,她看了一眼低头沉思的夏建,笑着说:“夏总!和美女聊了会儿天,怎么还不高兴了?”

    “别开玩笑,我们晚上几点钟过去?有什么地方,我到时在哪儿等你就是”夏建一本正经的对幕容思思说道。

    幕容思思想了一会儿说:“她们哪儿晚上下班可能就到十点多了,晚上十点钟我们在河东老街见吧!”夏建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表,便起身下楼去了。

    夏天的天,黑的比较晚,八点钟了,天还没有完全黑下去。可平都市的大街小巷,已摆好了夜市。

    摆地摊的,买冷饮的,还有摆啤酒摊的,反正是应有尽有,一派繁华的景象。东林园是地处偏僻,而且还是一个老小区,夏建根本就不会想到,李市长尽然住在这样的地方。

    “哎!还挺准时的吗?“白如玉忽然跳了出来,在夏建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把正在思考问题的夏建吓了一跳。

    两个人相视一笑,便由白如玉带路,朝东林园走去,进门时,还在门卫处做了登记。白如玉边走边看,看得出她也不是很熟。

    “好像是六号楼3单号一楼吧!“白如玉嘴里念叨着,便开始轻轻的敲门。

    门开了,开门的正是李市长,他一看是白如玉和夏建,不由得一愣说:“你们俩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事啊!“

    “没事,来找你聊聊天“夏建抢先说道。

    李市长稍犹豫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道:“好啊!哪就快请进屋“

    房间并不宽大,装修也非常的平民化,夏建一进门就把全屋内扫了一眼。李市长非常热情的招呼夏建和白如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李市长的爱人一见来了客人,便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招呼着倒水沏茶。李市长看了一眼夏建,笑着说:“夏总真是福大命大,这两次的遭遇堪称传奇啊!你可千万不能出事,整个平都市的发展,还要仰仗你啊!“

    “李市长言重了,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夏建欲言又止。

    李市长从爱人手里接过泡好的茶,递到了夏建手后,微微一笑说:“这很正常,只不过我在平都市的几个愿望还没有实现“

    “噢!能不能说说,是什么样的愿望?“夏建一听,忙问道。

    李市长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说:“平都市是老城区,各项设施都已经老化,这次大水灾,已经感到了危机,如果再不进行城区改造,将来面临的问题十分的严峻。再一个就是我想建一个体育场,这么一个市,市民连运动的地方都没有,这还了得“

    夏建点了点头说:“平都市的城区改建,已迫在眉捷,这次大水的经验教训可不轻,哪天晚上我出城时,整个城区如同汪洋大海,看着实在有点吓人”

    “我家差一点进水了”李市长的爱人忽然插了一句,她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一脸的和蔼可亲。

    白如玉微微一笑说:“李市长怎么住在了一楼? 这里地势有点低,一发大水,弄不好水还真的会进屋”

    “哎!小白可能忘了,爸的腿往来往严重,别说上二楼里,现在出去一趟,都要坐轮椅”李市长的爱人叹了口气说道。

    夏建一听,不禁问道:“叔叔的腿是怎么了?能不能说说”

    李市长看了一眼夏建,微微一笑说:“前几年不小心摔了一跤,到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出院后一直都痛,不过还能勉强走路,可年前就不行了,膝盖处根本就展不开,看了好多的医生,可没什么效果”

    李市长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事要放在以前,夏建只不过是听听而已,可现在不同了,他对这方面的事情正在感兴趣的时候,他可不能不看看,这事对于他来说,也是一次锻炼自己的机会。

    “李市长,能不能让我给叔叔瞧瞧”夏建鼓足了勇气说道,毕竟谁也不知道他懂医术,而且这人还是市长的老爸。

    李市长一听,有点惊讶的问道:“夏总还懂医术?”

    “略知一二,或许叔叔的腿病我看得了”夏建非常谦虚的说道。

    李市长的爱人则呵呵一笑说:“老爸这腿可看了不少的大夫,都说问题不大,可就是没有任何的起色”

    夏建不是笨人,李市长爱人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专业的医生也没有把老人的腿痛治好,就凭一个非专业人士,还敢在这里说大话。

    这要是一般人的话,肯定会知难而退,可偏偏碰到了夏建,哪情况就一样了。不等李市长说话,夏建竟然来了个喧宾夺主,他站了起来,呵呵笑着说:“让我看看,说不定还能治好”

    白如玉有点不解的看了一眼夏建,心里想,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来和李市长聊聊天吗?怎么关心起人家老父亲的病来了。

    李市长见夏建如此执着,便微微一笑说:“好吧!你跟我来”

    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人,正坐在床上看书,他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一看到来了生人,便哈哈笑道:“快请坐”

    “叔叔!我来给你号号脉可以吗?”夏建微笑着问道。

    老人愣了一下,马上笑着说:“好好!有劳你了”老人的开朗,让夏建心里舒坦了不少,他就更加的自信了。

    两指轻轻的搭在了老人的右手腕,夏建不由得一怔,老人脉向平稳,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这就奇了怪了。

    “叔叔,你把你痛的这条腿伸出来,让我看看“夏建说着,便站了起来。李市长和她的爱人,还有白如玉,她们三个人站在夏建身后,默默的关注着夏建的一举一动,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不太相信夏建会治好老人的病。

    老人掀开了被子,指着右膝盖说:“就是这条腿,关键是伸不直,好不容易伸直了,又弯曲不了,所以久而久之,这条腿等于是废了“

    夏建把老人的球裤卷了起来,只见膝盖处隆起一团,他用手轻轻一按,老人便痛的眉头一皱。夏建的手在老人膝盖处抚摸了一圈,他发现只有隆起的地方,老人才会感到痛,其它地方,老人的反应都很正长。

    脉向正常,但这个地方又有淤肿,这到底又属于哪种情况?夏建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着,经脉图和柴衣道长所授给他的医术全上,好像并没有这种病例,夏建不由得心里开始发慌。

    “夏先生!老爸的腿你能看出来问题吗?”李市长的爱人,可能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她忽然问道。

    夏建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挥了一下手。李市长看了一眼白如玉,便拉着他的爱人轻轻的退了出去。

    这些人一离开卧室,夏建顿时觉得压力小了不少,脑子好像一下也好使了少。他笑着问老人:“叔叔!你这腿当时摔了以后,去医院时,拍出来的片子上怎么说”

    “轻微的骨折,但做了复位,出院时已经完全痊愈了”老人说着,不由得唉了一口气。

    夏建忽然想起紫衣道长给他说过的一句话“万变不离其中,书上所讲只是其中个例,要学会举一反三,这样才不会被新的病例所困住“

    一想到这里,夏建不由得一喜,他心里马上有了主意,他迅速的掏出了银针,动作非常麻利的抽出了一枝,抓过老人的右手,在他的食指和中间之间的沟壑间扎了进去人。

    老人不由得身子一颤,他轻声问道:“你这个管用吗?千万别给我越治越重“

    夏建微微一笔说:“管用,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说着,便开始调动起了银针。他刚才怕的就是老人不同意给他扎针,所以来了个先斩后奏,反正已经扎进去了,他再反对也没有用了。

    夏建一边调动着银针,一边笑着说:“叔叔,你现在开始活动一下你这条腿,看有没有好转”

    老人可能是刚才夏建没有征求他的同意,便给他自作主张的扎了针,所以好像不太高兴,只听他冷冷的说道:“哪就那么神奇”

    “试试!”夏建微笑着说道。老人看了一眼夏建,见他如此执着,便长出了一口气,轻轻的伸展了一下他的哪条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