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371章 传授绝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71章 传授绝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清晨的鸟鸣声,惊醒了夏建。

    他慌忙坐了起来,才发现天色大亮。让他吃惊的是,他身上穿的竟然是粗布的汗衫和一条腰很宽的老式裤子,这事他昨天晚上竟然没有发觉,看来自己昨晚上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床下是一双很旧的布鞋,他慌忙穿了起来,一把推开的房门,不大不小的一个院子,三面被庙宇环绕着,一面敞开着,一眼就能看见层峦叠嶂的山峰,一座连着一座,远远望去如同翻滚着的绿波浪。

    尤其是环绕着庙宇的几棵大松树,高挺粗壮,有点直入云霄的感觉。夏建没有看见紫衣道长,便轻轻的下了台阶,在院子里大概看了一圈。

    两座神庙,一座便是他住的厢房,这两座庙宇十分的陈旧,有点残垣断壁的感觉,尤其是庙里的神像,上面的颜色几乎都已脱落,但收拾的颇为干净。

    绕着神庙走到后面,后面原来还套了一个小院,小院里种了各种的鲜花,这个时候正开得鲜艳,紫衣道长正在小花园内打拳。

    九十开外的人,没想到他步伐依然灵巧矫健,而且拳拳带风,如同电影中隐居深山的武林大侠。

    夏建不由得看着发起了呆,这拳路不但在夏建眼里看起来新颖,而且招招实用,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强身健体的花架子,而是真正的搏击术。

    正打得起劲时,紫衣道长忽然腰一弓,感觉如同抽筋一般,他慌忙停了下来,不停的喘着粗气,而且一只手还不停的大屁股上面轻抚着。

    夏建见状,慌忙两步赶了过去,他一把扶住紫衣道长,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不会有事吧?“

    “没事,老毛病了,十多年前进山采药时,不小心从山上掉了下来,把腰给摔了一下,没想到还落下病根了“紫衣道长说着,在花园边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夏建鼓足勇气,微微一笑说:“我能不能号号你的脉?“

    “可以啊!你也会号脉?“紫衣道长惊讶的问道。

    夏建不好意思的点了一下头说:“让我试试“说着,便把右手伸了过去,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搭在了紫衣道长的手腕处。

    这走近了才发现,这紫衣道长的衣服原来是紫色的,难怪他叫紫衣道长,看来这名字还是跟着衣服叫的。

    夏建迅速的收回了慌乱的心思,大脑开始搜索王慧敏送给他的经脉图上所讲的病例,忽然他轻声问道:“道长,你是不是有时候下腿发凉?“

    “嗯!说的不错,请继续“紫衣道长一眼的高兴,他好像找到了知音似的。

    夏建收回了右手说:“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这是伤到了膀胱经,让血脉不畅,有时一运动,会有痛感,而且下肢发凉“

    “哈哈哈哈!对极了,确如此,老纳也知道是这个症状,但医不能自治啊!“紫衣道长大笑着说道。

    银针走穴,就可以治疗他这病,经脉图上就有这个病例,而且说的非常清楚,还说了从什么地方下针,还有时辰等等一下子全在夏建的脑子里涌现了出来。

    紫衣道长站了起来,呵呵一笑说:“年轻人会看病,就不知会不会治病?“

    “可以啊!用银针走穴,就可以完全打开你堵塞的膀胱经“夏建非常自信的说道。

    紫衣道长呵呵一笑说:“好啊!哪请啊!看来老纳身上的这顽疾,要让你给我治好了,真是福报啊!”紫衣道长不由得又大笑了起来。

    夏建不由得难为了起来,银针走穴要用银针,可自己连衣服都没有了,何来的银针。哪天晚上,他刚研究了经脉图,顺便用银针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两下,完事后顺手就把银针装进了口袋,这下倒好,全被大水弄没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紫衣道长一脸和蔼的追问道。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我的银针装在口袋里,这衣服全被大水冲走了,所以没有银针的话,你这病我还真治不了”

    “哈哈!原来是这事啊!你的衣服都在,不过上面烂了好我条口子,昨天回来后我就给你用水冲洗了一下,至于口袋里有没有装东西,我还真不知道“紫衣道长说着,便朝挂衣服的地方走去。

    夏建跟了过去,原来他的衣服就挂在厢房后面的小树上,确实像紫衣道长所说,衣服已烂了几条口子,但洗了一下,看着还不错。夏建慌忙把手伸进了口袋,我的个天,口袋里的东西竟然一样也不少,还有几张揉成一团的钞票,银针盒自然也在。

    有了这东西,夏建心里就坦然了不少,如果自己能治好紫衣道长的病,也是对他救自己的一种报答。

    紫衣道长按照夏建所说,听话的爬在了自己的床铺上,夏建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便开始走针,他这针走的十分的小心,每下一处针,他都要问问紫衣道长的感受。

    十多分钟过后,夏建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又开始拨针,这拨针可比扎针快多了,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

    紫衣道长等夏建拨完了针,便下了床,在地上活动了两下,他不由得大笑道:“好!非常好!没想你还会这一手,老纳这条腿舒服了不少,有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

    “那就好,明天这个时候再走一次,应该就差不多了“夏建蛮有把握的说道。

    紫衣道长高兴的点了点头,便到厨房里端过来了一碗熬好的草药,笑着对夏建说:“把这碗药喝了,多喝几次,你肺里的浊物排出来后,你就可以下山回去了“

    夏建一听,非常的高兴,接过药碗,一口气便喝了个精光。紫衣道看着,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两个人随便喝了碗稀饭,夏建便跟着紫衣道长去了她后山的菜园,从聊天得和,这紫衣道长的所需,都是自种自吃,几乎不从外面买进,按他自己的话说,这些种植的东西,他根本就吃不完。

    一个上午,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已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临近中午时分,紫色道长看着夏建,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说:“孩子,你我以这种方式相见,实属机缘,我已是快要走了的人了,可我一身所学,不能带到土里去呀?”

    夏建的脑子,本来就十分的聪明,他一听紫衣道长这样点化他,他立马跪在了地上,大声说道:“夏建愚钝,愿传承道长所学,造福后人”

    “哈哈哈哈!老纳终于所学有了传人,只不过我不收徒,你只是学我医术和武功即可,切记不可以师傅相称”紫衣道长哈哈大笑着说道。

    夏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也不好相问,只好站了起来,两人背着两捆菜回了厢房。吃过午饭,紫衣道长便盘膝坐了下来,开始给夏建传授他所学的医术,从望闻问切,一直讲到号脉找病。

    夏建一边听,一边用大脑快速的记忆着,兴致上来了,便号号紫衣道长脉,两个人边说边学,还加杂着讨论,夏建一万个也没有想到,自己学起医学来也有一定的天份。

    紫衣道长一讲起来,如同长江流水,滔滔不绝,夏建好奇上进,又是问了个不停,就这样,两人忘记了吃晚饭,直谈讨到,夜里十一点多,要不是油灯里缺油的话,两个人有可能会谈论到天亮。

    第二天天刚发亮,等夏建喝了一碗草药后,紫衣道长便开始给夏建传授他的权法,对于学武功,夏建从小就有着不同一般的天性,再加上后来他有了超强记忆,所以紫衣道长只要讲上一遍,夏建基本上就能全都记下。

    这让紫衣道长越传授越高兴,两个从早上一练就练到了中午,一吃完午饭,夏建便开始给紫衣道长银针走穴,这一趟走完,紫衣道长便哈哈大笑着说:“好了,全好了,看来我还能活上个三五年”

    看到老人高兴,夏建心里也好受了不少,毕竟自己的命是人家救的,能为恩人做点事,他还是安心了不少。

    “孩子,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你从前天就被大水冲了下来,这两天家里人不知急成什么样子了?至于这中医方面的知识,有些人学上一辈子也未必能够弄懂,你学了一天的时间,已知道了不少,所以明天你就赶快下山,将来有不懂的地方,你再来找我”紫衣道长忽然对夏建说道。

    夏建感激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又谈讨了一下有关中医方面的问题,然后夏建对几个拳式不懂的地方又请教了紫衣道长。

    紫衣道长毫不吝啬的给他加以指点,直到夏建弄懂,完全领悟,这么一练一说,两个人又黏到了一起,等停下手时,已到了掌灯时分。

    胡乱吃了点东西,他们又开始练习新的拳法,直到紫衣道长呵呵笑着说道:“好了,你已经掌握的不错了,等回去有时间再练吧!一会儿我送你一样东西,就算是个纪念吧!”

    紫衣道长说完,便回了他的厢房,不一会时间,便拿了个镖囊过来,这东西夏建见过,所以他一眼便认了出来,不过他不知道紫衣道长拿这个干什么?

    “这些东西跟了我一辈子,现在也用不上了,就送给你吧!“紫衣道长说着,便递了过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