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328 孽障儿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28 孽障儿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Warning: array_filter[] [function.array-filter]: The first argument should be an array in D:\bookvodtw\c\17k.php on line 21

    等王德贵听明白了来龙去脉后,他气得蹲在了地上,连声叫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家里尽出了这么些个丢人现眼的混账东西”

    “爸!你也别气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生气能有什么用,既然你带了钱,哪咱先去把有财捞出来再说“王有道说着,便弯腰拉起了王德贵。

    王德贵叹了一口气说:“这事你就不要露面了,丢人让我一个人去丢行了,你还是回去睡你的大觉吧!“王德贵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有道想了想,还是回趟家吧!这个混蛋的弟弟再不好好管教一下,弄不好还真会出大事,想到这里,他便朝长途汽车站走去。

    王有财一出派出所,就被王德贵追上来给了两个耳光,等他没反映过来时,王德贵已脱下了脚上的鞋,照着他的脑袋就劈了过来。

    一看形势不对,他撒腿就跑,可王德贵不怕大跑上的人嘲笑,依然追着他不放。快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再加上他长的又肥,而且这么热的天,他没跑上两步就开始气喘吁吁,虚汗直流。

    王德贵毕竟上了年纪,加上儿子犯的这事,真叫他无地自容,刚追了两步,就开始眼冒金星,他不得停下来,两手撑在大腿上直喘粗气。

    父子俩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王德贵一追,王有财就拼命的跑,可王德贵一停下来,这王有财也就停了下来,他们滑稽的场面,逗乐了路人,大家纷纷站了下来,对他们指手划脚,议论纷纷。

    刚和方芳从郊区回来的夏建,一看到前面围了一大堆人,夏建便放下了玻璃窗,一看这站在路边喘气的老人竟然是王德贵,他不由得朝方芳说道:“把车子停在路边“

    等车子停好,他便走了下去。俗话说的好,亲不样一乡人,美不美家乡水,不管他和王德贵之间有再多的怨恨,这里可是平都市,而不是西坪村。

    “王叔!你这是咋了?“夏建两步走了过去。

    “哟!你家这侄子还是坐宝马的“围观的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王德贵颤抖着身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夏建,艰难的说:“没事,你走你的“

    夏建一看他混身是汗,而且身子还有点颤抖,一只脚光着,鞋却提在手里,夏建顺着他怨恨的目光的看了过去,就在离他二十多米处,肥乎乎的王有财也正在朝天喘着气。

    这爷俩是演的哪一出,夏建觉得好像,但他还是忍了下来,上前一步,扶着王德贵说:“咱们上车,有事车上说,你看这么多人都在看“

    “不用,我身上脏,怕弄脏了你的车子“王德贵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夏建。

    这个老东西,脾气还是这么犟,要是以前的他,他才懒得去管,可现如今的夏建,和以前不一样了,他耐着信子说:“你是追有财吧!咱们上车追不是更容易一些“

    一旁看热闹的人,有人看不惯了:“我说你这老头怎么这么犟,人家小伙子好心请你上车,你就上去呗,还矫情个啥?”

    夏建乘此机会,把王德贵连拉带推的弄上了宝马车,对方芳说:“追前面哪肥子!”

    方芳微微一笑,便启动了车子,朝王有财追了过去,王有财一看老爸上了夏建的车,心里想着自己好像躲过一劫了时,车子忽然朝他开了过来,他一看情况不妙,撒腿就跑,可他哪身板,怎么是宝马车的对手。

    狂奔了不到二十米,王有财累得一个前扑,人像一滩烂泥似的瘫痪在了地上。车上的王德贵喘着粗气说:“你把这个坏蛋给我拎到车上来”

    夏建心里不由得暗笑,还拎上来,你这宝贝儿子肥的像头猪,又不是一只鸡,你叫我怎么拎。一下车,夏建便有了主意,你既然叫我拎,哪我就拎,别怪我心黑手辣就是。

    爬在地上的王有财,正喘着粗气时,耳朵忽然被人拎起,痛得他直咧嘴说道:“别拎了,我起来就是”

    就这样,夏建真把王有财给拎到了后排王德贵坐的地方,等夏建一上车关好门,王德贵正准备对王有财动手时,没想到这家伙彻底软蛋了,扑通一下,便爬在了座位上,他有气无力的说:“爸,您别打了,小心累坏了您身子,我跟你回去,等你有力气了再打”

    王德贵举在空中的手又停了下去,虎毒不食子,这一幕恰好被坐在前排的夏建看到了,他也是好生的感动。

    “王叔!你们去哪儿?”夏建按奈住激动的心情,轻声问道。

    王德贵把头靠在靠椅上,紧闭着双眼,有气无力的说:“麻烦把我送到长途汽车站,我们要回西坪村”

    “噢!哪就算了,我正好要回去,把你们一起带上,反正车上也是空的”夏建说着,看了一眼方芳,方芳立马领会他的意思,把车子掉了个头,朝西枰村开去。

    休息了一会儿,缓过气来的王有财,嘶哑着嗓子问道:“夏总,你车上有水吗?我可渴死了”

    “能渴死你就好了,省得我动手”王德贵忍不住骂道。

    夏建回过来,微微一笑说:“后备箱有矿泉水和面包,你去拿,给你爸也拿点,我看他身体很弱。

    王德贵这个时候确实也饿了,本来每天早上都要吃早餐的,可被一个电话弄得他直接上了平都市,接果一听王有财是嫖娼被抓,他整个人就被气蒙了,哪里还知道饿,这一坐下来,肚子早就开始打鼓了。

    “方芳!前面有片小树林,你把车子停一下,我们俩过去看看“夏建忽然对方芳说道。

    方芳非常听话的把车子停了下来,她就是不知道,这个夏建怪怪的神情,一个小树林不知有啥好看的,但她也不好意思当着陌生人的面问,跟着夏建走了过去。

    等离车子远了点,方芳才轻声问道:“这里有啥好看的?“

    “嗨!你难道没看见吗?这爷俩身体都很虚,感觉像没吃东西的一样,我们在哪儿,哪老头不好意思吃“夏建说着,微微的一笑。

    方芳一听,不由得笑道:“原来是这样,夏建真是善解人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家人跟你们家好像关系并不好“

    “岂止是不好,可以说是非常的差“夏建叹了一口气说道。

    等回到西坪村时,已到了一点多,孙月娟一看见夏建回来了,高兴的叫道:“老头子,快把你今天买的西瓜切了,让两孩子先解解渴,我马上给她们做饭“

    夏泽成看了一眼夏建,有点爱惜儿子的说道:“这个时候是正热的时候,你们要回来,怎么不打个电话,好让你妈准备饭,现在条件这么好,要学会用“

    “就你能,儿子还不知道打电话?“孙月娟一听夏泽成说儿子,她抢着说了一话,这两夫妻,一直都是这样,互相拆台,夏建早已习空见惯。

    方芳呵呵一笑说:“本来是不回来的,结果在路上碰到了你们村的两个人,情况有点特殊,夏总才临时决定回来的“

    “什么情况啊!咱村的俩个人?他们有这么大的面子坐你的宝马车,我都没有好好坐过“夏泽成开着玩笑,切开了桌上的大西瓜。

    夏建抓过西瓜先吃了两口,才把在平都市碰到王德贵父子俩的事,大概说了一遍,把夏泽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说儿子,咱俩家都闹成这样了,你还专门把他们送了回来,按理说,你应该把他们父子俩丢在洮河边,让他们走回来才解气“夏泽成说着,抓起切好的西瓜狠狠的咬了一口,好像这西瓜就是王德贵父子一样。

    正在和面的孙月娟一听,晃着两个面手跑了过来,她指着夏泽成吼道:“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有你这么教育儿子的吗?俗话说的好冤家易解不易结,我觉得儿子这两年长大了,肚子里能容的下事了,这就是做大事的料,你这一辈子也就这个得性了“

    夏泽成还想辩,孙月娟两只面手在他面前一晃,他就只好止声,把坐在一旁的方芳给逗得哈哈大笑。

    吃过饭,大家开始午休,这是农村人养成的多年习惯,尤是在夏天,不管有多忙,中午吃完饭的觉一般都会睡的。

    夏建溜出了大门,不由自主的就溜到了赵红家的后院墙旁边,他四下里一看,见没有一个人影,便纵身一跃,双手抓住墙沿,一用力,人已到了院内。

    赵红家的后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的声音,只有几只母鸡,正在树下乱刨着什么。夏建轻轻的走了过去,推开了赵红虚掩着的房门。

    夏建猜得不错,赵红确实在午睡,不过他刚一进去,赵红便睁开了眼,她惊讶的小声问道:“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想你了呗!“夏建说着,便扑了上去。

    “不行,这大白天的,要是进来人可就麻烦了”赵红极力的挣扎着,可**上身的夏建,哪能管她这些。

    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快被夏建脱掉时,忽然前院传来了一声:“王婶!赵村长在家吗?”

    夏建一听,慌忙翻身下炕,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规矩的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赵红生气的白了他一眼说:“你不是很牛皮吗?别跑啊!”

    夏建假装生气的用拳头擂了擂桌子,他心里暗骂道“是谁这么没眼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