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185章 女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185章 女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建不禁抬起了头,在他的斜对面,坐了三个打扮的很摩登的女人,个个是花枝招展,不但穿的比较特别,就连脸上,也涂得有点特别,尤其是一张红唇,远远看去,如一个红色的血洞。

    说他装b的应该是坐中间的哪位,就见她对夏建投过来不屑的眼光,而分别坐在她两边的两个女人,则是被她这一句装b逗得笑弯了腰。

    夏建这才明白了过来,这句话原来是在骂人,你说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还一点都不假,我看我的书,装不装b管你屁事。

    这本书是王琳给他找的,理面全是些初级对话的练习,夏建一看就入了迷,而且这些句子读过一遍,他都能记得住,默会一下,非常顺口。

    这几个女人,见夏建根本不去理会她们,就更加的放肆了,不但说话时故意提高了声音,而且说着说着,便打闹了起来,意思是很明白,你能装,我们就能闹,看谁更厉害。

    再好脾气的人,也有一个限度,怒火不由得在他心里升了起来,就在他正要发做时,一个女列员领着一个头戴上红帽的年轻小伙子走了过来。

    “同志,上车时间到了,你的行礼让他帮你搬上车吧!“

    女列车员刚说完,小伙子便伸手来拿夏建的行礼箱,忽然坐在对面的女人,有一个在叫了起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三个也是坐的卧铺,为什么要先搬他的,是不是有点欺负人?“

    小伙子一听,慌忙把手收了回去,一脸的惶恐。

    女列员眉头一挑说:“我知道你们坐的是卧铺,可这位同志坐的是软卧,而且他交的是贰拾元钱,你们只是十元,所以你们的行礼我们不负责搬运,你们自己搬吧!“

    “装b,还坐软卧”又是哪个女人,她嘴里嘟噜了一句,有点不服气的坐了回去。

    夏建也是一愣,什么软卧硬卧的,这个方芳搞的啥鬼,他慌忙掏出车票一看,上面席坐处确实印着软卧二字,而且这车费的价格竟然这么贵,夏建不由得一阵心痛。

    “没错的同志,刚才进来时,我已看过你的车票,这坐软卧的人毕竟不多,我记得住”女列车员说着,给年轻小伙子示意了一下,小伙子这才提起夏建的行礼箱,朝一站内走去。

    一头雾水的夏建,慌忙跟了上去,他根本就不知道,坐软卧还有如此的服务。身后又传来了几个女人的笑骂声。

    夏建在小红帽的带领下,非常轻松的上了车,按着票上的坐号,他找到了自己的位子,他又一次吃惊了,原来这软卧竟然还是一个封闭起来的小房子,上下只有两个位子,而且一间里面只有四个人,这真是舒服到家了。

    夏建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睡了三个人,他的位子正好在下铺,把行礼放在床下,夏建一看人家都在呼呼大睡,不便惊动,就悄悄有躺了下去。我的个乖,这软卧的位子,竟然比硬卧的还要宽一点,这就是人民币的威力,夏建从内心深处被震撼到了。

    迷糊中,夏建慢慢的睡了过去,一阵尿急他憋了醒来,软卧车厢内,鼾声彼此起伏,看来大家睡的正浓。

    夏建轻轻的走了出来,借着过道上的微弱灯光,他一看表,发现已到了午夜一点多钟,这一觉睡得够沉的。

    走到厕所门口,刚要伸手时,一个睡眼朦胧的女列车员走了过来:“这边的厕所坏了,停用,你到隔壁的硬卧车厢去吧!”女列员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建有点无奈的摇了一下头,按着女列员的指示,向硬卧车箱走去。这个时候,又加上是卧铺车厢,所以过道里空无一人,加上咣当咣当,持续不断的铁轨声,听着多少有点悚怕。

    在两节车厢的接头处,过道的门紧闭着,夏建用手一推,便从门缝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大货、二货,现在这个点,正好下手,这次出来,你们可别给我再丢眼了”

    “哎呀姐!都是咱们运气不好,贵宾间哪小子如果不坐软卧,我们把他给宰了,说不定是一头肥羊”

    “好了,我说让你上去诱诱他,可你偏说到了车上再说,现在好了吧!人家坐的是软卧,这门都关着,在哪间里面,我们也不知道了”

    又是两个女人的声音,她们一人一句的议论着。

    门刚开了一个小缝隙,夏建一听到这里,立马退了回来,没想到自己撒泡尿,竟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更让他有点不可思议的是,这三个女人,竟然就是贵宾间的哪三个女人,而且听口气,还要宰了他?

    嘿!大家无冤无仇,又是初次见面,干吗要宰了我?就在夏建正百思不得其解时,门咣当一声,三个女人走了。

    夏建透过玻璃门,再看了一次,确定这三个人就是在贵宾间故意找事的哪三个女人没错,哪她们到底要对什么下手?为什么要宰了他?夏建脑子忽然灵光一闪,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她们是贼,下手便是偷钱,宰他也是一样。

    一想到这里,夏建不由得一乐,心里想,都怪你们瞎了眼,偏偏要招惹我这种人,今晚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样害人的?

    上完厕所,夏建把王琳送他的一条围巾,围在了嘴上,只露出了鼻子以上部分,对着洗手间的镜子一看,他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

    硬卧车厢里,显然人很多,空气也差了不少,不过这个时候,大部分人已进入了梦乡。夏建轻轻的走过了一节又一节的车厢,始终没有发现这几个女人。

    前面就是餐车了,透过玻璃门,夏建看见,餐桌旁边,到处都坐满了人,就连过道上,也放了小板凳。

    夏建刚推开门进去,一个胖乎乎的列车员,便走了过来,大声的说:“回去,晚上不要随便走动,硬坐车厢根本走不过去”

    夏建一愣,脑子立马转动了一下说:“同志,我家里人带了小孩在前边,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有事让我过去一下,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瞎说,这车上哪有电话给你们打”胖子列车员不屑的说道。

    夏建灵机一动,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一晃说:“用手机的打的”

    “手机?”胖子列车员犹豫了一下,把夏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有点不耐烦的一挥手。

    夏建赶忙说了声:“谢谢!”便从人堆里一跳两晃的穿了过去。

    一到硬坐车厢的通道处,便是寸步难行,站着的,坐着的,还有睡着的,反正是姿态各异,人困到这种程度,也就管不了许多,反正能睡就行。

    夏建的眼睛,一个一个人的扫了过去,在硬坐车厢的另一端,夏建发现了哪三个女人,由于人太多,只是晃了一下,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夏建用尽全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了硬坐车厢的中间,中途还被几个人骂了几句,在这种场合,只能装做没听见。

    坐硬坐的,一般都是下苦人,快过年了,带上点钱回去,和家里人团聚一下,可是他们忘记了另外一件事,就是当他们睡熟的时候,会有一双手伸向他们的口袋。

    在车厢的另一端,夏建看到了一幕让他有点不敢相信,但又觉得惊讶的事。哪三个女人,就在哪里,明目张胆的做案,反正只要睡着的,她们的手都会伸过去,而坐在旁边的人,则是默不作声。

    不就三个女人吗?难道有这么的可怕,夏建一想起他在工地上拼命的哪些日子,心里知道钱对于他们这些人的意义有多大。

    “小伙子,你就别挤了,有啥好看的,不就偷钱吗?”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推了一下正要从他身边挤过去的夏建说道。

    夏建冷笑道:“我不是过去看,而是过去把她们抓起来”

    “就凭你啊!她们袖筒里都藏着刀,快过年了,还是少惹事,这事警察都懒得管”男人有点不屑的劝夏建道。

    夏建一听,心里就有底了,他冲哪男人微微一笑,便一用力,硬生生的挤了过去,站着的几个人被他挤了一阵晃动,有人开口便骂起了娘。

    终于挤到了车厢的尽头,在最后一排坐位上,临窗坐的两个人,爬在放东西的桌子上,睡得正香,而靠外边的几个人,则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几个女人,

    由于地上也东倒西歪的睡着几个人,这三个女人,换了好几种姿势,可手就是够着窗边睡觉的哪两个人,

    非常搞笑的一幕出现了,就见其中的两个女人往地上一蹲,分别抱住站着的女人的腿,把她举了起来,慢慢的靠近了窗户边。

    醒着的几个人,不自然的还往外躲了躲身子,被举起来的女人,居高临下,手一下子便伸到了窗户边睡的正熟的哪人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皮夹子,另外一个也是如法刨制,两个皮夹子就这样被偷走了。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反而从他们的脸上,夏建看到的是一种惊讶,他们可能是在惊讶这三个小偷的贼艺精谌。

    就在这三个女人刚一转身,夏建已挤到了她们的面前,不知是什么原因,被举起来的女人,厉声对夏建喝道:“让开!别多事”

    夏建没有吭声,而是右手闪电般的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右手腕,顺势朝外一扭,只听“哎哟:一声,从女人的手里,丢下了一把三四寸长的手术刀,周围的人不由得一声惊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