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023章 英雄本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23章 英雄本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洮河横穿富川市,所经市内两边的风景线早已改造完成,但西边这段的河床尚未竣工,河中央还留有几个小土包,因为近几年干旱,河水小的像条玉带。

    一些溜狗的老人们,放开了自己的爱犬,让狗儿们尽情的在河边撒欢。忽然传来了两声幼嫩的“汪汪”声,看的入了神的夏建,这才发现,离桥下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包上,一条黑的发亮的小狗,正朝着河堤边上叫。

    原来在河堤边上,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手里牵着一只大黑狗,大黑狗半蹲着身子,样子非常的威猛。老人朝小土包上的小黑狗挥了挥手,这小家伙竟然不叫了,自顾自的玩了起来,这情景简直把夏建给看呆了。

    渐渐的,洮河两边的人越来越多,人声,狗叫声,小孩嬉闹的奔跑声,连成了一片,谁也没有去关注天空中压过来的乌云。

    忽然,一阵狂风夹杂着泥土味穿过了桥洞,夏建一惊,朝外面一看,没发现下雨,只不过天的脸色有点难看,一种不安全的感觉顿时袭上了心头,夏建慌忙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有人大声的喊了起来:“快跑啊!发大水了”

    声音是从桥顶上传出来的,夏建听着觉得有点遥远,这一声刚一落下,河堤两边也是同样有人喊了起来,刹那间,惊恐的叫喊声响彻了洮河两岸。

    天哪!洮河的西端,奔腾的河水,挤满了整个河床,呼啸着而来,等夏建看到浪头时,觉得这河水离洮河西桥也就四五十米的样子。

    河床底部的人倒是跑的很快,大人拉着小孩,年轻人扶着老人,转眼间都到了安全地带,夏建也略估了一下浪头的高度,应该不会漫过他所呆的桥洞。

    “汪汪汪”一声凄惨的狗叫声,在这空旷的河床上响起,让河堤两边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狗叫的方向望去。

    一只大黑狗,边叫边奔向了河床底部的大土包,大黑狗的身后,正是哪个刚才牵它的老人,老人看起来跑的很迈力,但无柰腿脚不好,速度还是很慢。

    河岸两边的人发出了可怕的尖叫声:“别管狗了,往回跑,保命要紧”

    哗啦啦的河水,夹带着泥沙,还有一些冲倒的树木,快速的压了上来。三十米,二十米,眼看就要下来了,可老人这时刚好追到河床的最底部,这河水一旦下来,这老人绝对会被大水冲走。

    夏建呆在桥洞里,居高临下,河床底部的情景一目了然。大黑狗狂嗅着,看来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小黑狗,而呆在大土包上面的小黑狗,可能是被河岸两边的叫喊声吓到了,竟然傻傻的蹲在哪儿,一动也不动。

    情况十分危急,河水越来越近,桥洞上的夏建,再也没有时间去想了,他翻身溜下了桥洞,飞一般的冲下了河床,小狗所呆的地方,他非常的清楚。呼啸的河水声,身后人们的惊叫声,夏建全然不顾,几个箭步,夏建已到了大土包的顶部。

    情急之下,他身子一扑,已把小狗抱在了怀里,为了节省时间,与河水赛跑,夏建抱着小狗滚下了大土包,河水冲起的泥沙,已到了身后几米的地方。

    河堤两边的人们,都快被吓疯了,活生生的几条生命,眼看着就要被大水吞没了。她们拼命的大喊着,希望这喊声,能让夏建他们,竟快脱离危险。

    这个时候的夏建,已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他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快跑,快跑!

    夏建一手抱着小黑狗,一手拉起有点发呆的老人,拼命的冲向了岸边,身后的大黑狗,懂人性似的,用嘴拱着老人,让老人无形中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就在夏建觉得自己几乎快用尽所有力气时,拉着老人的手,忽然间一轻,他本能的往河堤上一扑,河水已奔腾着从脚下而过,冲起的浪花溅射到了他的身上,夏建猛的一颤,人也不由得清醒了不少,原来他已经上了河堤,怀里抱着的小黑狗,正用舌头舔着他的手背,好像在感恩一般。

    坐在他旁边的老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身后已不见了哪只大黑狗。欢呼的人们围了上来,大声的称赞着夏建,把一时的危险已抛到了脑后。

    “你好大英雄!我是富川日报社的记者,你刚才救老人的一幕,我正好全拍了下来,你能说说,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如果稍慢那么一点儿,命可能就没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胸前挂着一个大相机,他半蹲在夏建的身旁,手里还拿着笔和本子。

    夏建惊魂未定,刚才也算是死里逃生,他现在哪有心情还接受采访,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他身边的老人,好像这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冲哪位记者毫不客气的摆了摆手说:“去去去,采访也要找个时间,现在险情还没有过去,采啥啊!

    “好的肖老,我再找机会吧!大黑刚才是为了救你而被大水冲走的,你应该为大黑感到骄傲,而不是伤心,保重!”哪记者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非常的对老人尊重。

    夏建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他刚才上岸时手中一轻,是大黑狗推了老人一下,可这只忠义的大黑狗,却被大水冲走了。

    这时,河堤两边上传来了警笛声,警察开始疏散人群了,有人就骂起来了,说上游发大水,下游竟然提前没有接到通知,幸好没有出现人命,确实是好险,夏建一想起刚才的事,腿都有点发软,看来这英雄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河水咆哮着,感觉要冲上大堤似的,夏建强撑着站了起来,把手里的小黑狗往老人怀里一塞说:“狗还给你了,以后别再干这样的事,你看多危险”夏建说完,转身就走,看来这桥洞是不能再住下去了,他该找个新的地方了。

    老人抱起小黑狗,朝奔腾的河水默默的点了点,然后朝夏建追去。

    “等等小伙子,我有话要说”老人追了上来。

    夏建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心里不由得暗暗骂道“你这个死老头,为了一只狗,差点把我的命也给搭上了,还不放过我,还想干啥?

    老人一步跨在了夏建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然后一招手,一辆出租车就停了下来,不容夏建说话,老人已把夏建推上了出租车,夏建这才发现,老人好大的手劲。

    “北山云中阁“老人朝出租车司机喊了这么一句,然后又本起了脸,一言不发。

    车子飞快的跑了起来,这种感觉真爽。夏建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坐出租车,这个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哪个记者为什么对他如此尊重,还肖老,带着狗,还打车?而且还把他强拉上车,种种疑问在夏建心里顿时冒了出来。

    他不由得一侧身,朝坐在身边的老人细细看了几眼,老人中等个,满脸皱纹,一脸严肃,穿着虽不惹眼,但绝不普通。

    “别看了,我今年八十五岁了。哎!真是老了,要不刚才还用得着你救我吗?我哪大黑也不会为我送命“老人忽然对夏建说到,不过夏建发现,老人在说最后一句话时,眼睛里已全是泪水。

    八十五岁,我的个天,我还以为人家六十多岁,夏三爷八十多,和他一比,简直老的没法说了,这人到底是干啥的,还为了一只狗流泪。夏建想问又不敢吭声,只好自己瞎猜了起来,带着狗,还这么爱狗如命,嗯!一定是孤寡老人。

    不对啊!这气质还是有点不像啊,夏建对老人的身份,一连猜了好几个,但一个一个都被自己很快否定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