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012章 巧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12章 巧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富川市的西郊,被政府指定为开发区。

    只见这里尘土飞扬,拉土的大头车拼命的奔跑,感觉如出入无人之境地。工地上搅拌机的轰鸣声,听着让人有一种无以言表的难受。

    一排排刚刚搭建好的民工简易房前的铁丝上,已挂满了脏衣服,靠着门边的墙角处,东倒西歪的鞋子,散发着难闻的脚臭味。

    夏建一下午都在这里徘徊,他听村上人说过,这种地方找工作比较容易,不过他不敢确定,他自己是否能在这儿干的下来。一下午的观察,他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农民工的累与苦。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工地上下了工的农民工们,喊叫着冲进各自的房子,然后拿起自己的饭盒,不约而同的朝简易房最东边的伙房跑去,这个时候的他们,完全忘记了什么叫累。

    夏建傻傻的站在哪儿,感觉自己就像个透明人,没有人感到他的存在。

    不知这些人晚上吃的什么,一个个吃的津津有味,好像天下的美食也不过如此。在这种气氛的影响下,夏建的肚子叫了个不停,他实在难以忍受下去。

    饿意一次次的冲击着他的意志,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罪的夏建,死的心现在都有了。

    “小伙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一下午都在这儿走来走去的?”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夏建的身后传了过来。

    饥饿交加的夏建,吃到这个声音,如同濒临死亡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猛的一转身,身后的灯光下,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不高不矮的个子,被太阳晒的黝黑的皮肤配上一副端装的五官,女人长的还算好看。

    其实女人长的好与坏,现在对夏建来说,他根本没心思去研究。

    “大姐,你们这儿要小工吗?我可以干活”夏建急忙上前一步,用急促的口气问道。

    女人一怔,上下把夏建打量了一番后,惊讶的叫道:“你不是强强哪个同学,叫夏什么建的吗?”

    夏建站近了才看清,面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同学刘强的姐姐翠莲。刘强是夏建高一时的同班同学,他家住在镇上,夏建每次回家,都要跟刘强到他家里喝点水再走,有几次就碰到了回娘家的翠莲,一来二去,大家都熟了,哪个时候,夏建觉得刘强的姐姐真漂亮。

    “傻小子,连姐也不认识了,是不是还没吃饭?等吃完饭再说别的吧!”还是当年的翠莲姐,话到人到,她一把拉起夏建的手,直朝伙房走去。

    一个大小伙子,被女人牵着手,从众人面前经过,夏建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好,大家只顾吃饭,没人关心她们。

    伙房的大铁锅里,还剩有一点面条。夏建确实是饿坏了,他毫不含糊,不等翠莲姐盛第二碗,他的第一碗早都底朝天了。把锅里最后的几根面条吃完时,夏建才感到肚子里充实了点。

    “是不是没吃饱?“翠莲姐看夏建放碗时不舍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问道。

    夏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饱了姐“夏建吃的并不少,一连吃了三大碗,这是三个工人的量,这事是夏建后来才知道的。

    安顿好肚子后,夏建才把伙房打量了一遍,一个大锅台,一个面板台,然后就是几袋土豆,靠墙角处,是一张用木板支起的单人床,感情翠莲姐就是住在伙房的。

    “来这边坐,看把你饿成啥样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翠莲姐让夏建坐在了墙角的木床上。夏建这才发现,自己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是蹲在灶台旁边的。

    翠莲姐的关心,击起了夏建心中的酸楚,一股母亲般的温暖袭上了他的心头,这些天所发生的一切,终于可以倾诉了。泪水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夏建还是强把它压了下去,男人有泪不轻弹,老爸夏泽成就是一直这样教育自己的。

    这才是哪儿到哪儿啊!遇到这么一点困难,就成这样了,那还不如回西坪村当混混算了,夏建给自已不停的打着气,他顿了一会儿,调整好了自己的思绪,减重就轻的把自己来这儿的目的说了出来,中心意思就是想在这儿干活。

    翠莲姐听夏建说完,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说:“行是行,不过这儿的活累,老板人脾气也坏,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混饭吃不难,但能不能赚到钱,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也刚来“

    “臭娘们!说我什么坏话呢?“伙房紧闭着的门被撞了开来,酒气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男人瘦高个,黑红的面膛,但一双小眼睛却非常有神。

    翠莲姐慌忙站了起来,有点害怕的小声说道:“李老板,我没说你什么坏话,就是我这位老乡想在你这儿干活,我叫他做事多用点心“

    啪!李老板顺手一丢,手里的白色塑料袋摔在了面板上,袋口处露出了两根鸡腿。夏建看了一眼,不由得直咽口水,心里想,这老板就是不一样,吃香的喝辣的,工人们就只能吃这土豆煮面条了。

    “行啊!我这里正好缺人手,明天就开始上班,包吃住,每天10元钱,不过大家私底下都叫我李扒皮,这意思你应该懂得。还有就是多做事,少说话,当然了刘翠莲的老乡我会额外照顾”李扒皮说着,朝翠莲姐眨巴了一下眼睛,翠莲姐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这几层意思啊?夏建看的有点糊涂。

    吃是解决了,接下来就是住了,夏建被分到紧挨着伙房的工棚里住了下来。一个大通铺,住着十来号人。夏建进去时,大家都睡着了,哪呼噜声个个打的是惊天动地,看来真是累坏了。

    靠最里面,因为离门太远,可能是不通风热的原故,没有人睡,夏建就睡在了哪里。这铺也确实很简单,除了几块木板拼凑在一起外,上面想找到几根麦草杆都有点难,这个李扒皮看来大家没有叫错他。

    夏建睡在光床板上,听着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他难以入睡,这些天的经历,让他认识到,他的小混混生涯是彻底结束了,要想在这个大城市生存下去,他暂时只能先卖力气。

    隔壁的伙房里,继继续续传过来几声李扒皮的嬉闹声,夏建听到耳朵里,极度的反感。就在刚才,翠莲姐想把自己的被子送给夏建盖,可被这个李扒皮生生的拦了下来,说什么年青人火气旺,大热天睡觉不用盖被子。

    去你大爷的,这硬床板,上面什么也没有,你自己来试试,夏建心里恨不得把李扒皮的祖先挖出来也一起骂骂。

    “怕什么啊?”夏建被隔壁的这一声惊的坐了起来,还好,其他工友睡的像死猪一样,个个睡的都是那么的香甜,就算是把大炮拉进来,他们也未必能醒来。

    夏建支起耳朵听了一会儿,隔壁再没有人说话,但传来了几声床板被压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夏建百思不得其解,他觉得翠莲姐和这个李扒皮哪里有点不对,但对于他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他还是弄不清楚她们之间到底能有什么问题。

    他记得,翠莲姐的婆家好像就在平阳镇的邻村,听刘强说,都有两小孩了,按理说夫妻感情还不错,夏建闭着眼睛,慢慢的回忆着过去他和刘强相处的时光。

    他们高一时关系非常不错,但一上高二,文理分科,他们就分开了,接触少了,关系也慢慢就淡了,人家刘强学习好,一心想考上大学,可他夏建就没法说了,明明自己是只癞蛤蟆,还一心想吃人家蔡丽这只天鹅的肉。

    一想到蔡丽,夏建混身就来劲,这女子确实不错,哪儿哪儿都好,这要是能搂着她睡觉,这世界就美好起来了。夏建明知道这是空想,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慢慢的他就进入了梦乡。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