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疯狂农民工 > 第0001章 玉米地里的糗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01章 玉米地里的糗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火红的太阳,毒辣辣的炙考着大地,渭河平原一处郁郁葱葱的玉米地边,爬着四五个二十一二岁的小伙子,他们全都敞开着衣襟,不停的拭擦着脸上的汗水。

    “哎!三少,你说这个下溅真会和你堂嫂赵红在玉米地干哪事啊?可我们这儿离的太远,看不着啊!要不往前靠靠”一个身材略显瘦弱的年青人,眨巴着小眼睛,小声的对爬在他身边的矮胖子的说道。

    被叫做三少的胖子,冷哼了一声骂道:“陈贵,你她妈的,就……就是个色,色狼。我爸说了,捉奸捉双,这次一定要抓个,抓个现行。离,离近了,打草惊蛇,这个你,你不懂啊?”嘿!这小子原来还是个结巴,他的一番说词,逗乐了他的几个同伴,但大家想笑又不敢笑,只好硬憋着,哪场面好玩极了。

    就在这时,玉米地中间的一片玉米杆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爬在地上的陈贵,激动的五指朝地里狠狠一抓,嘴里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胖子再也爬不住了,他一挥手,轻声喝道:“上”一阵沙沙声传过,胖子带着陈贵他们几个,如狼似虎般的窜了过去,眼前的一幕,彻底让他们惊呆了。

    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小伙子,**着上身,晒的发红的强健肌肉上,一颗颗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他光着铁板似的两只大脚丫,如铁耙一样,在地面上刨出一排排深陷的脚印,沾满泥土的裤子,挽在了膝盖以上。

    小伙子一米七几的个头,说不上帅,但也有点小英俊,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看人时仿佛两道闪电,他双手紧握着一根削尖了头的木棍,木棍上沾满了鲜血,在几株零乱的玉米杆下,躺着几只刚从地洞里爬出来的地老鼠。

    就在老鼠洞的另一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少妇,她面容姣好,肤色白晰,一点都不像农村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尤其是她成熟的身材,前挺后翘,还有她哪不堪一握的***,看一眼都会让人心存遐想。

    “王有财!你们怎么像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你到底想干什么?小心我揍你!“小伙子一抡手里的木棒,原本英俊的脸上,燃烧起了一团怒火。他双目怒睁,高挺的鼻梁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两下,肥厚的嘴唇里,呼呼的喘着粗气。

    胖子吓的慌忙往后连退了两步,他原来就是西坪村村长的三儿子王有财,凭借着老爸的势力,初中没毕业,就开始在村里横行霸道,村里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三少,这个陈贵便是他的跟屁虫。

    “下溅,你可别……别牛。老子今天看,看在赵红嫂子的面上,放你一……一马“王有财吃力的说完,用衣襟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正中午的玉米地,简直就是个大蒸笼。

    小伙子嘴角一翘,冷哼一声说:“你她妈的咬字准确点,我叫夏建,而不是下溅,你说放我一马,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还要你放我一马?“夏建的眼神里飘过了一丝不屑的神色,他在整个西坪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王家三兄弟,仗着老子是村长,老大王有发,在夏建上初中时,就到外地经商去了。

    老二王有道,从小和夏建一起长大,为人聪明奸滑,不过学习上进,始终比夏建高一级,这是老村长王德贵的政治资本,他的目标就是一定要让王有道将来做官。而这个老三王有财,是最不争气的,初中辍学后,在村里偷鸡摸狗,坏事做尽。现在二十初头的他,还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孤……孤男,寡女,大中午不睡觉,跑……跑玉米地,你敢说你们没干什么,见……见不得人的事”王有财说着,色迷迷的眼睛在赵红高挺的胸脯上狠狠的挖了两眼。

    赵红原本有点粉红的脸色,经王有财这么一说,瞬间变的通红,她杏眼一竖,厉声喝道:“闭上你的臭嘴!我忍你好久了王有财,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清楚,别在这里乱泼脏水,我找个人帮忙除掉这地里的地老鼠,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别仗着自己老爸是村长,就什么事都管”

    赵红由于太激动,说话时弄得胸脯上下颤动,惹得陈贵几个,差点流下了口水。

    “哈!哈!赵……赵红,堂哥走了才一年多,你就胡来了,竟然敢和这小子勾搭“王有财一脸淫笑的说道。

    这小子真是不学好,二十初头的年纪,已是一肚子的坏水,事实明明摆在脸前,他却要颠倒黑白,硬生生的把这盆脏水往人家头上泼。

    赵红一听,气得差点哭了出来,她一把夺过夏建手中的木棍,带着哭腔吼道:“混蛋东西,我打死你”女人拼起命来,确实也有点可怕。

    一阵乱打,赵红身边的几株玉米,被赵红手中的木棍,打得东倒西歪。王有财见状,怕吃眼前亏,他大喝一声,带着陈贵及几个同伴,迅速的朝玉米地外面跑去,他一边跑,一边还喊道:“捉……捉奸,赵红和夏建在玉米地里乱……乱搞”

    这喊声,如刀一般,剌在了赵红的心里,她有点绝望的往地上一坐,不由自主的失声痛哭了起来。她命可真苦,二十三岁的她由邻村嫁到了西坪村王家,夫妻倒是恩爱,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就是两人一直没有孩子。谁知一年前,赵红的丈夫忽然得了一个猛病,两腿一蹬,便一个人到极乐世界去了。结婚三年,便没有了丈夫,这叫一个年轻的女子,如何能承受得了如此大的打击。

    自古寡妇门前事非多,更何况她是西坪村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一到晚上,爬墙头,敲她窗户的人可不在少数,其中就有这个王有财。还好,她有一个好邻居夏建,自从她丈夫走了以后,都是他处处护着她,让她曾新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一个是熟透了的少妇,而另一个则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两人在一起相处久了,难免会生情愫,也会被人说些闲话,可她们始终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从未越雷池半步。

    夏建看赵红哭成那样,真是心痛死了,她可是他心里的第一个女人。记得赵红结婚时,夏建正在上初中,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赵红,当时他心里就默默发誓,他这辈子一定要娶上这样的老婆。可世事难料,赵红的老公英年早逝,给了他和赵红颇多的接触机会,他无形中倒成了赵红的一种依靠。

    听着赵红撕心裂肺的哭声,夏建气得青筋暴跳,他恨不得追上去,一脚踢死这个王有财,可他还是忍了下来,他不想让他心仪的女人为他担惊受怕。夏建轻轻的从玉米杆上拿过自己的上衣穿好了,然后悄悄的溜出了玉米地,他要为他心爱的女人报仇。

    西坪村,地处渭河冲击平原的一个角落里,有五百多户人,是一个两千多口人的大村。村里由王,夏,陈三大姓组成,自夏建记事起,村长一直都是由王德贵担任,所以在西坪村,姓王的人家说话都比较牛,因为有村长给他们撑腰。

    村长王德贵家,就在村子的正中央。他家的大门口处,正是村里的一个十字路口,路口长了几棵大柳树,于是这里便成了村里人乘凉的好地方。农村人一般不睡午觉,一吃过午饭,便跑到这地方来坐一坐。老年人谈古论今,年轻人打牌下棋。而一些不甘寂寞的妇女们,则坐在远处,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嬉闹调笑。

    “这小子真是白读书了,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一个高中生,一个小寡妇,被人堵在玉米地里,你说这是什么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摇着头,忿忿不平的说道。

    下棋的张二,瞪了一眼这位老者,不屑的说道:“狗也知道发情,更何况是年轻貌美的小寡妇,再说了,人家偷情,你着急啥!”这个张二三十多岁,属于游手好闲之人,他的话顿时引来了一阵哄笑。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看来这事村里人已经都知道了。

    夏建用蔑视的眼神看了一眼这些爱说闲话的人,一步跨进了王德贵家的大门,忽然一条毛皮光亮的大黑狗,直朝他扑来了过来。这时的夏建就像个炸药包,一点就燃烧。只听见黑狗一声尖叫,接着便飞出了大门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