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闺华记 > 第九百六十八章、公报私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六十八章、公报私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殿中间站着的这些官员们被涂斌嘲讽一句“连女人都不如”就够窝火的了,偏偏朱泓紧接着又来一句什么“每个人站的高度不一样,见识自然也不一样,心里装的东西也不一样”,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他们一个个眼里只有自己的小家没有大家,是一群自私自利没有大局观念的草莽吗?

    因此,这话谁都不好接了,好在朱泓话锋一转,答应了每家让出一部分的田地免税赋,换句话说,他们一年也不过是损失几百两银子,这个结果已经大大超出了他们最初的预期,因而接受起来就容易多了。

    再说了,真要因为这几百两银子把朱泓惹恼了,朱泓真找个理由从他们的辖区抽出一部分劳力去做徭役,那他们损失的又何止那几百两银子?

    罢了,就拿这几百两银子陪朱泓玩玩吧,接下来的才是重头大戏呢。

    谁知众人都等着朱泓主动给大家公布一下顾琰的罪状时,朱泓话锋一转,又借着刚才的话题提到什么阶梯式收取商业和手工业者的税赋。

    这点就比较好通过了,这些群臣世家手里虽也有商铺,可大部分是租给别人,自己并不怎么参与做生意,因此即便是有影响,影响也不大。

    还有,这商业和手工业的税赋提高了,对他们这些官员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国库丰盈了,他们的俸禄和赏赐相应的肯定也会丰厚些,至少不会发生拖欠事件了。

    谁知就在大家喜气盈盈地讨论这个税赋应该提升多少时,朱泓果真颁布了一道旨令,说是幽州那边的长城修好了,可云州、代州那边还没开始呢,别看这两年和鞑靼重修旧好,可谁能保证鞑靼以后再不侵犯大夏?

    此外,除了云州代州,还有西北那边的金州等地,这些年他们也没少和瓦剌打。因此,朱泓的意思是那边干脆也建一道长城,这样的话当地的百姓们也能安心留下来从事耕作。

    至于这些徭役从哪里摊派,朱泓直指山东。

    “赵王,你这是公报私仇。”王垚站出来反对。

    “那敢问王大人,你觉得从哪里抽取徭役合适?”朱泓直问道。

    这话王垚自然不好接了,这种得罪人的事情他才不干呢。

    “既然王大人没有意见,那就山东了,此外,再从两淮抽一部分,这件事交给工部、户部共同商议。”朱泓直接下了旨令。

    “谁说我没有意见,我意见大了,赵王,你这明摆着是公报私仇排除异己,说到排除异己,我想问问,定国公顾大人到底犯了什么错赵王要把他送进刑部大牢?”王垚站了出来,这话在他心里憋好半天了,干脆趁这个机会问了出来。

    “这怎么叫公报私仇?先说说这几年的战事,京城、幽州、燕州、云州、代州等这十来个州因为战事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荒废了多少土地这个不用小王说想必各位大人心里也是有数的;西北那边这几年连年干旱外加瓦剌的骚扰,百姓们的日子有多苦你问问潘大人就清楚了;河南去年水患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无家可归你问问工部的刘大人就清楚了;东南沿海这几年抗击倭寇,也没少死人;两广和西南那边也属边境,这几年也不太平,谁敢从那边抽人?剩下两湖两江以及蜀中都是大夏的米仓,如果他们的劳动力不能保证,缺的粮食你能给补上?”

    一番话问的王垚哑口无言,因为朱泓说的是事实啊,他能说什么?

    “我问的是顾大人到底犯了什么错,还请赵王不要顾左右而言他。”王垚知道徭役一事已成定局,只好换了个话题。

    毕竟他家的土地也是有限的,若论损失,也损失不了多少,只是这口气堵在心里不太舒服。

    可再不舒服王垚也明白了一件事,朱泓不是朱栩,这朝堂要变天了,而他能做的就是拉着这些世家一起来把这天捅破了。

    “顾世子,这件事你来说,你告诉大家你父亲犯了什么错。”朱泓直接点顾铄的名了。

    因为他清楚,不管他说什么,这些世家都有一套说辞在等着他,无非就是皇上病重,皇上以前对顾家一向倚重,如果皇上在,肯定不会对顾家发难等等。

    因此,朱泓干脆不开口,把这个难题交给了顾铄。

    不管怎么说,他没有让顾铄连罪,而且还让顾铄上朝了,这足以说明他不是在排除异己,而是顾琰真的又做了不可饶恕的错事。

    “家父的事情一时还没有查清楚,让大家挂心了,顾铄在此谢过各位长辈们。”顾铄站了出来。

    他能说什么?

    说他父亲又派人去赵王府对小王子下手还是说他父亲把皇上气得吐血?

    尽管他目前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两件事是父亲做的,可他也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不是父亲做的,而以他对父亲的了解来说保不齐这两件事都和他脱不了干系,因为他太清楚父亲的为人了。

    因此,他什么也不能说,非但不能说,他还得感谢朱泓替他遮瞒一二,还得感谢朱泓没有对顾家发难,保全了他定国公府的爵位。

    当然了,顾铄不是没有考虑过联合这些世家奋力一搏,或者干脆做点什么直接灭了朱泓,如此一来不但解了顾家的危机也报了祖母和父亲以及妹妹的仇,可他太了解朱泓了,朱泓的聪明和警觉远在他之上,只怕他还没有出手就被朱泓制住了,他父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因此,顾铄彻底歇了那心思。

    再说了,他心里也明镜似的,顾家之所以有今天,追根溯源还是因为那些年顾家亏待了谢涵,因为那些年顾家做了太多的错事,现在轮到朱泓向顾家讨债来了,他有什么理由和权力阻止人家?

    说实在的,朱泓和谢涵算是厚道的了,人家并没有株连到顾家,而且人家也没有主动寻仇或是上门挑衅,人家只是自保。

    诚如朱泓问他,如果有人对他的孩子下手他会怎么做?这话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