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1237章 丢人啊丢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37章 丢人啊丢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小晚用心的安慰着韩夏花,这个可怜的姑娘,自卑又脆弱,可是,她是那么坚强,坚强的让人心疼。

    ......

    在医院大概停留了一个星期多的样子,韩老爷子清醒,能开口说话后,见到韩冬晨他们自然是激动的痛哭了一番,而且,态度坚决的让老大,韩秋收去派出所销案。

    苏小晚等人都沉默了下来,这不管啥原因,大人终是犯法的啊,可是,韩老头不论谁劝说也好,还是咋说也好,就必须要销了这个案子。

    按照他老人家那话的意思就是,是他自己无能,把儿子养歪了,子不教父之过,把人家闺女给祸害了,就是他没教导好,这顿打,打的好,打的该。

    老爷子实在是情绪太激动,韩秋收也不敢违背,就去办了这事儿,可是,没过多久,这伤还没养好呢,老爷子居然张罗着要回家。

    苏小晚等人一大清早的就因为老爷子要回家这事儿弄的头疼不已,不由得劝道:“爸,您看,您这头上的伤还没全好,见不得风,受不得凉,您在住段时间观察一下......”

    韩夏花一听,赶忙说道:“是啊,爸,您就听我二嫂的吧,等咱养好了伤在走,钱这边您也不用担心,三哥都已经交过了......”

    还没等说完,韩老爷子就气愤的说道:“你闭嘴,把那个畜生的钱都还给他,我就是死了都不用他的钱,给他,给他,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

    韩夏花一听,赶忙说道:“好,好,好,您别激动,别激动,我这就给他去,爸,那我去交钱,但是,你得在继续住院才行。”

    而韩老头根本不听劝,就是要出院,好在这会儿韩冬晨和韩秋收都过来了,苏小晚拽着韩冬晨的衣袖说道:“爸要出院,咋办?”

    韩冬晨沉了沉脸说道:“爸,你要出院也行,我去问问医生,有啥要注意的没。”

    刚说完,韩秋收就直接说道:“等等,二弟,把妈一块叫上吧,到时候也好知道怎么照顾,还有三弟那块,也不知道,三弟要不要跟着我们回老家养伤。”

    话音刚落,韩老爷子就怒着说道:“不行,你让他滚,有多远滚多远,不许他回老家。”

    “老韩家没有他这样的逆子......”

    “还有,你妈要是回来就一起过,要是不回来,这日子就不过了,离婚。”

    这话一落下,整个屋子都静悄悄的,可是,忽然间就传出了嗷--的一声,之后整个病房就鸡飞狗跳了。

    “姓韩的,老娘跟你过了大半辈子了,你好狠的心那,说离婚就离婚,你没良心啊。”

    “我这都是为了谁?这一大家子的,操持这操持那的,临了了,临了了,还要跟我离婚,诶呦喂--我不活了呀,我不活了......”

    韩母,坐在地上就是一顿哭一顿号,这简直是太丢人了,苏小晚都不敢直视,韩母那真是撒泼打滚的在地上乱滚啊。

    苏小晚满脸尴尬,孩子们更是觉得特别神奇,吵架还可以这样?

    苏小晚才懒得管这人呢,赶紧把孩子们都叫走,跟着别学坏了,那骂人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词一串串的往出冒,显然有些苏小晚都是听不懂的。

    反正祖宗十八代,外加她从嫁到老韩家那一刻起,大大小小的事儿,事无巨细的都说了一遭。

    韩老头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他这伤还没好呢,真怕被气出个好歹来,如今下床又不让,浑身又没有力气,韩老头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老了。

    而苏小晚则觉得这人真真是可悲啊可悲,还记得当年,两个老人千里寻亲就是为了让韩冬晨帮他们找儿子,可是,如今,居然为了儿子分崩离析,都快成仇人了。

    这世界上的事儿,谁又能说的清楚,最后,虽然这婚是没离成,可是,却真真的分了家,韩老头从此跟着老大回老家去生活,韩母则跟着老三去城里享福。

    韩老头跟老三韩初夏断绝父子关系,以后死在外头都不要去找他,那真真是要老死不相往来,更不要说韩冬晨没个月寄回去的钱。

    韩母最开始是不想放手的,可是,当初就是她主张签那个什么断绝书的,所以,既然分开了,自然是不会跟她有关系了。

    这中间可是把韩大嫂高兴坏了,这么多年有个婆婆在她头上压着,别提多难受了,如今婆婆没有了,她以后就是家里头的女主人,可以当家做主了。

    可惜,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就算她婆婆走了,家里头的财权也落不到她头上。

    这场闹剧就这么散了,不过,老爷子要出院这事儿也提上了日程,院方也没有在强留,没两天出院手续就办好了,说了很多注意事项之后,就出院了。

    韩大嫂这次表现的非常好,高高兴兴的,什么事儿都跑前跑后的帮忙,苏小晚也乐得清闲。

    不过,一起回老家的心情还是很亢奋的,尤其是孩子们,这几天苏小晚偶尔也会带他们出去逛逛,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医院的。

    苏小晚一行人乐乐呵呵回家了且不说,韩母那边反而显得孤零零的,韩初夏被打的挺重,还需要在医院住些日子,韩母也没有个搭手的,只能没日没夜的照看。

    而韩初夏这些年在外面受了不少气,他个性极端的傲气,又极其的自卑,没少受欺负,当初为了赚钱,真是啥都豁出去了,一心就想着要出人头地,要多多的赚钱。

    如今,他有钱了,自然要把那些年被踩在脚下的面子统统都找回来,所以,性子越发的左性了,对韩母不仅不感激,还呼来喝去,这不好那不好的一顿挑剔。

    而韩母呢,也不知道是恶人自有恶人磨,还是一报还一报,韩初夏这么对她,她居然都甘之如始,把人当祖宗供着,旁边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说几句,结果到好,韩母一点不领情不说,反口还骂人家。

    这样拎不清,之后在没人帮她说过话,出院后,韩初夏的那个媳妇儿又回来了,那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自然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日子怕是有的煎熬了,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儿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