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1122章 不能两全(亲们中秋节快乐+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22章 不能两全(亲们中秋节快乐+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小晚一腔饱受创伤的悲愤的话语,让韩冬晨既自责又心疼,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他为了民族大义,为了印刻到骨子了的报效祖国的思想,让他深爱的女人,他敬爱的妻子,受了太多太多的苦。

    苏小晚从不像他抱怨什么,对于他的一切都那么包容,包容他的突然消失,突然出现,包容他在其最艰难的时候,不能在她身边陪伴她。

    韩冬晨知道苏小晚心里的苦,她不能跟人抱怨,不能跟人说她心底的愤怒,因为她是一名军嫂,她嫁的是一个军人,都说理解万岁,可是,理解的背后,是深深的无奈和苦涩。

    人啊,最怕认真,一旦认真起来,竟然满面疮痍,自己何尝不懂这些,自己何尝不想陪伴在她和孩子身边,可是,大家都这么做,谁来保卫祖国和人民?

    他是一个男人,有国才有家,他把前半辈子献给祖国,后半辈子留下来陪伴家人,在他有限的时间里,他只能对妻子孩子加倍的好,来弥补自己不在时他们受的苦,他只能这样,也一直这样做着。

    如今看见苏小晚痛哭神伤的控诉,韩冬晨一把将苏小晚抱进了怀里,紧紧的拥抱着她。

    语声有些沙哑的说道:“小晚,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是我不好,让你受了委屈和惊吓,是我不好。”

    说完,又亲了亲苏小晚的秀发后,曼声的说道:“今后,有我在,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媳妇儿,不哭,不哭啊---”

    苏小晚此时泪流满面的被韩冬晨抱在怀里,经过了刚才的争执,苏小晚这会儿又有些后悔了,她的那些话有多伤韩冬晨的心?他是部队的人,更多的时候是服从命令,身不由己。

    自己这么蛮不讲理的责怪他,除了让他更加的内疚自伤以外,没有任何益处,也许曾经苏小晚觉得这男人越内疚,会对自己越好,是件好事儿。

    可是,现在的苏小晚,舍不得韩冬晨苦,更舍不得他心里苦,可能,这是爱吧,呵呵,她苏小晚居然也有为了爱宁愿自己受苦的这一天。

    曾经的耍心机和小心谋算,不过是想让对方更在乎,更爱自己一点罢了,那会儿的自己也喜欢着韩冬晨,不然不会这么用心的算计。

    可是,现在的苏小晚是更加的爱韩冬晨,这样的爱,不是占有,不是索取,而是给予,真正的爱都是给予和奉献,多于索取。

    所以,她依靠在韩冬晨的怀里没有在说话,说再多已然无用,韩冬晨又不是傻子,自己真是太冲动了,如今看他愧疚成这样,自己又心疼又自责,这是图个啥。

    在这时候,忽然,房门被推开了,两个人一惊,双双分开,见小石榴跑的气喘呼呼,此刻傻傻的看着两个人呢。

    他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要抱在一起,他从没有见过这样,他只有妈妈没有爸爸,难道爸爸妈妈在一起也要这样抱着吗?

    苏小晚看见小石榴那一刻,不由得脸有些发烫,之后,赶忙擦了擦眼泪,蹲下身子轻声的问道:“怎么了小石榴?找姨姨可是有事儿?”

    小石榴眨了眨眼睛,半天才前拉着苏小晚的手说道:“姨姨,姨姨,可不可不让亦惟哥哥走啊?能不能不撵他走?”

    苏小晚一听,身一冷,不过,还是很有耐心的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你姨夫并没有撵他走,只是让他先回房而已。”

    小石榴闻言,眼略带湿意的说道:“姨姨,亦惟哥哥回去后开始收拾东西,他说,他可能要走了,呜---”

    “姨姨,这次的事儿,真不是亦惟哥哥故意的,真的,他,他......”

    小石榴说了他半天,最后还是咬牙说道:“姨姨,原本我是不能说这事儿的,可是,可是,我不能让亦惟哥哥走,如果他走了,驰驰表哥肯定会伤心的。”

    “其实,这事儿真不怨亦惟哥哥,他,他有个坏习惯,是,是,每次吃饭,吃饭后,他都会藏起来些吃的东西......”

    “昨天,昨天被糖糖表姐发现了,您也知道,糖糖表姐她不喜欢亦惟哥哥,所以,所以刁难他,嘲笑他,说他偷东西,还说,说的很难听,结果被,被驰驰表哥看见了,说,那是给他留的。”

    “糖糖表姐不信,说只要驰驰表哥把那些全都吃了,她信......”

    “然后,然后,驰驰表哥吃了,夜里,夜里驰驰表哥开始吐下泻,可是不敢告诉人,让我帮着隐瞒,姨姨,是我不好,我应该告诉你们的,都是我不好,不然,驰驰表哥肯定不会病的这么重,呜---”

    “姨姨,您别怪亦惟哥哥了好不好?呜---您别撵他走了......”

    苏小晚和韩冬晨一听相信了他的话,不然糖糖不能那么情绪激动,估计是被韩亦惟给刺激的,这孩子别看每天耀武扬威的,但是,心不坏,别人要是对她好,她能把整颗心都掏给对方。

    韩亦惟帮她顶罪,宁愿自己受罚,这大大的刺激到了她,而韩亦惟的动机自然也很容易理解。

    驰驰是为了他才出事儿的,要不是护着他,肯定不会这样,同时,他也是愧疚,如果当时他能够坚决的制止,自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他那会儿说的话,也真是出于真心,一开始,两个人一起吃素,也没什么,可是,时间久了他都可以吃肉了,可以吃很多菜了,但是,驰驰还是不能吃,每一次看见他渴望的眼神,他慕名的心里头泛酸,觉得驰驰自己还可怜。

    而关于韩亦惟藏吃的这事儿,哎--舅妈也跟苏小晚提过,也说过两次,但是,这孩子很固执,可能是那几年饿怕了,藏食物已经成了本能。

    也许这样才能让他有足够的安全感,当时,苏小晚也是心软,觉得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这事儿也不能急在一时,等时间久了,这个家能让他感到安全了,不怕在饿肚子了,可能好了,却没想到,今天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