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998章 解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98章 解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小晚想到这里就更难过了,眼泪又掉了下来,黄夫人不明白,这孩子咋说哭就哭,没在国内就没在国内呗,这哭个什么劲啊。

    而黄首长也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苏小晚又问道:“黄首长,冬晨他,他是在保护什么人吗?对方还是个女人?”

    黄首长这回皱的眉头更深了,看向苏小晚也更加的锐利,而苏小晚自然感受到了,于是,委委屈屈的,哭哭啼啼的说道:“呜--黄伯父,黄伯母,我不怕你们笑话我,呜---”

    “我最近看了一本书,书上写了一个故事,说一个咱们国家的军人,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去保护一个女人质,也是在国外的华人,呜---,那个军人和那个女人质,天天同吃同睡,呜---两个人,两个人还产生了感情,呜---”

    “那个军人也是校官,还是中校,我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就不安,就害怕,呜---黄伯母,我知道,我是多想了,韩冬晨绝对不会,可是,一想到这些,我就是受不了,我都大半年没收到他的消息了,呜---”

    “我知道冬晨他不会丢下我跟孩子们,可是,每当我一想到这样的情景,我就,我就,呜----”

    苏小晚的话一落,大家都跟着松了一口气,黄首长则脸色有点扭曲,嘴也撇了撇,他还以为苏小晚有点不对劲呢,原来都是小女娃心思。

    而黄夫人一听,则笑了出来,拍着苏小晚说道:“诶呀,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呢,你就自己吓唬自己,瞎想,可不能这么想小韩,那可是个好孩子,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儿呢。”

    苏小晚此时把整个头都扎在黄夫人的怀里,不敢抬出来,脸也通红通红的,一边眼泪也劈了啪啦的掉。

    而黄首长则冷着脸说道:“胡闹,我还以为咋的了,你这小丫头,一天是不是没事儿了?就知道瞎想,韩冬晨那是去出任务的,军营里全是男的,哪里来的女人。”

    “还有,你这般胡思乱想,不信任他,就是不信任军人的品质,就是不信任军人的自制力,这万万要不得,以后这样的话不能在说了,这样的事儿也不能在想,听没听见。”

    苏小晚闻言委委屈屈的说道:“黄伯父,我也不想去想,可是,我又控制不住去想,家里头孩子们一闹腾,我就更想,孩子们想爸爸,我不怕您笑话,我也想韩冬晨,我一想到他就像我看的书里面似的,我就,我就,恨不得追过去......”

    苏小晚的话一落下,周围的人都跟着笑了,就连黄首长都没忍住,黄夫人照着苏小晚的肩膀就拍了一下说道:“你说说你,多大的姑娘了,也不嫌臊得慌,想男人居然还挂在嘴边说,真真是......你们这些小青年啊。”

    苏小晚一听,脸色也发红的说道:“我,我想我男人怎么了,又不犯法,我又没想别人的。”

    说完又把整个头埋在了黄夫人的怀里,而大家一听又是一顿大笑声,整个气氛也跟着变的轻快了不少。

    大家对于苏小晚这样小女儿态的样子,没有人嘲笑她不说,还觉得这娃实诚,值得交。

    而冷首长也对苏小晚很是认可,他就喜欢实诚人,有啥说啥最好了,而这会儿黄夫人又帮着说情道:“老黄,你就给个痛快话吧,我看那,今天这丫头来啊,就是被那书里头的事儿给闹的不安心了,你赶紧的给个痛快话,也好让她安心的过个年。”

    黄首长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要是真问这事儿啊,我到是能回答你,放心吧,你这丫头,韩冬晨他们出任务都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想要单独行动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他是指挥官,自然更不会有单独行动的机会。”

    “一大群老爷们在一起,你怕个啥?”

    黄首长的话一落,大家又是一顿哄堂大笑,而苏小晚听黄首长这么一说,心里头也有底了,不由得也整张脸都红了起来。

    这夫妻和情侣之间,细说还挺有意思的,苏小晚也不是不信任韩冬晨,可是,就算是在信任,这隔着千山万水,大半年没有一点音讯,也很难不瞎想。

    要不说,这夫妻两人最好是不要两地分居,没事儿,也能折腾出事儿来,这主要就是源于补脑,在信任也抵不上岁月无情,何况苏小晚还是一个极其缺乏安全感的人?

    这和苏小晚这样的女性有很多,还有一些定力还不如苏小晚的呢,尤其是这个年代,出差更是一大特点,而且,通讯也不方便,这男人和女人还不同,女人在情感方面要求的比较多,相对于生理方面就比较淡一些。

    而男人则恰恰相反,在加上女人天生就是个多思又感性的生物,所以,这长期分居两地,绝对是对感情有损伤的,很多误会,也是因为相隔两地而不能及时化解,变的越来越大。

    不过,还在苏小晚是个执拗的性子,也很积极的去解除内心的疑虑,不然啊,非得把自己憋出病来不可。

    然而就算这样,苏小晚被表哥们接回家,当夜就发了高烧了,没办法,这大冬天的在外面车子坏了,怎么说也得有半个小时在哪儿坐着了。

    穿的在多也冷啊,而且,现在的车又没有暖气,她走的时候又匆忙,只是简单的披了个外衣,在夜里又哭又冷折腾了好些时候,不生病就奇怪了。

    好在苏小晚身体不错,没两天烧就退了,可是,这个年都在病病歪歪中度过的,大家出门去拜访,而苏小晚只能在家被舅妈逼着喝姜汤。

    苏小晚喝的都要吐了,天天喝呀,一喝就喝半个月,谁受的了啊,可是,她拗不过舅妈,要是不喝姜汤也行,那就去抓中药来喝。

    这女孩子是最最受不得凉的,况且,苏小晚还有宫寒的毛病,生完孩子是好了许多,但是,每次来的经期的时候,照样日子不好过,这疼在儿身,痛在娘心,虽然苏小晚不是舅妈的亲生女儿,可是,从小就在身边长大的,她自然是心疼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